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七)SA/SK


看到大野智和二宫和也进来稍微松了口气 酒吧还没有多少人 门铃的声音倒显得刺耳起来 樱井翔皱皱鼻子 低头抿了一口酒

好甜

昨晚到家的时间比预计迟了整整半个小时 评论节目也快结束了 打乱计划对樱井翔来说实在是最糟糕的状况 挠了挠有些汗涔涔的头发 黏在额头上 乱糟糟的 索性关掉电视直接走进了卫生间 原本应该是焦躁的情绪 路过镜子的时候却被自己快裂到耳根的笑容吓了一大跳 这副仿佛第一次约会回来的中学生般的表情 一边脱衣服 嘴里还在不自觉的反复嘟囔着
masaki aibamasaki 果然是人和名字一样干净清爽的少年

有多久没看到过这么蠢蠢欲动的自己了

洗完澡已经九点 外面云层厚重 甚至有点雾蒙蒙的 要下雨了吧 打开壁灯 给半个屋子染上一点温暖的铬黄 樱井翔不是很喜欢白炽灯光 白色的很强烈 好像有一种要把一切都要拆开给你看看的凌烈和无情 所以家里不需要看书的地方都安装了最原始的暖色灯泡 打开冰箱 犹豫了下还是拿了瓶冰啤酒 边喝边整理今天发生的事情 这样子的相遇只能发生在糖水剧里吧 相叶的一颦一笑 随风飘动的柔软头发和刚刚握手时留在手心里温度 还是好想再见见他 还想再多了解他

快速向松本润要了相叶雅纪的电话 犹豫再三 该以什么理由 用什么方式 实在是挠头 恋爱是樱井翔最苦手的 对方接收到的和自己表达的以及内心所想总是背道而驰 也不是说不懂人心 只是太珍惜往往会弄巧成拙手足无措 呆呆的望着手机屏幕 解锁 再关上 划来划去 算了 还是直接打过去吧 表现的自然点 理由什么的就用大野智不陪他搪塞过去就好 嗯没事的 就算被拒绝 也没事的

意外相叶什么都没有多问 很爽快的答应他要一起健身 本来以为会是和计划里一样运动吃饭散步这样的过程 结果两人刚刚在跑步机上踩了不到一个小时 话题也才还没离开运动 松本润就打电话过来说要过去陪他喝酒 真是误事 没办法 总比分开好

但是说到底 他们也才见过两次面 还完全不熟悉 也不好意思多问什么 有松本润在反而会更快的拉近距离吧 虽然这样对松本润有点不公平 但我也是真心喜欢你想和你交朋友的 在心里对松润说了一百个对不起 下次请你吃饭补偿你

大野智和二宫和也走过来 感觉很亲密的靠在一起 他俩怎么在一块的

“翔君 大白天的怎么这么颓废…是要庆祝什么吗?”

我也不想这么颓废啦

“我说 周三时不是和朋友约骑单车嘛…”松润在旁边解释前因过程 已经有点微醺整个人重心很不稳摇摇晃晃的 大野智眼里带笑———当然是那种我懂的笑看着樱井翔 糟糕 这种被看透的感觉 从刚认识时就是 虽然哥哥不爱多说什么 却总是在需要的时候做该做的事情 看似漠不关心其实一切都尽收眼底 越这样 樱井翔越对大野智会怎么和二宫和也相处抱有越大的兴趣 顺从他 还是剖开他

相反的 自己会把相叶怎么样 还是完全不清楚

不要着急

—————

“sho酱…这里是哪啊…?”

“慢点下车……呀呀aiba桑你好重……这里是我家 松润你过来帮我一下…等等sho酱?!”

车一停下 大野智向樱井翔眨眨眼说了句晚安 托起浑身松软像面条一样挂在自己身上的二宫和也就走了 那这样松本润就要住在自己这里了 其实在不在也没差 自己也不会对相叶做什么奇怪的事 目前为止

“右边右边 忘了告诉你们我和智君就是邻居哦 都在一楼 放心不下他一个人呢…”

“樱井君和大野君的关系很好啊”

“毕竟从大学就一直在一起 他什么性格我还蛮了解的……先进来吧不用换拖鞋了…”

樱井翔一贯喜欢简约低调的装修风格 可能也跟从小接受的严谨家教有关 整个房间都是温柔的暖色调 咖色的地板纹路分明 沙发选的也不是名牌的高调设计 电视墙竟然是砖瓦垒起来的 松本润咽了口口水 深呼吸鼻子里满是淡淡的柑橘熏香的味道 连动作都变的小心翼翼了

“aiba桑 到家了哟…你们两个可以睡我的卧室 我去书房就好了” 樱井翔托着相叶雅纪的头 慢慢放倒 盖上被子 想了想又把被子掀开 去储物间拿了套空调被 再轻轻盖上 转身又在衣柜里找出了一套没开封的睡衣 “ 松润你先洗澡吧”

“谢谢 今天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 和你们在一起很开心 以后要经常一起玩哦”

看着松润进了卫生间 樱井翔反而紧张了起来 蹑手蹑脚的走到床头柜旁边 暖黄色的灯光印在相叶雅纪的侧脸上 眉头紧闭面色绯红 因为醉酒汗湿的额发凌乱着 眼睫毛长长的 整个人嵌在柔软的床铺里 像极了等待亲吻醒来的睡王子 樱井翔慢慢蹲下 不自觉的靠近这张精致的脸

他真好看

想再仔细看看 直到发现右脸有两颗痣 相叶混合酒精的湿热鼻息喷到自己嘴上 才打了个激灵 咻的一下站了起来 牙白 差一点 差一点就要破功了 樱井翔用力揉揉自己发烫的脸颊 心里好久没有这样悸动过了 扑通 扑通 扑通 你听它的声音有多么大 就像在毫无顾忌肆无忌惮的宣誓主人对床上人蓬勃的感情

樱井翔伸出一只手 停在相叶雅纪脑袋上方 像真的似的揉了揉

不可以 现在还不可以

—————

樱井翔好久没做梦了 这次的美梦却让他怎么也不想醒 梦是间断的 像走马灯一样逐帧播放 全是和相叶一起开心的日子 早晨一睁眼可以看到怀里蓬松柔软的栗子头 两个人一起愉快的旅行冲浪 烟火大会拥挤的人群下他紧紧牵着对方的手 还有情到深处自己不自觉的离那双仿佛蕴含星辰大海的瞳仁越来越近 不想醒来 怎么舍得醒过来

“sho酱sho酱 早上好”

“早上好masak…诶?!”

睁开眼的一瞬间有点分不清梦境与现实 刚刚脑海里想象的那双杏眼近在咫尺 甚至可以清楚的看到眸子里映射的自己惊恐窘迫的眼神

“起床了哦 松润做了早餐~”杏眼的主人非但没有远离 反而靠的更近了 仿佛要把樱井吸进去一般

“啊…谢谢明明应该我招待你们的” 樱井说话时急忙用被子捂住了下半张脸 昨晚喝那么多口腔和胃里的干涩不是盖的———其实他的脸现在像火烧一样发烫

“我们才是没经过允许就用了厨房 还让我们留宿 ”相叶像发现了什么似的 嘴巴微微张开 “sho酱…sho酱的眼睛好好看啊…”

不要靠的这么近说这种话

樱井翔只感觉心脏慢了半拍 整个人都要缴械投降了 身上马上起了一层薄汗 干脆把余下的头都蒙在了被子里 好热 六月好热 夏天好热 一切都好热

“乖不要睡了啦 快起床吃饭 别让松润等太久…”罪魁祸首貌似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掀起了被子 “再不起来我要挠痒痒了哦”

相叶的手指伸到被子里面 刚开始樱井翔并没有发现 触碰到时候还有点没反应过来 下一秒半边身子像触电了一样鲤鱼打挺的跳了起来 现在自己就像菜板上的红鲷 明明在水里悠游自在 却没想到对方生活在完全没有接触过的干旱陆地

“ai…aiba桑 我起来了 不要闹了…去吃饭吧”

“哈哈哈哈 原来sho酱的腰是弱点 哈哈” 相叶露出了小孩恶作剧得逞之后的笑脸 乐呵呵的拍着屁股走了 留下半边石化却还在床上打滚的樱井翔

这场仗比自己想象的要难打

—————

吃饭前松本润提议叫对门两个人过来 二宫和也有不吃早饭的习惯 大野智也不太像能做些什么来满足他挑剔嘴巴的样子 两人过来时满脸的没睡好 头发全都软趴趴的还没有set过 尤其二宫的头发都长到了脖子 脑袋像鸡窝一样引得三人哈哈大笑 樱井翔注意到大野智浮肿的眼袋 询问性的摸摸自己的卧蚕 大野回他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没有多说什么 看来他昨晚也经历了bittersweet般的心理折磨

相叶雅纪和二宫和也都要去餐定打工 三人吃完早饭就走了 虽然提出了要送他们回去 但是遭到了相叶和松本的一致反对 也就没有多做什么 太过火反而不好了

送完三人没有回自己的屋子 赶在大野智前面进了他家 像审查一样扫视着每个房间

“没做?”

“做个头啦…怎么会做”

“我看你昨天就忍不住…不是都没有休息好吗眼袋那么重”

“你发现了吗……”

即便不是那么长时间的兄弟 那种表情也是懂得 樱井翔在二宫趴到大野智身上时就感觉不妙了 自己哥哥那紧闭双眼呼吸急促的样子 还真是第一次看到 而且 自己昨晚 也是那种表情度过的

樱井像终于放松了似的瘫坐在沙发里 蹬掉拖鞋 脚趾伸进毛绒绒的地毯里蹭来蹭去 大野智也在旁边坐下 抱着靠垫盘腿坐着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

难兄难弟

“智君…该怎么办才好…”

“我不知道啊 这种时候果然要靠…feeling了吧”

“我对这种东西十分不在行啊…”

“嘛嘛…想做就去做吧” 大野智侧身躺下 打算再补个觉的样子 “不过现在你心里的想法 已经不会再动摇了吧”

赞同的嗯了一声 樱井翔做出仰天长啸状 干脆也躺下闭上眼睛

不管怎样 樱井翔平生最辛苦的一次恋爱 要开始了

TBC
最近去了上海完全没有写…
之后我会努力更的w

评论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