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五)sk/sa


“翔好慢啊”

大野智一个人坐在咖啡厅 百无聊赖的搅动着杯子里的泡沫 虽然樱井翔有传来简讯说会晚点到 但迟到半个小时可不像他的作风 好在自己很闲 并且好巧不巧这家咖啡厅就在二宫和也工作的餐厅对面 以前只知道他周三周四晚上会很晚回来———这也是在校门口偷偷蹲了一个月才总结出来的———不管怎样 就算给这漫长的等待时间找点事情做

两家店隔着一条双车道的距离 仔细找找就能发现二宫和也的身影 大多数时间都在热心的招呼客人 歇下来便随便找个地方一靠 就像随身携带了弹簧床 真是懒散呢 大野智也不禁笑着摇摇头 哪有资格说别人

自己 一直躲在暗处偷偷注视的日子 怎么说也有半年了

什么时候才能堂堂正正的站在你身边

“果咩智君 我来晚了” 樱井翔风尘仆仆的冲进来 满脸歉意的坐下

“嗯哼 没事哦 不过翔平时都很准时 今天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啊…其实…其实只是睡过头了 不管那个 智君你读一下masaki这个词”

虽然有点摸不着头脑 但是看樱井翔兴致勃勃的样子 “ma…masaki?”

“读的清楚一点”

“masaki!”

“你看你看读出来时嘴巴像在笑一样哈哈”

“噗……” 大野智满脸无奈 这个人实际上可比自己还小两岁 masaki…读起来的却蛮有趣的 很好不是么 可是怎么感觉有些耳熟

没有想太多 大野智打开画本 打算为新作打个草稿 最近大学导师有来问他七月份左右要不要再开个展 先不管答不答应 画了再说吧

每周四的小聚 其实两个人也都是各干各的 大野智不爱说话 只有喝醉了能说一说心里的事情 樱井翔也不会勉强他 反而觉着这种沉默很舒服 不用想那些有的没的 所以往往是一个人画画 一个人学习 就这么待半个下午

可是今天的樱井翔很反常

“智君你说我的肩膀真的有那么溜吗”

“智君我刚刚回去J大宿舍了我打破的玻璃还没有补起来都三年了呢”

“智君你吃过盐味拉面吗我一直都是吃骨汤的”

“智君你知道任天堂新出的游戏……”

今天的樱井翔极度的反常

大野智满脸的黑线 自己的挚友果然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一句没一句的应付着 又把目光移向了窗外 二宫和也靠在柜台边 跟旁边同样是员工的人聊的很开心 从没看他笑的那么灿烂过 啧 那个人是谁啊

等等

“翔君 是相叶雅纪吧?”

“诶?!!欸欸欸?!!” 樱井翔一脸你怎么知道的表情

“昨天那个学弟提到过 同样是J大还知道你溜肩并且叫masaki的没有几个了吧” 大野智挑了挑眉 “早认识?”

“今天才刚刚认识的…我睡醒他就走了…” 一脸的惊讶瞬间转换成失落

大野智松了口气 还以为翔君会干跟自己一样有点…有点龌龊的事

“是那个人吗?” 说罢指了指外边

樱井翔转过头 蓦的瞪大了眼睛 “智君你饿不饿 我们去对面吃点东西吧?”

—————

“诶樱井…翔kun你来啦 好巧哦 nino这就是我刚刚跟你说的学长” 他们一进门相叶雅纪就发现了 正蹦蹦跳跳的跑过来 还拉着不对应该说是拖着二宫和也

大野智是见过他的 二宫平时不是一个人的时候大多和他在一起 貌似是亲密的不能再亲密的关系 认识了要好生调查一下———大野智没少烦恼这事 如果二宫身边已经有人了 自己干过的和马上要干的都显得十分多余

只是他没预料到樱井翔也认识他 而且 好像还怀有一些不一样的情感

“我们碰巧路过的 看到你…们想进来打个招呼 这是我的好朋友大野智”

没想到拿自己当挡箭牌 “初次见面 我是大野智 和樱井翔同级” 装作不在意的扫了对面两人一眼 发现二宫同样也在看着他

一直躲在远处 能够这么光明正大的站在他面前 却意外的尴尬和不自在

还是不要这么近了

“啊初次见面 我叫相叶雅纪” 相叶鞠了个很正式的躬 “我也是松本润的室友哦 刚刚才见到翔kun真是太巧了…”

“先坐吧 会被主管骂的”二宫和也打断了他 看了两人一眼点点头就算打过招呼了

还是坐了昨天的位置 点了一样的菜单 两人坐下 面面相觑 突然同时笑了出来 说真的 谁会在下午三点的时候来吃汉堡肉

“那个…智君一会…有事情做吗?”

“没有啊” 大野智已经料到樱井翔会说什么了 “那就多待一会吧”

“太好了…不是 啊总之…先吃吧…”

喜欢的人 或者说感兴趣的人就在旁边 时不时经过 甚至能闻到他们身上似有似无的说不清是体香还是洗涤剂的味道 偶尔抬头偷瞄一眼 对上视线 虽然会马上躲开 还是弄的大野智心里怦怦直跳 吃什么啊 只感觉口干舌燥

其实樱井翔平时表情很少 可是现在这幅心不在焉频繁喝水傻乐着把盘子里意面绞成毛线球的样子 大野智就知道 他跟自己是一样的

如果是在以前那家咖啡厅 大野智可以光明正大的打开画册酣畅淋漓的肆意挥洒 这本素描用的并时间不长 只有画某些特定的东西时才会使用 买的那天天气不好 雪花簌簌的 风大迷人眼 冷气无孔不入 本来只是想进店暖暖身子 刚开始也是无心买的 摸到画纸的时候 那种有些滑溜溜却绵实的感觉 像极了梦中抚摸的二宫和也的脸颊 似乎由内而外都散发着诱人的牛奶味

就当做想象的具体化吧 悠闲的坐在街边的 肆意挥洒球杆的 披着毛巾刚刚从澡堂里出来的 躲在知禾的角落打游戏的 满满满满 全是二宫和也

每每翻看它的时候 总觉得二宫离的很近 现在他就在不远处 伸手就能碰得到 他却怕了

低头嘬了口热可可 浓郁的味道充满口腔 让他暂时抛开了其他事情 外面路灯已经亮了起来 不早了 也不知道二宫什么时候下班 抬头看了眼樱井翔 也正在托腮看着窗外

“翔”

“嗯?”

“额…什么都没有” 看到换完便装的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 生生把话咽了回去 “他们好像下班了”

樱井翔转过头 冲他俩挥了挥手 心思全表现在脸上 “aiba桑!”

“翔kun我们下班咯 你们还不走吗?”

“送你们回去”

相叶雅纪询问性的望了眼二宫和也 对方只是弯弯嘴角———大野智只敢看一眼 刚刚在窗户的倒影里看到了自己想他时的表情 那不是一个刚认识的人该有的

“谢谢啦 这个时间出租车已经开始进入夜间收费时段了 这个政策真是十分的不合理 晚上干脆直免费多好” 意外的是二宫开的口 缓和了下有点趋于尴尬的气氛

大野智不会开车 也没想过学 并不是怕通不过考试 纯粹觉得麻烦而已 还有樱井翔惯着他 想去哪直接说就好 看到殷勤的帮相叶雅纪开门的樱井 果然以后要靠自己了 兄弟出嫁他可不想充当电灯泡

“话说 今天能跟翔kun认识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呢 我可是从来没有忘带过钱包”

“不不不你每次忘带都这么说不过平时我和松润都在你身边而已” 二宫和也一手扒着前座 稍微往大野智的方向靠了靠

原来他的头发有这么长 露出的脖子和耳朵线条流畅简洁 肤若凝脂 脸上皮肤很好 不止下巴脸颊上也有颗小痣 鼻梁又细又高 鼻头却圆圆的 而且 真的有股牛奶的味道

大野智咽了咽口水 拇指在裤子上摩擦了一下 全当已经摸过了这张脸

“你叫什么来着?ohno?”

突然的搭话让大野一个激灵 就像自己的想法被看透了一样 “大野…大野智”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呢…”

“昨天?”樱井说

“我的记性没有那么差啦 在哪里呢…果然 昨天回去的时候我就在想了”

相叶把头探到后面 也开始盯着大野智看 “诶…有见过吗?我倒是不觉的眼熟…”

糟了

糟了难道他一直知道自己?!

“在哪里见过吗…”大野智皱着眉头笑笑 “我是大众脸啦…”

“嘛嘛智君也才刚毕业吧 大四的时候你们大一可能偶遇过吧 更何况我们智君可是全校最优秀的艺术家” 从后视镜上可以看到樱井笑涔涔的眼睛 若有所思的看着大野

“对对应该是见到过 我记性不好倒是没什么印象” 总之先敷衍过去再说

“噗 你不用那么紧张啦 不管以前认不认识 现在认识咯 你好 我叫二宫和也 大二就读工程专业 认识大野学长很荣幸哦” 二宫装模作样的自我介绍起来 还装模作样的伸出了手

“是是是二宫学弟好…” 郑重的———只有他自己觉得很郑重的握了握手 手很小 跟看起来一样柔软 有点偏凉

“哈哈你们不要闹了…感觉我和aiba桑才是不正经的人哈哈”

“我们也来嗨你好樱井前辈我是相叶雅纪”

“嗨嗨嗨相叶学弟你们的宿舍到了哦”

—————

“翔”

“嗯?”

“以后周四 聚会地点改到这里吧”

回去的路上两人谁都各怀鬼胎 这种气氛说不出好还是不好

“OK”

樱井翔从后视镜里看了大野智一眼 他正望着窗外 手放在嘴唇边上 灯光印在脸上 明暗交替

“你不问我吗?”

“你想说吗?”

“我应该…应该想继续跟aiba桑接触看看”

大野智把目光收回 “翔一直以来…都很孤单吧 我觉得aiba桑 真的很适合你 热心开朗的样子 虽然才刚刚认识 但一定是个好人”

“相比于我 最纠结的应该是智君吧”

大野智迎合上后视镜里眼神 没有说话

“智君一直 喜不喜欢都会说出来的 为什么这一次那么踟蹰”

“翔…”

“细节的事我不会管也不会多问 总之智君 想干就干吧 我行我素才是你嘛”

“翔会告诉他吗?”

“你知道我性子很直的”

学校到两人居住的地方只有十分钟的路程 把车停好 并没有着急下去 今天的熏香是日本扁柏 闻起来清凉舒缓让人平静

“不如打个赌吧”

“你肯定会忍不住”



TBC
gns都去看阿智的展了么w
谢谢w



评论(4)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