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九)SK/SA


窗外下起了细密的雪 这才刚刚有点冬天的实感 大野智拿着画笔 犹豫着该用哪种颜色 画布上还是初稿 只上了大块的底色 其实心里还没有具体的想法 离毕业画展只有不到一个月了 完成的作品寥寥无几 好烦 随意的涂抹了几下 索性摔了笔 不画了

“智君 很晚了要去哪里?” 同宿舍的樱井翔在旁边看着财经报纸 挑着眉疑惑的问

“抽根烟”

—————

雪很大 忘记带伞了 不过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雪花融化在脖子里 瞬间消失不见 自己真是残忍 它还没开始享受人生 还没有被堆成雪人或者被人丢来丢去就已经被扼杀掉了 大野智总觉得雪花很可怜 白色 虽然世人都说纯洁 其实是没有自我吧 任何一点污秽的东西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它拖进深渊 所以 雪还是不要落下来比较好 高高的挂在天空受人敬仰就好

因为说出来有些害羞 所以从没有告诉过别人 大野智想保留自己的颜色 即便那是条不正确的路

不知不觉走到便利店门口 摸摸兜里 说是出来抽烟其实根本没有带 算了买吧 便利店里暖气很足 自己也是怕冷 来来回回走了很多遍 直到店员开始用狐疑的眼光看他 才随便拿了一包 贪恋温暖 干脆直接坐在店门口抽了起来

一下子就到了大四毕业啊 大野智其实很苦恼未来的出路 每到这时候就很羡慕樱井翔 什么都有安排 就算是家里强迫也好 本意也好 可是自己并没有那么强烈的欲望 一直是干不干都没关系 如果确定了目标 可能就会限制行动 所以绘画跳舞唱歌钓鱼 什么都是凭感觉来的 外人如果知道了自己的想法 肯定会骂他碌碌无为吧———他并没有发觉自己能得到现在的东西都是因为本身的天赋异禀

一根已经抽完 Seven Stars劲太小 在口袋里翻找着打火机 放在哪里了 刚刚还用来着

突然一只白皙的手 拿着最简易的打火装置帮他点上了烟 随即感觉旁边有人坐下了 身上还带着便利店里暖气 让大野智不禁想靠近一些

“大叔 蹲在店门口抽烟 不会太失礼了吗”

声音尖细 叫自己大叔到底失礼的是谁啊 转过头 那人也同样在看自己

琥珀色的瞳仁 皮肤是会让人担心他的身体状况的白 相比之下嘴唇的红色就有点太娇艳了 虽然这个词用来形容男性不太合适 但是对面这个男生说跟女孩子一样漂亮也不为过

“那个…我才大四啦”

“谁管你” 少年垂下眼睑 也点了一只烟 便利店的灯光打在侧面 脸部线条仿佛虚化了一样 大野智不禁有点出神

“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啊没有…那个…你买了好多泡面” 被发现了 连忙转换话题

“懒得出来吃 好麻烦” 少年起身 把只吸了一半的烟塞进垃圾桶里 “大叔 不管你是失恋还是怎么的 一定要振作起来 世界上美好的东西多着呢”

虽然很谢谢对方安慰他 可是真不巧大野智已经单身好久了

“我先走了 再见”

“嗯…拜拜”

拜拜

脚部突然的抽搐 让大野智猛地睁开眼睛 一切都很模糊 身上是二宫穿过一次的睡衣 周围也没有雪 果然 又做了梦

自从正式认识二宫和也 两人相遇的那晚就常常出现在大野智的梦境里 每次都定点在二宫离开时娇小的背影里 好像他真的会消失不见一样

你别走啊

—————

没得到其实不会想那么多 接触过才会患得患失 已经不能再偷偷的在角落看着他了 跟踪二宫已经成为了生活的一部分 现在反而开始烦恼该如何和他相处

他的太阳太过耀眼炽热 自己却还没有伊卡洛斯牢靠

起身揉了揉眼睛 时间还早 肚子也不饿 走到画室 那幅海边的二宫已经完成了一半 渐渐渐渐 他笔下的二宫越来越不像抽象的艺术品 他开始避免使用强烈的颜色 背景也尽可能写实 他想把记忆里的二宫和也记录下来 不加边幅的原原本本copy下来 如果以后关系好到可以随时拍他 再发散思维吧 现在 大野智只想好好珍惜为数不多一切

导师草间要他参加这次的油画比赛 当然舍不得拿有二宫的画作过去 参赛作品不会退回 可草间一再强调这次比赛很重要 所以还需要再加把劲 已经好几天没日没夜的创作了 期间樱井翔有约他去餐厅都没有去 不能分心 不能恍惚 虽然自己真的很想他

“想你就去嘛 nino向我要了你的手机号码 没打给你?” 樱井翔放下手里的外卖 是咖喱 大野智点名要的

“呃?!”

“嘛…我上周去找aiba桑的时候他就要了…连mail都没有发?”

大野智连忙又检查了一遍手机 没有

樱井翔意识到自己好像说了不得了的话 识趣地打开了外卖盒子 吃了起来

拿着刷子的手因为用力有些发白 脑子里一团糟 “可能…只是顺便要的吧…又不能代表什么”

“唔…不过既然要了手机号 就表示感兴趣吧 我反正是对aiba桑这么想的”

画布上浓烈的色彩对比越看越焦躁 大野智一直以为自己可以很好的控制感情 二宫和也却总是出其不意 他就像海里的浮游海草 就算只是踏踏水 自己的世界也天翻地覆了

“翔 我该怎么办才好……”

“我的经验还没你丰富…不过以前的大野智可是想做就做的 不会这么畏畏缩缩”

“你最近 是不是想太多了?”

一时被说的语塞 却无法反驳 从一开始他这边的天平就比二宫重很多 自己是追逐的那一方 既然选择了与常人不同的路 就坚持下去吧

“咖喱你留着吃吧 我出去一下”

—————

并不知道二宫的联系方式 只是盲目的在大街上跑着 他会去哪里 在脑海里搜索着二宫的日程表 今天是周二 下午没有课 那是去打工了吗 连忙跑到餐厅 不在 相叶也不在 路边的游戏店 不在 学校的棒球场 不在 知禾 不在 不在不在全都不在 白跟踪了那么长时间 关键时候派不上一点用场

泄气似的蹲坐在路边 更加的心烦意乱了 按照电视剧的发展女主角下一秒就应该出现在转角 果然生活跟电视剧完全不一样 真是够了 脚上穿的还是家里的拖鞋 身上也是睡衣 嗅嗅袖口 早已没有了二宫的味道

直到天空突然轰隆轰隆的打了雷 大野智才发觉要下雨了 果然是雨季到了 什么都没带 要淋回去了吗

“那个…不嫌弃的话 用这把吧?”

疑惑的回过头 谁?

看妆容本应该是性感自信的短发少女 此时脸却很窘迫的羞成了红色 从小到大的朋友都想了一遍 没有与这样的人交往过的印象

“诶?”

“没关系 用这把吧 ”少女把伞塞到了大野智怀里 “我家就在对面”然后就跑走了

“等一下!谢…谢谢…!”

少女回眸一笑 消失在巷子里 从小到大追求大野智的人不少 虽然他完全不明白自己哪里会吸引人 但是就算拒绝都很温柔反而更收敛人气 有人能喜欢自己很开心 大野智总会努力记住每一个喜欢他的人的脸和名字 不过这一个 自己还真是没有什么印象

走太快了 名字都没有问 撑起伞 就这么回家总是心有不甘 不自觉的就往海边走———除了画室唯一能让自己平静的地方

雷阵雨的雨点很大 走到时沙滩已经全被打湿了 海水噼里啪啦的被打破穿透 激起一层层水沫 染湿了裤脚 还是去旁边坐着吧 他可心疼这件衣服

“啊…大野桑 ”

怎么想找到二宫没有找到 这次又是谁?

是二宫和也

“nino!”

“嗨嗨 大野桑 你也在这里呀 不过真不巧下雨了 我还想一会要怎么回去 真是得救了” 二宫的T恤有些湿了 黏在身上显出消瘦柔软的身材 头发没有扎 趴在额头上流着水珠

“你才是 不是说讨厌海 为什么还会来?” 一下子见到心念所想 语气都有点急躁

“因为…大野桑可能会来这里”

“诶?!”

“因为可能会遇见你”

TBC
伊卡洛斯就是那个用蜡粘合翅膀结果因为太靠近太阳 翅膀融化掉进海里的希腊天神
谢谢观看w

评论(4)
热度(5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