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舞房】(番外一)上


“给你 热牛奶” 把杯子放到桌子上 大野智紧挨着二宫坐下 手覆上他的肚子 轻轻地搓揉着 “好点了吗?”

“嗯 谢谢”

二宫蜷缩到大野智的怀里 头动来动去 最后找了个舒服的角度躺好 他没有闹胃口的毛病 可再怎么坚强的身体都容不得他连着好几天吃凉掉的外卖咖喱———为了节省时间打游戏 其实就是懒

“如果我不来 你就一直这样?” 大野智的声音不像往常一样黏黏糊糊 语气带着责备 二宫有点害怕

“我没事啦…”二宫撒娇似的把脑袋又往大野智的肩窝里挤了挤 “不是有你吗”

覆在肚子上的手停顿了下 随即听到头顶一声细微的叹息 “拿你没办法 快把牛奶喝掉哦”

“好~”

无可奈何 不然能怎么办 二宫知道自己有点恃宠而骄 但是毕竟现在这个年龄 能如此亲密的机会还有多少

其实大野智一直都没变 纵容他的一切坏心思和小动作 最后倒弄得二宫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

“大野桑靠着比以前舒服了呢” 躺在大野智的臂弯里 二宫嘬了口热牛奶 好烫

“嗯?可能是因为最近都在健身吧 我每天都会做仰卧起坐和俯卧撑”

二宫把手伸进他的衣服里 皮肤光滑 腹部的确不像自己的 没有多余的赘肉 闭着眼睛 能明显感觉到有巧克力排一样的形状 再往上 轻轻掠过凸起 胸肌还是和以前一样没有太明显 不过靠起来刚刚好

“好痒啊…别乱摸了” 大野智隔着衣服抓住二宫的手 侧过头用下巴摩擦他的脸颊 还没有刮胡子 触感微妙 “你现在这幅样子可什么都干不了”

“你想干什么?”

“明知故问”

大野智拿走了二宫手里的玻璃杯 往旁边移了移身子 手托着他的下巴 直直的凝视着他

二宫其实很怕看到没有表情的大野 噘嘴也好大笑也好皱眉也好 如果什么都不做 自己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那种天煞的不安全感就扑面而来 即便是已经在一起多年的今天 说出来可笑 也许只是自己多想呢

不过二宫知道 现在大野智眼睛里的 是压抑许久的欲望

“很长时间没做了吧 有多久了?”

“好久了” 大野智抵上二宫的额头 鼻子来回摩擦他的鼻头 湿热的气息弄得他缩了缩脖子

“最近太忙了嘛 又是要排练又是要录唱片 番组也是 一录就要一天的时间 回到家…唔…”

每次都这样 总以为自己已经驾轻就熟 却还被弄得心脏漏了一拍 跟平时性格完全不一样的吻 霸道而又从容不迫 就像他在跳舞时的样子 好像只有在那时大野智强势的部分才会展露出来 当然还有现在 还有床上

“啧…你等我说完嘛…” 牙齿被轻易撬开 自己嘴巴里残留的牛奶的黏腻让他心烦意乱 迷迷糊糊的回应着大野智横冲直撞的舌头 有点喘不过气

“kazu…”

“嗯?”

“其实我刚刚 做了不太好的梦” 大野智最后轻咬了一下二宫的嘴唇 向上啄啄他的眼皮 然后把他紧紧地拥在怀里 很少使这么大的力气 “我梦见 我不能再在你身边了”

把手臂从怀里换到脖子 二宫也用力的回抱他 “是怎样的梦?”

“我记不太清了 好像是突然发生的 意料之外的事”

“然后呢?”

“我连自己都管不好 怎么去照顾你”

“我不用你照顾” 二宫松开手 搭在大野智的肩膀上 微慎地盯着他 “别躲躲藏藏的 告诉我你梦见了什么?”

“我结婚了”

诶?

这个字眼并不陌生 进入三十代后杂志采访会频繁出现 记者貌似也进入战斗状态整天捕风捉影 二宫不是不想结婚 只不过他的臆想里全是和大野智的一点一滴 在一起这么多年 跟结婚有什么区别 不过到底 说那是爱情 可以 很好很好的兄弟情 似乎也能蒙混过去

“跟谁?”

“不知道 只是突然 出现在脑子里的事实”

二宫低下头 犹豫着想说什么 如果这是真的 自己可以祝福他吗 可以那么伟大高尚的祝你家庭和睦幸福美满子孙满堂吗 咬住下嘴唇 用力 酥麻的疼痛感慢慢蔓延 呀 出血了

只是想想都难受

“这只是个梦 你别当真” 察觉到自己的恋人情绪开始不对头 大野智又把他抱在怀里 手上下抚摸着他的背 “我如果结婚 也是和kazu”

“现在别安慰我”

“你非要让我说 我怕你多想”

“我只是需要时间消化一下”

二宫强忍住心中差点满溢出来的情感 把头放在大野智的肩上 “其实…这也是迟早的事嘛 我们又不能这样过一辈子”

偶尔也会想想以后的事 可总觉得还早 还早还早就早到了而立之年 拿繁忙当借口 顺势而就 告白的时候也是 如果那天不那么炎热 大野智不扭到膝盖 自己可能就不会说出来吧 不说出来就好了 拥有会失去 那要他干什么

“大野桑如果…什么时候找到心属的另一半 或者厌倦我了…就…就走吧 真的 真的不能一直这样”

大野智突然猛的推开二宫 把他压倒在沙发上 双手锢住胳膊 眉头紧皱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

他很少这么粗暴 二宫不禁有些犯怵 乖乖闭紧嘴巴听着

“为什么不可以?怎么不可以?还是你不愿意”

“不是的!”

“我从选择跟你在一起的时候 就已经考虑好了 你知道我不喜欢别人规定我的生活”

“可是你也总得顾虑别人的看法…”

“我连选择自己喜欢的人都不可以吗 连在你这里都…都要这样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野桑!”

“好了够了” 大野智松开手坐起来 双眼紧闭着 “记得把牛奶喝掉” 说罢 手指勾上外套 头也不回的摔门走了

怎么变得这么糟糕

你平时的精明劲到哪去了

泄气似得摊在沙发里 二宫随手拿起身边的抱枕 盖在脸上 深呼吸 窒息的感觉让他稍微冷静了点 一口气没上来 引起了咳嗽 嗓子好疼 都咳出眼泪来了

该怎么办才好 本来所想的 说出来就变了味 可是我真的怕 这么久了我还是怕 打着为你好的幌子 其实只是在释放自己的压力和乱七八糟的猜臆 你看我现在不是都明白吗 马后炮 你又不是不了解他 干嘛非要激怒他呢

二宫拿面巾纸擦擦鼻涕 看了眼表 下午四点 离晚上出发录制节目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一口饮尽杯中的热牛奶 烫的喉咙更加难受了 他想去洗个澡 又怕冲去身上大野智的味道 犹豫再三 还是选择了在原地趴一会

这该不会是最后一次你来我家吧

我也是 够了啊


TBC
十一旅游回来了~
久违的更个番外w

评论
热度(5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