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十三)SK/SA


还没来得及摁下门铃门就打开了 眼前的人露出不知道是惊讶还是惊喜的表情 瞪大了眼睛盯着自己 大野智不自恋 但现在 就当做他也很想他吧

“生日快乐 nino 好久不见”

直到发现怀里的人身体有些僵直 另外三个人忍不住轻咳来提醒他 才发现自己抱的实在是太久了 谁让二宫体温偏低 让他有一松手就会不见的错觉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额…那个 好久不见 大野桑”

后知后觉 也让大野智羞红了脸 “对不起啊…我迟到了 错过了什么吗”

“我们才刚开始啦 别站在门口快进来吧 松润做了一下午的饭呢” 樱井翔走过去捏捏他的手腕 顺手带上了门

其实大野智是在早晨樱井翔送他去车站的时候才知道二宫今天过生日 本来他是打算在大阪住一晚的 到了目的地 把画交给草间说了一句拜托你了就匆忙往回赶 一会打开手机肯定会接到他的抱怨电话吧 没办法亲爱的老师 这种时候你一定会原谅我的对吧 ———要不是得奖了草间一定会臭骂他一顿

“大野桑今天不是要去比赛吗 大阪到东京还挺远的 亏你能赶回来啊” 二宫低头看着盘子里的意面 拿叉子戳来戳去 长发遮住半张脸 看不到表情

“啊…我…” 犹豫了一下 还是不要把今天的事告诉他了 “一切交给导师就好了”

“你还真省事”

“大野桑画了什么?” 松本润吃的鼓鼓的 随口问道

“我手机有拍下来哦”

“等等先给我看看!” 二宫突然站起来一把抢过手机 看到画面好像松了一口气 “那个…对不起我以为…没事 大野桑画的很棒”

樱井翔像是懂了似得弯弯嘴角“当然啦 我们家大野智认真起来可不是盖的”

“嘛嘛…还好啦”

“切蛋糕吧” 一直很安静的相叶猛地站起来 表情微妙 果然他和翔的事情还没有解决 当初听到他喜欢樱井翔的消息着实让他意外 不过也有些感同身受 只是自己比他更变态而已

如果二宫跟翔喜欢相叶一样喜欢我该多好

没到这天的时候 大野智在脑子里演练了无数种庆祝的方法 认认真真的画一幅画给他 带他去看海边的日落 穿着玩偶服送他一份汉堡肉套餐 种种种种 说不定他会感动的拥抱自己一下 或者笑的糯糯的说一句谢谢 不管怎样都不能像今天一样窘迫 怪他自己 不敢问二宫的生日

不过看现在二宫满脸幸福的注视着蛋糕的样子 其他几个人打闹着为他点上蜡烛 也不错

“好了好了 要一口气吹掉哦”

“aiba桑这可是二十根啊…用力的话你希望吃到我的口水吗”

“你好恶心啊 那我们一起吧 松润 大野桑和…樱井桑”

看到樱井翔因为有点惊讶瞪大的双眼 强忍住想笑的欲望 一会相叶有的受了

“预备”

“祝二宫和也二十岁生日快乐~”

—————

吃了蛋糕嘴里发腻 黏黏糊糊的想喝水 二宫紧挨着他坐着 在拆礼物的包装 是巧克力 塞进嘴里 表情都狰狞了 眉头纠在一起

“好辣”

“诶 为什么会辣?” 拿了一个放进自己嘴巴里 “嘶…酒心的吗”

“sho桑送的 说二十岁可以喝酒了”

“是谁半个月前喝的烂醉还吐到衣服上”

“是谁呢 我没看到哦”

二宫噘着嘴扭过头看大野智 不知道夹心的酒度数有多高 脸都有些泛红

“你不能喝就不要吃太多”

“不要 很好吃” 说罢把盒子藏到身后 像小孩子一样

“噗…一会醉了我不管哦”

“我醉了又不会干奇怪的事”

一直软趴趴的靠在别人身上 还惹的他不得不去厕所解决还不算奇怪的事吗 但是这么一想 好像还是自己比较奇怪

“不闹了 今天还是睡我那里…”

“大野桑我也要去你那睡!” 相叶在厨房大叫

“死心吧aiba桑 智君家里只有一张床”

“是是 对不起啊aiba 我们两个先走了哦” 说罢顺势牵起二宫的手 凉凉的 很软 一点都不像男人的那般粗糙骨感 他只敢保持最开始的力度 不会松开 也不敢用力 仅仅是牵着 或者说小心翼翼的拿在手里

大野智你越来越大胆了

到了自己家里 与对门完全不同的气氛 外卖的盒子堆满了茶几 衣服凌乱的扔在地板上 近一个星期没日没夜的画画 没有出屋也没有打扫 完全忘记了 就这么拉着二宫进来 真是丢人

“噗 大野桑家里好乱”

“不要笑我啦 我马上整理 你…你先去洗澡吧”

恋恋不舍的松开了手 睡衣还在二宫宿舍没有带来 就随便找了件新洗的衣服把他推进了浴室

一定被嫌弃了吧

—————

大野智没有烟瘾 但是偶尔也会抽一根 画不出来的时候 嘴巴寂寞的时候 心神不宁的时候 好在自家有个小院子 不会给家里染上奇怪的味道

好的烟草是香的 欲罢不能 像人一样

草丛里说不出是虫鸣还是蛙声 此起彼伏 很有节奏感 一声两声 突然消失还会有点失落 等着它什么时候响起第三声才会松一口气 如果自己突然不见了 二宫会不会这样期待 但噪音终究是噪音 太多 会很烦

“你在这里呀 我还在找你呢”

二宫脖子上搭着自己的毛巾 头发湿漉漉的 太长了 整个拢到了脑后 整张脸在夜色里显得更加光滑白皙 大野智又在自己的运动裤上搓了搓

“大野桑也会抽烟啊” 二宫后靠在栏杆上 伸手拿走了大野智嘴上的烟 吸了一口 “对身体不好哦”

看着被自己衔过的烟嘴正含在对方的嘴里 不由得小鹿乱撞 手不知道放到哪里 就伸进了口袋 诶 对了

“生日礼物”

“戒指?”

“回来的路上看到的 觉得很适合你就买了”这倒是真话 还不是因为太匆忙什么都没有准备

“这要送给女朋友的吧” 虽然这么说着 二宫还是伸出了手

“你是男的”

细细一环 因为不清楚二宫的喜好 没有多余的装饰 就像他对他的情感 非常简单 非常亲密 非常正确

慢慢把戒指套在小指上 意外的合适 二宫的手还是很凉 真想就这么握着不松开 直到捂热

“帮我剪头吧”

“可以呀”

屋子里因为练舞到处都是镜子 随便找个地方 围上塑料袋就剪了起来 二宫的头发很细软 剪起来没有什么实感 所以倍加认真和仔细

“露耳朵吗”

“好啊”

咔擦咔擦 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切断头发的声音 他一直看着他的头发 他一直看着为他剪头发的自己 不知不觉 两个人已经可以舒适却不尴尬的安静的待在一起 虽然谁都不说话 但只要在你在就好

“大野桑剪的很不错呢”

“因为我懒得出去啦 经常自己动手”

“这样啊…刘海长一点 才不要跟你一样”

“fufu好”

二宫坐的有点低 让他不得不弯下腰 头发过了鼻尖 好想给他全部剪掉 会被打吧…大野智不喜欢刘海 画画时要別到旁边很烦 小时候还经常被说成是女孩子 所以上了大学之后就剃的短短的 或者全部抓起来 因为这个没少被樱井翔吐槽

“嗯 这样?”

“左边 左边再短一点”

“唔…这样?” 一直在专心的盯着头发看 不知不觉已经靠的太近 剪完这一撮 才猛的和二宫近在咫尺的眼睛对上焦 连眼睫毛有几根都可以数清楚的距离

他才发现 二宫一直在看着他 看着他的嘴巴 耳朵 头发 眼睛 眼神湿润 朱唇轻启

“nino…”

浅褐色的瞳仁太过吸引人了 眼角发红 又显的楚楚可怜 大野智忍不住一手覆上二宫的脸颊 轻轻摩擦 和想象中一样绵滑

“大…大野桑…”

“嗯?”

二宫嘴里还有刚刚吃过的巧克力的味道 混着淡淡酒精味 随着说话湿热的气息喷薄在他的脸上 像骚动 像邀请 大野智不禁又靠近了些

究竟有没有亲上自己也不清楚 嘴唇太柔软 他不敢用力 只是轻轻触碰 二宫的鼻子蹭上他的脸颊 眼睛紧闭 左手抚摸的耳朵温度意外的高 他不想闭上眼睛 他害怕这是梦境

你有没有稍稍接受我这个噪音呢

“叮——”

突然的响声吓了两人一跳 连忙往后缩了缩 二宫用胳膊挡住整张脸 “短…我有短信”

“嗯…” 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事情 让他也羞红了脸 想转过身不让对方看到自己赧赧的样子 哪想到身后是镜子 整面墙的镜子 无处躲藏 干脆也用手挡住脸颊

“松润说他有事回去先回去了…”

“嗯…嗯…”

“我…我先去睡觉了 晚安!” 二宫慌忙解下脖子上的塑料袋 跑进了卧室

大野智像泄气似得蹲在地上 也顾不得满地碎发 每次都这样 想法本身已经无关紧要 行为取代了正确的态度

好软 他的嘴巴好软


TBC
啾⊂(˃̶͈̀ε ˂̶͈́ ⊂ )





评论(18)
热度(4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