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社长与阿柴】SK(上)

参见世难设定 
龟毛X傲娇
阿智真这样我就打他了(x)
——————

好难受

最怕这种将醒未醒的状态 闭着眼也好似睁着 思绪撞落一地的片段散落在大脑里 鱼缸里青鳉鱼游过的剪影 秘书泡的咖啡放了三块糖 下雨后泥泞的街道还有夜跑时吹过的风 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着了凉此时才会这么疲惫 

“嗯…嗯…”

什么声音?

“嗯…”

脸上突然感觉到阵阵湿热 好像有东西正在舔舐他的脸颊

对了 昨晚捡了条狗来着?

一定是的 大野智是绝对的唯物主义 灵异事件这种东西 不信就不会有 心大的很 再说什么鬼会看上不受欢迎的35岁大龄男青年 他翻了个身 身边窸窸窣窣的 你这个调皮的小动物揩完油就想跑啊 他一把把它揽进怀里

但是这狗…有这么大吗?

手指上本应是毛茸茸的触感却被光滑温软所代替 往上摸 那东西害怕似的往他怀里钻 贴上脸颊的细软应该是头发 可头顶动来动去扫他眼睛的——这手感 是动物薄软的耳朵 如果是梦还是个恶趣味的春梦啊 真是低估了自己的底线 但如果不是的话——

等等

“啊啊啊啊啊啊!!”

眼前这个赤裸的陌生少年是谁?耳朵?尾巴?脖子上拴着链子? 情趣play?成人动作片拍摄现场?我知道了就是那个吧!整蛊节目!现在不是会有考验名人的恶搞吗 一定是这样没错 我好歹是代表了整个旅馆的社长啊 装也要装的镇定一点 大野智迫使自己冷静下来接受这个设定 尽可能的摆出正常的表情 “请问你是?” 

“波奇”

“啊…真是个好名字” 然后下一步是不着痕迹的植入软式广告

“你呢?”

“我?我是岚旅馆的社长 大野智 你应该有听说过”

“没有” 少年的耳朵轻轻一抖 这个道具做的还挺真实的 日本的宅文化已经先进到这个地步了吗…不对像你这样接话那节目怎么继续下去!演员是新人吗?

“总之 先把衣服穿上吧 这个 是我们旅馆的浴袍 用料和别的旅馆不同 而且——” 那个少年 竟然扑到了他怀里 又开始舔他的脸颊 从未和别人有过亲密接触的大野智整个身体都绷紧了 “诶…你们剧本是怎么写的?一定要这么做吗…” 他小声的在对方耳边询问

“什么剧本?” 那人竟一脸纯真地看着他 忽闪着勾人的大眼睛 通透的茶色瞳仁里映着自己呆滞的表情

“你们在拍节目吧”

“没有哦”

再等一下

“诶?诶诶??”

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忘了吗?昨晚 你把我捡回来的”

“你是说…你是那条柴犬?!” 骗人的吧 现在可是21世纪啊

“嗯 是的哦” 少年对他眯眯眼 想重新回到他怀里 被他一把推开

“别闹了啊 摄像机在哪里?导演呢?这个节目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吧 我会付广告费的你们快出来啊!” 大野智此刻已经无法思考 拖鞋都没穿就冲下床到处翻找 可不管怎么寻觅 没有摄像机 没有staff 只有一个人 和一只…狗?

“那个…真的?”

“骗你干嘛”

好吧 大野智你要冷静 你是全日本排名第13的旅馆的社长 未来可是要成为世界第一旅馆的社长 这点小事都克服不了怎么可以 他甩甩头 理清思路——捡了一条狗——狗变成了人 哪有这么简单啊!这个生物已经完全超出了认知范围了好吗!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大野智走回床边穿好拖鞋 逼迫自己重新直视它…不对 他 

16,7岁的模样和身材 栗色短发 皮肤白皙 面相生的精致 高挺的鼻梁却有着柔软的鼻头 嘴唇更像猫一点 微微的翘着 下巴和右脸颊上恰到好处的点缀着痣 这相貌当狗真是浪费了 他从心里惋惜 又发觉自己盯了人家太久

“那个…那个…耳朵 耳朵和尾巴也是真的?”

“嗯”

“名字呢?”

“你问过了…刚刚 那么难记吗? 那就换一个你记得住的好了” 少年自说自话 起身——依旧裸着 在书柜前踱步 项圈系着链条缠在尾巴上 “nino?怎么样 很好记 也很好发音”

“啊…啊 嗯 好” 大野智不敢看他 随口就答应了 少年青葱般的身体泛着粉红色 在他暗色调的房间里显得十分扎眼 即便同是男生 可仍让他瞥一眼就脸颊发烫

“你快把衣服穿上…”

“好~ 大野桑”

——————

我现在 真的是清醒的吗 大野智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又重新问了一遍

“会变成人十二个小时?真的?”

“嗯 零点开始” nino窝在沙发里 懒洋洋的转了个身 撅起挺翘的小屁股 大野智连忙用毯子给他遮住

“那 我们怎么没有发现你们的存在”

“是你没发现而已”

总觉得刚刚好像被他嘲笑了 我可是个社长啊 “我还是无法相信” 大野智皱紧眉头看着他 想在对方身上发现端倪 nino反倒主动靠过来 骑在了他身上

“你摸一摸” 然后拿着他的手 从光洁的胸口到脸颊 然后抓住轻轻颤抖的耳朵 “是真的哦” 的确 跟自己相似的皮肤触感 耳朵是切实长在脑袋上的 “还有这里” 又游移到了尾巴 像条活蹦乱跳的鱼一样扫来扫去 

“可是…你们该怎么生活 这样可以打工吗?” 还有社会性的问题的需要考虑

“那就是对于正直的社长大人来说 是完全新的世界了” 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肢 nino圈住了大野智的脖子 不轻不重的在他的脖颈处开始啃咬 好似昨夜撒娇的小狗 可现在是个活生生的人啊!忽略身体构造都可以直接塞进杰尼斯当爱抖露的人啊! 能完美应对各种商业状况却未经人事 大野智心都要跳出来 

“别…很痒” 嘴上这么说着 身体却被撩拨的越来越热

“唔…签订合约 成为宠物…嗯…既解决了生活又能得到一大笔钱 何乐不为呢” 变本加厉似的 nino的嘴唇游移到脸颊 舌尖在敏感的皮肤上打转 酥麻了他半边身子 大早晨正是最渴望的时候 蠢蠢欲动的欲望在体内积攒 再这么下去…

“包括这种事吗?”还是不行 他说句话想给自己找点喘息的余地 带着作为精英人士的最后一点理智 他推开黏在他身上的危险分子 隔开距离 坐到另一半的沙发上 

“签订之后可以对你们做任何事吗?”

“只要有钱 毕竟我们比你们人类要低一个等级”

“那你为什么一个人?”

说完这话就后悔了 对方下垂的眉尾渐渐挑起 刚刚暧昧的空气瞬间冷却 果然在说错话的方面 他才是是一流的

“没事没事 nino很好看”

这么说会开心一点吗 

“用你说”

看来没有

“马上就会有人养你”

我竟然会哄十几岁的小孩子 秘书看见一定会露出不可置信的惊讶表情然后录像留念的

“那你养我吗?”

“不要很麻烦” 因为秘书说我跟宠物合不来

“那你干脆再把我丢掉好了”

“怎么可能啊…”

“那你就是同意养我了” 好像钻进了小鬼的圈套 nino耷拉的脸马上露出狡黠的微笑 又重新扑到他身上 亲昵的钻进怀里

“喂…我没同意啊…”

“都这么老了做人还不讲信用啊”

“你…”

就这样莫名其妙的签了合约?



按照nino的说法 在中午十二点之后到凌晨 他都应该恢复成柴犬的状态 那此刻 八点十五分 应该是只狗 还是验证一下吧 不亲眼看着他变成人是没办法说服自己的

“我回来了” 家里黑着灯 反倒是电视在一闪一闪 nino正半躺着——对 以一只柴犬的姿态躺在地毯上 托着脑袋看电视 见大野智回来 轻轻汪了一声

正常的动物做不来这个姿势吧…

“你吃饭了吗?”

“汪汪”

这是吃了 还是没吃?

“没有?”

“汪”

“吃了?”

“汪汪”

大野智你是个白痴吗不管怎么问他都只能这么回答啊

他走到厨房 没有做过料理的痕迹 冰箱也跟他早晨走的时候一样 难道饿了一整天?“你为什么不自己做点” 他凑近nino 把它抬起 柴犬圆溜溜的眼睛好可爱 让他忍不住顶了顶它的鼻尖 又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轻咳了一声

“饿吗?”

“汪”

肯定很饿吧 小肚子都是瘪的

“我做东西给你吃好不好”

“汪”



独居久了 自然修成了做饭的技能 大野智把nino举到冰箱前让他自己挑食材 肉乎乎的爪子指着牛肉和牛奶?“你现在能吃这些东西吗?” 不过他也没有养狗的经验 打算掏出手机查一查

「我和人一样」nino却抢过手机 在屏幕上打出这样一段文字 狗的肉垫原来这么厉害 比他打字还要快

“想吃什么样子的?”

「细点的瘦肉」

“这个我没做过诶”

「笨蛋大叔」

他翻了个白眼 忍住想蹂躏nino的冲动 被狗吐槽还能怎样 汪回去吗 还是一门心思好好做饭 让他看看全国第13名旅馆社长的厉害


“所以…真的很难吃吗”

“汪”

“抱歉…”

“汪汪”

因为忘记裹淀粉 最后煎出来的肉都碎成了一块块的渣渣 还手抖撒了超多的胡椒 他想用第一次做为自己辩解 可看对方艰难咀嚼的样子 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别吃了…”

「饿」

好吧好吧 此刻我这个渎职的饲主只能安静地看着它一口肉五口牛奶的吞咽 顽强的样子简直比24h马拉松都感人

“为什么不吃饭?”

nino没有回答他 继续低着头舔牛奶

“你这么小不吃饭会饿坏的”

「不会做」

“真的?”

“汪”

nino好像羞于提起 打完字就跑到床上 缩进被子里

“没事没事 以后我都做给你吃” 大野智也追过去 掀开被子想把nino翻出来 

“汪”

“别逞强啊 我毕竟在养你啊”

“汪…”

对方却调皮的从他脑后窜出来 开始舔舐他的耳朵 软滑的舌头适应之后还有些舒服 “别闹了” 命令被自己黏糊糊的嗓音拖的毫无威严 他索性停止了抵抗 趴在床上享受着


“我想睡一会 十二点叫我” 

“汪汪”

再睁眼就两点了

糟糕 完美错过

——————

“我帮你把三顿饭都做好了 微波炉你会用吗?” 才六点 大野智已经穿戴整齐 今天要出差去开个重要会议 那帮供应商可不好对付 他看了看表 距离司机来接他还有十分钟 他打算用这最后的时间和亲爱的宠物温存一下

 “nino?你会不会用啊?微波炉”

“嗯…”

刚坐到床上nino就主动凑过来 躺上了他的大腿 眼睛紧闭 不满于他的打扰 嘴巴撅的老高

还挺可爱的嘛

“我一会就要走了” 他虎摸对方的头 “微波炉前面帮你摆好了小板凳 恢复成动物也应该够得到”

“嗯…”

你好歹回我一句啦

“今天肯定比以前做的好吃 我按照食谱来的”

“嗯…”

“我还帮你切成小快了”

“嗯”

不夸夸我吗?

“诶…nino…”他又揉揉对方绵软的脸颊 

“嗯?”

“我今天会晚点回来”

“嗯…”

看来真的很想睡啊

“那…我走了”

“等会儿”

“干什——” 

“走好”

狗都喜欢这么对待主人这是动物的天性 毕竟与外界接触用的最多的就是嘴了 所以这个吻……

可他现在是人啊

35岁年轻有为的社长第一次春心萌动竟然是对着一只?一个?

该怎么定义才好



赶在午夜前到家 可大野智却迟迟没有打开房门

说真的白天一直在想nino的事情 蜷在自己怀里熟睡的样子 慵懒的趴在沙发上发呆的样子 还有粘在自己身上撒娇的样子 有的偷拍了下来 有的只能靠那短暂的触感慢慢回味 可这种感情 看网上那些猫奴们也会有 那我算是狗奴吗?哈哈这个词跟骂人一样——我一个人在家门口傻乐什么

“nino?” 最后还是进了屋 房间里闭着灯 连电视都没开 “nino?” 还是无人回应

“nino?”他打开灯四处寻找 急出了一身汗 “你在家吗?”

“汪…” 最后在衣柜的角落里 传来一阵细微的叫声

“吓死我了…” 他把它抱起 可却反常的没有亲近 垂着耳朵一副可怜样 “你又没吃饭吗?” 他摸摸它的小肚子 鼓的 “那是怎么了 生病了?”

“汪汪…”

“怎么——” 说话被十二点的钟声打断 大野智全身的汗毛都紧张的立了起来 nino跳到了床上 蜷成一团 然后体型慢慢变大 身上的毛发开始变浅变细 一点一点 就像科幻电影的3D慢放 虽然就发生在眼前但是还是难以置信 还想倒带多看几遍

“ni…nino…?!”

“干嘛”

语气这么凶 让他生生把称赞的话咽回肚里

“你怎么了?” 

“没事”

“没事干嘛躲在衣柜里”

“你管我” nino没好气的说道 起身回到衣柜 背对着他穿着睡衣 

耍什么脾气啊 亏我想你想了一整天

“你知道没人敢这么和我说话吗?” 

“哦是吗?那对不起了社长大人”

“喂!” 大野智恼怒 一把把nino拉进了怀里  “你…” 却看到对方红肿的眼睑 脾气一下软了 “怎么了?”

“都说了没事…”

“真的没事的人是不会说自己没事的” 对方还是躲着他的眼神 委屈的他心慌 “告诉我啊”

“回来太晚了…”

“诶?我告诉你我会晚回来啊…”

“那也太晚了” nino抱住了他 贴在肩膀深深的嗅着他身上的味道 “干脆不要回来了”

摆出那种表情说这种话 到底是想不想我啊

“那我现在回公司住” 

“你是笨蛋吗?”

“你才是 明明很想见我”

“大野智你太自恋了吧 只是少了做饭的人而已” nino猛的推开他让他一个趔趄 然后钻进被窝把头盖上 “谁会想你啊”

“自恋的是你吧?”那么冲的语气 是想吵架吗 从没接触过这类人的大野智气又不打一处来 “我啊 可是推掉了晚饭后的花天酒地回来看你诶 区区一只宠物而已干嘛那么狂妄 还真以为自己那么重要 本来我就没有想要养你 是你自己贴过来的吧”

一连串的话说完对方就沉默了

吵赢了

可是…

“我刚刚那句话是随口说的…”

“那些酒局我本来就很讨厌”

“我都照顾你那么久了…当然是…是同意你住下来啦”

“好啦 算我输了好不好”

“nino…?把头伸出来这样会闷坏的”

“你…快出来啊 我让你出来” 原本就接近于零的耐心消耗殆尽 大野智直接掀开了被子 nino正在角落缩成一团 微微战栗着 脸抵在床垫上棕色的床单氤氲了小片的深色

“你在哭吗?”

“没有” 说完 还抽抽鼻子

“撒谎 那一滩难道是口水啊”

“床单我会赔你 我…我现在就走 这几天麻烦你了” nino这么说着 开始脱下睡衣 低垂的眼尾闪烁着水渍 鼻头都是红肿的

“我没让你走”

“大野桑说得对 都是我倒贴”

“你这个人真是!” 看nino站了起来 他连忙把他摁回床上 “我都说了那是气话了!”

纤细的手腕只有自己一半的粗细 一只手就可以禁锢住 他急得顾不上对方的挣扎就把他压在身下 手劲很大 抓的nino疼的皱紧了脸颊 “那些说的不是你 好吗?你当它说的是…说的是家里的鱼 他们有没有我 饿半个月都活的好好的 你不一样” 弥补的话没有用 身下人眼底的清潭越积越多 咬着下唇倔强的看着他 “所以…别走 你很重要 我承认我就是特地赶回来看你的 不要哭了 不要哭了啊…”

“放开我”

“你留下来我就放开你”

仿佛时间停顿了几秒 两人就保持着动作 互相凝视着 胶着的空气混合nino时不时的抽泣声 让大野智越来越烦躁 未驯化的幼犬想保留他最后的自尊 可他自己这么多年也从没低下头过 该说的不该说的话全都说了 等待结果的过程真是难熬

“我们别闹了好不好” 害怕对方离开的心情最终压垮了那近乎偏执的倔强 他受不住了 附身亲吻nino的眼 迟迟未落得泪水终于决堤 他将它们全都舔去 

“大野桑…大野桑说的话好过分…就算是事实也…也不要告诉我”

“假的 全都是我故意气你”  他松开桎梏 将对方搂进怀里 “我啊 既然捡了你就已经做好养一辈子的准备了”

“嗯…嗯…” 怀里的人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什么意思 但是身后抓着的自己衬衣倒是紧到纽扣都快崩开了

“我买给你最新的任天堂掌机当做补偿 可以吗?” 哄小孩的招数

“汪汪” 诶…又要猜意思?

“往你的游戏账号里冲一万円呢?”

“汪汪…”

“嗯…那还有什么是你喜欢的?”

“汪”   

“这个汪的意思我猜不出来啊…”

“笨蛋…”

“啧” 又被鄙视了?“世界上那么多东西我上哪猜去”

“所以说你是个笨蛋”

如果是以往的大野智 一定会反嘴再把对方臭骂一顿 但是现在

“嗯 我就是个笨蛋啊…”



The end
办公室的肉下周发
嘿嘿嘿因为要过生日了当做给自己的礼物(°ー°〃)

 


评论(17)
热度(17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