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二十三)SK/SA


———外人

———二宫看向他时躲避的眼神

———好疼啊大野桑 放过我吧

———一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身处漆黑的空间 四周快速掠过刚刚发生的一切 嘈杂的声音不断传到他的耳朵 不想听 却束手无策 进入时二宫的哀鸣分外刺耳 泪眼婆娑嘴角带血 白嫩的脖颈上满是自己留下的吻痕 我干了什么 下体的疼痛早已超过带来的快感 滴滴血迹怎么都冲不淡 ———二宫现在是我的 别人怎么可以随便碰他 我的 是我的———独占欲冲昏了大野智的头脑 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 说到底 是害怕 和为自己的无力感到不甘心 你有那么多悲伤的回忆 我却什么都干不了

“对不起…”

“嗯?梦话吗?”

两人保持着刚从浴室出来的姿势 赤裸着裹在被子里 应该只睡了一小会 身上的水还没有干透 头发潮乎乎的黏在脸上 不舒服 但也没对方不舒服

“真的…对不起…”

“好了啦你说了几百遍我都听烦了”二宫从他怀里钻出来亲吻他的嘴角“知道错了就好好听我的话哦 前几天照顾你可要累死我了 明明脚上的伤口早就好了吧”

话题被轻松扯开 他也不再提“好 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那…下一次我在上面好不好”

“除了这个”

“啧 好吧”对方用鼻子轻哼一声 又挤到他的肩窝 “我们 搬回家里住吧 一会 我们的家”

—————

二宫基本把这里和自己有关的东西全都装进了行李箱 衣物玩具和各种各样的漫画书 家具也盖上了塑料布———当然都是指使大野智做的 他也心甘情愿 现在二宫只要稍微走动一下他都害怕会牵扯到伤口———两个人这几天的生活完全颠倒了过来

“sho酱还在aiba桑家里没回来呢”他放下电话说道 虽然总是麻烦樱井翔 但这满满的三个箱子 自己一个人是有点费劲“我们要自己走了 你可以吗?”

“我才没有那么弱 你看 嘶——”

“你别动别动”连忙过去扶住他 心疼的不行 “过几天再走吧 又没有什么着急的事”

“不要 我想现在走 就今天”

拗不过二宫 他也没办法 也不是不理解对方想要离开的心情 他也想逃走 但是这个地方和自己家里略微有些不一样 在这的二宫会更加的放松和自在 甚至可以说感情外露 大野智觉得这也许是个开关说不定 可以把二宫的外壳暂时的剥离下来 什么时候自己那里也可以这样让对方舒心就好了

大包小包踉踉跄跄 两个人到家都已经天黑 肚子早就咕咕大叫 冰箱里也没什么吃的 他简单的收拾了一下 把游戏机塞给二宫 嘱咐他乖乖待着就出了门

还是那家初次相遇的便利店

同样的地方 同样的人 不一样的心情 最起码没有雪不会留下脚印 大野智笑了笑 这种废话般的自言自语 但是 现在他可以光明正大的不让二宫和也离开他了 也可以抬起胸膛的走在他旁边 想想以前压低帽檐东躲西藏偷看的日子 怎么那么令人害羞的事都做的出来 不过也不能否认 那段时间感情纤细 偶然发现二宫的小习惯就会让他如获至宝的开心好久好久

两种都很好 你在我身边就很好

随手买了包烟坐在门口 翻遍全身也没找到打火机 算了 自己并没有烟瘾 只是这几天发生了太多事让大野智脑子很乱 和二宫结识之前的生活都是一成不变的 画画 跳舞 散步 钓鱼 累了就找个角落小憩 除却偶尔的画展 基本不会偏离轨道 那段无聊的日子是怎么过来的自己都忘了 不过也没必要回忆起来 他掏出手机 点开信息浏览着和二宫的聊天记录 不知不觉已经这么多了 虽然大部分都是晚安早安 但是对方心里有自己 想到这就能让他心潮澎湃 还有那次剪发时的亲吻 真的让他整夜都没睡好 第一次柔软的触感和对方红到不行的脸最后落荒而逃 好喜欢 越想越喜欢 多和二宫在一起一秒就会更喜欢他一分 他偷偷捂住脸傻笑 此刻路过的人看到自己满面桃花的表情一定会吓一跳的

但是 这也终究是他的一面之词 二宫怎么想的他不确定 更何况在自己干了那种…强迫性质的事之后———近几年唯一一次触到他的临界点 自己的没料到会对这事反应那么激烈 他不是恼火对方之前的经历 他也不在意那些 可这事偏偏发生在他面前 只是被碰一下他就受不了了

小气 大野智原来这么小气

不能再胡思乱想了 他把手里的烟掐断 随手丢进垃圾桶 已经临近八点 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 还是赶快回去 其他二宫不想提及的事 就不要问了吧 如果连他都这么咄咄逼人 对方岂不是连最后的避风港都没有了

“kazu 我回来啦 去哪了?”客厅黑着没有开灯 他心一慌 不会吧?

“院子里”

二宫和也撑在楼梯的栏杆上 低着头发呆 脚底摩擦着小石子发出次次的响声 月光照应下被笼罩了一层薄光 肌肤是冷色调的白 又让他想到了初遇时的样子 “你在这啊”稍微松了一口气 他走过去 靠在旁边 鼻子里满是植物的香气和二宫身上清爽的味道“在想什么?”说罢靠近了点

“上次来这个院子 跟现在差很多诶”

“是啊都过了半个月了”

“我说的不是这个”对方转过身 托着腮看他 “大野桑 你冷吗?”

冷?现在是夏天啊 “还好”

“我冷”

难道伤口感染了?早知道就应该上点药 他刚想回房去拿药箱 二宫突然把他拉住 缩到他怀里 紧紧的抱着 “嗯…这样就不冷了”

诶?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大野智羞红了脸 明明坦诚相见都不害臊 他回抱他 手轻轻拂过二宫的头 “笨蛋”头发软软的 想一直摸下去

“对了 大野桑给我的礼物 我有带哦 不过串成了项链 我不太习惯戴戒指”

“你戴了吗?我都没注意到啊”

“别松开 再抱一会”二宫拦住往后靠想隔开距离的后背 “刚刚才戴上 之前…怕弄丢 …就一直放在寝室”

“fufu舍不得戴吗”他开玩笑似得反问 却明显感觉对方身体一抖

“你话好多啊”

—————

再次睁眼是被房门关闭的声音吵醒 他皱皱眉头 怀里的人还在 那能是谁

“抱歉…我以为只有你自己…”

这个声音?樱井翔?

“我们没干什么啦…”他打了个哈欠 “哈…倒是你怎么那么早回来了 我以为你会在aiba桑家多待几天”

两人尽管控制了音量 还是吵醒了二宫 他顿了顿 好像在分辨声音是谁 安心之后用嗓子哼哼了几句 “早sho酱”然后继续蜷到大野智的臂弯里

“早上好nino 我…我还是等你们两个起来再说吧…”

等他俩收拾完之后 樱井把他们带到了上次松本润带他们来的酒吧 大野智记得这里 橘色的酒看起来像橙汁 其实度数很高 二宫喝了两口就不行了 然后整个人软趴趴的靠在他身上蹭来蹭去 惹得他不得不去厕所解决 一进门的左手最后一间 就坐在马桶盖上 那天早晨还做了春梦…一会偷偷告诉他 会不会吓他一跳

“不好意思 三杯啤酒”

“两杯就好”他打断道 转头看向二宫 对方噘着嘴

“我已经成年了诶…”

“明明酒量就不好不要逞强”上次可是折腾的他够呛 “更何况 这里也不让你喝哦”

“啰嗦”

刚一说出口就后悔了 酒精对伤口没有什么影响 他不知怎么没经大脑就脱口而出 二宫低下头停止反驳 耳朵红红的 是因为自己勾起的回忆使他心情没落 还是赤诚相见之后的不好意思 他不敢确定 抓住二宫的手 把他往自己身边拉———上次可是连碰到膝盖都让他半边身体发麻 习惯太可怕 也让自己变得得寸进尺起来 这个度实在难以把量 更何况是大野智这么迟钝的人

———二宫和也 没你想的那么好搞

那个人的话突然在耳边浮现 他甩甩头把它赶走 只是败家犬的乱吠 不要在意

“那…这么隆重 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吗?但是看你的表情…好像进展的不顺利?”二宫先向对面锁紧眉头的樱井翔搭话

“顺不顺利的…只能说是普通吧?普通到我自己都觉得奇怪”

“他的父母接受了?”还是二宫在继续回应

“没有 我没有说 masaki他…说不要说比较好 然后我就真的 变成了他的学长 普普通通的在千叶普普通通的玩了几天…”

“这样啊…”啤酒被呈上来 大野智把它推到樱井翔面前 “不过话说nino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这两个人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了

“nino是第一个知道我要出国的人”

他有些惊讶的看向二宫 对方戏谑的勾勾嘴角 “是 比大野桑要早很多哦”

太糟糕了 自己最好的兄弟和恋人变成要好的朋友联合起来的感觉 他郁闷的喝了一大口啤酒 冰凉的液体顺着喉咙滑下 在胃里翻腾 他忍住想打嗝的欲望 “所以?你现在搞不清楚aiba桑为什么不让你说出来吗”

“本来他允许我去 我以为他做好准备了啊 没想到临开口说不要说了…其实我也理解啦 毕竟masaki家那么幸福 不忍心破坏掉吧 还有…这么说可能不太好 但是如果我不走的话 也许会强迫他说出来”

二宫把身体转向樱井翔“你别小看相叶雅纪啊 他对你的感情要比你想的深厚多了”然后若有所思地用余光瞥了大野智一眼 低头喝了口牛奶继续说到“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好好回忆看看”

对面的樱井蹙眉 他也开始托腮回忆起来 平时私下跟相叶的交流并不多 大多数时间sho酱都在旁边 而且基本只是打个照面 最多再聊聊nino的事情 应该……没发生什么吧?

“我没说哦”他举起双手表示无辜 啪的一声被二宫和也打下抓住“我也没说 更何况知道你的事之后我俩除了考试就没见过面”

“我也还没告诉他”

三人再度陷入沉寂 大野智真的不擅长思考这些复杂的事情 是惯用直线思维的单细胞生物 以后总有一天要带二宫去见他的父母 不过并不担心 一是自家人都比较开放只要他幸福就好 另外二宫这么可爱 很难不喜欢上吧 搞不好爱玩游戏的妈妈会很快和二宫打成一片…等等 他为什么会这么自信 是因为自己对他不容置疑的情感吗

“sho酱你真的…喜欢aiba桑吗?”

“说什么废话嘛”果然被甩了白眼 樱井翔把脸埋到臂弯里 “喜欢…超喜欢的 想过一辈子的喜欢”

“那个…我还是感觉有事发生 不要看我这个竹马平时很单纯 敏感起来可真是要人命 一定是有什么你觉得无意识的东西被他发现了 而且啊 他基本不会告诉别人每次都是我硬猜…诶?松润?”

粗糙的木质门被推开 门铃叮铃铃的 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松本润用他独特的步伐走过来 头发烫了卷显得成熟多了 衣着也很时尚 手上戴着大大的皇冠样的戒指 浑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场 摘下墨镜来却是那么可爱的一张脸“我刚想找你们诶 正好省的麻烦了 不过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问你才对吧 19岁少年”二宫吐槽到 “你只能跟我一样喝热牛奶哦”

松润吐吐舌头“不说那个 我们 去旅行吧?五个人一起?”



TBC
终于推动剧情了…
小天使说他戏份太少不开心(/ω\)


评论(6)
热度(4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