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二十六) SK/SA

新年快乐ww

稍微有点肉沫沫( • ̀ω•́ )✧

再拖下去就要被遗忘了吧【活该

——————


“等等 大野桑…别——”


眼前一片漆黑 伏在自己肩头的人正粗暴地拉扯着他的衣服 衬衫纽扣掉落在瓷砖上哒哒的声音让二宫更加恐慌 他努力的挣扎 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甚至稍微动一下就头痛欲裂


“我不是大野智”


不是?熟悉的气息和味道 手掌的温度和粗糙感…“你在说什么…”


男人没有回答 伸手打开了淋浴的开关 说起来自己为什么会知道那有个开关呢 明明什么都看不到 冰凉的水流直冲下来打断了他的思绪 沁入肌肤的阵阵凉意让二宫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这种即视感…下一秒的事情已经预料到了 很危险 会很痛 要快点挣脱开才行 不要————!


“果然是做梦了”下身没有传来应有的疼痛 后背反倒被一片温柔覆盖 二宫疑惑 大脑还没有余力分析刚刚大野智所说的话 只剩下止不住的晕眩和恶心感 “明明酒量很差还偏要喝那么多”


“大野…桑?”


“嗯?我在呢”


二宫缓缓的睁开眼睛 牵扯的头一阵细密的疼痛 面前是白晃晃的墙壁 没有被束缚的双手和紧绷的身体 身前抱着的是大野智的脑袋 “那个…” 发觉自己太用力 他不好意思的往后挪了挪 才发现腿也搭在对方身上 像是搂娃娃一样整个把大野智圈在了怀里


太令人害羞了


“做噩梦了吗”大野并不在意 用鼻尖蹭了蹭二宫的下巴 手在他肩胛骨处轻轻抚摸着“什么梦?”


“没什么…”


“诶 告诉我啦”


——怎么可能告诉你


虽然他有意识的想忘记那次强迫性的行为 也尽量避免提及 还装出无所谓的样子 但身体上的疼痛就在眼前 委屈 恐惧 甚至抵触 都被他自己强压下去了 如果表现出来可能会破坏现在的关系 他不想这样 都是男人 这么一点小事就退缩未免有些差劲 如果大野智因为这个对他变得小心翼翼甚至避免触碰他……这才是二宫和也最难以忍受的


“大概是考试没通过之类的吧 我忘记了”变侧卧变平躺 自然而然的被对方的压在身下 二宫不讨厌——他甚至喜欢这种被压迫的安全感 环上大野智的腰 手指不安分的沿着脊柱凹陷处打转 看着他怕痒的趴在他的胸前fufufu地笑着 刚刚梦魇所带来的烦闷也随着烟消云散了


“这个 戴着会不舒服吗”大野智手里把玩着二宫当做项链的戒指 “当时哪根筋搭错了会送你这么暧昧的东西呢 那会才刚刚认识吧 ”试着把戒指往自己手上套 “你看 我要戴在无名指上才好”


——生日之前我已经被你画的满墙的我困扰的夜不能寐好嘛 还以为自己被变态盯住了——当然 这些大野智并不知道 二宫也不打算告诉他对他的感情是自那刻开始悄然改变的


“大野桑的手比较大嘛 手指又细又长 很好看”他伸展开手掌 看了一眼 “我的手很小 手指也短短的 ”


“很可爱 我最喜欢kazu的手了”


手被对方抓住 二宫撇撇嘴扭过头 脸颊微烫“我还以为会是眼睛…有很多人都说我眼睛好看”


“眼睛也喜欢 哪里都喜欢”


“那…你不喜欢什么?”


“没有”大野智往上蹭了蹭 想亲吻二宫的嘴唇 却被灵巧的躲开了 “别动…”


“不要 我还没洗漱 不要”


“fufu我也没有”


“不要”二宫捂上了自己的嘴 宿醉的滋味可不好受 一躲来躲去弄得他头疼的皱紧了眉头“痛…等一下…”


对方见状 只在他眼皮上轻轻的啄吻 “再睡一会吧 等到出发的时候再叫你”


——————


这次才算是真正的睡着了 再睁眼是被松本润的敲门声吵醒 大野智已经离开了房间 翻个身 肌肉酸痛肿胀 嗅着床垫和枕头上恋人留下的气味 甜甜的混合着啤酒的味道显得有些颓废和慵懒 二宫眯起眼睛 像猫一样舒展四肢 不想起来


说起来 相叶和sho酱怎么样了?


“nino?再不起床我们要走了哦”门口的松润着急了起来 语气里满是别扭和无奈 “快点啦 比我都能睡”


我一直都比你睡得多啦“好…等我五分钟”


果不其然 到了楼下其余四人已经整装待发 大野智知道他早餐吃的少 只给他留了杯热牛奶和两片吐司 看他下楼便热情的扑过来揉了揉他的脑袋 “好点了吗?”


“嗯 谢谢”他回揉了对方的脸颊


“等你吃完我们就走哦 到旅馆要一个半小时的车程”相叶手撑着桌子说道 往常本应该是最精力充沛的人 此刻却顶着睡眠不足的黑眼圈 反倒是旁边的樱井翔容光焕发 一边帮相叶揉着腰一边傻笑 


看来已经没事了嘛


第二个目的地是山中的温泉 亏了松本润能找到这么僻静的地方 即使是炎热的七月 这里却完全不感闷热 沿着蜿蜒的石阶爬上 古朴的旅店就隐在暗处 二宫家里是西式的装潢 也没有旅游的机会 所以对这种传统的榻榻米很是新鲜 拉着大野智到处走走逛逛 因为太吵了还被松润小小的责备了一下“嗯…对不起…”


“给你们钥匙 第一天我们五个人睡在一间房哦”


“好棒!来玩枕头大战——嘶 好酸…”


“aiba桑你还是好好休息吧”他们昨晚到底是有多激烈啊…“那第二天呢?”


“当然是你和大野桑 aiba桑和sho酱 我是豪华单人间啦”


这样啊 等等 大野智很有可能在明天…他偷瞄了对方一眼 那人正皱着眉头研究房卡上的装饰画 虽然人畜无害的样子 谁知道在床上会做出什么事来 不行 要提前打好预防针 找相叶请教请教 


房间很大 带有阳台和院子 竹排似的青绿色隔断 看起来十分素雅传统 卧室是一个宽敞的大单间 二宫把行李放到角落 想玩会游戏休息一下 路上大野智惯例的枕着他的肩膀睡觉搞得他神经紧绷 刚掏出游戏机 却被窜出来的松本润一把抢去了 “nino我们来打联机吧”弟弟的请求永远无法拒绝“好吧…” 


“输了可不许耍赖”


“我才不会输”


遗憾 虽然你是弟弟但论游戏我还是更胜一筹 松润嘴里嘟囔着疯狂地摁着游戏按钮 还是像往常一样对细小的事情苦手 连续技总是摁错 二宫温柔地看着他手忙脚乱的样子 悄悄放慢了速度走起了神 榻榻米的纹理规矩又好看 坐垫软蓬蓬的像家里的沙发 壁橱上简约的花纹是与恋人的画完全不同的风格 大野智在做什么?余光撇到蹲在院子的水塘前的小小身影 里面大概有养金鱼吧 大野智像猫一样伸出手指轻轻地探到水里 鱼好像很喜欢他 不然怎么乐的那么开心 后脑勺的头发随着笑声一翘一翘的


“不玩了 nino太厉害了”松润一把扔下游戏机 躺在地上 拉拉二宫的衣角“喂 你看什么呢?”


“没…”二宫连忙把目光收回 低头搔搔眼睛掩饰微红的脸颊


松润会意 轻哼了一声 好奇的挪蹭到二宫腿边 “呐呐nino 说真的你真的决定好了吗?”


“决定什么?”揣着明白装糊涂


“放假那天 大野桑来宿舍找你了”


“嗯…那天 发生了点事情…”二宫回想起那天早晨自己的所做 脸更加红了 干脆也躺在了地上 手指磨蹭着地面“那个时候 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想 也不确定我怎么想的 所以…有点摩擦…嗯摩擦”


“你没必要跟我细讲啦…总之那天大野桑看上去很焦急 进门的时候满头是汗 没说几句话就走了 我觉得他…最起码那时候的他 是真的很喜欢你的”


“…是吗”


“嗯 眼神骗不了人”


是这样吗 他突然回想起大野智去他宿舍换淋湿的衣服 俩人坐在床上打闹时对方眼里一闪而过的欲望 跟平时的搂搂抱抱和在浴室那次都不一样 那是纯粹的 毋庸置疑也无法抵抗 甚至会让他自己也沉溺其中的危险的情感 迟早会面对 也许下个月 下个星期 或者就是明天 既紧张又满怀期待 其实二宫也想看看 自己遇到情事会无可救药到什么地步


“但是 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这条路有多难走 你自己也清楚…”见他不回答 松润顶了顶他的头“嘛…如果你只是想玩玩倒也可以…”


他轻咳一声 抛去那些臆想 也用头顶回松润“谢谢你的关心”这个刚刚认识半年的弟弟竟然这么在意他 二宫一阵心暖 笑了笑继续说道“讲真的…最开始我以为答应和他在一起是因为他喜欢我 但是完全不是那样的…”他坐起来望向大野智的方向 “一直被牵着鼻子走的人 大概是我吧…”


“什么什么?狗吗?”相叶突然跟没事人似的活蹦乱跳的跑过来打断了他俩 “你们去看o酱可以和鱼对话!”


好好 他和松润相视一笑 做出嘘的手势 其实这事他羞于承认 总觉得自己输了——为什么会迷恋大野智的味道 迷恋他被自己欺负时甜腻腻的笑声 甚至迷恋那些他对自己做出的出格的事情——他知道答案 但是绝对不会告诉对方


起身的时候胸前的戒指项链掉了出来 他小心的塞回T恤里 金属的温度已经和肌肤相似 好像融为一体了一样


“这条鱼现在在说什么?”他把头像搭在大野的肩上


“它说啊 靠大野智身边的人真的超级可爱”


——————


夜晚来的很快 几个人去山上随便走走 泡泡温泉吃完热腾腾的火锅已经快要到了睡觉的时间 最先提出想要玩枕头大战的相叶一铺好床就睡着了 年轻人精力不够啊 二宫摇摇头吐槽道 明明自己比对方还要小


“怎么睡?”樱井翔帮相叶拉好浴衣的领口问到


“我不要睡你们中间啦”松润抱着自己的枕头 主动挪到了樱井翔的另一边“aiba桑和大野桑挨着 剩下你们随意”然后迅速地钻进被子 扭过头“晚安”


你们睡得也太快了吧…


樱井悄悄躺进相叶的被窝 抱着相叶的脑袋 动作跟早晨他抱大野智一样 二宫摇摇脑袋 清醒的时候想这些还是有些害羞 没办法佯装过去 索性也钻进了被子里


“晚安 大野桑”


“你过来睡吧”大野智轻轻拍了拍自己的床铺


“不要…”


“诶…”对方一声失望的叹气 能怎么样 二宫不是不想 可自己脸皮薄的要死 小打小闹还好 真到这种时候却豁不出去——


“那我就进来啦”


好吧 好吧大野智 也只有大野智才会这样吧 挤到他的床铺 身体从背后被抱住 脸就伏在后脖颈附近 说话的喘息声让二宫半边身子都僵住了 “你…你回自己那里…”


“不要~”


“大野智…”二宫没办法 也不敢出太大声音 伸手抓住了搭在他腰上的手拉到胸前 十指相扣 “那你别乱动”


“嗯嗯”对方在他的肩上落下轻轻一吻“晚安”说罢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后背抵上胸膛 亲密无间 是二宫喜欢的无法抗拒的安全感


睡吧


——————



我是他俩身下的榻榻米 我什么都没看到(°ー°〃)



——————


TBC

下一篇是sk的肉

再下一篇是sa的肉

过年真的不会胖么(°.ー°〃)


评论(10)
热度(4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