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苏打水】SK


请忽略我错乱的时间轴
怎么可能真的写BE 他俩可是无论怎样都会在一起的人啊(・_・。)
迟钝的智

——————

易拉罐被打开一个小口 多余的气体夹杂着细小水珠喷薄而出 他看着泡沫溢满瓶口 等挥散干净才摁下拉环

“哟 怎么想起喝这个了?” 那个人果不其然的凑过来 靠在他身上 丝毫不计较两人之间近到过分的距离

“staff给我的”

“我尝尝” 然后拿起罐子 喝了一大口 碳酸刺激的他皱紧了脸颊 “嗯…有点…独特”

“是吗?” 他看着那人嘴唇接触过的地方 罐口带有哈气 咽咽口水 对准那里 也饮了一口

“怎么样?”

“好喝”

—————

大野智觉得自己像个杯子 玻璃制的 纯粹到近乎透明 又有那份坚硬的固执———表象 其实超级敏感和脆弱

而二宫就像倒进杯中的水 环绕着他 躲不开 逃不掉 如果他走了 他来依靠谁 谁又会任他打闹和撒娇 可真到了那时候 还会有铜杯子和塑料杯吧

啊…又乱想了

“那大野桑对于这件事是怎么看的?” 樱井翔看他放空了太久 又抛梗给他

“我啊…挺好的”

“你根本没在听吧” 二宫和也乐着吐槽他 在摄像机照不到的地方撞了撞他的膝盖

这些有意无意的身体接触 早已经习惯了

他想 如果他和二宫和也是两个不同性别的人 处于这种暧昧的状况 大概就会在一起了吧 不反感别的方式的爱 可是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 才发现需要考虑的事情这么多

大野智讨厌身体接触 唯独总是纵容二宫和也的放肆 或者说没法拒绝 就算躲开 对方也会重新黏上来 严肃的告诫他不要碰我了 可下次看到二宫满溢爱意的眼 他还是会放弃挣扎

循环往复 也已经习惯了

好麻烦啊 抵抗好麻烦 感情好麻烦 猜二宫和也是不是喜欢他好麻烦

那干脆不拒绝 也不接受———敷衍的时候的管用招数

———

如果你问一个男人失眠的时候会干什么 那答案肯定是那个动词吧

窗外是与自己相驳的纸醉金迷 屋内是属于大野智一个人的自由与放纵 他闭紧双眼 被子盖在喘着粗气的嘴边 睡裤碍事 他干脆裸着身子 一只手压在身下 另一只则做着那不齿的事情 累积 爆发 眩晕 疲惫 一气呵成——原本应该是这样的

「哟 怎么想起来喝这个了」

他的模样就像苏打水里的泡沫 猝不及防的爆开在大野智的大脑里 又随着身上的燥热烟消云散 在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想起他可不是个好兆头

但是…这很正常 对吧?

只有独处的时候他才能肆无忌惮的说喜欢他

———

凭大野智的记忆力 能回想起来的往事寥寥无几 好不容易在录制的时候想起 成员和staff都认真的听他讲着

“aiba和那个要转职的ad…” 他努力的回想 看着相叶雅纪一脸状况外的表情 当然 余光也瞥到旁边二宫和也炽热的眼神

「演示一下」staff的提示板这样写道

饶了我吧

他自然看向了旁边那人 谁知刚把眼神移过去 二宫就主动凑了过来 抱住了他的腰 轻拍了几下 大野智的后背一瞬间僵住了 连忙往后退来缓解尴尬

可话题还得继续 “两个人的头冲着同一方向…” 他歪歪头 目光又飘到了二宫那里 对方好像在索求拥抱似的伸出双手 用他最招架不住的眼神看着他 他保持不动 用尽力气才压抑住想伸过去的胳膊 再偷偷瞥一眼 映入眼帘那二宫失落的眼神 让他有一瞬间停顿了呼吸

“好cut ARASHI的各位都辛苦了”

“leader 你走的也太快了吧”

“我去厕所”

结果又是落荒而逃


在感情这方面 他一直都很不坦诚 交流苦手 干脆直接缄口 但是 当节制爱意的阀门已经支撑不住的时候 接触就变成了一件很苦恼的事情——因为珍惜所以小心翼翼 看了一眼就想看第二眼 碰碰脚尖就想依靠在他身上 拥在怀里就想亲那诱人的唇 太贪心了 所以就保持距离吧 暂时的疏离 给自己愚钝的脑子一些冷却的时间 等可以重新正视二宫的时候再恢复 虽然之后可能又是一个循环 

“大野桑最近一直在喝苏打呢” 始作俑者又悄咪咪的凑过来 那么长的沙发 偏偏要坐在他旁边

“嗯 是啊” 

“觉得很好喝?”

因为像你——滚在喉咙的细微刺激 却怎么也喝不够——“staff给的啦”

他低头捏着易拉罐发出次次都响声 混在二宫手里逐渐靠近的游戏bgm里 肩膀感觉到重量 二宫细软的头发就要扫到他的脸了 他猛的站起来 让对方靠了个空

“我先去影棚了哦” 还附上温柔的表情 让对方以为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凑巧的

“啊…嗯 第一次上我的节目 多多指教了”


同团的两个人被整蛊已是定番 虽然有心里准备 可表演起来还是出了一身的汗 红透的身体末端暴露了他紧张的心情 二宫身上的清爽味道充斥进鼻腔 如果不及时停下就要一发不可收拾了

“抱歉 我做不到” 说完赶快回了座位 为此时局促的境地开脱 二宫听到他的回绝 原本注视着他嘴唇的眼惊讶的微张 然后微妙的舔舔嘴唇 他不想看 也装作看不懂


“你又想逃吗?”

“我…没有”

节目一结束就跑回乐屋 打算故技重施 却被紧随其后的二宫堵在门口 锁住了内锁还把钥匙拔下来扔了出去

“nino…我还有工作…” 现在已经深夜了 这个理由他自己说出来都觉得假

“那也得等你把这事说清楚”

“什么事?有什么问题吗?” 他抓紧了手提包带 脸上假装疑惑

“我最近…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吗 有的话你告诉我”

“没有”

说出刚刚那句话的二宫 咬着下唇 听到他的回答身体一抖 攥紧了拳头 “那大野桑 只是纯粹的厌倦我了?”

“没有 为什么这么说” 他继续装着无辜

“那你抱抱我吧 就现在 没有摄像机 没有其他人 就我们两个” 二宫张开双臂 一步步向他走来 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这不是戏谑 是认真的 “呐…就一下 抱抱我”

“别闹…kazu…” 大野智也紧随着后退 直到靠上梳妆台 身体被二宫圈住 无路可逃 “kazu…”

“为什么…你以前全都接受了不是吗”

“现在跟那时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高分贝的细嗓震得他有些耳鸣 他看着他心爱的人 眉头拧在一起 眼里的委屈就要夺眶而出 这种表情 全都得因为我的懦弱和退缩 如果让喜欢的人伤心 那还不如不做

算了 干脆破罐破摔

“是我不一样了” 他暗自吸了一口气 忍住颤抖的手 抚上二宫的脸颊 另一支则挽住对方的腰把他圈进怀里 “都是的我错…”

“大野桑 等等——唔…” 第一次 太用力撞到了牙齿 对方挺翘的鼻尖戳到脸颊 还不够

“好痛…唔——” 第二次 调整方向 亲吻二宫的下唇 含在嘴里舔舐 被推开了 再来一次

“哈…哈…等——” 第三次 趁着对方说话的空档加强攻势 舌尖描绘牙床 掠过牙齿 挤进缝隙 与二宫闪躲的柔软纠缠 再来

“呜…轻点…啊——” 第四次 继续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 从浅吻到深吻 向更深处探去 摩擦上牙堂 挑逗脆弱的口腔内壁 再将对方全权包裹吮吸 吞咽津液变得困难 沿着嘴角流出 他空出手指轻轻抹掉 二宫呼吸短促 整个上身瘫在他怀里 但是…还不够

“大…大野桑——” 第五次 留给两人喘息的机会 慢慢从口中退出 卷着余韵舔舐嘴唇 咬住薄削的上唇 勾勒出那诱人的线条 染上自己的味道 然后再次深入 对方来不及避开 两人亲密无间的贴合 交换着唾液 品尝珍馐

“够了!” 刺耳的声音打破了他的沉醉 二宫猛的推开他 撞上了身后的桌子 易拉罐嘭的一声摔落在地上 泡沫涌出 滑稽可笑 “你要干什么…”

“是啊…我想干什么…”

“喂!”闭眼之前是二宫挥过来的拳头 却没有应该的痛感 只在胸前 被轻轻的锤了一下 “太差劲了…大野桑最差劲了…” 然后脖子被揽住 脸颊贴上对方滚烫的耳朵

深知做了出格的事情 无法挽回 大野智回抱了二宫 用力想把他揉进怀里 “嗯 这么差劲的人喜欢你 困扰吗 已经抑制不住了 你再靠近我 我会做出更差劲的事的” 头挤进脖颈 贴着柔滑的肌肤 嗅着对方甜腻的味道 会得到怎样的回答呢 谩骂吗 绝交吗 可是并不后悔 

“做啊…为什么不做 我讨厌你不做”

“诶?”

“因为喜欢…喜欢才会靠近吧”

“嗯是啊…所以?诶?!nino你…喜欢我?诶??” 将信将疑的说出这个猜测 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他看着二宫湿漉漉的眼神 游移着 避免他身上过多停留 自己的面颊温度越来越高 二宫不回答 那就是我想的那样吧 是吧?自己喜欢的人正好喜欢自己 这样的好事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就是你想的那样” 对方小声的呢喃

他调整好呼吸 重新直视二宫的眼 “真的?”

“大野桑真的是个笨蛋呢!我回去了” 双方交换 二宫挣脱开他的束缚 转身就要走 却被他一把重新拥回怀里 

“你别走”

这个场景跟刚才是不是有点类似

那就全凭我的感觉来了


The end

刚刚蹲完虾饺的直播 
我爱他一辈子QAQ


评论(35)
热度(14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