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十八)SK/SA


二宫和也的眼睛已经睁得发红 阳光透过墨蓝色的纱帘 照的白色衣柜上斑斑点点 看这个亮度 应该已经八九点了吧 他还是想睡的 可奈何旁边某个家伙正圈紧他的脖子 均匀的鼻息骚动着他的脸颊 想躲开 却又不敢动 弄醒了怎么办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睡眠不足却硬撑着 现在的他正处于明知道自己困得要死却已经睡不着的奇怪状态 一段段剪影一闪而过 怎么躺到床上的 大野智为什么在身边 昨晚做了什么梦 想又想不起来 但总感觉自己好像干了不得了的事 啧 这种感觉 好讨厌

“nino…早上好” 旁边的人终于醒了 放开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起床了哦”

“我早就起来了”

“fufu好吧”

他悄悄转了转肩膀 扭动扭动已经僵硬的脖子 刚想起身 发现大野智正侧躺着 一只手托着头 略微俯视地眯眼看他

“…怎么了” 我流口水了?赶紧擦擦

“一睁眼就能看见nino好开心”

这个人真是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出让人脸红的话 二宫垂下眼睑 看向别处 又感觉对方视线太过强烈 干脆翻身过来 盯着家具上的涂鸦怄气

大野智又呵呵呵地轻笑了两声 俯下身 单手搂住他 头凑到他脖子附近 轻轻的啄吻 “我超喜欢的”

随着亲吻二宫感觉一阵阵电流传到全身 肩膀战栗着 不禁像猫一样蜷缩成一团 等等喜欢?超喜欢?

原来那不是梦

———他才想起昨晚被身后的罪魁祸首告白了

是怎么说的来着?我就是喜欢你控制不住的喜欢你?自己当时是什么反应? 好像真的以为是梦就肆无忌惮了起来 只记得贪恋温度和好闻的味道所以抱了很久 头好痛 还是想不起来 虽然这大概是意料之内的事情 但之前只是在脑中的胡乱猜测和臆想 突然告诉他发生了 还有点无法接受

梦终归是梦

“nino…” 见二宫毫无反应 大野智摁住他的肩膀 把他放平 “诶?在想什么?”

“大野桑?”

“嗯?”

“我们现在…?”

“啊…是什么关系呢” 大野智慢慢靠近 在即将碰到嘴唇的时候停顿了一下 转而亲吻了他的嘴角

“是这种关系吗”

大野智没有继续下去 翻身平躺在旁边 用胳膊遮住眼睛 呢喃道 “你睡着了啊…昨晚我说完喜欢你之后”

“那…你喜欢我哪里?” 二宫突然起身 跨坐在大野智的小腹上 拿住他挡着眼睛的手 贴上自己的脸颊 “是这里吗?” 手向下滑动 到了胸前 “这里?” 继续向下 停在敏感的部位 揉了揉 “嗯…还是…这里?”

大野智明显被他吓到了 瞳孔微睁 随后又恢复到面无表情 “二宫和也” 他压着嗓子叫了声

这是他第一次叫他的全名 心脏竟然不争气的漏了一拍 二宫突然很害怕 他不知道这个表面不瘟不火的人生起气来是什么样子 打骂都好 千万不要冷战 他最害怕冷战了

大野智左手抓住他的胳膊 用力一扽 两人的位置颠倒过来 二宫的腿被架在两边 动弹不得 这么羞耻的动作 大野智的眼神却很平静 太平静了 一点波澜都没有 这更让他难受 外面阳光充足 他的瞳仁却像黑洞似得一点光都没有 二宫不敢看 用胳膊挡住脸———其实也在懊悔刚刚做过的事

“你真的这么想我的?” 虽然二宫的手离开了 他却没有 大野智拔下二宫的最后防线 开始了动作 常钓鱼的手就是不一样 二宫能清楚的感受到他手掌上的茧 分身随着自己的心跳一点点变大 糟糕 好像有点…舒服 意识慢慢地抽离 顾不上回答他的问题 也不想想之后要怎么处理 二宫长吁了一口气 挺直了腰身

第一次被别人做这种事 身体十分敏感 不需要太久 二宫就释放了出来 汁液应该弄的大野智满手都是吧 他还是不敢看 用胳膊把脸颊完全盖住 明明是自己先开的头 却害羞成这样 大野智又俯下身 向前压 他才发现自己双腿缠绕在大野智的腰上 臀瓣正被不可忽视的热度顶着 要继续了吗 接下来是什么 会很痛吗

“如果我是喜欢你的身体 你现在早就被吃的渣都不剩了”

“诶?”

“唉…”他拿起床头的纸巾 仔细擦拭着 “该起来了哦”

—————

趁大野智在洗澡 二宫火速的收拾好随身物品 说了一句我走了就落荒而逃 去哪 寝室就算了 他伸手在裤兜里摸了摸 那把钥匙还在 回家吧 已经很久没有回去了

家离学校并不近 坐公交车要一个小时 二宫想让自己忙起来 一上车就开始玩游戏 坐在最后一排靠窗的位置 阳光照在屏幕上 看不清 手也渐渐出了汗 再过几天就是七月份 也该热起来了 夏天啊…会有雷阵雨吧?

刚这么想完 一阵清凉的味道传入鼻腔 二宫称它为下雨的预兆 每次嗅到这种味道 就是当天不下也会隔天下的 看今天天空大片的云彩 估计这次也没差

乌鸦嘴 公交车站离家还有十分钟的路程 盼这个干什么 果不其然的倾盆大雨电闪雷鸣 好巧不巧的就在他下次的一刹那 可他不想找地方避一避 只希望赶快回家 就算那里狭小拥挤 无人居住 他也想回去 赶快回去 他要撑不住了

手上全是水打滑 试了好几下才打开锁 窗帘拉着 房间里有尘土的味道 上次回来还是两个月之前 的确也该打扫打扫了 摁开大厅的灯 坏了一个灯泡 换掉吧 光线昏暗不利于打游戏的

搬了餐厅的椅子有些不够 索性放在沙发上 底盘不稳颤颤巍巍地晃来晃去 刚踩上去就摔了下来 灯泡的碎片满地都是 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好痛 跟个笨蛋一样 好痛啊 怎么这么痛呢

痛 痛的他眼泪都挤出来了

第一颗泪珠就像打开了阀门 关门了吗 不过也没关系 没有人回来找我的 唯一有可能性的人 刚刚被自己不经大脑的举动推的远远的 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我明明很珍惜你很喜欢你 我干了什么 头越来越痛了 下次干脆买一条地毯吧 跟大野桑家一样的毛茸茸的地毯 可以坐在上面跟他打联机 把脚趾插进毛毛里抓住 可是他已经不会理我了吧 已经不喜欢我了吧 够了 真是够了

慢慢慢慢止住了哭泣 他干脆直接平躺在了地上 激起的灰尘还惹得他一阵咳嗽 他抹抹脸 拿出手机 翻了翻 没有信息 没有电话 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吧

可我还是不争气的想打给你

“喂?”

TBC
可能你们已经察觉到nino的家庭和性格有点奇怪了|_・)
可怜村村长果咩纳塞(/ω\)

评论(10)
热度(4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