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社长与阿柴】(中) SK (H)

依旧是世难设定 有点虾饺性格的阿智

肉在很后面୧(﹒︠ᴗ﹒︡)୨

——————

温热的水撒在身上激起一层惬意的朦胧 天色尚早 他揉揉酸胀的眼睛 打了个哈切


我好像胖了一点 肚子圆滚滚的 也难怪 一天三顿都是肉 变着法的给他做 还怕某人碎碎念的担心 必须全部吃完


“nino 洗澡把浴帘拉上” 说谁谁到 那人迈着轻盈的步子 推开了卫生间的门 带出的风让他打了个冷颤


“你又不是没看过” 他小声抱怨着 把淋浴的温度调高


“我…我想上厕所 快拉上” 


“上吧 我看着你” 


“你真是恶趣味啊…”


“天性”


满意的看着他的饲主叹了口气 脸红到了脖子 然后慢吞吞地转身解开腰带 脱下内裤


“不愧是大野桑” 他打趣道 对方虽然侧着身子 但还是能窥到一二


“还没长开的小鬼”


“哪有 我看上去和你一样大”


“是吗?” 大野智低头看了一眼 “嗯…我的长一点”


“我的粗一点”


在周六的早晨干这么无聊的事情 也只有我们两个了吧…



“你今天起的好早” 吃完早饭 大野智帮他擦擦嘴角的沙拉酱 顺带揉一把他的狗耳朵 “明明平常都会赖到十一点”


“我今天…” nino犹豫着要不要把方才洗澡时的心血来潮说出口 可这事情 大野智答应的几率——今天是休息日 应该有幸运加成


“想干什么?”


“我想去你的公司看看”


“诶?!” 意料之内的反应 对方吓得差点摔掉手里的盘子 “为什么?以前带你散步你都不去的啊”


我想多了解你一点 话到嘴边就变成了 “就是想去”


“不行”


“我会装扮好不会露馅的”


“不是这个问题…”


“周六公司又没有人”


“但是…” 好的 大野智抿嘴唇的动作说明已经开始动摇了 接下来装的可怜一点


“不行吗…” 最后一个音节要说出叹气的感觉 然后低头 把耳朵和尾巴都垂下 再拉住大野智的衣摆 “抱歉…这种要求 还是太过分了吧…”


自从两人第一次吵架之后对方最怕他这种唯唯诺诺的语气 如果落泪了更是要什么给什么 但他最多用用第一招 哭泣之类的伎俩对他的自尊心来说还是有些勉强


“nino…” 果然受用了 大野智蹲下来 双手捧住他的脸颊 用拇指替他摸摸眼睛 “为什么想去呢?那里没什么好玩的 游戏厅的话我倒是可以陪你”


“那里是大野桑除了家待的最久的地方” 也是气味最浓厚的地方 他趁机圈住对方的脖子 嘴角抵着耳朵 故意喘很粗的气 “还是不行吗?” 这个娇撒如果反过来 大野智想干什么他也都答应


对方别扭的动动肩膀 考虑了片刻 “好吧 那我一会叫石神过来接我们”


“汪~”


计划通


——————


电梯的门里映照着完全不同的两人 圆脸尖脸 青年少年 他比大野智矮了半头 也白了两个色号 衬衫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上 在家他都是只穿这一件的 无奈被对方勒令套上裤子 还需要挽两个节才合适


“一会我带你去买衣服吧?”


“穿衣服会阻碍我和大自然的交流 最后身体酸软 四肢乏力 马上就会死掉的”


“哈?” 


“真的”


“那你现在还有精力胡说” 对方对他的歪理嗤之以鼻 拍了拍他为了遮挡耳朵的帽子 “我说买就买 不许反驳”


“我穿你的就好了嘛”


“为什么要穿我的?新衣服不喜欢?”


因为有你的味道这种话怎么说得出口…谁来救救他饲主的情商 “不喜欢 还是省下来买游戏吧”


电梯及时的叮的一声 “走吧” 他拉住大野智的袖子赶快出了门 害怕对方看到镜子中脸红的自己 明明早晨的时候坦诚相见都不害羞


“你平时就在这种地方工作吗?”


“嗯 怎…怎么样?还好吗?”大野智好像比他还要紧张 眼神游移着


“好啊 当然好 你可是社长啊”


“夸奖?”


“你猜” 他摘下帽子 抖抖耳朵 在房间里东瞧瞧西看看 简洁大气的装修风格 很难想象大野智西装革履一脸正经的坐在专座上看报表的样子 嘛…毕竟看过了耍小孩子脾气的他 


“虽然岚旅馆现在是第十三名 迟早有一天我会让它变成第一的”


“你的志向真是远大”


“那当然了 target:full speed two months 懂吗?” 


这标语完全意味不明啦


窗帘紧闭着 十点钟也好像傍晚般昏暗 他没打算开灯 继续在房间里踱步 座位正对面就是球形鱼缸 除了蘑菇最喜欢的就是这些家伙了吧 你们都是我的情敌 他走到跟前 看着几百只青鳉鱼自在的游来游去 上次听大野智说饿半个月都活的好好的 又感觉有些可怜 “我可以喂吗” 没等对方回答就自顾自的拿出鱼食


啊嘞?


一定是刚刚位置不对 他换个方向 尽力踮起脚尖 


再换个方向试试?


是鞋子的问题吧!


为什么够不到?!


一个鱼缸而已干嘛修那么高


所以现在…该继续努力 还是尴尬的把鱼食塞回包装盒里


“噗”


“笑什么!” 刚降温的脸又提高了两度 他撅着嘴 继续倔强的伸长胳膊


“我帮你” 大野智走到他身后 竟然环住他的腰 举了起来 “够到了吗?” 轻松的样子 这个笨蛋是有多大力 “快、快…快放我下来!” 把鱼食撒完他就开始挣扎 着地之后 干脆假装欣赏地趴在鱼缸上不回头


“没了我果然不行呐”


“我马上就会长大的!”五十步笑百步 你也只有一米六六好吗 他偷偷下定决心每天要多喝三瓶牛奶


“你看这一条 叫Jun”


“Jun?为什么?”


“因为它游得很快” 大野智丝毫没有察觉到他的窘迫 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 兴致勃勃的念叨着 可以嗅到他身上甜腻的体香 “这一条 圆圆的叫sho 还有那一条 很长的那条看到没有 叫masa”


他根本没有找到对方所指 随口应着 “啊…早上好 jun sho 还有masa” 


分得清才奇怪吧…


“还有这个 最底下 一边有黑斑的 叫kazu”


“kazu?”


“嗯 我从买来它们开始 第一眼就看到它了”


“为什么?”


“因为它一直不动嘛” 大野智示意他转过身 然后戳了戳他的下巴 “跟你很像哦”


“那我改名叫kazu好了”


“不要 nino就是nino”


“我是独一无二的吗?”


“当然”


大野智应该是指 他是他身边唯一一个这个种族的人 嗯…对的 不可以多想


“大野桑…” 他放下手里的鱼食罐 缩到对方怀里 给自己个台阶下岔开了话题 “为什么舞子小姐说员工都不喜欢你?


“你听到了?”


“我当时想在门口等你 就…”


“建造世界第一的宾馆并不需要人情” 大野智略带沙哑的嗓音里掺杂了各种情绪  回抱住他的手在轻轻颤抖 “但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所以建设统一战线这话——算了 跟你说了也没用吧”


卖什么关子 “你不说怎么知道”


 “他们为什么讨厌我?因为要求苛刻?气量小?实话实说?”


“这倒是 还有情商低 自私自恋 钻牛角尖 敏感脆弱 脾气暴躁——”


“nino!” 大野智微嗔的打断了他 “所以你…也讨厌我吗?”


“嗯 我讨厌你 讨厌的不得了”


“别说了…”


“也喜欢你 喜欢到离开就会死”


从沮丧过度到惊喜 那颜艺程度如果不是此刻的气氛他一定会大笑三分钟


“你到底哪句是真话哪句是假话啊…”


“这种时候 一般人是不会纠结于真假的”


“那…世人会怎么做?不会好奇吗?”


“额 要看怎么行动了”


“什么行动?”


怪不得会单身35年 这种教科书般的告白氛围 生生被引成了小葵花大课堂 看来安慰的话 不直接说出来就又要跑偏了


“你虽然有那些无可救药的毛病 但是…” 他暗自深呼吸 隔开距离 鼓起勇气直视大野智的眼睛 “他们了解的只是表面的你 舞子小姐和石神先生 甚至是和田 都觉得你是个相当有趣的人”


“是这样吗…” 对方也凝视着他


“每天和你在一起睡觉的我也…也…也那个…”


“什么?”


“觉得你…很…你很 ”


“别吞吞吐吐的”


从没这样近距离的四目相对 对方下垂的眼尾也柔和不了眼里的凌厉 像要把他剖开一样无处遁形 心跳的越来越快了 夸奖的话就梗在喉头 吐不出 咽不下


那就用行动来表达


————其实我觉得这肉偏伦理————


The End

预定下周的糖晚点发 

deadline啊啊啊( ‾᷄꒫‾᷅ )


评论(29)
热度(12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