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奇怪的三十题】(sk)上

不仅lof不让发连zine都出现错误了 伤心
没有几个正经的topic
看到有人发过了 所以改了几点【明明是编不出来了(误
喜欢的话 请告诉我哦w


「垃圾堆中的热恋」


今年冬天来得很突然 前几天还可以穿着薄外套在湖边悠闲的钓鱼 转而就下起了雪 簌簌迷人眼 大野智翻遍了自己小小的帐篷的所有角落 却找不到一件可以御寒的衣服 这真是最糟糕的情况 流浪者之间可不流行互帮互助 再这样下去不出几天自己的死讯就要见报了

他自出生就没有离开过这间帐篷 好吧 其实连帐篷都算不上 最多有个遮风挡雨的作用 他还喜爱画画 除去睡觉的地方 拥挤的空间里摆满了垃圾堆中捡来的废弃文具———在西区 那个富人聚集的高档住宅区 总会有恃宠而骄的小孩不珍惜现在拥有的一切 反正你都不要了 给我用也没差

就算戒备森严 西区也是他最爱去的地方 不仅仅因为收获颇丰 也有羞于提口的情感原因 那位长相白净 每次去都是弯着腰蜷缩在角落 一直冷着脸但最近开始对他露出笑颜的少年 如果不是看到他也在翻垃圾堆 大野智完全想不到二宫和也也是流浪汉 对的 他是暗恋他 男人喜欢男人 很奇怪吧 但就是抑制不住想去见他的心情

今天也是扔垃圾的日子 不如顺便去瞧瞧?

他来到二宫蹲踞的垃圾桶附近 大包小包黑色的塑料袋已经被雪掩埋 雪花飞到他的脖子里 凉意顺着衣缝传遍全身 手在薄薄的衣兜里冻得没有知觉 连蜷曲都费劲 他跺跺脚 打算缓一缓再开始 顺便等等二宫———两人从没约定过什么时候在哪见面 但这个位置 这个时间 不知不觉已经成为惯例 二宫就算不喜欢他 也不会讨厌他 这点自信大野智还是有的

但这次 相比以前实在是晚太久了

“你去哪了…不…我的意思是你、你今天到的很晚啊…垃圾车马上就要来了

”为什么暗恋的人总是不能下定决心让对方知道呢 他急忙解释 生怕二宫误会什么 就算误会的内容可能是他真实的想法

“没什么 去找了点东西 雪真的好大”


“嗯…你冷不冷?”明明自己只穿了一件破大衣嘴唇冻得都发紫了 还问对方 蠢死了

“大野桑 你靠近一点”

“嗯?怎么——了…”


二宫和也突然抓住他的手腕 从衣兜里抽了出来 吓得他后退了一步 对方轻笑 把他的手覆到自己裹着围巾的脖子上 “呼~暖和吧”然后得意的看着大野智因为惊慌失措而僵住的身体和羞红的脸

“我的手…很凉…”

“穿那么少当然会凉啦”又被拉近了点距离 大野智大脑已经当机 完全无法思考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二宫慢慢把围巾卸下来 裹到大野智的脖子上 “这个 可是我拼命拼命拼命存钱买的 你要好好珍惜哦”
围巾上还有对方的体温和气味 丝丝刺激着他的感官 二宫的急促的心跳声通过滑嫩的颈部肌肤传到大野智的手指 从没有过得身体接触就像是催化剂 他不想忍耐了 一把把他拥到怀里

“谢谢 谢谢nino…我——”

“嘘、大野桑有件事是不是忘记了?”

这种情况下 是该想二宫知道什么还是自己忘了了什么?

“果然 那…生日快乐 智”



「恐惧的是你的离开」


“nino…嘿nino 你醒啦 这个房间你还喜欢吗”

“你怎么不吃饭啊 我做了好久的”


“最近天气转凉 我给你准备了一些衣服…啊对了 你自己没办法穿吧 我帮你”

“这是我新买的游戏 也不知道你喜欢哪一款 就全都买了 你要double还是?等等不要打我啦”

“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是手铐把你弄疼了吗 我们换成绳子好不好”

“诶?不会烦啊 只要你在我的视线范围内我就觉得很开心”

“你为什么不能理解我的心情呢?”

“我只是喜欢你而已”



「我可以」


今天的午饭烤了他最爱吃的面包 做成三明治 挤上草莓酱 还有煮了好久的蔬菜浓汤 再另外带些苹果吧 大病初愈需要多吃些

用蓝色的饭盒装好 塞进包里 要放在中间那一层 上下隔些衣物 这样凉的就没有那么快了

医院消毒水的味道熟悉之后竟然有点上瘾 礼貌的向值班的护士打好招呼:

“我们家大野桑承蒙您的照顾了 他现在情况怎么样?”

“哪里哪里 他还是和前几天一样 注意不要给病人太多的刺激”

进了房间 对方已经起床 坐在床上翻看以前的日记本 微弱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 本来应该黝黑的面颊 住院这三个月已经白回来不少“嘿 我来了”他把背包放在凳子上 自己坐在另一边 “饿了吗 我带了午饭给你”

“谢谢二宫君”

生疏的称呼像一根倒刺 每每掠过都隐隐作痛 “没关系 说多少次啦叫我nino就好”

“好 nino”其实下一次还是会叫二宫 一如既往地应付人呐

“今天…有没有想起来什么?”

“没有”

这是自大野智醒来每天都会进行的对话

二宫从没觉得自己倒霉过 从小到大 聪颖的脑子 帅气的面容 充裕的家庭生活 还遇到了大野智这片宝藏 现在想想 就是因为这些才把一生的运气都用完了吧 自己太得寸进尺了 活该受到惩罚

“那 先吃饭?”

“好”

他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拿出饭盒 “把这些吃完 还有水果哦 我现在削给你”

“好 谢谢二宫君”

看吧 果然又换回来了

房间里安静的只能听见水果刀摩擦表皮的沙沙声 他悄悄抬头偷瞄大野智一眼 瘦削的身躯裹在均码的病号服下 手臂比宽大的袖口足足小了两个号 凸起的青筋蜿蜒到手背 那性感粗狂的手指 曾经温柔抚摸过他的手指…他赶紧低下头 想用额发挡住羞红的脸

“很好吃哦 二宫君”


“啊…当然啦 我们都在一起那么久…了…”

发现对方没有回话 他才想起 对于现在的大野智 他只是个陌生人 一个每天都会来看他给他提供衣食的陌生人 干嘛要提这事呢 多尴尬

“对不起”

“我才是…抱歉 如果我能想起来就好了”对方冲他伸出了手 “你要不要也一起吃?”

大野智的头发长长了 加上此刻温和实则淡漠的表情 一瞬间让他以为回到了十几年前两人刚刚在一起时的样子 也是 这十几年都忘记了 心理上就是那时

候吧
“谢谢 别动哦…都沾到嘴角上了”二宫俯身 拿着纸巾帮他擦拭着 小巧的嘴唇没有血色 因为干燥而起皮 以前可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眼神不自觉地向上游移 猛的对上大野智正凝视他的双眼 明亮的深褐色眸子 仿佛要把他吸进去一般移不开视线 他知道对方已经不爱他了 知道已经在努力保持距离 可他克制不住 凭什么你忘记了我没忘记 我还要每天过来陪你 像自言自语似得讲你的故事 还要听你在每一句敬语后面加上…二宫君

“二宫君 怎么了——”

“二宫君!”

一不小心失了防 让心里的感情宣泄出来 这么突然的亲吻 任谁都会生气吧 大野智用力把他推开 撞到了身后的空床上 椅子砸向地面发出突兀的噪音 苹果散落了满地 对方惊恐地用手捂住嘴巴 刚才还柔和注视他的眼睛里此刻充满了…厌恶 对 是厌恶

“对…对不起…”他蹲下身去捡滚到床下的苹果 一不小心磕到了后脑勺 眩晕和疼痛占据着大脑 好疼 手肘碰到床角也好疼 腰也好疼 苹果怎么到处都是相隔那么远 咖色裤子上沾满了灰尘 想逃走 此刻这么狼狈不堪的自己正赤裸裸的暴露在大野智的眼中 他抑制住身体的颤抖 “苹果都脏了啊 我去洗洗 你等我哦”

会等你的那个人已经不是他了

盥洗室的水冰凉 激起的水花溅到脸颊上 怎么都擦不干 一直在流 怎么都擦不干 怎么都…擦不干

只可以放纵自己这一次 回去之后还要给大野智做晚饭 该做什么好呢 苹果派吧

我可不能放弃啊



「你还在」


他睁开眼 天还未亮 皱皱眉头翻个身 把脸埋到枕头里蹭了蹭 用力吸气 只可以隐约嗅出残留的味道 都这么长时间了 有才奇怪 像以往的早安吻般温柔地噘嘴摩擦枕头 还是起床吧

卫生间的黄色牙刷 刷毛有些干燥 没人用好像坏的更快 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左眼的眼袋又肿了起来 昨晚做噩梦了吗 想不起来 那人每次看到他长眼袋都会把他推回床上勒令他再睡一会 明明自己的黑眼圈都和熊猫一样更让他心疼

吃完早饭 拿着热可可 大野智站在日历前 看着画着标记的日子 今天 时间过得好快 一年一年 他好像渐渐习惯了周围的改变 起初每个人都会变着法的安慰他 亲朋好友 他才发现原来自己身边有那么多在意他的人 他都不好意说:没事 其实我没有那么伤心

我真的没有那么伤心

一饮而尽 好烫 他赶快伸出舌头扇扇 滑稽的样子 那人看到一定会先哈哈大笑地嘲笑他 然后温柔地递上一杯凉白水 所以后来他每早都故意烫烫自己 就为了看他宠溺的表情 再乘机亲几口 那人就会用催促他快去上班来掩饰自己羞红的耳朵

外套是一起买的那件 鞋子是那人的鞋子 钱包是被嫌弃的塑料钱包

“我出门了”

“一路小心”

对着空荡荡的房间 他自问自答道

现在 是秋天了吧 有些冷了呢 大野智裹紧外套 地上的落叶丧失了水分 被踩成了碎沫散落满地 家附近的公园 早晨遛狗的人们凑在一起唠着家常 看到他都亲切的打着招呼

“早上好 大野 ”

“早上好”

他们好像还想说什么 张张嘴 最后轻叹“加油呐”

“谢谢”

我一直在加油啦

以前为了不让那人在家里生锈 他每天都会拉他出来在这溜达几圈 兴致好了会玩秋千或者跷跷板 像小孩一样的拌嘴打架 那个长椅 那人经常在那给他变新研究出的魔术 这么复杂的东西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即便大野智知道变法 也总是会被对方识破 果然脑力还是比不过他 另一边的长椅隐藏在成片的冬青后 夜晚降临更是什么都看不见 那人虽然对别人总是一副嘻嘻哈哈的样子 实际上超级怕羞 一个吻就可以脸红 但是身体又敏感 多亲几下就受不了了 还口嫌体直 有好几次忍不住就在那解决 这里真的不适合逗留太久 大野智只在入口处扫了几眼 便继续匆匆上路

路过花店 要不要买点什么 那人对这些并不感冒 还是算了

游戏店 他一窍不通 也不买了

拉面馆 最里面靠窗是两人的常席 不过…也是算了

最后他还是像往年一样 两手空空

所以说讨厌秋天啊 石阶冰凉 坐起来不舒服 黑白画像上一层灰尘 他用拇指摸干净 照片上的那人勾着嘴角 就像每次两人拍照留念时一般俏皮 大野智有些晃神了 他不害怕回忆 即便是触景生情 哭过笑过之后 剩下的缅怀也是好的 他甚至接到死亡的消息时都没有抗拒 冷静的确认遗体 冷静的参加葬礼 冷静的看着那人入墓 等到一切都结束之后才受不住了 用了多长时间才缓过来呢 他不清楚 也许是某天可以自己止住哭泣 也许是第一次独自来看他 再或许…现在还没有

时间尚早 扫墓的人星星散散 以往这个时候 那人都没有起床 还会任性地抱着他不让他动 说没有他就睡不安稳


我没有你也睡不安稳 可我这几年还是这么过来了


“今天什么都没有带来 你别嫌弃我小气啦 该买的东西 以前都买给你了”

“要说今年的总结的的话…开了画展 还蛮受欢迎的 其他…哦对了 我穿坏了你的衣服 不过会补好继续穿 不好意思”

“本来想说点适合纪念日说的事 后来发现每周都来 该说的都说过了 没有生病没有受伤 除了偶尔会掉下床…明明和你一起睡的时候都不会 啊这个上次也说过了”

石阶的凉意传到肚子 有些不舒服 他蹲起来 再次直视着墓碑上的照片

“kazu…可我还是 只能在这里提起你的名字 算不算胆小鬼 你可不要笑话我啊”

“我过得很好”

“这是你离开的第四年”

“嗯 我真的过得很好”



「如果你要杀死我」


至:熊田君

还记得我吗

对于你父亲的事我深感抱歉 但是 我还是会继续为我的辩护人做无罪辩护 不能让无辜的人白白身陷囹圄 不是吗?

我本想写这封信来安慰一下熊田君 不过 现在你的心里 父亲被杀想要报仇的事挥之不去吧 你一定很恨我 可是这种仇恨又有什么实际用处呢 依靠无法制裁真凶的法律 还是自己变为真凶做出恶魔的行径 不管怎样 我都希望熊田君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行事

即便你选择后者 我也会一直等着你

顺便说一句 那天你来找把我推到墙上 那种仇恨的眼神很棒 你是否感觉此刻才是真正的自己 所作所为全都由自己支配 如果你在那时候杀死我 也完全是由感情主导所做出的决定 那种痛快感是会上瘾的 还好你没有这样做 不然我就不能在这给你写这封意味不明的信了(笑)

但是我是真心的希望 熊田君不要做出会令自己后悔的选择

恶魔和天使只有一步之遥

祝安

成濑领

ps:还记得魔王第一集nino的客串吗 他所扮演的就是死去的熊田律师的儿子 怕大家忘记了感到莫名其妙w



「饥饿」


掉进这个冰窟窿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其实也多亏了这个窟窿 他们才能免受外面风雪的侵袭 厚厚的冰层还兼具保暖作用 冻死这种死法暂时不用考虑


“你说 sho酱他们还要多久才能找到我们?”

大野智把锅架在无烟炉上 手里拿着速食袋“快了吧 都这么久了”———这是最后一袋食物 但是很显然他并不打算告诉二宫和也

本来是次普通的雪地考察 没想天气突变 五人都轻敌了 二宫刚想提议用绳子把每人都串联起来 话还没说出口 天旋地转 脚下的雪泡崩塌 多亏了大野智紧紧把他护在怀里才没有受伤 不然这个高度 他羸弱的小身板肯定招架不住


“求救信号已经发出去了 他们来回折返 怎么也应该到了”说罢肚子咕噜噜的声音尴尬的在拥挤的空间里回荡 他不好意思地看向大野智 “有点饿”


“快吃吧”


“你不吃吗”

“我不饿”

大野智重新躺回睡袋里 撑着头看他 炽热的视线让二宫更加害羞 “你别看我啦”

“再让我看一会”

他也没办法 低头默默地填饱肚子 干涩的食物谈不上美味可言 等回到城镇 一定要好好补回来 拉面咖喱汉堡肉 每样都吃它三大碗 可以约大野桑去吧 一起经历过这种事情 应该不会再拒绝了

“大野桑?”看上去是睡着了

三个小时过去了 你也睡太多了吧

“大野桑?你…没事吧?”

“……嗯”对方用微弱的喘息声回应他

“大野桑?!”他意识到事情的不妙 冲过去摇晃睡袋 对方的脸是可怖的灰白色 甚至都没有力气睁开眼睛“你醒醒 不可以睡!”

“…别…别晃 疼……”

疼?他拉开睡袋的拉链 小心翼翼的解开厚重的防寒服 透过最内侧的单衣 可以很明显的看出左右肋骨的形状不一样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笨蛋 你是笨蛋 我也是笨蛋 那么高的地方 我只在意了自己没有受伤 怪不得这几天除了加热食物就一直在原地不动 每次都吃的那么少 我还以为是为了之后做的打算 笨蛋 我早点发现就好了 都是我的错

“nino…没事的…”

“你是看不到现在自己的脸色有多糟 食物呢?你放在哪里了?我记得还应该有两天份啊…在…”

“nino”大野智拉住他的手“没有了… 掉进来的时候丢了一半…抱歉骗了你”还硬生生的挤出了微笑

“笨蛋!笨蛋!这样做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你唔——”对方伸出另一只手 揽过他的头 细细啄吻他的嘴唇 轻微脱水的状态让大野智的口腔干涩 他伸出舌头想要润泽它 “…不要…我不要这样…不要离开我”

“nino啊…是比我更值得活下去的人 所以…”

“你凭什么自己评断自己的价值 对我来说大野桑…大野桑是……”

“我知道…nino对我来说 也是一样的 ”

此刻的告白还有用处吗 二宫咬紧下唇 抬头控制自己不让眼泪留下 转过身打开无烟炉 身上那么多负重 总有点能吃的东西 自己刚刚还有滋有味的全都吃完了 越想越…不行 我不能让你死

“nino!satoshi!你们在里面吗?!”

他愣了几秒 随即而来的喜悦终于让泪水决堤“sho酱!樱井翔!”


「分别去爱每一部分」


“先把外衣脱掉 动作要轻柔 擦伤皮肤可不好了”

“用去骨刀小心的顺着关节缝隙切开 尽量保持肢体的完整”

“头部 先在左右两边划开一刀 快狠准的砍下去”

“抛开肚子 拿出内脏 不要弄破 味道就不好了——痛!”

“大野智”二宫和也拿着食谱站在旁边 没好气的训斥他“处理个鱼就不要碎碎念了好吗”

-----真是一朵白莲花-----


TBC
喜欢哪个梗吗 也许可以写成个小短篇w



评论(50)
热度(3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