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二十七)SK/SA


还记得我吗
我不是故意卡肉的 明天发(°ー°〃)

——————

“说吧你有什么事?” 二宫和也拿着枕头挡住裆部 坐在院子的长椅上一脸烦躁 下身的感觉还没消下去 刚刚如果不是相叶叫他他可是差点就释放出来了

“我和sho酱 和好了哟” 始作俑者低头腼腆的笑了笑 脸红红的

“嗯 那就好”

“我还是不行啊…哭的一团糟” 相叶把脚从木屐里伸出来 脚趾动来动去 “还以为搞砸了呢…”

“讲真的你俩这算吵架吗?”

“啊…不算吗…”

“笨蛋…”

只是误会而已 但是有多少吵架是因为厌恶或者讨厌的情绪 俩人沉默 晚风带着远处山林的香气 吹散了二宫脸上的燥热 怀里的枕头还染有大野智的味道 未消的肿胀和脖颈处的瘙痒 自己就那么不假思索的全部接受了 讨厌吗?没有 那大概是喜欢吧 毕竟从没有人对他这样做过——就算大野智对他干什么他都不会反感——已经渐渐怀有这样的心情了

“你说我这么做…对吗?”相叶的声音颤抖带着鼻音 比自己高大的身躯看起来却那么单薄

“你自己觉得呢?”

“大概是…错了吧 但是 结果不会变的 他可是樱井翔啊” 说罢相叶轻轻叹息 “他的决定 有我没我都是一样的…”

“aiba桑…”

“但我真的不希望他因为我而选择留下”

“嗯…” 安慰的话梗在喉咙 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 自己竹马现在的样子从未见过——努力控制住颤抖的身体 瞪大的杏眼湿润着 将无助和心酸隐藏在后 他想尊重他最后这点逞强 但是…

说到底 为什么偏偏是他会遇上这种事呢

可这事可不可怜难不难过 凭外人是不能妄下定论的

“已经足够了 你” 他拍拍相叶的头 “现在能做的只有等了吧”

“nino” 相叶抓住他的手 “如果是你呢 大野桑要去很远的地方 你会怎么做”

“会死” 他打趣道

“别闹…真的你会怎么做?”

手被相叶攥的发疼 对方深邃的黑色瞳仁直直地凝视着他 让他不得不正视这个问题 如果是二宫和也和大野智 他会怎么做?

一想到大野智可能会离开自己 他竟然开始眼睛发酸

“不要” 二宫把手抽回来 “我不要大野智离开我”

“我说如果……”

他假装困倦地揉揉眼睛 就当自己给自己个台阶下 “你别让我想这些……”

“你每次都逃避…以前的事情也好家里的事情也好 现在全都变了——”

“那…应该就分手了吧”

“诶?!”

单说出这句话就让他一阵揪心的疼 胸前的项链被风吹凉 细细的金属链此刻就像束缚一样 他起身 走到白天大野智戏玩的水塘旁 伸手想去摸池里的金鱼 可是抓不到 全都躲着他游的远远的

“aiba桑…第一个知道sho酱要出国的人 是我 当时还没有和大野智在一起——”

“我是最晚知道的?”相叶激动的打断了他 语调都升高了

“嗯 选择不告诉你 抱歉” 他在黑暗处歉意的一笑 划过水面的手带出一缕缕尾巴  “如果会分开那就不要在一起 我是这么对sho酱说的 我啊 跟你们不一样 是个很自私的人”

“没有!nino很温柔!”相叶冲过来板过他的肩膀 “你……”

“所以…所以我…” 他倔强的扭过头 长长的刘海遮住眼睛 月光白的彻底又纯粹 照的他的手也是病态的白皙 月亮一定是个很狡黠的人 把一切都尽收眼底却保持沉默 给你提示但没有结果 你的扭曲 肮脏和愤怒它又全盘接受 它好像什么都懂 那能告诉我 大野智不会离开我的 对吧?

竟然差劲到把优柔寡断迁怒于无辜的物质 

“抱歉…我不该问你这些” 相叶用拇指替他抹抹眼睛 “我明知道你…”

“是啊你明知道我那么脆弱还说乱七八糟的 今晚的房费你帮我付好了”

“好好我帮你付 你不要再——”

“我没有 你好多话啊…” 他挣脱开相叶 用衣袖挡住脸 “最不擅长应付你这种家活” 清清嗓子 平稳好呼吸 气氛都被自己弄得尴尬了 得缓和一下“aiba桑 那个…你们俩昨晚…嗯…怎么样?”

“什么事?”

可以再迟钝一点吗 “那事”这么说来自己的下身已经放松下来了 “痛不痛?”

“喂…”对方语气无奈 “不过比起之后的事情 痛根本不算什么而且…”

“什么啊…” 神神秘秘的

“会很喜欢的 你的话”

——————

大野智苦于泡澡 白白浪费了双人间里的露天温泉 这里会是个很棒的地点吧 台阶的高度刚刚好——等等自从凌晨他跟相叶提过之后一整天脑子里都在琢磨这事 再加上两人说的有的没的 大野智只要一消失在视线范围内就会心慌

“kazu…嘿kazu!”

“啊?怎么了大野桑…”

“松开啦我要去洗澡…”

吃完晚饭回到房间的两人 刚刚谈论到房间的布置 二宫就分了神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紧紧搂着大野智的胳膊 

“抱歉…” 瞬间红了脸 他随手拿起手机 解开锁屏滑来滑去 拇指都能感受到砰砰的心跳 “那你结束之后再说…”

等了一会见没了声音 二宫抬起头 猝不及防的被大野智拦在怀里 亲上脸颊 贴着肌肤呢喃道 “你刚刚 是不是在想奇怪的事?”

“我能想什么事啊…” 充斥进鼻腔的体香和烟味 二宫僵在原地 “你…你快去 然后快点回来…也不用那么快…总之走啦”

“好~” 大野智柔软的眼尾眯成一条线 笑声清澈勾人 “十分钟” 然后一溜烟就进了浴室

有点紧张过头了…

房间里暖黄色的灯光昏暗暧昧 浴衣闷热 二宫无聊的在房间里踱步 淋浴声响起 水蒸气模糊了玻璃挡板 只留下大野智暧昧的轮廓 言情剧里都是这么演的吧 忐忑的等在门外的女主被吃干抹净——为什么自己把自己定为女方啊 谁吃谁还不一定呢 不过…自己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等脚后跟踩得发麻 二宫才发现自己已经站在浴室门口胡思乱想了好久 他蹲下来揉揉脚腕 一抬头 眼前正好是大野智刚脱下来的衣服 鬼使神差的 他勾起手指在里面翻弄起来 这个…没有内裤 那大概是穿进去了?不对二宫和也 你在偷偷摸摸的干什么……他连忙用力拍击脸颊 可眼神还是不自觉的飘回到衣筐里 这是正常的吗 每个人恋爱时都是这么的…变态吗 他红着脸 拿起了大野智的T恤 衣服还是温热的 面料柔软舒服 全黑是自己没有尝试过的颜色 忽然又脑子一热 脱下了浴衣 换上 没有解开腰带 上身松松垮垮的搭在身后 真是奇怪的搭配啊 二宫像做坏事得逞的小孩一样 紧张和兴奋交织顶在胸口 得赶快脱下来 可是难得穿一次……他抓紧衣领 脚趾在粗糙的榻榻米上磨蹭 一寸一寸移到全身镜前 仔细端量此刻脸色绯红的自己 两人体型不同所带来的新鲜感让他下意识的笑出了声 这里 应该是大野智的肚子 有若隐若现的巧克力排样的腹肌 这里是肋骨 比自己要宽厚许多 抱起来很安定 这里 是胸口心脏的位置 砰砰原来跳的这么快 这种感觉 应该是喜欢吧 我喜欢…大野智?嗯 我喜欢大野智 喜欢 喜欢 喜欢

“那个…” 嘴里的人已经换好浴衣 不知什么时候站到他的旁边 正张着嘴茫然的看着他

“我…我只是想试试…!” 

“噗” 对方fufufu的大笑成一团 水珠随着未干额发的晃动滴到胸前 划出一道道水渍 领口露出的肌肤是健康的小麦色 再往下…二宫强迫自己把眼光移开 却被镜中的自己吓了一跳——那是与当初大野智和他玩闹间隙时眼底的欲望如出一辙——对对方身体的渴求

“挺合适的”

“没有…”耳朵羞的发烫 二宫赶紧把衣服脱下来“你别看着我…我…”

“穿着吧” 大野智拦住褪到肩膀的T恤 然后手指往下 故意掠过胸膛 打着擦边球 二宫身体一颤 抓住他的手腕 “……大野桑”

“嗯…” 对方往前跨了一步 距离近到可以感受到他身上的热气 “接下来 干什么?” 又突然伸手 圈住二宫的腰往自己怀里拉 凑到他耳边说话 “你说 你趁我不在时偷穿我的衣服 是想干什么?”


TBC
本来打算和肉一起发出来的 
后来看看篇幅实在是太长了。。
估计很少有人在追这篇了吧 毕竟我是个。。月更狗



评论(10)
热度(4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