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十六)SK/SA


大野智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精明的人 干什么都迷迷糊糊不经大脑感情用事 相当以自我为中心 虽然也想改改这个毛病 但是一到那个点引来的焦躁与欲望怎么都压不住

冷静冷静 冷静一点 放轻松

好在那个点平时不会触及 所以他可以一直保持温柔谦虚 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样子

一招不慎 满盘皆输 二宫和也就是那颗走神的棋子

线条优美薄厚适中的唇瓣 纤细高挺的鼻梁 四处闪躲却又含情脉脉的眼

常常会做的初次相遇的梦 大雪皑皑 二宫离开时的背影瘦小孤单 好像触碰他 好想抱住他 好想就这么抓着永远不放开

你不要走啊

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呃大野桑?”

“啊…对不起” 晃神 看到二宫紧皱的眉头 才发现自己用了太大力气 连忙松开手 白皙的手腕上红印鲜明 “真的…抱歉”

“没事…不过 留下来的话…”

“嗯?”

“也可以 我会一直玩游戏直到睡觉哦”

“好好好好!你干什么我都陪你”

今天的运气可以去钓金枪鱼了

—————

除却手里装衣服的纸袋 二宫还带了双肩包 虽然平时也有背 但今天鼓鼓的好像装了很多东西的样子 大野智托着包帮他卸下来 想放到卧室 却被一把抢走

“我帮你放进去”

“这些 都有用”

二宫一屁股坐在地毯上 打开包 从里面拿出各种各样不同的游戏机 俨然一副有备而来的样子 就当他是有备而来吧 谁让自己做什么他都不会拒绝呢

不过那件事 现在还是不会做的

大野智呆呆的蜷缩在沙发上 看着二宫熟悉的摆弄各种零件 帮不上什么忙 只能在一旁无聊的摩擦手掌的茧 窗外的夕阳映衬的云朵是紫红色的 很暗 他摁下遥控器打开了壁灯

“这个是psp的电线…这是电脑的 唔这还有两个手柄……”

二宫边收拾边噘着嘴巴碎碎念 自己剪的头发看起来还不错 后脑勺的部分长度适中 即便是这么昏暗的环境 露出的脖颈依旧白皙光洁 碎发毛绒绒的搭在耳朵上 看起来很软的样子 想…想捏捏

“啊…!”

这种听了就会让人害羞的声音 让大野智有些惊讶 捏着耳垂的手停住了 二宫连忙捂住嘴巴 往旁边躲了躲 难道这就是…敏感带?

“大…大野桑!” 二宫嗔怒道 没有回过头 肩膀像受惊的小猫一样耸起

“耳朵 感觉很好玩”

“玩你自己的!”

“噢…” 好像惹他生气了 大野智挪到地毯上 伸过头去想看二宫的脸

他瞥了他一眼 鼓着腮帮 “干…干嘛”

“我错了啦”

“那你还摸”

“别生气 对不起嘛”

二宫低头绞着手里的电线 “倒也还好 不是错不错的问题…” 嘴巴撅起 “只是这个地方 不可以”

“原来nino这么敏感”

“才没有!” 大野智吃了一记爆栗

“你如果不陪我玩游戏就去旁边待着”

大野智乖乖坐好 双手撑着脸颊 “我看着你玩”

—————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全黑了 今天一定是满月 要不就是大晴天 房间里不开灯都很亮 冷白色的光透过阳台照射在地板上 房间里的归置仿佛都打上一层虚化滤镜一样 模模糊糊的

大野智感觉全身都好重 轻微的动动手指就是极限 眼睛睁开一条小缝 只能看清附近的东西 什么时候睡着的 他记得趴在二宫旁边看着他打怪solo 注意力却完全不在电脑画面上 靠的太近 二宫身上柔和的味道随着气息一阵阵的飘来 越闻越着迷 也许他就这么搭在他肩膀上睡着了也不一定

可是二宫去哪了

睡得浑身僵硬 甚至无法转动脖子 脸冲着厕所的方向 那有道亮光 在洗澡吗

果不其然 二宫和也从卫生间里走出来 身上穿的是大野智的睡衣 袖子松松垮垮的卷起来 像他的工作服一样 露出白皙的胳膊 头发湿漉漉的还在滴水 脖子上搭着的毛巾也是大野智的 好像俩人已经在一起一样的理所应当

“ni…”

奇怪 发不出声音 喉咙像被是堵住了喘不过气 鬼压床了?

二宫慢慢的走 光着脚 踩出一路水印 像俩人相遇时的雪地印 不同的是他没有离开 他正在靠近过来

他走到大野智睡的沙发旁 轻轻坐下 月光映衬下显得脸颊颜色更加分明 他直直的凝视他 手扶上他的脸 用拇指来回摩擦着

“大野桑”

“ni…”

他还是没有办法发出声音 也没有办法睁大眼睛 全身的感知细胞都集中在脸上感受着二宫的轻抚 心提到嗓子眼 大气都不敢出

“你真的很讨厌哦”

“擅自的出现 扰乱我的生活”

大野智觉得二宫的手不是在抚摸他的脸 是在挑拨他的心

“你是喜欢我的 对吧?”

对 对啊 对啊 我好想说 可是嘴张不开 我想就这么抱住你 可是身体还是僵硬的动不了 求你别走 你就保持现在的动作等我缓过来 你千万不要走

“好像…” 二宫抽离了手 抓住毛巾 另一只支在大野智头的旁边 慢慢俯下身子 脸越来越近 直到两人鼻子相碰 蹭了蹭 湿热的气息混合牙膏的清新味道喷薄到大野智的嘴上 “我也是这么想你的”

这么想我的?难道你 对我抱有和你一样的感情?真的吗?真的假的? 真的是真的吗?

二宫没有继续向下 往左移了移 轻轻的在大野智的脸上啄了一口 “不过 这是没可能的事吧”

说完二宫猛的起身 拿毛巾擦了擦脸 又盖在头上 脸隐在黑暗里 转过身 好像要走

“nino!”

大野智想拉住他 一下子睁开眼睛 屋子里明亮的灯光刺激的发痛 二宫不见了 氛围也和刚才不一样 梦吗

这种事只会出现在梦里吧

二宫替他盖了被子 焐出一身虚汗 看一眼表 已经两点了 自己睡了那么久 茶几上的各种游戏机已经不见了 难道连今天二宫来做客都是假的吗

鞋都来不及穿 大野智先奔到厕所里 灯关着 没有人 画室是锁着的 在卧室吗 他蹑手蹑脚的打开门 透过门缝往里看 床上鼓鼓的 二宫的包放在桌子上 衣服整齐的挂在窗边 在这里 没有走 太好了

同样轻轻的走到床边 不敢开灯 一步一步摸索着 生怕地板的吱呀声吵醒他 二宫的被子盖的很高 只露出上半张脸 睡得很沉的样子 头发还没干透 毛巾垫在枕头上 摸起来有些潮 这样早晨起来会头疼吧 怎么不吹干 大野智不自觉的就伸出了手 像刚刚梦中一样覆上他的脸颊 脸慢慢靠近 额头抵额头

“你没走真是太好了”

他小心翼翼的的向下移 停在唇部的位置 明明前几天在他醒着的时候明目张胆的亲了 这次却不敢继续

“谁说没有可能呢 这个吻 就等到我们在一起之后吧”

他把食指放在二宫的唇上 再返回来摁到自己嘴上 叹了口气 明明只是个梦 那么认真干什么 从跟踪到成为好朋友 本身已经是不可能完成的奇迹 亲密接触更是以前想都不敢想 如果上次出格是因为二宫和也脾气好不想弄得那么尴尬 这个台阶不走下去 可能会跌落悬崖吧

可我怎么忍得住

他又悄悄的退出房间 打开对面画室的门 前几次二宫留宿睡着后他都会来里 记录下今天心动的瞬间 不知不觉一面墙已经放不下了 画架上还有未完成的作品 二宫眉头紧皱嘴巴微微撅起 待吻的样子 那天早晨本来想开个玩笑 结果弄得自己不得不在他走后冲个冷水澡 没办法 他这个不确定因素 每每都给大野智带来意外的惊喜

拿起小刷子 沾一点深灰色勾勒他的眉毛 粗粗的一条 不是没有一点波动的平躺 就是在皱着 打游戏的时候 打工的时候 紧张的时候 害羞的时候 大野智总觉得二宫隐藏了很多 甚至是一些不太令人愉快的事情 不过 过去他不在意 能跟他说最好 不跟他说体谅 以后得日子我能让你开心就好了

“大野桑”

“嗯?”

“你还不睡吗”

“一会……诶?等等!nino?!你不是…这些画你听我解释!” 事情发展的太快 他差点当场当机 不知道该画完这一笔 还是挡住所有的画 还是看向二宫的眼睛

“没关系啦 我以前都看过” 二宫揉了揉脸 看似满不在乎的走到大野智旁边 靠在颜料箱上 手指交错在一起 捏来捏去 “画的很好哦”

“你什么时候看的?!诶…?!nino你听我解…”大野智手忙脚乱的放下笔站了起来 “啧…够了”

为什么呢 是因为二宫别过头去羞红的耳朵和脸颊吗 是因为马上放假不能随时见到的心塞吗 还是刚才的梦境扰乱了心思 顾不上拥抱的动作温不温柔 只想把他紧紧的搂着他 揉到身体里去

“好…好痛啊大野桑” 二宫的手被夹在俩人胸膛中间 无处可放 最后好像无奈的反搂住大野智的脖子 脸靠在上面 绵软的触感和想象中如出一辙

“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一遇到nino就全都无所谓了 我想你 想和你待在一起 想看你各种各样我没见过的样子”

“嗯…”

“我就是喜欢偷偷跟着你 然后回家画下来 骂我变态也好 恶心也好 我就是喜欢你 控制不住的喜欢你”

“……嗯”

说出来了 然后呢 该怎么做 要被拒绝了吗 啊真是 又做了这种不经大脑的事情 现在该松开 还是继续 还是抱的更紧一点 二宫搭在脖子上的手在挠他痒痒 这算是什么暗示么…

“噗 大野桑 你这个告白还真是老套啊”

“诶……有吗?”

“不过 算了 不能指望你这个笨蛋说出什么清新脱俗的情话”

“我不会说啦 这种话…”

“唉 那就这样 再这样抱一会吧 大野桑身上很暖和呢”

大野智感觉二宫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挂在自己身上 连忙紧紧拦住他的腰 比看上去的还要细 另一只手覆上他的后脑勺 像顺毛一样挠着

“你想抱多久都好”

“笨蛋”

“是 是你的笨蛋哦”



TBC
感受到作者破罐破摔的坑力了吗
但是nino究竟答没答应呢
你猜(/ω\)

评论(20)
热度(4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