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助手】SK

这周的糖w
是个爱炸毛的尼和主动的智
酒后乱(并没有

——————

明明我才是整个制作部最受欢迎的人

可自从那个人来了之后 一切都变了

要说那个家伙 论帅气顶多算8分 论身高和我一样甚至比我矮一点 论性格 其实我不太了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即便他已经当了我的助手三个月了——不愠不火——大概这个词比较贴切

“大野 你去帮我复印一下这份资料 彩色的”

“冰咖啡 双倍糖浆 我五分钟之后就要喝” 

“今天有棒球赛 麻烦你把剩下的信息全部录入 我先走了” 

所以我就把我所有的怨气都发泄在他身上  一切琐事都交给他 助手就是干这些的吧 我没有错

可是在外人看来 我只是个坏脾气的上司而已 反而衬得他任劳任怨 办公室的女生们开始趁机劳烦他干这干那的 还会以此为借口 说要感谢他约他出去约会

当然我都会在那时给他双倍的工作 让他脱不开身

搞什么啊 他可是我的助手

——————

“我说nino 你是不是太欺负他了” 对桌的松本润趁大野智还未来 坐在他桌子上 翘着二郎腿 “他可是樱井部长的玩伴啊 不怕被报复吗?”

我白了他一眼 愤愤咬了口面包“我这是在培养他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他是在扫你们俩个的屋子吧”

“那我还要谢谢他了”

“不客气” 异于松本润的黏糊嗓音 一听就知道是谁 突然响起吓了我俩一跳 “你还偷听啊” 我恼怒的抓了抓他的肚子

“fufufu我错了 前辈 没听到多少” 

“快去工作”

“好”


今天是新游戏上市的日子 从早晨清醒开始 我就期待着下班第一刻冲出公司 第一个到达电玩店 最后成为第一个通关者享受荣誉和赞美 本应该这样好心情的一天 被我旁边那个焦皮打破了

“前辈 我可以去买便当吗” 大野智可怜兮兮的 翻了半天自己的双肩包 最后无奈的接受了自己忘记带饭的事实

“这点小事还要问我” 真是个笨蛋

“我怕你一会找不到我会着急”

竟然被他小看了 “你就算消失了我也不会怎么样的” 我气愤的往嘴里塞着饭团 还没咬到内馅 硬硬的不好吃

“是吗 那…诶诶?——” 他刚站起还没走几步 就被隔壁的女生一把扥了过去 好歹反抗一下啊 你力气不是很大吗

“啊~ 大野桑没有带便当吗?” 那人还故作惊讶的大声叫着 马上引来其他女人叽叽喳喳的围在大野智周围 把我的轮滑椅都挤出了半米

只是没有带饭而已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我这里多做了一份 不嫌弃的话吃我的吧” 谁会傻到这种程度啊 明摆着是特地安排的

“好 谢谢~” 那个笨蛋竟然还要了!

“我有鸡蛋汤哦 大野桑最爱喝了是吧”

“好 谢谢~” 又要了!

“还有水果和甜点 想要哪种?这是……”

好吵 真是烦死了

“大野智!” 我把饭团塞回饭盒里 挤进人群 抓住他的胳膊 “我请你吃咖喱 走吧”

“我已经有饭了诶…”

“前辈的话必须遵守!”

“啊…啊好…”

可我把他带出公司之后 并没有走到餐厅 而是随便找了家便利店 塞给他两个咖喱饭团 

“前辈…这个…”

“不喜欢?” 我抬起头想用蔑视的眼光看他 可是相似的身高 这个动作显得我很搞笑

“喜欢…”

“有的吃就不错了 知道我请别人吃饭多难吗” 

“fufufu谢谢” 他低头笑笑 撕开包装吃了起来 塞的脸颊鼓鼓的像河豚一样 还有点可爱 我一下子就气不起来

“下次…不要忘记带了”

“嗯 好吃”


我有时候也搞不懂自己的想法 像一直游戏第一的我 下了班竟然鬼使神差的先去了趟超市 等回过神来已经买了两大袋食材了

这个…怎么看都是双人份啊

既然买多了就干脆都做好处理省的以后麻烦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那就全部做出来留着第二天吃

既然都烹饪完了那直接装到饭盒里省得洗盘子浪费水

做都做了…

“喏 给你” 我把自己塞的爆满的饭盒放到大野智的桌子上 突然回想起昨天心里吐槽的那个做了双份的女生 “真的是做多了” 可除了这句话我想不出来别的解释 “不是特意给你的” 

“因为被前辈训斥了所以我…”

“什么?” 我故意装出失望的语气 其实早就知道了 看你的背包鼓鼓的四方盒子就知道了 可我为什么还要给你呢 是在赌气吗 还是在试探什么 这是我自己都困惑的地方 非要说的话 可能是自己的宠物被别人投食心有不甘 看着他变瘦会感到自责 一定是这样的

他又憨憨的笑笑 伸进书包的手抽了出来 “没事 那我就收下了”

“你…”我不惊讶于他的接受 心里溢出的喜悦倒让自己吃了一惊 但是在表现在脸上之前就被我压下来了 皱起眉头凶他 “要都吃完啊 剩饭是最可耻的行为”

“fufufu谢谢前辈”

他一边说好吃一边笑着 好像真的像只小狗一样摇起了尾巴   

等等 他…用的是我的筷子…

嗯…会脸红一定是因为今天太热了

——————

“你不是不喜欢人多的地方吗” 我把自己的公文包塞到大野智怀里 抱胸走在前面 同部门的相叶——也是我的好朋友 非要搞什么员工聚餐 还说要作为以后每周的惯例 樱井部长竟然答应了

“前辈也是 明明更想直接回家打游戏”

“我可是制作部的头牌啊 总得去应付一下”

其实我撒了谎 只要喝三杯就会变成醉虾 酒品还很差 这样出丑的样子我不想让大野智看见

但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怕什么来什么?

“大野智” 单凭自己的力量已经没办法坐直了 我半边身子都靠着他 包间里灯红酒绿混淆了视觉 唱歌的松本润好像变成了三个 不对四个 “大野智你好讨厌啊” 我脱口而出地说着胡话 掐着他胳膊上的肉

“为什么啊前辈”

“别一口一个前辈的 在外面就不要这么叫我了” 比我喝的多那么多却还像没事人似的 真的讨厌啊 我伸手去够放在桌子上的酒杯想灌他 可怎么也碰不到 

“前辈 你不能再喝了” 眼睁睁的看着大野智把杯子推到了我的臂展之外 然后换成了一杯麦茶 “口渴的话喝这个”

“多管闲事” 我吧唧吧唧嘴 血涌到耳朵 佯装威严——

“没事吧?!”

打脸真是一瞬间的事 手里的杯子掉在新买的裤子上 我一躲 玻璃的破碎声融在KTV嘈杂的背景音里不足一提 大野智却大惊小怪的

“你醉了 前辈” 他把我的胳膊往肩上一架 轻轻松松的抬起 “部长 我送二宫回去”

平时没发现 这小子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啊


夏天惬意的凉风吹在脸上 还有那外人看来很糟糕的西服裤 总算让我清醒了一些 意识到此刻的境地有多棘手的时候我已经在大野智的背上趴了好久了 他瘦削的肩胛骨硌着我的胸 乱翘的发尾飞进了我的嘴里 “放我下来” 我咬了咬他的耳朵 丝毫没有觉得这有什么不妥

“好痛啊前辈”

“都说了在外面不要这么叫我了 论年龄你比我还要大三岁吧”

“那…和也”

大野智说话黏黏的 这四个长长的音节也糊成了一片 我却莫名的开始心跳加速 是因为好久没听到有人这么叫我了吧 毕竟 觉得人际关系很麻烦的我 亲近的人很少 “放我下来吧” 我又重复了一遍

“嗯 和也”

不要一直叫啊

刚沾地我就后了悔 依旧没办法自己保持平衡 脚比灌了铅还重 眼前全都是凌乱弯曲的画面 大野智的脸也扭曲的更加圆了 胖嘟嘟的婴儿肥很可爱 我扑到他身上 开始搓揉他的脸——平时绝对不会这么做的

“你啊…明明体重比我还轻吧”

“疼疼疼疼…和也 松开…” 醉了不晓得控制手劲 他被弄的呲牙咧嘴的 然后突然抓住我的手 “要破掉了” 我却无暇关注他反抗的话语 思绪全都在他手上 比我的大那么多 拇指弯弯的 温度微凉 凸起的青筋和骨节散发着男性的荷尔蒙 真是一双惹人的手 我咽咽口水 却引发了胃口的不适 “和…也?”

“抱歉——” 


我支在垃圾桶上 看着自己刚刚吞下的山珍海味被悉数呕出 真是可惜 大野智不见了踪影 过了一会拿来了瓶装水和纸巾 安抚着我的后背 用刚刚看到的那双性感的手

性感?我一定是喝的太多了吧…

“不好意思…” 漱完口 我失力的蹲在地上 看着自己的皮鞋发呆 鞋尖粘上呕吐物 我用纸巾把它擦了下去

“你还好吗” 大野智也蹲了下来 凑近 关切的看着我 好像是真的关心 亦或是纯粹把这也当成工作 想到这 我的臭脾气又出来了

“好的不得了” 语气十分欠揍

“fufufu原来你也有这样的一面啊”

“不然呢 你以为我是圣人啊” 我撇撇嘴 没好气的看向他 大野智却还是笑着 眼角温柔的能掐出水 “乐什么…”

“又了解到了新的和也 很开心哦”

我从没觉得自己是个有趣的人 傲娇 任性 刻薄 对关系好的人更是如此 所以周围人的逃离我早已当做理所当然 为什么大野智会想要了解我呢 明明我对他一点都不好 每天给他那么多工作 没事总骂他 还会欺负他 为什么他没有离开呢

我想问出的时候发现张不了口

他惊讶的瞪大了眼 我也惊愕于自己的动作 贴近的面颊 湿热的鼻息 被酒精麻痹的感官好像突然回来了 大野智小巧的嘴唇柔软似无 沾有他独特的味道就像一颗甜腻的水果糖 这个比喻确切吗 我想验证它 又多亲了会 他没有深入 也没有离开 静静地看着我 我们俩就这么保持着动作 在阴暗僻静的角落里亲吻着 

好像只有几秒 也好像有一个晚上

“怎么样 好吃吗 我刚刚吐出来的东西” 

“和也你好恶心啊”

这借口也是糟糕

——————

知觉恢复的时候我先翻了个身 身体很重 喉咙也干燥的疼 我费劲地睁开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书架的游戏光碟 那这里…是我家?我是怎么回来的?混乱的记忆碎片糊成一团 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真实——

是大野智送我回来的!

回忆起这一点 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看看自己的衣衫 裸着上身 但内裤还在 皮肤清爽 下半部没有不适 双人床只有我这一边是皱的 还好 没有发生奇怪的事情

可一照镜子我就开始怀疑了

虽然头发乱糟糟 胡子拉碴 睡眼惺忪的样子也很帅 可脖子上那些深红色的印记是哪里来的啊!

我不得不蹲在马桶上开始沉思


继我放肆的吻他之后 气氛就变得微妙了 他纯粹以为我在耍酒疯 又把我背了起来 不管我怎么挣扎都不放开 后来反抗累了 加上头实在是很痛 干脆直接趴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和也…和也 到家了哦 开门” 

被他晃醒 引出了娇蛮的起床气 我深深地蹙着眉头 在裤兜里摸索钥匙 终于找到后却怎么都对不住准锁 “烦死了” 我把钥匙甩到地上 重新依偎回大野智的怀里

他对这样耍赖的我 只温柔地拍了拍我的脑袋

进入属于自己的地盘 我马上就原形毕露 西服外套脱下随意甩在地上 然后是领带 扯开的时候勒到脖子 又差点呕出来 裤子已经干了 但还是黏黏的 索性也脱下来 可是衬衫 自己怎么也解不开

“你脱太多了吧…”大野智整理着被我扔下的衣服 叠好放在沙发上 然后走近我 拉住我暴力扯着纽扣的手 “会感冒的”

“热…我好热啊…”真的是浑身莫名的燥

“那你马上就要去睡觉哦” 

他一只手环住我晃来晃去的上身 把我圈到胸前 另一只开始缓慢的解开扣子 我呆呆的看着他的动作 第一颗 第二颗 第三颗 有意无意的蹭过我滚烫的胸膛 白皙的肌肤被染成了粉红色 逐渐加重的呼吸还有剧烈跳动的心脏让我有些迷糊 隐藏已久的欲望却渐渐浮出水面 我抬起头 大野智的脸近在眼前 往前靠一点就能抵上额头 我从未这么近距离的观察过他 嗯…这个长相 还是打八点五分吧 比印象里要更精致一点 睫毛纤细 鼻尖小巧 右边脸颊有一道疤 笑起来会凹进去 嘴巴…甜甜的味道 还想再尝一口

“唔…”

菠萝味?不对

“和…和也…”

桃子?差不多了吧

“你干什么…” 他捧住我继续往前凑的脸 眼里满是惊讶 还浑浊着一些别的东西 

“好吃”

“不要轻易做这种事啊…”

“是你又没关系”

什么时候发现大野智在我心里和别人不一样的?等意识到的时候就已经变得特殊了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我 像是生气似的 看得我心里发毛

“抱歉…” 这是我当时的大脑能思考出的唯一一句话

“我不管了哦”

“嗯…什么?”

“喝酒的不只你一个人”

之后的事情就变得模糊不清了 大概是因为紧张而大脑充血 他好像在啃咬我的脖颈 湿热的吻点燃了我的身体 蚂蚁爬过般细密的痒 喘息声夹杂着他的名字——从未那么亲昵的 智 智的叫着他 我瘫在他的身上 赤裸的肌肤磨蹭着他粗糙的外套很难受 我也开始撕扯他的衣服 大野智的身体也是同样的热 匀称的小麦色真的像面包一样 是不是也是同样美味 他被我的吻惹得发出沉重的低吟 然后把我抱起 进了卧室——

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

这难道都是梦吗 这个吻痕 是我自己捏出来的?嘴上的触感 是亲胳膊感觉到的?

等等 我好想很期盼的样子

啊…真是太差劲了

总之 我打算去公司当面问他


“nino 你的脖子怎么了?” 松本润从我一进办公室就好奇宝宝似的盯着我 “三个创口贴…”

“蚊虫叮咬” 我应付地回答 赶快走回座位 大野智已经到了 正瘫在椅子里惬意地刷着手机 发觉我来了之后露出他最常有的微笑 “前辈 早上好”

“啊…嗯…早上好” 一看到他就想起昨晚的事 紧张的慌了神

“蚊虫叮咬…吗” 他却在我坐下之后 佯装热心的凑过来 “最近的蚊子还真是厉害啊” 说话带出的气息蹭着我的耳朵 这个家伙一定知道我这里是敏感点吧 故意的 绝对是故意的

“离我远一点” 可我半边酥麻的身体僵住了 只能等着他自己后退

“对了前辈”

他又暗搓搓地靠近了 嘴唇快要贴上我的耳廓 富有磁性的声音震动了耳膜 我的心脏也同频率的快速跳动 “干…干嘛…”我深深地耸起了肩 攥紧拳头忍耐着

“草莓 这里还有一个”

趁着没人注意 他竟然伸出舌头舔了舔我的耳后

就这么轻易地被玩弄了?

“大野智!” 我恼羞成怒 猛的站起来 轮滑椅都撞到后面的墙上 “你跟我来一下!”

“马上就要开会了啊…”

“前辈的话必须服从!”


他任由我抓着他的胳膊 完全不反抗的被我甩进了厕所隔间 锁上门 狭小的空间暧昧的距离 我却先红了脸

“你想问什么?” 

“那个昨晚…那个…” 难以启齿

“没做哦” 他用轻松的语气说道 好像这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

“这样啊…”也是 如果做了的话我大概今天就没办法来上班了 可是 为什么没做 我都…那样了…是我太没吸引力了吗 本该是该开心的事 我却有点失望

“你睡着了”

“啊?啊…这样…” 太好了 不是因为我的原因 好歹我也曾得过公司里喜欢的长相第一名

“真是遗憾啊…”

啊是啊 真是遗憾——我被自己心里的话吓了一跳 难道我真在期盼这事的发生? “别太自恋了” 我打了他肩膀一拳 别过头想隐藏自己滚烫的脸 “不睡也不会和你做的” 

“骗人” 大野智没有像往常一样嬉皮笑脸 反倒认真的抓住了我的手 慢慢往前进 我往后退 直到靠上门板 这个距离就跟昨晚一样亲密 他想干什么 这可是在公司啊

“整个人都粘在我身上 还咬我的耳朵捏我的脸” 另一手也被他禁锢在了手里 无处可逃 “还脱我的衣服 主动拥抱和接吻——”

“那是因为喝醉了!”

“那样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撩拨我吗?”

我被他堵得语塞 更加不敢看他 酒后乱开张这事以前从没发生过啊 为什么…偏偏在这个男人身上 难道真的对他…

“我的定力很差的” 

“大野智… 哈…别…”他声音里带着委屈 把我的手贴上了他的嘴唇 撕磨着 让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说的话也同样如此 “再有下次…可能就忍不住了”

“你真是弱啊…” 我继续倔强地顶嘴 其实心里早就认清了那个事实 没跑了吧 诚实的身体早已告诉我了——

“喜欢你…喜欢和也”

被抢先了!

“在公司…要、要叫我前辈”

“那 喜欢二宫前辈 是想干这种事的喜欢”

嘴里又是桃子甜甜的味道

——————

我依然不懂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 像我还是会给他很多工作 没事就蹂躏他欺负他 可是每晚会多做一份便当 再也不去公司的酒会 他也还是很受欢迎 那群女生没事就围着他吵吵闹闹的 还趁机揩油 但是 我一点也不吃醋

因为

他可是我的助手啊


The end

直到那天二宫和也发现罪魁祸首是大野智那根桃子味的唇膏(x


评论(25)
热度(16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