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二十五)SA/SK

我错惹我不该有写吵架这种想法
笨蛋情侣怎么吵的起来
【主要是我不会写(pia飞

—————

“他家在哪里?”大野智焦急地盯着他 鼻尖冒汗

“我认识路 还有钥匙给你 就算不在 帮他打扫一下也好 他已经两个多月没回去过了” 但是钥匙并不在衣兜“诶放哪了…我去找找”

进了卧室 相叶先是翻了翻书包 上次去二宫家还是替他过生日 这么想都有一年了 还能找到吗 书包里没有 他侥幸似得打开钱包 bingo~

“你还没告诉他?”

“怎么说 一直没机会”

外面的两人在讲什么悄悄话?偷听一下没关系吧…

“也是 慢慢来”

“毕竟这种事情…我…”

“离出发还有多久”

“两个月吧”

等等 到底发生了什么?

相叶不敢往别的地方想 两个月 那就是…九月吗 开学了?开学了还要去哪里 sho酱不是和我一个大学吗 他困惑的在房间里踱步 摸不着头绪 樱井翔很少讲自己的事 他怕触到雷区也不好意思过问 难道…真的有什么重要的事瞒着自己?

“叮———”手机响了 他赶紧拿出来看 红色的外壳 这是樱井翔的 他想放下 可屏幕上的讯息却十分扎眼 读不出来 一个字都读不出来 但分明映到了他的脑子里

“村尾老师发来一条信息:出国的事考虑的怎么样 樱井君?”

—————

“我知道哦 sho酱要出国的事”

“什么?!”樱井翔抚摸自己后背的手明显僵硬了 心里的最后一点点希望也随着对方离开的动作烟消云散 他本不想直面自己的自私 也曾想过万一这是假的 或者是一个梦魇呢 出了太多汗 风带来的凉意就像在嘲笑他的失魂落魄 咬咬下唇 尝试调整呼吸 装出无所谓的样子 可不听使唤的手指还是暴露了一切

对方睁大了眼睛 语气里满是惊讶“你是…什么时候?”

“你来千叶那天 偶然听到你和大野桑的谈话…”单单说出知道这事就足够耗尽相叶所有的心力 就跟小时候费尽心思做的黏土 一个不注意摔到地上分崩离析 虽然珍贵的不得了 可一想到修补那么麻烦又心生怯意 糟糕透的事实 不争气的自己 他干脆直接坐到地上 破罐破摔“对不起…关于偷听什么的…”

“所以你今天…才那么反常吗?”

“我反常?我哪里反常了?我就是想抱抱你跟你做…不行吗?”

樱井翔沉默了半晌 蹲到他面前 准备好接受怒火 对方却温柔的抓住他的手腕“可以 你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但是这件事 我想告诉你的可我…我不知道怎么开口”

“那就不要说了 你一直都别说了 这样不是挺好的 我也应该装作不知道 ”

“你别生气…”

这样啊 我原来是在生气 他不明白 樱井翔是美好的 可相叶雅纪就是这个样子 粗暴敏感 蛮不讲理 你讨厌吗 我把自己都刨开给你看 你还会喜欢我吗 沉默地推开樱井翔的手 但还是只敢看着面前的草地 他怕对方的目光会让他无处遁形 “别管我了——”

“你又这样!上次在你家你就松开了…除了这件事 我没有任何欺瞒你的地方 可是masaki 你分明就是心里有事 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个笨蛋 你不说我不会懂啊 还是你…你根本就没有把我当做……”别说了别说了别说了 堵住耳朵 不想听 不要再继续说了 醉酒后大脑混沌一片 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决定对不对 对方的嗓音几近嘶哑 刺激得他头皮发麻 最后一个降调的音节有气无力 都说吵架时候的话代表了一个人的真实想法 那相叶雅纪 真的让樱井翔失望了吧

“我当然把你当做恋人…”强忍住眼泪 喉头像被拉扯般哽咽着 “我最喜欢sho酱了…求你 求你不要怀疑这一点”

“但是 在我家的时候 sho酱犹豫了吧 欲介进房的时候 嗯?是不是?你很不安 给你压力这种事…我不要 我是很想告诉家里人 我希望可以和sho酱组建家庭…一起生活 我想告诉的…真的 拜托你相信我…但是啊但是啊 sho酱还没准备好 sho酱还有很多重要的事要做 我不想让这些东西成为你的绊脚石 毕竟…sho酱和我 是不同世界的人 所以那就不要说了 不要告诉父母 不要再考虑这种可能性 sho酱也松了一口气吧……”

“我…想让你舒服一点 可是这几天 光光是这几天我就想你想的要命 早知道会这样 那sho酱还是不要来了…我很笨 情商也低 我真的只是想…想对你好 可能这种方式 你并不想要 ”

“我很自私…连真心为sho酱加油都做不到 幼稚吧 明知道这是件好事 我原本不想说 想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等着sho酱告诉我 那时候我是不是就可以接受了…但是 现在不行 不行 我连说出刚才那些话都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任性 我拖后腿了吧 你讨厌我了吧 我们这样不相似 在一起就已经是奇迹了 我还这么贪婪这么无理取闹 我……对不起…真的十分抱歉…”

一口气说出来痛快了不少 终于卸下包袱 他竟然感觉空落落的 手还是捂着耳朵 通过太阳穴处咚咚跳动的血管 激烈的心跳就像计时器般折磨 樱井翔太久没有回应 让他有种时间停止的错觉 眼前对方的膝盖埋在草丛里 瓢虫爬过 一寸一寸缓慢又煎熬 酒劲过去后重新占领的理智让他更加抗拒刚刚发生的一切 不如就这样逃走吧 你看你又习惯性的开始逃避了

半晌 对方终于有了动作 又抓住他的手腕 覆上温暖的手掌 低声叫他的名字 别这样 我最怕这样了 你不如打我骂我 让我知道自己是错的 温柔到让我无地自容算什么 别这样全盘接受我的恣意妄为啊 泪水终于溃堤“不要走啊…不要…别离开我……别…不、我刚刚什么都没说!走吧…你一定要走 我在日本等你 走吧…”

“足够了masaki”

“你快点…忘掉我刚刚说的话…”

“看着我”脸被抬起 对方竟然面带笑意“现在我面前这个 是真正的相叶雅纪吗”

“是啊 你讨厌了吗 你讨厌也别告诉我 想分开也别告诉我 不许分开 我不要和你分开…”说出这两个字就像亲手在胸口订上锥子 疼 他竟哭出了声 眼泪不停地顺着下颌流到胸口 现在的模样这么丢人 可是他不敢再松开樱井翔的手了

“笨蛋 我不会跟你分开的 即便是在国外也不会 在哪都不会 你别哭了啊…”

“…呜我不想哭的 可是…止不住…”

悬着的心一放下 泪水更加的肆无忌惮 樱井翔心疼地把他搂入怀中 紧紧抱着他的头 亲吻他的头发 声音更加嘶哑“对不起 我以前竟然…怀疑过你 masaki想了那么多 我却以恶意妄自揣测 对不起 对不起 我喜欢masaki 最喜欢masaki了”

“放开我…鼻涕…鼻涕要沾到衣服上了…”

“无所谓啦 再让我抱会…再一会”

—————

不知道是怎么回的房间 只有个路过餐桌另外三人瘫坐在一起的印象 此刻他正躺在床上平复情绪 用脱下来的T恤擦拭脸颊 天花板上的日光灯白的刺眼 他有点怀念樱井翔家柔和的暖黄色床头灯 就算开着也能安心入睡 饮水机叮的一声 樱井翔过去接了半杯热水 又从包里找出小药盒 背影宽厚 后脑勺的头发翘着 他就这么趴着看他走过去又回来 以前住在他家的每天 起床的时候他就是这么看着他忙碌 不会是梦吧 他爬起来 从背后抱住对方 棉柔的体香 混合着有些散尽的香水味道 把整个头都埋到他的颈窝 沉溺其中 就算是梦也好 干脆不要醒了

“masaki?先喝点水 喉咙痛不痛?”

“不要 不想动”

对方轻叹“会生病的”

“不要”

“乖 一口就好”樱井翔摸摸他的头 把水杯送到肩边 “我又不会走”

被这句话戳中 相叶又忍不住红了眼眶 “对不起…刚刚… 我还是太任性了 脑子一团乱 你就当我是耍酒疯”

“噗 这可是真正的相叶雅纪 我要永远记下来 更何况你为我考虑了那么多 与此相比 我…才是差劲的那个唔——!”

他捂住樱井翔的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 “差劲这个词不适合你 别摇头啊…是我太小家子气 快全部忘掉!忘掉!对了是哪个国家来着?还有时差问题诶…但是我不太会算 嗯?你说什么?听不清…”

“哈…哈笨蛋!堵到鼻子了…”

“对不起 !你没事吧 死了吗死了?没有…”

樱井翔喘着粗气 眼白都憋红了 转过身无奈地拍拍他的头 “差一点就死了!快 先把水和药吃掉 你现在视觉上都乱七八糟了 这种样子只可以出现在我的面前哦”然后用力揉了揉他的脸颊“英国 根据时令不同大约比日本晚八九个小时吧…基本是你睡着我醒着 唉…不过只有一年 明年这个时候回来 果然还是觉得…应该由我告诉你 正式一点 不应该是这个样子…”

“没关系啦 这样结果也是挺好的…”一年吗 九月才走 那就是十个月 如果把放假除去 七个月左右吗…真是相当的长啊 不行 又要哭了 他连忙把水和药一饮而尽 樱井翔宠溺地看着他 笑着说慢点 揉揉他的脸颊 他真的喜欢自己吧 已经稍微可以安心了

“还做吗?”对方调皮地用拇指掠过他的嘴唇

“啊…”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口“做吧”


TBC
肉就留给番外啦w
考试周开始 要停更了QAQ


评论(8)
热度(3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