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舞房(一)sk


这只是突发奇想的一个脑洞
作者文笔超级矫情剧情会很拖介意的gn慎
说好的短篇其实作者心里也没有数。。
主nino视角,写的是作者心中的大宫也许会ooc,
这样,谢谢观看w


“嗒嗒嗒”

二宫和也轻轻敲着门 手里的宝矿力冰凉凉的 水珠顺着胳膊流到手肘 痒痒的

好烦躁

不等回应 二宫和也就直接进去了

“辛苦啦nino”相叶甩甩湿透的额发 接过饮料一口气就喝完大半,“啊这里的舞步好难记啊,是这样?不对不对不对这样吧?。。还是这样。。啊真是。。。”

“aiba桑喝那么急小心闹肚子哦”樱井翔溺爱的看着相叶雅纪,“不对不对这里应该把脚落到左前方再转圈吧。。然后一二三走步你换到润的前边。”

“干巴爹呀雅纪,离录像只有三天了哦,你们两个半斤八两还是请教leader吧,我一会要去拍杂志先走了,这样”松本润用毛巾擦了擦头发,啊真是夏天就要换个清爽的发型吧,拍完多拉马就剪掉!上次和nino一起去的那家发廊蛮不错的,想到这润看了一眼二宫和也,“啊真是,nino你又在偷懒了,要好好练舞啊!”走过去拍了拍比自己小一圈的四哥,“在神游什么。。我走咯”

“诶润君要走了吗?路上小心。”

都在发呆的两人异口同声的说,又诧异的看了眼对方尴尬的笑了笑。松本润摇了摇头,随意挥手便走出了练舞房。

二宫和也平时并没有这么懒散,可能是因为七月份天气燥热潮湿,或者流了太多汗弄的浑身黏腻,也许是昨晚游戏打的超级不顺。把刘海拢到脑后绑上毛巾,二宫的眼神不自觉的飘到了角落里某人。

像往常一样最快的记住所有舞步,练了两三遍就已经熟练的如行云流水,真是喜欢大野智的舞蹈风格啊,二宫想到,帅气又漂亮。

大野智不太习惯在member面前练舞,总觉得会显得太过努力会有点小心机,何况这次的舞也不是很难“aiba酱这里要边扭腰边转身哦fufufu,像这样扭三次。。”说罢,指导老师大野智遍扭动起他灵活的腰来,仿佛软体动物般流畅,明明只是基础动作,二宫和也竟然感觉有些华丽,甚至。。性感。

“不妙啊。。。”二宫的耳朵有点发烫,双手附上脸颊,紧紧的皱了一下。

是什么时候开始对大野智抱有不一样的情感的?

刚开始只是好玩加好奇,感觉不管怎么欺负他都不会生气,嬉笑打闹慢慢竟习惯了待在他身边,总感觉会让自己安心和安定。on的样子偏偏又那么专注和强势,二宫有时会私心的觉得,可能只对我这样吧,我们的关系是独一无二吧。可是看他对谁都会fufufu温柔的笑,二宫又马上否定了自己的想法:真是软面包谁都可以捏。

“啊 原来是这样啊谢谢o酱!”相叶雅纪挠挠头,轻柔的头发被抓的乱七八糟。

“fufufu,没事没事啊,慢慢来哦,aiba酱不要努力过头了。”

“是啊是啊,都两点了masaki我们去吃饭吧,拉面拉面!”樱井翔帮相叶整理好发型,勾上他的脖子就往门口走“leader你不去吗?”

“我再等一会哦,现在不是很饿。”大野笑着摆摆手。

“nino呢?”

“啊我刚刚出去的时候吃了面包”

“诶好狡猾啊nino!竟然吃独食!”

“好啦好啦aiba酱我们走吧,上次我和润去吃的那家超棒的”樱井翔拉住冲向nino的相叶,回头给nino一个大大的wink。(团妈其实什么都懂w)

“噗,真是的”

二宫和也其实什么都没吃,肚子也早在叫了,他只是想看看大野智要干什么。

只剩两个人的练舞房太过安静显得有些尴尬,大野智摸摸鼻子随口问:

“nino不去吃吗?其实没有吃面包吧fufufu,你每次啊饿的时候都会皱着眉头摸肚子呢fufufu。”

二宫只感觉脸上燥热“啰嗦啊,不想吃而已不想吃。”说完便别扭的扭过头。

大野智本来想一个人留下来练舞的,见二宫没有想走的意思,踌躇的挠挠头,要不要回家呢。

“你就在这里练吧。”

“诶?”

“我说你就在这里练舞吧。”

“啊。。很害。。”

“我想看。”

二宫和也也惊讶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句话,心里害羞的要死只敢用余光撇着对面那个人。

“嗯。。好吧。”像往常一样不会拒绝别人呢,大野放下提起背包的手,又摸了摸鼻子。虽然在好几万的演唱会上跳舞一点都不害羞还很自由,但单独在member面前练舞还没有几次,而且还是在nino面前,感觉更加。。怪怪的。。

其实大野智对二宫和也的情感和对其他member也有些不一样。或许是平时太过亲近了,没有工作的时候大野还会怀念nino靠在肩头,表面人畜无害其实背面在摸自己屁股。fufufu,想到这里大野不自觉的乐了起来。

“傻笑什么啊,快点练啦。”二宫斜眼看了看,撅着嘴说。

“好好好,我要开始了哦,看我跳舞很没劲的nino也快点回去吧”

二宫没有回答,装作无所谓的把头正过来看着大野。

音乐响起来了,二宫深吸了一口气。

“好厉害。。”

看似点到即止的动作其实十分有力,连贯流畅没有一丝多余,T恤的袖子被撸到了肩膀上,露出好看柔和的肌肉线条,二宫想了想自己的一块腹肌和软趴趴的胳膊,撇了撇嘴。

啊果然差不多都记下来了,不过中间有几个踢腿的动作有点不连贯啊,果然是老了么,大野智笑了笑揉一下有些酸麻的膝盖,那从那里再来一次吧。

练舞的大野跟平时很不一样,眉头皱皱的,连眼神都变的锐利了,专注的让二宫不敢打扰。

“疼疼疼疼!”

二宫突然听见音乐外的声音还以为是幻听,仔细一看大野智竟然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大野桑!怎么了么?哪里痛?”冲过去的二宫比本人都着急。

“啊好像扭到膝盖了。。疼疼。。疼不要碰。。”

“真是的还说aiba不要努力过头明明自己都这样了,可以站起来吗?”

“有点。。困难。。抱歉啊nino,扶我到旁边我歇一会就好。”

二宫架起大野智小心的往旁边走,这个人真是笨蛋啊自己身体都不注意一定是在家偷偷练习过度了。

“抱歉啊,以前都没有问题的”大野尴尬的笑笑,“让nino担心了。”

“知道担心就对自己好一点啊,真是的。”原本就焦躁的二宫更像炸了毛的猫一样,“如果大野桑不在了那就不是岚了。”

只是一句普通的抱怨,二宫却看到大野的眼神黯淡了一下。

“nino。”

“嗯?”突然被大野直盯着的二宫突然紧张了起来。

“nino。”

“干嘛啦。。”

“nino。”

大野智慢慢的靠近二宫和也。。

TBC


真是拖拉啊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全是日常的感觉估计下一章才会进入正题。。
总之谢谢观看w



评论(5)
热度(6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