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八)SK/SA


这里是哪里?

好痛 重重的头痛随着心跳一帧帧的向他袭来 任何微小的动作都做不了 凭借触感知道自己包裹在柔软的被子里 身下是很有韧性的弹簧床垫 把头埋进枕头 鼻子瞬间充满这家主人的味道 甜甜的 就像自己很爱吃的水果硬糖

等等 这个味道有点熟悉

大野智

顾不了身体不适的叫嚣 二宫猛的坐了起来 好痛 头还是好晕好痛 环顾四周 他并不在 卧室里东西很少 浅咖地板 白色家具上面有细密精致的绘画涂鸦 眼睛 建筑 两头身的人物 夸张又写实 看久了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自己的衣服整齐的挂在床边的挂钩上 自己的衣服?连忙低头看了眼 深蓝色睡衣 内衣也还在 发生了什么

胃里空的难受 嗓子干涩 好想喝水 忍着难受下了床 蹑手蹑脚的 自己怎么跟个小偷一样 推开卧室的门 试探性的轻咳了声 没有回应

人呢?

脚下的地板突然嘎吱了一声 惊恐的抬起头四处看 却被镜子里的自己吓了一跳 这里怎么会有镜子?不止这里 大厅的一整面墙上 全是宽大的落地镜 整个屋子和自己畏畏缩缩的样子一览无余尽收眼底 天啊 大野智是变态还是自恋 安这么大的镜子是要干什么 二宫咽了口口水 慢慢靠近摸了摸 镜子冰凉 把头抵在上面 头痛都稍微舒缓了

看到自己的双肩包放在沙发上 走过去拿 却又看到一只骨节分明的脚 睡在这里吗 趴在沙发背上往下看 大野的脸颊圆鼓鼓的 好像很柔软 眼睫毛又细又长 其实仔细看下来他长得很精致像女孩子一样 却把头发剪的短短的 皮肤也晒的黝黑 真是有恃无恐的糟践自己

“嗯……”

“果咩 吵醒你了吗” 二宫看大野睁开朦胧的睡眼 看到二宫之后很惊讶的张了张口

“唔……你什么时候起来的”

“刚刚”

大野像猫一样舒展着身体 另一只手搓搓有些僵硬的脸 并没有坐起来

“你昨天吐到衣服上了 所以才帮你换了我的睡衣 现在还好吗?”

“啊谢谢 给你添麻烦了…” 自己都干了什么啊 对昨晚的事一点印象都没有 记忆停留在喝了两口甜甜的酒 之后就不省人事了 太丢人了 手揉着眼睛 想掩饰发烫的耳朵 “对不起啊……”

“道什么歉” 大野智没有看他 坐起来走进了卫生间 “你要先洗吗?”

“大野桑先来吧”

这还是第一次留宿在朋友家里 二宫在房间里踱步 大厅和卧室一样没有多余的摆设 沙发是白色的 摸起来像反鹿皮的质地 地上铺着毛茸茸的地毯 踩起来十分舒服 因为在一楼外面还有个小院子 看起来郁郁葱葱的种了很多树 诶那是鱼竿么 好奇的走到阳台边 那里陈列着大大小小的鱼竿 旁边的置物架里有很多盒子 放着各种各样的鱼线和鱼饵 这个兴趣还真是充满了大叔味啊……好像他有提过喜欢钓鱼来着 不会晕船真的好厉害

“nino”

“啊…怎么了?” 连忙把握在鱼竿上的手收回来 难道这是收藏品不可以碰?

“你的衣服我有帮你洗好哦 在卧室的墙上” 大野根本没看到 他连头都没有探出来

“我看到了 谢谢大野桑” 吓了我一跳

好像就是为了提醒他这个 之后就没再说话 二宫回到卧室把衣服换了 洗涤剂的味道很轻柔很好闻 出来的时候留意到对面还有一个房间 门虚掩着 是书房吗?好奇心旺盛 也不管会不会失礼就走了进去

好厉害

原本以为会看到摆满书的书架 结果是一排排大大小小形色各异的绘画作品 油画水彩素描 一进门的一面放置都是较小的画板 全是精细的写实作品 高楼大厦的每一扇窗户 正在抽烟的男人的胡子和头发全都如实的展现出来 线条没有犹豫和不安 全都是没有间断的一笔呈现 虽然早就听说过他很厉害 亲眼看到还是十分震撼的

另一面墙上都是油画类的大型作品 猛地看上去就像真的一样 那些颜色是怎么调出来的 果然大野桑真的是很厉害的人啊

感慨了半天 转身到下一面墙 这里都是人物 远景近景 大大小小 各种奇妙的颜色 还有一副未完成的作品 只打了底稿 海边穿着T恤的男性 身材瘦削眼神忧郁 所有的画上都是同一个人物 可以感受到做画人的偏执和强烈的感情

都是他

都是二宫和也

是我?是我吗?为什么是我?怎么会是我?

一时间不知道是该震惊还是害羞 先连忙从屋子里退出来 看着大厅落地镜里自己瞪的大大的眼睛 真的是我吗?只是凑巧长得相似吧 大野智画那么多我干什么 我长的有那么好看吗 二宫在脑子里天马行空的乱想 没注意脸颊已经羞的绯红

喜欢吗 还是反感 毕竟是第一次有人画自己 而且画的还不少 摸着胃里也没有恶心的感觉 反而呼吸有点急促 身上出了一层薄汗 这样啊 那就是不讨厌 一般 对就是一般的感觉 不要多想 你们可是前几天才正式认识的

“nino怎么了吗?” 大野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洗完澡出来 平时会抓起来的头发老老实实的趴在脑袋上 身上还潮 衬衫只系了中间的几颗扣子 手拿着毛巾 从没注意过意外的修长好看 大眼睛小鼻子小嘴巴 真是个漂亮的人

我看这些干什么

“那个……”

“啊这些镜子吗…因为我没事的时候会跳舞 去外面的练舞厅太麻烦了所以干脆就在家里安上了 我才不是自恋的变态啦…”

“没没我没有这么想…” 会画那么多我的却有点变态

大野智fufufu的笑笑 余光瞥了一眼画室 好像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就转身走到厨房 “水?”

“谢谢”

空气里安静的只能听到两人喝水的咕咚声 大野智不爱说话 喝完之后就坐到沙发里安静的看着二宫 刚刚画室的冲击还没过去 二宫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看待大野智 问问他吗 不过这样随便看人家的画很失礼吧 而且问了如果得到了意外的答案反而会更尴尬 不问了吧 就当自己是免费模特了

“头发好长”

“啊…这个 懒得剪”

“我会剪哦 我的头发都是自己剪的 因为出门很麻烦嘛” 一边说一边摸着自己的脑袋 “要我帮你吗?”

“这样很麻烦大野桑啊…” 二宫揪了揪脖颈的碎发 帮我剪头可以是可以…为什么我会有点紧张

“没事…啊等一下电话 翔?刚刚起床还没吃 现在?马上?唔好…”

“吃饭?好啊我也饿了呢” 自己有点不正常 正好有借口离开 落荒而逃

“头发……”

“下次吧 约定好了”

—————

“那个…你们觉得大野桑和樱井桑怎么样?”

回学校的路上松本润突然这么问 二宫看了眼自己的竹马 说道

“是个好人 还帮我洗衣服换了睡衣”

“不不不是那个 当然是好人啦 可是你们不觉得他们两人关系太好了吗 还住在一起…不会是那种关系吧?”

“不是的” 相叶和二宫一起脱口而出 二宫很意外对方反应为什么也那么大 难道樱井翔也画了满墙的他?

“我和aiba桑也从小一直在一起啊 虽然都是凑巧…不过放他一个人我也会担心的 毕竟这家伙那么笨” 樱井翔怎样他不清楚 大野智如果是就太差劲了

是我也不想相信不想承认 那我算什么

“nino这么说太过分了 我才不笨啦…”

“嘛嘛我只是单纯的觉得两人关系太好了而已 你俩不要那么激动 餐厅到了快去吧要迟到了”

我才没激动 我激动了吗 你们看到那些画肯定比我还激动 我不会激动的

大野智好烦 今天一整天脑子里都是他 还被领班骂了 好烦 真的好烦

但是却不讨厌 好像怎么也讨厌不起来 明明才正式认识没几天 却感觉他已经陪自己度过了好久好久

糟糕了

—————

往后几天二宫都没有再看到大野智 在忙什么呢 我今天有好好打扮自己 你快来画我啊 我不收你钱 约他出来吗 不不这样太害羞了 他对我来说又没有多重要 更何况我连他手机号都没有 该怎么办呢 我有点不正常啊 都是大野智的错

“nino…水溢出来了哦……”

“啊对不起 好烫!”

“nino竟然会在工作的时候发呆太少见了……诶sho酱!”

听到相叶说樱井翔来了 不由得有点紧张 大野智呢?会不会也一起来了

“你一个人?”

“怎么了nino就那么想见智君吗?”

“才…才没有 你们俩不是关系好吗 怎么这几次都是自己来的”

樱井翔看了眼相叶 说道 “他大学导师让他参加这一次的油画比赛 估计忙的每天连饭都不吃了吧”

“诶这样吗?替我们向大野桑加油哦 sho酱今天也跟往常一样吗?”

看相叶在招呼樱井翔 自己识趣的躲到一边 比赛啊 怪不得 不过不吃饭真的可以吗 那应该好久都见不到他了吧 不过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对没有

怎么没有

“樱井桑!”

“啊吓我一跳 怎么了nino?”

“大野桑的手机…手机号请给我一下”

TBC
大野智
你已经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
一直想把这句话写出来呢w

评论
热度(4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