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十)SK/SA


因为大野桑可能会在这里
因为可能会遇见你

一定是因为突然下雨弄的他心浮气躁 水珠滑落的痒痒触感也不舒服 大野智身上穿着自己穿过的睡衣 看到他时脸上的表情又惊讶又激动 才会让他渐渐得意忘形 把心底的话说出来

“当然是开玩笑的啦 只是无聊就走到了这里”

看着大野智瞪大的双眼慢慢垂下 内心也松了一口气 自己肯定被认定是轻浮的人吧 随随便便说出这种扰乱心思的话 但是 我在找你这种事情 是怎么也不想被看出来的

明明是你先打扰的我 看起来却是我更加惴惴不安

看到你没有瘦 脸颊也是鼓鼓的 稍微有点安心了

—————

攥着手机 屏幕上是刚刚要来的大野智的手机号码 犹豫再三 还是摁了锁屏 哪有那么欲求不满 才认识没几天的人 虽然大野给他一种相处了好久好久的熟悉感

“nino 快帮我我们这一关过不去了” 相叶雅纪和松本润在旁边玩手柄 表情焦急

“快点快点啊一条命又没了…”

“好好”

—————

如果是平时 二宫肯定会赖床赖到肚子饿了或者需要放水 最近却起的格外早 把头闷在被子里 可以听到相叶和松润匀称的呼吸声 带着一点小呼噜 可能是最近经常下雨 很容易生病吧

不知道大野智有没有感冒

轻手轻脚的下了床 看着镜子里自己浓重的黑眼圈和乱蓬蓬的头发 真是需要剪剪了 大野智说要帮他剪来着 等下次 约定好了的 正好省了一笔钱来买游戏

打开衣柜 想着今天要穿什么衣服 最外边挂着的深色T恤和短裤 那天回来之后就好好的放在这里没有再穿过 上面还有大野智家里柔顺剂的味道

大野智大野智 怎么哪哪都能想起他

好烦 上午没有课 下午四点才到打工的时间 总得找点事情做 胡乱的往包里塞了几种游戏机 看另外两人也没有起床的意思 还是不要说了 毕竟松润起床的气压不是一般低

走到知禾 其实也抱着一点他在不在这里的侥幸心理———虽然已经连着来了好几天都没有看到他

“辛苦了大叔 和往常一样”

坐在同样的位置 饭还没有上来 也不想玩游戏玩一半暂停 就无聊的观察起四周 吧台上养了两条超级小的金鱼 一黑一红 好像没睡醒一样不怎么动 做饭的老板头上戴着白色汗巾 虽然上了年纪但是看那英挺的眉眼年轻时应该祸害了很多人吧 隔几个座位就是大野智的特席 从自己这个角度即使回头了也只能看到他后脑勺卷翘的头发 怪不得没有第一眼认出来

“不好意思 这里再要一份鸡蛋汤”

鸡蛋汤?寻着声音望过去 是普通的上班族 这么说来 好像某人每次都有喝

“不好意思大叔 我也要一份”

不紧不慢的吃完饭 店里只有自己一个人了 从包里掏出游戏机 随便打开一关 轻轻松松 反而更加无聊 掏出烟盒点上一只 拖着腮发呆 眼神都失焦了

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掏出手机 划开解锁 手指停在通话的app上 犹豫了一下 还是按黑了屏幕 重新塞回口袋里 背上包 想想也没地方去回到了寝室 室友还没有起床 把外衣脱掉 又蹑手蹑脚的爬上床 打算睡个回笼觉

整个星期二宫和也都是这么度过的

今天比往常起的还要早 从知禾出来 天才刚刚亮的彻底 就像上周喝醉那次 卷层云厚重的压下来 天空雾蒙蒙的 根本找不到太阳 这样的天气总让人感觉心里烦闷 回学校吗 游戏只需要登录签到什么时间都好 闭了闭眼睛 也不是很困 干脆随便遛遛吧 全当饭后的消化运动了

不知不觉走到了海边 一如既往的墨蓝色有说不出的安定感 很多蜻蜓飞来飞去 应该是要下雨了吧 那边那个位置 上回在那里要对大野智说些什么 不过被樱井翔的电话打断了 打断之后 就再也没心情说出来了

不对 心情他是有 只不过没机会

所以当真的开始轰隆隆的下雨 朝思暮想的人突然打着伞穿着令他害羞的衣服站在他面前 一时没有分清楚现实与臆想 嘴里的话在说出之后才经过大脑 才感觉到自己羞红了的脸

“当然是开玩笑的啦 只是无聊就走到了这里”

“啊…这样啊…”

两人并列坐下 大野没有把伞收起来 只是撑着放到地上 雨伞是蓝色的 但是有蕾丝的装饰 一看就不是男生的伞 当然不排除他好这口的可能———他宁愿希望他是好这口

“听说…大野桑最近要参加比赛了一直在努力画画?”

“嗯 最近这几天都没有出门 没日没夜的画呢”

知道他在干什么了莫名的有点安心 “不过 也要注意身体啊 我们家aiba桑就感冒了 睡觉打呼噜好烦的 ”

“你也是哦”

还会关心我啊 “谢谢”

看着雨点哗啦啦的打在雨伞上 蹦弹出的水珠染湿了大野智的裤腿和脚上的拖鞋 这人脸和手臂虽然晒的黝黑 脚趾却很白净呢

“nino?”

“嗯?”

“你向翔君要了我的手机号码吧”

“唔…” 被发现了吗

“为什么不打过来呢?”大野智突然转过头 直直的盯着他 从眼神里看不出是什么情感 生气了吗

“呃那个…你看大野桑也很忙 不好意思打扰 我又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像做错事一样不敢长久的直视对方的眼睛 心里一阵悸动 话说为什么会心虚自己也不清楚

“说的也是呢” 大野收回了目光 突然软软的笑了起来 “但是这样只有nino知道我的手机号 我却不知道nino的 感觉很不爽啊fufufu”

原来是我想多了

“你没有伞吧 我送你回去”

—————

起风了 雨水斜着打下来 却没怎么打湿自己 到了宿舍楼底下 大野智的半边身子基本已经湿透了 虽然看到他把雨伞倾斜像自己那一方 可是因为害羞却没好意思说出拒绝的话

“大野桑 如果不嫌弃 上去换件衣服吧”

“诶 可以吗?” 大野智满脸的受宠若惊

“恩恩 不知道其他人在没在屋呢…”

不在

两人共处一室 宿舍当然不能跟大野家里比 虽然东西不多 还是显得拥簇 这让二宫有点紧张 耳朵从一进屋开始就是烫的

“那里 黄色被褥的是我的位置 你先坐一下吧 ”

“诶~现在的宿舍变成这样了啊”对方却并没有歇息的意思 在屋里好奇的走来走去

不管他了 二宫在衣柜里翻找着 两人身高体型都相似 穿哪一件都好 又穿哪一件都不适合 最后在底层翻出一身没有穿过的黑色T恤 抖了抖 没有发霉吧

“大野桑 你先穿这…件 脱的太快了!”

“很难受嘛”

一回头 大野智已经把睡衣全部脱掉 只剩一条胖次 正坐在二宫的床上 手里拿着游戏机 摁来摁去

“快给我穿上!” 也不知道自己在害羞什么 男性的胴体又不是没看过 但这种肤色健康身材匀称 肌肉长得恰到好处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啊这件T恤 我有一件一样的!” 大野穿上短裤 拿着上衣在那里端详

“这种花纹大野桑也会穿啊” 二宫坐在大野的旁边 也看起了衣服上的图案 “哈哈这是只柴犬吧”

“和nino很像哦”

“才不像啦!”二宫嗔怪 推了大野智一把———经常被人这么说 他自己也觉得蛮像的

“就是很像啦”大野智用肩膀顶回他

“你才像狗呢” 二宫又推回去

“我啊最多只是猫系的” 大野智没有推回来 反倒用手去捏二宫的肚子 两个人瞬间打成一团

“等等…好痒 大野桑…哈哈哈好痒”

大野智好像找到了二宫的痒痒肉中心 开始集中攻击 “哈哈是这里吗?”

“啊…大野桑饶了我吧” 二宫笑的眼角出泪 连忙紧紧地抓住大野智的手

闭上眼睛缓了好久 直到手里的手没有再动的意思 才慢慢睁开了眼 却被对方眼神里的陌生东西吓了一跳

感觉要被吃掉了

那陌生的东西也只是一闪而过 大野智fufu的干笑了几声 抽出手 胡乱的套上了T恤 眼睛移向别的地方 摸着鼻尖

那是什么

那东西确确实实让二宫害怕

如果继续下去 会发生什么?

不敢想 可是好想知道

“雨…雨还没停 你再…待一会吧 要打游戏吗?”

“我回来了 外面下雨了好烦啊 诶大野桑?!”

松本润突然进屋 带着一身水汽 让二宫一个激灵 多亏了他 自己最不擅长应付尴尬的场面了

“诶这件衣服不是被aiba桑吐槽说把自己穿在身上的那一件 大野桑也有同款吗?”

“这是nino的 我衣服湿了所以换了他的” 大野智语气轻松 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松本润扫视着两人 一脸的似懂非懂 不过也没有多问 三下五除二的换好居家服 缩在椅子上打开了电脑 “要玩联机吗?”

—————

打了好几把雨都没有停 已经两点了 二宫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 听到大野智肚子也发出了一样的声音 才停下游戏 撺掇松本润煮面吃

“别看他这样 松润做饭一级棒哦”

“我是什么样啊……”

二宫发现大野智真的是属于少话的类型 多数只是看着他俩互相吐槽 在旁边笑 问他问题回答的却很详细 一句一顿很多连接词 像小孩子一样 笑起来也软软的 实在不能把他跟刚才那个眼神充满欲望的家伙联系在一起 如果不深入了解 的确不会知道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这样想想 还有点羡慕樱井翔

“nino” 大野智突然搭话

“怎么啦?”

“那个…今天 要给我打电话哦 不然我怎么知道你的手机号嘛”

原来是这件事 “啊…我看时间”

“是看什么时候打完游戏吧” 松本润在一旁插嘴

“才没有啦 我会打的哦 那 十点?”

“好~” 大野智fufu的笑 眼睛眯成了一道线

不管最近发生了多少 自己心里怎么想的 看到他还能这么元气的笑出来 二宫和也多少有点放心了

“说好了哦”

TBC
最近的台风感觉到处都在下雨
gns要记得带伞哦

评论(4)
热度(4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