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 (四) sk/sa


“今天的那个二宫和也 你喜欢吧?”

听到这句话大野智先是一顿 抬头看了一眼樱井翔意味不明的笑容 沉默了几秒

“怎么会呢”

为什么有点心虚

“说的也是呢 晚安”

“晚安”

就像说话找不到合适的形容词 突然别人替你说出来的那种恍然大悟和不确定感 是这个词吗 我表达的是这个意思吗 是吧应该是吧 大野智一直没有把对二宫和也的感情归类为喜欢 只是当作感兴趣的努力说服自己 人们对于自己未接触的领域总是下意识的选择逃避 天性使然 不敢想 所以不去想

船到桥头自然直

—————

掩上门 匆匆退下脚上的鞋子 把刘海拢到脑后 樱井翔长舒了一口气 终于到家了 真是充实的一天 问大野智喜不喜欢二宫和也纯粹是觉得好玩 认识的这五年里头一次看到大野智那种表情 还以为他不会对人类产生兴趣呢 一边想一边做着舒展运动 去洗澡吧

才二十三岁 就拥有自己的房子和车 樱井翔家里虽然不能说家财万贯 也好歹是衣食无忧 但这个清爽的大男孩身上没有一丝有钱人的戾气和奢靡 为人低调 总是把事情处理的很完美 遇事不慌不乱张弛有度 像编码好的机器 这样的人能和大野智关系很好的相处了五年 性格里必然有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樱井翔活在编制好的世界里 他害怕改变 害怕打乱他的plan abc 害怕感觉不妙和不知所措

因为害怕 所以一直期待着

—————

每天六点五十 樱井翔的闹钟准时响起 他还给自己留了七分钟的赖床时间 把头蒙进被子里 用力大喊一声就算把起床气撒完 没有一个好的开始一天都不会顺利的 伸了个懒腰 衣服都没穿就直接走进了卫生间

五月末天气也有点热起来了呢 边刷牙边在脑内梳理今天的日程表 啊对了今天是周四 下午要跟智君去咖啡厅———这是俩人从大一以来养成的习惯 樱井翔总是想尽办法把大野智带出门以防他变成小鱼干———晚上还有评论节目要准时回来 之后的之后再想吧 喝了口水漱漱口 嗯今天的牙齿也是光彩照人

简单打理了一下发型就出了门 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樱井翔的日程表总是劳逸结合面面俱到 还空出了睡午觉的时间 他可不想在还能控制自己的生活时就进入亚健康状态 虽然在外人看起来有点偏执 但执着一点总归是好的

让J大那么出名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它的教育质量 甚至相比之下食堂占据了主导地位 记得刚上大学的时候樱井翔整整吃胖了15斤 后来也是被大野智提醒说最近有点富态才开始注意的 嗯想想昨天有吃套餐今天就换成面食吧 恰巧人也不是很多 只看到一位身材瘦削穿着深蓝色衬衫的少年 后脑勺圆圆的 像栗子一样

“不好意思一碗骨汤拉面谢谢”

用余光瞥了一眼旁边的人 发现少年同样也在看自己

那是与一般人完全不同的样貌和气场

少年像做坏事被发现了一样急忙把头转过去 头发清爽蓬松 像风吹树叶一样晃动着

“好您的盐味拉面一共二百日元”

“啊好的…诶不好意思请等一下…”

声音纤细还带着一些沙哑 有种独特的磁性 听的人痒痒的 樱井翔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忽然发现少年正有些着急的上下摸索着什么 翻遍了全身的口袋 嘴里还在碎碎念着

“怎么回事…我记得明明带了的……哪里去了……”

“小哥 你这个霸王餐吃的也太没水准了吧” 餐厅大叔无奈的笑了笑 “但是没有办法都做出来不能退货哦”

“对不起!我没有想吃霸王餐!钱包没有带我现在就去拿!我是生物工程的相叶雅纪 大叔您写个自据吧我会马上回来的!” 少年满脸歉意的不停道歉鞠躬 头上都起了一层细汗

看起来并不是故意的啊 樱井翔依旧盯着他 等等 相叶…雅纪? 好耳熟的名字…aiba…aiba桑…?对了! 昨天认识的学弟有提过!

“那个……不好意我打扰一下 你是松本润…的室友吗?”

少年一脸受惊的回过头 “诶?是啊…松润的朋友吗 等等松润的朋友怎么会知道我……”

“噗 这个一会再说 大叔他的钱我付好了”

—————

“真是得救了……” 相叶雅纪松了一大口气 瘫坐在椅子上 “真的很谢谢你 我马上去拿钱包 请等一下哦” 说罢双手撑着桌子 蹭的站了起来

“嘛嘛不用了 这个一会再说 先吃饭吧”樱井翔摆摆手 比起钱还是面前的人更让他感兴趣 更何况拉面放时间长了会不好吃

“诶……可以吗 真的谢谢你了!”

蛮有礼貌的孩子 也谢太多次了吧 樱井翔舔了一下嘴角

“我开动了”

—————

相叶雅纪其实是怕生的人 开始吃之后就基本没说过话 只是时不时互相瞥瞥对方 画面安静的只能听到俩人吸面的哧溜声

到底是太尴尬了 相叶先开了口:

“那个……你是松润……松本润的朋友吧? 我是他室友 叫相叶雅纪”

“嗯?” 樱井翔其实只是在专心吃面而已 这是他一生中最爱的事情 目前为止 “这个…说是朋友 其实我们也是昨天才认识的…我是樱井翔 叫我翔就好”

“啊啊!樱井君…翔kun是吧!松润跟我说过昨天差点被一个黑皮大叔和溜肩怪撞到…” 相叶很激动的瞪大了杏眼 看似是习惯性的用筷子指着前方 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啊对不起我没有在黑你…”

“噗 没事没事我常常被这么说 不过溜肩怪这个词还是第一次听到哈哈” 樱井翔并不是很在意他的溜肩 更何况从他的三角肌和肱二头肌来看溜肩对他影响已经可以忽略了吧

“不不不翔kun肩一点都不溜 松润平时很尊重长辈的只是随口一说的……” 第一反应是维护弟弟 眉毛都纠成了一团“真的真的没有那个意思……”

樱井看着眼前的人手足无措的样子 呵呵呵的笑了笑 把筷子端正放好 已经是要去睡午觉的时间了 他可不想在一周一次的村尾信尚的课上打盹

“我吃完了 那aiba桑我先走咯”

“诶!?我钱还没给你不行呀” 一下子抓住了樱井翔的手腕 “你等我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 下次再说吧”

“不行哦 我记性不好下次就会忘的 我也吃完了马上回去拿” 说完就要跑

看他那么坚持誓死不动手 樱井也不好意思打断 拍了拍相叶的手 “不用了aiba桑 我有车载你回去吧”

——————

自从大四搬出去后就没怎么回来过了 男生寝室还是那么亲切 阳台上晒着的衣物 楼下散步的情侣 门口挥着扇子看电视剧的小仓叔 全都没有变啊 好想不管否定和可行性的再来一次 樱井翔把车停下后就一直在发呆 表情和怀念过去的老年人如出一辙

“那…樱井…不翔kun 要上去看看吗?”

“嗯?不用了吧很麻烦你们的”

“没事啦不麻烦的 他们都不在哦” 相叶雅纪兴致勃勃的摁下了樱井翔安全带的开关 甩给了他一个十分灿烂的微笑“走吧”

樱井翔蓦的有点恍惚 从小到大身边的人都对自己保持莫名其妙的距离感 可能是自己太正经 或者可以说正统 真正亲密无间穿一条裤子的也只有大野智了 虽然听说他高中时期真的很爱玩 可是大学貌似就变成现在这样整体睡不醒 没有什么契机俩人是不会聊太多的

所以樱井翔相对来说 过的有点寂寞

相叶雅纪却让他感到亲切

虽然要急着去午睡 不过稍微晚一点没关系 大致衡量了一下 便跟着相叶上了楼

寝室同样和樱井翔一样在二楼 这里曾经和大野智偷偷抽烟被小仓叔发现臭骂了一顿 那里掉过一口都没吃到还排了一个小时才买到的限量面包 还有走廊尽头曾经被自己打破一角的窗户 有些情感果然需要环境的触动才能迸发出来 樱井翔叹了口气 又不负责任的感慨了下时光

“翔kun这间就是了”

如果以一个男生宿舍的标准来判断这间寝室也是整洁过头了 可能也是因为只住了三个人的原因 显得很空旷

相叶雅纪在自己有些杂乱的桌面上翻了半天 最后在层层的资料和草稿纸下面找到了钱包 “嗨 给你 二百日元 真的谢谢你了~”

“不不不用谢 话说也是多亏了aiba桑我才有机会再回来宿舍楼看一看” 樱井翔随意的在屋子里走动 观察着每张桌子上不同的摆饰 “这里是松本润的吧?”

“诶?!翔kun怎么知道的?!”

“这个戒指我昨天看他戴过啦 那旁边的就是……叫什么来着 nino?”

“是哦 二宫和也 我们都叫他nino啦 不过他现在去打工了不然平时肯定会宅在寝室” 相叶像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走到二宫的桌子旁 轻车熟路的从抽屉里拿出了手柄

“正好nino昨天有去买新游戏呢 离上课时间还早 翔kun要不要来几盘呢?”

—————

一定是因为游戏没有玩过太费脑 不然就是中午拉面吃太多了 再不然就是相叶雅纪的床太舒服 樱井翔不仅午睡了 还成功的睡过了最尊敬的老师的课 人生第一次缺勤竟然是在研究生 躺在相叶蓬蓬的枕头上 抚摸着旁边兔子样的毛绒玩具 樱井翔一脸的生无可恋

坐起来环顾四周 相叶雅纪已经不见了 无奈的挠了挠头看了眼手机 却发现备忘录被打开 里面编辑的一段话:

“翔kun睡的很香不忍心打扰呢(笑)

可是我也要去打工了

起来之后就直接走吧不用锁门了

最后 再次谢谢你哦

相叶雅纪”

读着信息不自觉的裂开了嘴角 masaki …连起来读会笑出来呢 masaki 哈哈哈真是连名字都会让人开心的人

樱井翔顺势躺回柔软的床 嘛算了 就当偶尔给自己放松一下 用手肘盖住眼睛 打算继续刚才做了一半的梦

—————

你知道拓扑学连锁吗 就是人们常说的蝴蝶效应 经由一丝微小的变化而带动整个系统长期巨大的甚至是性质上的改变


这五个人的世界要开始了



TBC
自此人物都连接起来了
慢慢开始进入正篇
还有最后一场考试求不挂🙏

评论
热度(5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