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六)sk/sa

刚刚…被屏蔽了…我才没有写乱七八糟的东西

—————

“智……” 二宫和也的声音因为沙哑而变的断断续续 嘴唇厮磨着大野智的锁骨 蜻蜓点水般的吮吸舔舐 细若游蛇的喘息声一下下撩拨着他的神经

“智…给我…”

“智…快点…快点给我…”

一声声催促就像兴奋剂 磨断了他最后一根弦 大野智猛地把二宫压在身下 一手撑在脖子旁边 另一只手不安分的向下游走 纤腰 胯骨 臀部圆滑的线条 再到大腿 自己粗糙的手掌和细腻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比 越摸越欲罢不能

二宫和也眼神迷离诱惑氤氲着水汽 嘴巴红红的 丰满勾人 好想吻下去…

“kazu……”

—————

打开浴室的蓬蓬头 把水温调到最低 冷到极致 这样才得以缓解大野智的浑身浴火 竟然会做这样的梦 摸了摸锁骨 这个梦太真实 刚刚亲吻的黏腻感仿佛还停留着 手上滑润的触感也还在 甚至感觉二宫和也就在门外等他

真是太糟糕了

就在马上要亲到的时候惊醒 不由得有些扫兴 大野智擦了擦头上的薄汗 看了眼表 才五点 变换了姿势换成侧卧睡 发现某个部位真是涨的不得了 深呼吸 想想钓鱼转移转移注意力 等了三四分钟 还是没用 得去解决一下

“不如打个赌吧”

“你肯定会忍不住”

从第一次见到二宫和也的那个夜晚 他就输了

—————

从浴室出来也才五点四十 大野又回到床上打算再小憩一会 怎么可能睡得着 辗转反侧坐立难安 这种患得患失的感觉可不好受 是我的 不是我的 摸得到 摸不到的 能做的 和不能做的 对二宫和也的感情貌似上升到了另一个层次 他从没触碰过那个 更不知道是什么 就像鱼上钩后收线收到海平面 惊喜 疑惑 好奇 恐惧 夹杂在一起 模模糊糊 看不清楚

但是错不了的 线在他手上 已经不想松开了

对面樱井翔关门的声音像是一个砝钮让大野智停止了胡思乱想 七点半了———樱井翔每天的出门时间都是固定的———大早晨的这么折腾 肚子早就空空如也 赤着脚走到厨房 打开冰箱 不禁吐槽简直比自己的胃里的东西还要少

去知禾吧

大野智其实很爱去那家小店 装修简朴素雅 吧台椅子都是木质的 最大客容量也就十个人左右 因为位置太不起眼来的只是熟人倒不显得拥挤 传说店主是个厉害的手艺人 不过很寡言大野也没有机会深聊 俩个人意外的电波很搭 不管怎样 那里很舒服 而且 还能碰上二宫和也

但是现在 他并不想碰上 二宫和也是条大鱼 他拿的鱼线只是0.8号 稍有疏忽 就断了

不想什么来什么

二宫躲在角落 看样子也是刚到 今天穿的是普通的深色色T恤和牛仔裤 简单却很适合他 店里只有他一个人 拉门的力气太大 引得门铃叮铃桄榔响个不停 二宫好奇的把头扭过来 发现是大野智之后很开心的挥了挥手 招呼他坐到旁边

“早上好 大野桑 昨晚谢谢你们了”

“早nino 不用谢我啦应该谢谢翔”

好像很惊讶大野会叫他nino的样子 耳朵红红的 低头嘬了口味增汤

“今天好早呢…”

“诶?啊今天…?昨晚回去之后就睡了 打工超累的…”

“真辛苦啊” 看了一眼二宫的饭 努力在菜单上找差不多的 “要注意身体哦”

“嗯……你也是”

餐桌又归于沉默 大野智一手托腮 眼神涣散 果然 现在才是真实的生活啊 他们还是用着敬语的普通朋友关系 二宫对他 也只是刚刚认识除了名字什么都不知道的陌生人而已

着什么急

“啊!对了!” 二宫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 拍了一下手掌

“我就说好像在哪里见过大野桑 你以前是不是也经常来这家店啊 但是一直都坐在那边那个位置所以我只认识你的后脑勺…”

“噗…因为我一直给你后脑勺所以对nino没有印象咯” 吓了一跳 不过以后都可以这么解释来搪塞过去

“说的也是呢 不过大野桑是怎么知道这家店的?我啊 纯粹是因为想买游戏找错路才会进来的 不过后来发现还蛮不错”

“我嘛…从大学期间就知道了 因为人不多还很好吃所以偶尔会来这里画画” 这倒是真的 不过最初是听了樱井翔的强力推荐

“阿勒?忘记了大野桑是画家吧 其实大一的时候有听说过大四有个学长很厉害 不过对艺术方面…不是很了解就没有关注” 二宫好像有点不好意思 伸手揉了揉眼睛 “但是 大野桑很厉害这件事是不会怀疑的”

“啊…我…没事…我很一般啦”手已经伸到包里摸到了画册封面 想想画的内容还是算了吧…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 一顿早饭吃到了九点 大野智看二宫和也掏出了游戏机 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难道今天没有事情?正想着要不要约他出去 旁边人先开了口

“大野桑…诶今天…有什么安排吗…啧这个怪好难打……”二宫的手指灵活的在游戏机上摁着 并没有抬头

“没有 我还挺闲的 nino呢没有课吗?”

“不想去”

“逃课可不好哦虽然我也没资格说你…”

“那陪我去个地方吧”

“诶?!”

“陪我去个地方”

—————

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 卷层云一直延伸到天边 空气也有点潮湿 虽然按约会来讲此时来到海边并不是很好的选择 但却十分适合钓鱼———如果这算约会的话

现在还太早 街上没有什么人 大野智搔了搔鼻子 瞥了旁边一眼 二宫低着头 手插在兜里抿着嘴唇 时不时踢走路上的小石子 也看不出在想什么

“大野桑来过海边吧”

“嗯 我很喜欢钓鱼所以每周都会来三次以上”

“我啊 小时候和父母来过 本来想坐船结果吐的七荤八素的” 二宫快走了几步 转过身 看着大野智 “所以从那之后对海就有阴影了”

海边风有些大 吹乱了二宫的头发 惹的他眯起好看的眼睛 T恤太过宽松 显露出的躯体线条柔和又单薄 想拥入怀里 背景灰濛濛的 衬托的画中人耀眼美好

“喜欢…”

“嗯?”

风声弄的没听清楚反而松了一口气 大野智摇摇头 把目光收回 慢吞吞地走向沙滩 他很喜欢沙子的质感 每一颗都那么坚硬 合在一起却是包容一切的柔软

二宫追上来:“大野桑你刚刚说什么?”

“什么也没有哦”

“真是的快说啦”

“fufufu 我说 你为什么想来这里?”

“嗯…” 二宫低头 用脚磨蹭着沙子 像是组织语言 眉头都蹙了 “虽然对海没有什么好感 不过每次看着它时总感觉自己太渺小了 不是吗”

“那些开心的不开心的啊 都变的一点都不重要了 就是那种…什么都无所谓啊的感觉”

“或者说 我什么都没有 只有海 的感觉…”

“不管你要不要 他就在这里等着你”

“噗…开玩笑的啦玩笑…” 二宫见大野智只是看着他 脸上没有任何多余的表情 自觉有点窘迫 “不要这么严肃啦 我才不会说这么有哲理一看就经过深思熟虑的话呢”

大野智其实并不明白他想说什么 只是觉得二宫话里有话 所以就静静的听他说完

“nino…发生什么事了吗?”

二宫和也咽了口口水 “大野桑 其实我……”

“车窓に重なる 隣で微笑む君……”

好巧不巧 大野智的手机响了起来 忘记开静音了 本来不打算接的 看二宫无所谓的耸耸肩 还是不情愿的掏了出来 是谁啊

“喂?怎么了翔”

“现在?”

“我才刚吃完早饭 二宫跟我在一起哦”

“我问问他”

“怎么了吗?”看提到了自己 二宫和也关切的问

“那个 要不要一起吃午饭?松本润和相叶雅纪都在”

“好啊”

“你刚刚想说什么?”

“嗯…我说我也肚子饿了 去吃饭吧 走吧走吧”

骗谁呢 明明刚吃完没多久 不过大野智的性格从来不会勉强人 只能憋在肚里自己难受 就当他是饿了吧

—————

你如果追问下去了 事情会有很多不一样

不过正因为来之不易 所以才更加珍惜吧

—————

“智君 这边这边”

按照地址 两个人打车过来 本来以为是家独特的快餐店或者餐厅 推开有些斑驳的铁门 发现原来是家酒吧

“翔君 大白天的怎么这么颓废…是要庆祝什么吗?”

樱井翔他们坐在角落的环形沙发里 对于三个人来说的却显得太过空旷 桌子上已经有一些特调的杯子了 看起来喝了不少 大野智坐到樱井的旁边———他正被相叶雅纪的话逗得乐得四仰八叉———二宫就近靠着大野坐下来 没有掌握好距离 两条腿挨的紧紧的

这家酒吧没有太多风尘气 可能是白天的缘故连驻唱都显得懒洋洋的 窗帘的遮光效果很好 屋子里只有几盏主灯还亮着 他们对面就有一个 灯罩是圆形镂空的 暖黄色的灯光 斑斑影影打在旁边二宫的身上 给整个人染上了一层神秘和色气

“智……”

一瞬间恍惚到早晨的梦里 大野智拍拍自己的脸 猛得喝了大半杯啤酒

“你们怎么想到大白天来这种地方?”二宫随便拿起一杯 橘黄色渐变 也说不清是什么 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甜的

“我说 周三时不是和朋友约骑单车嘛”松本润已经有点微醺 半个人趴在相叶雅纪的身上 脸红扑扑的 “本来说今天要一起吃饭 结果那边下雨他们就懒得过来了 真是的打车来嘛干嘛非要骑单车…”

相叶雅纪拉住松本润拿着杯子的手 “松润少喝一点啦…然后他就打电话给我 我和翔君正好在一起就来了”

大野智冲樱井翔挑挑眉 还真是耐不住性子 不过自己也是五十步笑百步 说不了别人 一杯啤酒已经喝完———这种天气只适合睡觉和钓鱼 就算醉了也没有兴致放纵自己———虽然有每天小酌一杯的习惯 其实最多也只能喝三瓶

樱井翔回看了他一眼 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 每次害羞或者不妙时都会做的小动作 他一只手搭在沙发靠背上 从某些角度看就像搂着相叶 他想的 可能也会这么做 但是相叶的性格应该会很好的糊弄过去吧 樱井也很会掩饰一些东西 大野智总觉得樱井翔像豹子 美丽 优雅 却很有独立意识 又十分具有攻击性 被盯上就糟糕了———但说到底还是一只猫

几个人简单聊了些家长里短和宿舍趣事 距离马上缩近了些 相叶雅纪喜欢动物 曾经在宿舍养过兔子 还起名为麻婆豆腐 不过后来被小仓叔发现没收了 而且他拥有无论怎么吃都不会长肉的特技 让樱井翔羡慕了半天 二宫和也不去打工的时候就在宿舍打游戏 储备的游戏知识比专业课还多 还很擅长表演和弹吉他 不过知道的人很少 松本润就比较爱玩一点 经常回来很晚 最近还开始健身 明明是三个人里最小的 看起来却最立派

“大野桑呢 大学时候有发生什么有意思的事吗” 二宫和也有些醉了 连转头的动作都点顿顿的 干脆直接靠在大野智的肩上 头枕在肩窝里

要命

大野智不敢动 半边身体都僵硬了 心砰砰直跳 还好有民谣背景乐的遮掩 混合着鼓点多少没有那么明显 二宫和也满头的头发都扫在他的脖子里 因为酒精而身体发热 都潮了 有些痒痒的 又不能推开———他巴不得再这样多待一会

“我…大学就是睡觉画画钓鱼那样混过去了 很少去上课 有些东西还是自己参悟比较好吧”

说话都比平时用力 生怕泄了口气让人看出紧张

“还有哦 我们家智君超厉害 社团节的时候校乐队主唱拉肚子 智君代替他结果人气比以前还要高哈哈哈哈 主唱都要哭了哈哈哈哈…我还有照片你看 超帅的”

“翔…” 一把抢过樱井翔的手机 虽然的却有点小帅 但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 还感觉有点害羞

“没事啦没事啦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松本润打趣道

“说的就是 大野桑给我看看啦 我还没看过你帅气的样子” 二宫和也整个人压在大野智的身上 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 另一只手伸长了去够手机

“不要 很害羞的”

“大野智 给我看看”不知道是借着酒劲耍小性子 还是有点熟络了开始撒娇 二宫好像不拿到就不罢休 旁边三个人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都捂着嘴忍着不乐出来

“不给” 可是大野智也是有强硬的一面的

“大野智!快点给我!”

“……”

硬的不行来软的 二宫在大野的脖子上蹭了蹭 故意把嘴靠到耳际 连吞咽口水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的距离 呢喃着:

“智…给我…”

“智…快点给我…给我”

磨人

强烈的即视感把大野智带回到清晨的梦境 身体一停顿手机就被抢走了 强忍住想上了他的冲动 脸上还要绷着不破功 挤出一点笑容“真…真拿你没办法…”

“哈哈哈哈原来大野桑是玉米淀粉 这张真的很帅气诶” 罪魁祸首还在怀里嗔笑 把头埋在手臂里 只露出桃花眼 真的跟开花了一样 整个世界都慢了半拍 握着杯子的手用力到有些发白 大野智轻轻推开怀中的美好 落荒而逃

“我去趟洗手间”

—————

距离上一次干这种事还没过去十二个小时 大野智不是纵欲的人 都怪敌情太过严重招架不住

酒吧的厕所向来是最热闹的地方 喝醉的 吵架的 方便的 做爱的 密闭狭小的空间会让人感到压抑和兴奋 独处一室又被团团包围 是危险还是安全全凭你的判主观判断

工作日的下午还没有什么人 大野智坐在马桶盖上 低头默默看了眼有些肿胀的分身 这个程度还是弄出来比较好 解开皮带 搭扣撞击的声音清脆刺耳 手指顺着内裤边缘滑入 握住 已经滚烫了

“嗯…”嗓子里一阵底吼 惹得喉咙发痛 脑海里回忆着二宫和也的温度和软绵绵的触感 手开始了动作 仿佛一睁眼 就能看到他就趴在自己身上说智快点 余音阵阵 眉眼如丝 梦境现实在脑子里重叠 分不清 算了 还是不要分清了吧 就这样 现在 在只有自己的时候 就当他现在已经属于他了

厕所里空无一人 胶着的声音显得分外清晰 大野智努力忍着 还是能听到空气里自己沉重的呼吸声 跟在家里截然不同的羞耻感 另一只手握拳放在嘴边 这手刚刚还被二宫摸过 染上了牛奶味

手也慢慢开始加重了力道和速度 从底部到顶端反复套弄 分泌的液体弄的手黏糊糊的 自己最清楚自己的敏感点在哪里 拇指横过来反复摩擦顶部 因为常年收鱼线磨出的细茧加重了刺激 快点 再快一点 他想象着二宫和也正跨坐在他身上 手里握着他的手帮他 头还是停在脖子———他们唯一实际接触的撩拨他的地方———智 给我 快点给我

给你

发泄出来后先是长舒一口气 找纸巾擦了擦手和主要部位 酒精和情欲一齐宣泄 理智马上接踵而至 他突然感到有点难过 失落是肯定的 出了这个狭小的隔间 又必须回到那个不想承认的现实中去 大野智 你也太不知足了 这些事情 在三天以前根本想都不敢想 以前所认识的二宫和也 只是一个名字 一个身影 一个憧憬 现在这个二宫和也就在眼前 看得到 摸得到 已经好很多了不是吗

早已在脑内跟你过完了一生 你却告诉我要重新读档

唉 总不能一直这么萎靡不前 想想樱井翔 自己这磨磨唧唧半年多到底干了什么 把裤子穿好 活动活动有点酸麻的膝盖 对着镜子调整自己的表情 快点 把兽性的眼神收起来 变回那个温和的大野智

好事多磨 耐心 他可有的是

———

从卫生间出来 大厅已经热闹了很多 好像下雨了 酒精混合泥土的味道 刺鼻又上瘾 驻唱换成了画着浓妆的短发女孩 身材瘦削穿着暴露 用烟嗓唱着轻摇滚 从大野一走出来就用余光瞥着他 直到就座 还时不时转过头 大野智全都无视掉了 你哪有nino好看

回到角落的环形沙发 他的可人半躺着 眼神呆滞 嘴里叼着橙汁的吸管 昏昏欲睡的样子

“nino 你醉了 回去吧?”

二宫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 抓着大野智的小臂 撒娇般的晃了晃 “不想回寝室…”

“你都这样了…乖” 慢慢坐在二宫的旁边 揉揉他乱蓬蓬的脑袋 “睡在这里可不好”

“智君 回家吧” 樱井翔说道

“诶?那他们呢?”

“当然是带回去啦 aiba桑从你一走就阵亡了 松润呢?一起来吧”

“可以吗不会打扰到你们”

“没事 来吧 不好意思这里要埋单…”

二宫看起来也毫不介意 握着的手也没有松开 头靠着大野智的肩 合上了眼

“翔”

“嗯?”

“昨天的赌局 我可能要输了”

TBC
最近实习真是忙忙忙
天气异常gns要注意身体哦

评论(6)
热度(6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