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十二)SK/SA


“所以 你就这么跑回来了?”

“……是”

“真是个笨蛋!” 二宫顺手拿起餐盘 拍了拍相叶的脑袋 “怕什么 反正那么丢人的事都说出来了”

“好痛啊nino…sho酱肯定会拒绝的”

旁人看起来简单明了的事 但是自己竹马的脑袋毕竟平滑的和一般人不一样 “你在害怕吗?”

相叶看了他一眼 低下头 没有回答

“唉…随你吧” 都是迟早的事情

相叶应该是害怕的 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 连为什么是错的都不知道 心里只剩下逃避了 他怕樱井翔会来打工的地方找他 没说两句话就匆匆走了 其实他在二宫也是无暇顾及 现在二宫混乱的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情———打给大野智

矫情 打电话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社交活动却搞的煞有介事 又不是初恋的小情人 不对自己的确是初恋 等等为什么要承认这是恋爱 那种会偷偷画别人变态 怎么可能喜欢这种家伙

好朋友 对只是好朋友

慢慢到了饭点 客人也多了起来 投入到工作里时间就过的很快 他下九点的晚班 没有樱井翔的顺风车坐 又舍不得叫出租 等走到宿舍已经过去了近半个小时———其实他尽可能的在路上磨磨蹭蹭 想着一到寝室可以正好十点 不用接受打电话之前的心理煎熬

“哟 回来啦” 松润还是他走时的样子 窝在沙发椅上 腿蜷缩在一起 把宽松的睡衣套在上面 一只耳朵塞着耳机 在组队打副本

“aiba桑呢?”

“说去买东西 对了你的生日party sho桑说可以在他那里开哦”

“啊…其实不用麻烦啦” 生日这种事自己并不在意 以前都是他们三个一起 随便吃点什么很普通的就过了 “谢谢 Jun”

松本润看着他笑了笑 回过头继续专心的打游戏 二宫看了眼表 现在是九点四十五 还早还早 走到衣柜旁 发现大野智脱下的睡衣忘记带走了 真是个马虎的家伙

回头偷偷瞄了一眼松本润 另一只耳机都带上了 应该不会注意自己 小心的拿起睡衣 放到鼻子旁 嗅了嗅

大野智的味道

香香甜甜 只属于他的水果硬糖的味道

只有跟他在一起 闻到就很安心的味道

变态 变态 二宫和也你真变态 外面有三千世界花花草草你不要 对着一个大男人的衣服闻来闻去的

回想起白天大野智裸着上身跟自己打闹时的眼神 那是什么 自己刚刚的表情 是不是跟他一样呢

“nino 你回来啦 我买了棒冰要吃吗?”

相叶突然进屋 吓得他双手一抖 连忙把睡衣塞到柜子里 连带耳朵都羞的发烫 “我要豆沙的”

“好好好给你给你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呐”

嗯…相叶果然是笨蛋啊

“可以吗 已经十点了” 松润突然搭话 “aiba酱我要葡萄的~”

牙白 时间过的这么快 连忙两口把棒冰塞到嘴里 好凉 掏出手机走到楼道里 看着署名为「○」的电话号码 迟迟摁不下通话键

这样好吗 正点打给他 等一等吧 装作不在意的打过去 然后嘿你好这是我的手机号有空再聊拜拜晚安 十秒完成 简单迅速不拖拉

深呼吸 这只是个电话 有什么好紧张的

“喂?nino?”嘟嘟声还没响起一半就接通了 好快 他是不是一直在盯着手机看啊 皱着眉头撅嘴的样子 想想就好笑

“嗯 我是二宫和也” 啧 刚刚的棒冰太甜腻 嗓子有点黏 声音一定很奇怪 好想喝水 “大野桑…还没睡吗?” 天啊我问了个什么笨蛋问题

“fufufu没有哦 一直在等nino的电话”

“我说会打就会打啦” 等什么呀 不需要画画了么 “你在干什么呢?” 完了我被相叶传染了他在跟我说话啊我问什么问

“在想你”

诶?!

“fufufu 我在洗nino的衣服哦 谢谢你今天借给我 不过我睡衣是不是忘记拿回了 不好意思麻烦你下次见面带过来 我总是迷迷糊糊的”

“…好” 吓了我一跳 所以我到底紧张什么啊 “对了大野桑有听说下周的事吗?”

“下周?什么事啊…哦对了下周末我要去大阪那边交画 比赛这次定在那里呢”

“周几?” 不会那么巧吧

“周日 怎么了?诶你已经知道了吗 我没记得跟别人说过 是翔告诉你的吗”

“嘛…是的 比赛加油 那 晚安”

“嗯呢 晚安nino”

周末啊…真是太糟糕了 本来还是很期待的 按这样party肯定赶不上 能不能当天回来也不一定

“nino 我们来商量一下party的事吧~”回到宿舍 相叶和松润挤在一起 在纸上涂涂写写

“你们来吧 我怎样都好 先睡了晚安”

—————

接下来几天是普普通通的日常 大野智因为临近比赛越加的忙 根本没时间见面 只有每晚睡前会发晚安的简讯 但通常都是凌晨一两点 所以二宫都是早晨起床的时候回复早安 松润闲下来会想想周末的聚会 都交给他吧 这种繁复的事情一直都麻烦他 相叶躲着樱井翔 打工也不去 电话一直关机 整天窝在宿舍里发呆 难受了就对着电脑做健身运动 二宫偷偷拍下来发给樱井翔 樱井翔就回给他大野智大学时期的照片 那是与现在完全不同的 眼神锐利独来独往的样子 看外表却是嫩的出水的小王子 时光真是把杀猪刀

不过他更喜欢现在的模样 波澜不惊却暗藏汹涌

“那 nino你先去打工吧 我们三个出去买点东西 不到六点不准回来哦” 松本润拖着要逃走的相叶雅纪 好像还有话说似的 最后只看了二宫一眼 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 “开心点 他会回来的”

“无所谓 我又不在意”

呵呵呵 松本润轻笑了几下 摇摇头 “那我们走了”

趁打工的空隙掏出手机 看着早晨发给大野智的早安和加油 没有回信 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有顺利到达吗 不会又丢三落四的忘记带东西了吧 如果是画就太糟糕了

最终还是没有亲口告诉他生日的事 樱井翔会说吧 生日礼物倒是不期待 他可不想把自己挂在墙上 那会发短信过来吗 会打电话过来吗 算了算了 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虽然这么想着 他还是默默把手机震动打开 音量调到最大

这个人怎么什么都不跟我说 担心的要死

很快到了六点 跟主管申请了早退 匆匆赶到樱井翔家 门上贴着自己画像———要不是底下写着二宫和也他可不想承认这是他自己 都是人为什么画画的…风格差的这么多

“站在门口干什么 快进来呀”相叶雅纪一脸你终于来了的表情把他拉了进去

砰砰两声 另外两人拉响了小礼炮 “生日快乐nino!二十岁了!”

“我也算成人了呢 ” 礼炮声和房间里的游戏音乐吓了他一跳 玻璃茶几上的蛋糕盒和桌子上满满的食物吓了他一跳 三人拿着礼物 开心的笑颜说祝福他的话 也让他万分惊喜

“真的谢谢大家 我很开心哦”

“别哭啊 饭会不好吃的 给你 这是你一直没舍得买的限量版 这个月的打工钱都泡汤了 你要养我啊”

“我才没哭” 只是眼睛酸酸的 “让sho桑养你吧他有钱啦”

一句话让相叶脸颊通红 樱井翔笑岑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 给 生日礼物 ”

“巧克力?”

“嗯嗯 终于到了可以光明正大喝酒的年龄了 所以是酒心的哦”

“噗 谢谢sho桑 不过话说松润…这是胖次吧 还是pink的…”

“多可爱”

可爱个头啊 “嗯可爱 我…会穿的”

“哈哈 先吃饭吧 我可是从下午就开始准备了 没想到樱井君和aiba桑一样一点都派不上用场呢 以前你都是怎么吃饭的啊 大野桑会做吗”

“不不不他只会切鱼啦”樱井翔回头看了二宫一眼 “他跟你说了吗 今天”

“大阪吗 这是没办法的事啊 毕竟是那么重要的比赛” 不能承认自己不甘心

“哈哈果然 你也是别扭的性格啊”樱井拿着手机 摇了摇 屏幕亮着 晃的眼睛痛 “去开门”

不会这么狗血吧

打开门 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脸 就被一把拥入怀中 与自己身高相仿 脸颊像看起来一样肉嘟嘟的 覆在后背的双手温暖又轻柔 鼻腔里满满是他的味道

让人安心的糖果的味道

“生日快乐 nino 好久不见”

TBC
阿智的备注○👈🏻只是因为脸圆圆
噗噗噗 毫无寓意啊w

评论(10)
热度(3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