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夜晚】SK


写一个很想念大野智的某尼
不算糖 我觉得还蛮酸的
小短篇 有点平淡呐|_・)

——————

二宫和也到家的时候大野智还没回来 谁知道这么晚了要拍什么戏 早晨忘记关的壁灯孤零零的亮着 他借着光走到沙发那 泄气似的躺下 舒展筋骨 软暖的靠垫安静的氛围 再来一瓶啤酒就能直接睡下了

等不等他好 

一拍电视剧就忙起来啊 稍微有点寂寞 前段时间自己的电影潮 对方也是这么过来的吧 自己倒忙的无暇思考 俩人都把工作放在第一位 稍微停顿下来才能考虑私情的问题 话说上回亲热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二宫皱皱鼻子 不知道是岁数上来了脑袋变得愚钝还是真的好久没有亲昵 但愿是后者吧——算了 还是前者比较好

他看了看表 将近十一点 眼皮打架 翻个身想小憩一会 杂志凸起的书脊硌的他差点大叫 什么时候放这的 他抽出书 模糊的看不清字 随手一翻却突然出现了熟悉的面孔

色气的动作…吗

图片中的大野智眯着双眼 手摸着腮 皮肤是性感的小麦色 领口大敞 露出精壮的胸膛 这本杂志质量也太好了点 清晰到可以看清楚对方的唇纹和脸颊上不易察觉的痣

怎么可以给别人看这种东西呢 磨皮磨掉多好 他轻轻抚摸书上的人 滑滑的触感 难以言喻 明明是假的 他却好像真的摸到他了一样

嗯?这里写了什么?

「…不反抗…任由…性感…」什么嘛这些引人遐想的字眼 二宫咽了咽口水 啪的一声把书合上 放到旁边 真讨厌啊 那人怎么还没到家 难道又要爽约了

钥匙插进门锁的声音 二宫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又觉得自己太激动了 坐下 重新躺好 换了几个可以当做被吵醒的姿势 假装闭上眼睛 静静地听着

连开门都那么慢

“nino?” 大野智小声的询问 然后是换鞋的声音 走路的声音 约十步就会走到自己的位置 该找个合适的时候睁开眼睛 “睡了?” 对方又嘟囔到 接下来就是替自己盖衣服或者偷亲时的嗔怒了 

过了一会 对方一点动作都没有 二宫悄咪咪的偷看 没想到那人竟趴在茶几上睡着了



他慢慢爬起来 看着大野智的背影 瘦削的骨骼把毛衫拉出凌厉的线条 头发已经塌了下来 发尾搭在突出的颈部脊椎 被光影模糊了界限 这种自然而然的性感才是他 二宫咋舌 凑到大野智身边 轻轻揽住对方的腰 好细 现在大概又只有九十斤了吧

“喂…你是来我这里睡觉的吗?” 他在大野智耳边小声的抱怨 鼻尖顶着耳朵 发胶体香汗味 还有陌生的香水 二宫不问他估计不会自己提及 问了干什么 现在这个年纪 已经过了无意义闹别扭的时候 如果自己还像年轻时那么娇纵 对方还会宠着他吗 “诶…” 他又尝试轻摇恋人的肩膀 这次成功了

“嗯…嗯…” 大野智哼哼了两声 回抱住二宫 把头搭在他的肩上 “你醒着啊…”

“很累吗” 二宫揉揉对方的头

“还好…因为是工作嘛”

二宫犹豫着该说什么 可自己说什么对方也听不到心里去吧 曾经连着通宵好几天的日子两人都有 现在比起以往已经轻松许多了

“工作的时候才可以这样哦” 他最后说出一句近乎废话的赞同

“可是 工作时不能这样”

大野智突然啄吻了他的肩膀 沿着脖子向上 最后停在唇边 发出一阵甜腻的笑声 伸出舌头舔了舔二宫的嘴角 “不仅不能这样还要尽可能的保持距离 都怪你以前玩的太过火”

“啧…” 二宫被说的耳朵发烫 张开嘴对着对方的下嘴唇用力的咬了下去 “说的好像你不喜欢一样”

“喜欢 你的一切都最喜欢了”

露骨的告白 随即就被压倒在身下 大野智的嘴唇在他脸颊上摩蹭着 像只瘙痒的猫 体温微凉 二宫揽住他的脖子 想帮他暖暖 “大野桑…” 对方的手指柔和的在他的头顶打转 发丝卷成一团 “今晚…住下吗?” 

“明天要早起”

虽然心里早就有准备 可那一丝期待被浇灭的感觉还是有些苦涩 他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用拇指甲扣了扣食指 “好吧” 然后坐起身 轻轻啄吻大野智的鼻尖“那我想你该走了”

“生气了?” 大野智重新环住他的腰

“工作嘛 难免的” 故意没有说出反驳的字眼 可这点小心思 对方的脑回路应该get不到

“如果你想撒娇的话就撒吧”

“喂…” 意料之外 二宫被说红了脸 “我有那么任性吗…真是的” 大野智拨动人心的技术可是一流啊 还是那种自然而然的戳中 发现时已经深陷其中了 即便是过了多少年 二宫还是招架不住 “我…” 他慢慢靠近 抵上对方的唇 “有点想你 只有一点点哦” 紧接着全部覆上 柔软似无 脑海里回忆起刚刚看到的杂志上的唇纹 此刻正被他含着 占有欲实在是奇怪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 都是属于自己的东西 得到了就真的好吗 可是啊人怀有的主观意识就是用来推翻这些所谓的理性的吧 此刻 大野智就是他的 已经染上二宫和也的味道的所有物 甩都甩不掉

舌头轻点牙齿 挤进牙缝 最后与那份柔软纠缠 太长时间不做 触感都生疏了 但是怎样都可以 毫无技术也可以 只要有这个吻就可以 两人的动作缓慢轻柔 满是依偎的温存 最后又恋恋不舍的加重力道 吻到引出激动的喘息 大野智推开他 昏暗的灯光下只能看清半张脸上隐忍的表情 “我该走了” 他垂下眼睑 摸摸二宫的耳朵 “明天见”

“嗯…”

他跟着大野智走到门口 看着他换好鞋子 帽子 眼镜 口罩 最后对他笑笑——应该是笑吧 裹成这样也看不出来 

“那我走了”

“嗯…”

开门的咔嚓声就像电影的片尾曲 一开始播放就松了一口气 又是一个自己睡的夜晚 床很大 被子很凉 房间里安静到近乎耳鸣 讨厌啊 这种感觉真讨厌啊

“智!” 

再抱一下 就抱一小下就好


The end

愚人节快乐??
接连做了两个pre的我要歇歇了 非洲人的英语苦手啊_ノ乙(、ン、)_



评论(7)
热度(6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