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二十)SA/SK


送走大野智后樱井翔也开始着手收拾东西 打算一会送相叶回学校 其实他有点不情愿 故意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装作很忙的样子拖延时间 送回去之后 相叶回了千叶老家 两人又要有相当一段时间不能见面 更何况 有件事还没告诉他

他还是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离出发还有两个月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他想着要不要留下一些回忆供以后漫漫春秋的回味 可又觉得 特别去计划一件隆重和刻意的事还不如两人平平常常的腻在一起 虽然只同居了不到一个星期 甚至在一起也只有半个多月 樱井翔的生活里已经到处都充满相叶雅纪的痕迹 浴室里因为他而改变自己喜好的沐浴液和熏香 早晨收拾床铺时两个枕头之间会隔开一段距离放相叶的兔子 还有很多他不曾注意过的细枝末节 他忘了以前没有他时什么样 也不想知道以后分开什么样 害怕 纠结 犹豫 所以干脆开始逃避了

“sho酱?在想什么?” 相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身边 头从后面探出 放在他的肩膀上 蓬松的头发扫的他耳朵痒痒的

“没什么 你的衣服都收好了吗?不要忘了东西哦 ”

“不会啦 我没有那么丢三落四”

“噗 走吧”

谁信你不会丢东西 他扯扯嘴角 转过身环住相叶的腰 抬头啄吻了对方的嘴唇

不管怎样 先让我无忧无虑的过完这段时间吧

—————

“诶?你们怎么来了 大野桑才刚走 ” 松本润正在收拾东西 衣服已经装满一整个行李箱 正蹲坐在地上给配饰们分类 他也凑过去 饶有兴趣的观摩着 果然松润真是时尚呢

“大野桑?他来过了?不是要去nino家吗…” 相叶嘴里嘟囔了几句 撑开雨伞放在门口 “我回来拿点东西 马上就走了”

“真是的 一周不见你就要回去了” 松润撅着嘴埋怨道 “sho酱呢?也一起去吗?”

我吗?樱井翔睁大了双眼 目光移向相叶 说实话他也想过 但碍于对方的想法并没有问出口 他怕自己看他时的眼神会将那些小心思暴露在阅历丰富的父母眼中 这种关系 很少有中年人会坦率的接受吧 虽然他的确很想去千叶看看 看看相叶成长的地方 听相叶絮絮叨叨地讲童年琐事 就算以后自己不在了 相叶路过那些地方 他会不会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 哪怕是一些不好的回忆 只要里面有我 ———这是樱井翔最深处的小小私心———目前为止应该没有

“好啊 去吧”

“真的?”

“我也想找时间带sho酱去呢 我的千叶”

樱井翔内心欢喜到爆了 可是表面努力装出平静的样子 “那好吧 我回去拿点东西 一会来接你”

外面雨势见小 他没打伞就跑回车上 抓了抓湿漉漉的刘海 他没有着急插进钥匙 先是趴在方向盘上 嘴巴要笑到后耳根 听起来就很开心的笑声在狭小的空间里回荡再传回他的耳朵 臆想就要实现 甚至还有点紧张 要不要给他父母带些东西 第一句话说什么才比较得体 要怎么留下一个好印象 樱井翔的脑袋里已经自动开始列出Excel表格一样的条条框框 却一直是空白的犹豫 只是普通的做客而已 嗯普通———他这样安抚自己想冷静下来 却并未奏效 掏出手机 手指有些颤抖地划开锁屏键 摁了大野智的联系电话

“喂喂 智君?”

“怎么了sho酱” 对方语气惊讶

“我啊 一会要去masaki家里了”

“很好啊……嘶——好痛啊kazu”

他嘴角抽搐了一下 这两个人在干什么 “所以啊…我该做点什么 我第一次见男朋友的父母哦 我是不是该好好打扮一下 难道要穿西服去吗…不行好像有点太正式了…该怎么办才好……你说啊…”

“sho酱” 大野智仔细地听着 突然正经地打断了他 “认真的?就算不被接受?”

“嗯……害怕是会害怕啦…” 他揉揉眼角 停顿了一会“但是 如果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们的话 别人也很难相信吧”

对方若有所思的沉默 “那sho酱就做好原本的自己吧 自然一点最好了 不过sho酱本来人就很棒啊”

“好 如果时机成熟 我就坦白” 他笑了笑 果然是大野智会说的话 其实没指望他能给出什么有建设性的建议 两人在这件事上都是半斤八两 他只是想有人能帮自己确定的心意 顺便通知这位已如兄长般的存在

“你会说吗 那件事?”

“会吧 找个正式的场合…总不能一直这样”

既然决定认真做了 就不要给自己留后路

—————

但是当樱井翔真的提着大包小包站到桂花楼面前 他冷汗直流 明明看上去只是间风格独特的中餐馆 却让他有说不出的压力 无所适从 踟蹰地跟在相叶身后 简直比研究生面试的时候还要不安

从摇摆不定的眼神可以看出同样紧张的相叶 此时却安抚似得握了握他的手 “走吧?” 随即就松开了 手心同样是一层薄汗

“我回来了 爸爸”

“你在管谁叫爸爸啊…他在办公室哦” 服务生模样的少年拍了拍相叶的头 吐槽道 “那么久没回来还是这个样子”

“好痛啊欲介…好歹叫一声哥哥啊 你不想我吗”

“噗…欢迎回来 哥哥”

樱井翔默默地站在后边 犹豫着要不要也自我介绍一番 弟弟可能把他当做客人了吧 话说兄弟俩看起来十分相似 相仿的清新爽朗 体型修长比例合适 稚嫩的脸颊带有那个年龄独有的锐气和青涩 相叶小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吗 不知道有没有叛逆期 想想就好可爱 他自顾自的乐了起来

“欲介 给你介绍哦 这是我的…朋友 樱井翔 叫他樱井桑就好”

朋友 虽然早有预料 但亲耳听到还是着实刺激了一下 他手上一用力 塑料的拉杆硌的手掌骨生疼 这种扑面而来的现实感让他有点害怕 瞥了眼相叶 对方微微皱着眉头 眼神漂移不定 彼此都不好受的 不能让他担心 “是 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哦 这是给你的伴手礼”

“谢谢樱井君 ”天然如哥哥 丝毫没有察觉到两人之间微妙的空气 “我先去干活啦 估计爸妈也很忙 你们不如先回家等吧”

“可以吗?来都来了”

“唔…那…欲介帮我打一声招呼 我们先回家好了”相叶双手叉腰 似乎松了一口气 “走吧 sho酱” 转过身 对着樱井翔笑了笑

桂花楼离他家只有很短的一段路程 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说话 雨已经停了 地面干的很快 他小心的避开水洼 行李箱的轮子摩擦着柏油路面 也多亏了这声音才显得空气没有那么尴尬 樱井翔舔舔嘴唇 此刻他的大脑充斥着各种信息 大批走马灯似得剪影一闪而过 却怎么也抓不到有用的那条 相叶一定也跟他的处境一样吧 甚至会更加混乱不堪 加上他那敏感爱多想却又不会说出来的性格 真是…糟糕 该怎么办才好

要不要说个话题 或者讲个笑话 他一直觉得沉默的相叶会散发出与平时完全不同的气场 不要靠近 别打扰我 他是不是生气了 每次樱井翔都会这么想 但大多只在旁边陪着 直到对方先开口 不是他不珍惜 比起平时的状况百出的生活这种情况更让他手足无措 什么努力都不做 也知道这样太差劲了 但是感情不比生活 弄巧成拙 反而更糟糕吧

借口 其实就是害怕

到了门口 二层独栋 后面还有一个小院子 相叶常提到的狗应该就养在那里 “先进来吧 行李放到二楼最里面那间…等等!我先去检查一下! ”

有什么需要检查的 他很好奇 放下行李箱便跟着相叶上了楼 家里是很日式的装修风格 卧室却不是榻榻米 跟自己的房间无异 或者说比自己的房间更有少年感 书架上满满的漫画书和唱片 放在衣柜最上部的球棒和手套 还有一个很大的乐器盒子 没有听他提起过 那个长度和大小…猜不出来 相叶正在书桌上翻找着什么 樱井翔也不去打扰 坐在床上等着他 好软 干脆直接躺下了 然后放松似得伸了个懒腰

“我放在哪里了…被妈妈收走了吗…”

难道相叶跟大野智一样有画下来的癖好?可看上次nino过生日时他画的人像应该可能性不大 难道是那种光盘或是杂志?这也可以理解啦 男生嘛 樱井翔在床上滚了一圈 趴在相叶软绵绵的枕头上 这就是他生活里二十几年的地方啊 好舒服 刚刚的烦恼就先放放吧 他闭上眼睛 想静静待一会

“算了找不到了” 相叶叹了一口气 趴在了樱井翔旁边 “很累吗sho酱 ”

“还好 你比较辛苦啦 ”

“没有没有 sho酱能来我很开心…” 他往前凑了凑 伸手挠挠樱井翔的下巴

“好痒啊” 抓住罪魁祸首 樱井翔也靠近了些 “我啊 只要一想到这里是masaki长大的地方 就激动的想要哭出来哦”

“哭吧哭吧 还没有见过sho酱伤心时候的样子”

伤心…时候的样子吗 他移开目光 差点忘记的东西又浮了上来———你会说吗?那件事———我会说吧 就现在

他把相叶抱紧怀里 嘴唇贴着他的额头 “masaki 我有件事 想告诉你…你不要…不要…总之先听我说”

“嗯?怎么啦?”

“我现在不是研一吗 在保送的时候 跟村尾老师商量过这件事情 所以就递交了材料”

“什么材料?”相叶亲昵的用鼻尖蹭着他的脖子

“很多啦 家庭资料个人简历啊成绩单之类的…”

“然后呢?”

“所以…所以我过段时间就要…”

关门的声音吓得两人一哆嗦 连忙坐起来隔开一段距离 相叶惊恐的看着他 杏眼瞪的浑圆 “他们回来了?!太快了!”

“没事没事 我们先下去打个招呼”

硬生生被打断 樱井翔本来有些不爽 意识到是什么情况之后刚刚的紧张感又重新占据了他的思维 他握住相叶微微颤抖的手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佯装镇定的挤出了微笑

卧室的门突然被打开 两个人保持面对面跪坐手还握在一起的姿势僵硬地回过头

“你们两个在这里啊?”


TBC
啊迟早会写到这一步
接受还是不接受 说还是不说呢

评论(3)
热度(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