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十九)SK/SA


“喂?”

“喂 sho酱?aiba桑呢?”

“在我这边…你在家吗 直接过来说吧”

放下手机 大野智环顾四周 轻轻叹了口气 刚洗完的头发还没吹干 水滴顺着肩膀流过脊背 浸湿了T恤 他呆呆地坐在卧室的床上 余温未散 身上染着柚子糖般少年的味道 手指感受到的切实的触觉 柔软光滑 一握手仿佛还能抓住一样

其实他没有搞明白 刚刚发生了什么 是怎么发生的 二宫的情绪阴晴不定 昨晚还抱自己抱的那么紧 难道是有起床气?还是单纯的小看他 再或者 是不好意思拒绝的托词

别这么困扰我啊 你不直接跟我说 我不会懂的

刚踏上拖鞋 想开门去找樱井翔 诶?这双鞋怎么这么大 低头一看 花哨的颜色和装饰 逃跑还这么丢三落四的吗 辛德瑞拉吗 不对 是辛德和也

随手拿了塑料袋装好 摁响了樱井翔家的门铃 果不其然 相叶满面春风的扑了过来 虽然有点不甘心 但是这个身高差正好可以被随手勾住脖子 长得高真好啊 俯视角的二宫一定会很可爱吧 都22了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长 有时间接着吃棉花糖

“怎么了o酱?听sho酱说你找我有事?”

“啊…是 也不是很重要” 大野智把手抵在鼻尖 垂下眼睛 “不 是很重要的事”

“进来说啦” 樱井翔一把把两人拉进来 关上了大门

“所以 吵架了?”

“诶?那倒没有 不过我的确有一点生气…只有一点点 后来还没来得道歉他就走了”

“原来o酱也会生气啊?”

“别看他这样 前几年脾气可是臭的很” 樱井翔走到厨房 端出了一杯热可可放到茶几 “惯例?” 然后转身环住相叶的腰 把头搭在他的肩上 “那现在呢 你想怎么做”

“想找他讲清楚”

“所以才来问我呀 啊…让我想想 那家伙这种时候应该会去遇不到o酱的地方吧 宿舍pass知禾pass海边pass…难道是那里?唔好像只有那里…”

“哪里哪里?”

“在耳朵边说话好痒啊sho酱 家哦 他家 虽然平时基本没有人 不过对于现在这样的他正合适”

大野智挠头 认识的这一个多月 二宫基本不会讲太多家里的事情 再加上以往跟踪的时间 好像也没看他带过大件的行李出入 “他家在哪里?”

“我认识路 还有钥匙给你 就算不在 帮他打扫一下也好 他已经两个多月没回去过了” 相叶摸了摸浑身的口袋 “诶放哪了…我去找找”

看相叶蹦跳跳的进了屋 对了 “你还没告诉他?” 大野智随口问道

樱井翔一愣 “怎么说 一直没机会”

“也是” 他坐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慢慢来”

“毕竟这种事情…我…”

“离出发还有多久”

“两个月吧”

“o酱找到了 给你” 相叶又蹦蹦跳跳的回来 樱井翔连忙住了嘴 有时候还是不知道比较好吧 大野智想 如果昨晚不说出那些话 现在俩人可能正愉快的趴在沙发上打游戏呢 如果如果 可他又不后悔告白 只是二宫到底怎么想的 他想知道 他对他有太多的不了解需要了解 他不想还没开始就结束

“谢谢 那我走了”

—————

顺着相叶给的地址走 路过了学校 他想进去看看 万一在这里呢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穷追不舍会不会招人厌烦 可能是二宫一直不拒绝的态度让他得寸进尺了吧 但他总感觉 二宫也喜欢他 不喜欢也抱有好感 他看自己的眼神 害羞时的躲躲藏藏 还有待吻时的面颊潮红和身体僵硬 太暧昧了 就这么吊着他 像就在面前却怎么也收不回线的鱼 就算明知道是陷阱 也欲罢不能

跟在看流行杂志的小仓叔打过招呼 好像很惊讶大野智会回来宿舍的样子 拉着他叙旧了很久 上了楼 走到门口 手心有些冒汗 他在牛仔裤上擦了擦才握住冰凉的门把手 开头要怎么说 我来还你的拖鞋?又或是简单的嘿 还没等想好 门自己开了

“诶?大野桑?”

“松润?”

“吓了我一跳 我听到门口有脚步声但是没人进来 以为发生了什么事 进来说吧~” 松本润好像在收拾行李 连桌子上都堆满了衣服 进屋后顺手抽出二宫的凳子 “坐 ”

“好 ” 其实坐下也不知道干什么

“你要找nino吧 他昨天去了你家就没有回来 学校过几天就封校了 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呢”

“嗯…这样啊 aiba桑说他可能回家了”

“回家?认识他近一年他就回去过两次 还没老家在千叶的aiba桑频繁”

大野智转了转座椅 “你知道他家里的情况吗?”

松本润停止了动作 放下手中的衣服 转过头看着大野智 “这种事情还是由他亲自来说比较好吧”

“说的也是”

“大野桑” 看松润突然字正腔圆的叫了他 他偷偷挺直了后背 “你会对尼桑好的 对吧”

“那是当然了”

松本润又站了起来 背对着他 手里把玩着抽屉里的饰品 “尼桑他…虽然跟我同年 但是却成熟很多 经历过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 所以 如果有个人能让他安心下来是最好不过的”

成熟很多 经历很多 是这样吗 二宫表面总是一副满不在乎的啷当样 偶尔话唠又偶尔发呆 谁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大野智感觉印象里二宫画像的一角开始剥落裂纹 如果全部挖开 里面是不是一个全新的二宫和也 一个真正的二宫和也 不带伪装不带逞强 他可以自然而然的明白他的一切 就算他杀人放火也能理解 不行 好想他 想要他 想拥抱他 想把他圈在怀里听他讲自己的事情 就现在

“松润 那我先走了”

“大野桑!” 松本润叫住他 “要加油哦”

—————

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 行人寥寥无几 窗外的景色没什么好看 甚至下起了雨 他把车窗拉上 靠着 塞上耳机 点了随机播放 却又不停的切来切去 听音乐可以让他平静 可现在却没那个心情 只希望车可以快一点 再快一点 雨点打在窗户上震得他头有点麻 不知道二宫有没有带伞 千万不要感冒

下了车 雨势不见小 他不想等了 把装人字拖的袋子抱在怀里 快步走着 马上就要见到了 他又开始考虑第一句话要说什么 或者干脆什么都不说的拥吻吧 那样肯定会被打的 fufu 一想到二宫害羞的低下头的样子就可爱的不行 好想快点见到他

就这样站在公寓门口 还是不知道要说什么 手比脑子快 先摁了门铃 好久都不见动静 难道也不在这里?他在湿漉漉的裤兜里掏出钥匙 打开门 窗帘拉着 屋里黑漆漆的 他顺手开了灯 诶 这不是自己的人字拖吗 二宫在家?

“谁?”

“是我”

二宫从墙后露出半个脑袋 看清楚访客后 猛的缩了回去 不过自家会进来意料之外的人任谁谁都会吓一跳吧

“nino我…”

“别过来!”

“就算你这么说…” 大野智想进屋 发现鞋柜里没有一双拖鞋 索性光脚进去了 地上一层薄薄的灰尘 已经被二宫踩得七零八落 “nino…”

熟悉的把头埋在手肘里 “你怎么来了?aiba桑给你的钥匙吗 你来干什么 我没让你进来 你出去”

“我只想看看你”

抓住手腕 还是细的过分 二宫低着头挣扎着 力气出奇的大 “诶?你哭过了?”

“才没有”

眼睛都肿了还说没有 逞什么能 大野智松开手 怕弄疼他 往后退了一步 “嘶…!”

“没事吧?!” 地上的玻璃碎片扎到脚底 虽然伤口不大 但全身的重量压在上面 玻璃深深的嵌了进去 钻心的疼 大野智一屁股坐到地上 头都有点渗出了冷汗

“你刚刚…自己在干什么啊…”

“我想换灯泡 可是掉下来了…你别动!我去拿医药箱 留了好多血 先擦擦…” 二宫满脸焦急 手忙脚乱的用纸巾帮他抵住伤口 “对不起…”

“你别走 我没事”大野智拉住他 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带了带 “你终于看我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先放开我…会感染的…”

感染就感染吧 痛就痛吧 那些跟你比都不重要 把头放在二宫的肩窝里 贪恋的深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 “下次…不要再偷偷逃走了好吗 ”

“大野桑…你的脚…”

“你抱抱我我就不痛了哦”

以为会被骂 这种开玩笑般的要求 没想到二宫真的圈住了他的脖子 手抚过后背 轻轻的拍着

“真是的 你这样叫我怎么不喜欢你”

“早晨的事 对不起 我…我只是…只是害怕”

“那我就重新说一次哦 听好了” 他松开二宫 直直的凝视他的眼睛 “我喜欢你 大野智 喜欢二宫和也 当然包括这里” 抓着他的手略过脸颊 “这里”略过胸膛 “还有这里 fufufu” 最后停留在胯部的位置 “不过我最喜欢的还是你里面的东西哦 你以为我喜欢你多长时间了 别小看我哦”

说完了才感到害羞 对面的人嘴唇微张 呆呆的看着他 他想移开视线又不能 只能继续保持不动 舔舔嘴角 脸红的发热

“你别哭啊…怎么又哭了…”

终于败下阵来 二宫低下头 抽抽鼻子 “眼睛酸了而已 我才没有那么爱哭” 又抬起来 闭紧双眼 “大野桑”

“好好好”

这个吻 要留到在一起之后哦


TBC
你们别亲啦 小脚掌还在冒血呢(/ω\)
感觉松润小天使好久没出现 加一点戏w

评论(16)
热度(4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