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 (三) sk/sa



大学的生活虽然谈不上多舒适 但是又自由又不太需要为金钱担心 还夹杂着青春期尾巴的那点冲劲和刚刚成熟的理智 总是有种说不出的美妙 欣欣向荣 朝气蓬勃 二宫和也喜欢这样的日子 为了显得不那么荒废 再加一节课就好 上午第二节———懒觉睡醒了直接去上大课 中午简单吃个饭再去打工 然后用日结的工资买一盘新游戏 晚上玩到自然睡着———一切都那么有条不紊松紧适度 美妙的周三 二宫和也最喜欢的周三

不过这周的美妙却被打破了 二宫揉了揉眼睛并没有睁开 满脸不情愿的小声嘀囊到:

“aiba桑现在才几点你想干嘛……”

“nino!已经五月了夏天就要来了!你看天气多好我们去打棒球吧~”

不是别人 吵醒二宫的正是他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 相叶雅纪 两人家离的很近 从幼儿园时就在一起 还总是阴差阳错的调到同一个班 大学就算是不同专业也分到了同一个寝室 已经可以说孽缘了吧 简单来说 二宫和也最拿他没办法 再通俗点 宠着他

“不要啊我上午还有课,你去找松润啦” 把头蒙进薄被里———二宫和也有些体寒即使是夏天也会盖被子———尖细的嗓音也被弄的闷闷的

“松润说今天要跟朋友骑车郊游早就走了” 相叶爬上二宫的床 轻轻拍着 “嗨嗨你快点起来 才二十岁怎么过的跟老爷爷一样 再不起来我就要挠痒痒了”

这招对二宫很受用 天生的身体敏感

其实在相叶早晨六点下床他就已经感觉不妙了 自己睡眠一直很浅 一点动静就会吵醒 更何况他的竹马制造的已经可以算噪音了吧……一边在心里默默吐槽 一边缓慢的套上衣服 头发乱糟糟的也不太管 直接在后脑扎一个小辫子

“你快点把头发剪掉啦”

“麻烦”

—————

球场上星星散散的没有多少人 现在这个时代会早晨八点就来打棒球的除了职业选手就是狂热分子了吧 反正肯定不是宅男大学生 二宫几乎是被相叶整个从寝室拖出来的 还把宿管小仓叔吓了一跳 毕竟就算上课二宫也是前一秒才出门的 一路上翻了无数个白眼都被相叶无视掉了———这么一时兴起又说到做到就只有他了

“nino你饿不饿啊?我肚子在叫……”

“不饿 我不吃早饭也可以”

“不行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哦 你看你都多瘦了……”

二宫一记眼刀甩过去 “你还有脸说别人啊……还有分明是自己想吃……”

就这样又被拉到了校外的快餐店

这家叫知禾的店 离学校只有不到十分钟的路程 由于位置比较偏开在巷子里 很少有人光顾 但味道却是很棒 似乎可以说是二宫的小秘密 平时也只带寝室里的人来吃过 老板是个寡言的老爷爷 除了询问菜单基本不会多说话 二宫反而喜欢这样的气氛 能够让人静静的享受美食 有时候还会带游戏机去 一玩就是一天 老板也不介意 实在无聊的时候两人还会喝一杯 对别人说不出口的事情也可以无所顾虑的说出来 就是这种看似陌生的好朋友的关系

“嘿 来了” 老板抬了一下眼皮 简单的打了声招呼

“爷爷 和平时一样 两份”

不大的店面只有吧台 意外的还有另一位客人 戴着帽子在喝鸡蛋汤 头发软软的翘来翘去 并没有想太多 二宫坐到了靠墙的位置

“看起来你和老板还蛮熟的 我自从上回你带我来就没来过……找不到了在哪了”相叶一边说一边困惑的挠挠头 “刚刚是在哪里转弯的来着……”

“路痴也该有个限度吧……不告诉你你自己去找啦”

“你们的两份定食” 老板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笑涔涔的摇摇头 “大野桑你追加的白饭……”

早饭上来了两人也噤了言 乖乖吃自己的东西 自己的竹马虽然经常迷迷糊糊的还老被认为是笨蛋 其实心里跟明镜一样 只在该说的时候活跃气氛 总是想让周围的氛围轻松活跃———装作不知道总不会让自己受伤 二宫有时会想 可能一直以来都是相叶在宠着他吧 自己不说出来的事他总能了然于心 一直都大智若愚的样子

“aiba桑 你今天下午没有兼职吧?”

“嗯……吧唧吧唧……怎么啦?”

二宫托着腮停顿了一下 “不……没什么”

“诶别吞吞吐吐的有事情我会帮你啊” 相叶索性连饭都不吃了转过来煞有介事的看着二宫和也

“吃完了吗那么走吧”

“诶你先说什么事啦……”———你帮我兼职我去买游戏什么的还真是说不出口

二宫和也和相叶打闹着出了门 没有注意到身后刚刚知禾店里戴帽子的男孩也追了出来

“大野桑” 老板在收拾碗筷 头也不抬 “加油吧”

“会的”

—————

工作只要认真起来时间总是过的很快 马上就六点可以下班了 一边收拾散乱的桌子 一边揉了揉自己的腰 昨天打游戏打太晚好痛 正想跟旁边的人抱怨 一下子瞥到门口熟悉的背影 松本润?

“哈哈那我点咯 这里的服务员也是J大的和我一个寝室 nino!”

果然会叫他

好像在介绍什么的样子 看交流应该不是熟人 坐在外面的那个人肩膀好溜啊 里面那个挡住了完全看不见脸 嘛虽然松润小一届但自己也管不了那么多 一边想着一边拿着菜单走过去 好想回去睡觉

等等里面那个人

是他?

虽然从来没有正眼瞧过这张脸 但整体的感觉却很熟悉 也没有说过话 当然也不能说认识 也想不起来在哪里见到过 只知道 是他 他肯定在我身边出现过

对于不确定的事情二宫从来不会说 也怕万一是自己记忆错乱 装作跟平时没什么两样 “不知道点什么吗?我这里推荐这一款套餐……”

到底在哪里见过 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虽然这对大野智来说并不是第一次相遇

但对二宫和也来说 这也不是第一次

只是在此之后 两个人的齿轮已经经由多个轴承连接在了一起

真是个呆呆的大叔呢

你也是个迟钝的家伙啊

TBC
考试周好烦……
先慢慢更一话

评论(1)
热度(4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