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开始的那五天】SK


半现实
大野智的日记本里都写了什么(x
反正不会这么扯hh
——————

「第一天」

这是我和kazu开始交往的第一天

以防年老记忆力衰退 还是写一句——这是二宫和也成为大野智的男朋友的第一天

真的

大野智 这是你自己的日记本 自己的笔迹 不是幻觉

是真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现在是凌晨三点 本以为写以上那些就够了 可我辗转反侧 心脏砰砰直跳 睁眼 闭眼 全都是kazu接受时耳垂的那抹绯红 即便脸上还是保持着游刃有余的表情 但我知道 他和我一样开心和紧张 我们互相陪伴了二十年 本以为在一起已经是奢望 

等等 我这么说可能不负责任 因为我之前从未向他表露过心情 那么万一…

白天我要问问他 现在打电话过去对方肯定一顿埋怨 严重点还会提出分手 八个小时的恋爱未免太惨了点

我还想给我随性的大脑一些考虑的时间 

现在拿笔的手还在抖 写的字很难看

可怜的日记本 可怜的笔 我明天会好好写的

先这样 要去睡觉了 希望睡得着

晚安


现在是五点 


六点


天亮了 

kazu真的和我在一起了??

啊啊啊!!

真的吗?

是真的!!



「第二天」


如昨晚计划的那样 我想问问kazu他对我的心意

其他人谈恋爱是不是也会遇到这种情况 很奇怪 可能是因为熟悉过头的原因 两人的肌肤之亲并没有该有的生疏和窘迫 他正操控着马里奥兄弟去拯救他们亲爱的公主 同时靠在他现实中的“公主”身上 不同的是我会撑在身后的手 此刻正搂着他的腰 朋友的界限已经打破了 终于可以随心所欲的拥抱喜欢的人 但是以往kazu也是随随便便就过来摸我的 全身都被摸遍了 他要是和我一样的话 是不是很早就…

我好自恋啊

“kazu”

“没空 别和我说话”

诶?

“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我…有说过喜欢你吗”

为什么对我比以往还要凶

“你不喜欢我还和我在一起”

“嗯 因为你很有钱”

“银行存款明明比我多…” 然后我就吃了一记爆栗

昨天那个娇羞柔软的二宫和也去哪了?!

“我惹你生气了吗?”

“没有”

“真的?”

他啪的一声把游戏机扔到了茶几上 转过头默不作声 

马里奥碰到了毒蘑菇

他s我是常事 但这样暴躁的情况二十年来没遇到过几次 我绝对做了什么触到了他的雷区 对付傲娇的第一准则就是死皮不要脸 所以我不顾他的挣扎 紧紧把他拥进怀里

“你说不说”

“有什么…有什么好说的”

“你都吃螺丝了”

“大野桑…放开我”

怕他疼 我稍微松了点劲 托着他的头逼他直视我的脸 可眼前的kazu并不是我以为的满脸嫌弃样 反而涨得通红 垂下眼睑聚焦在我的嘴唇上

“你难道…是在害羞?”

“没有” 

“那你看着我的眼睛”

慢慢折起的双眼皮褶皱下那双通透的眸子 是我永远调不出的颜色 眼白处有红血丝 楚楚可怜像是受着欺负 薄削的嘴巴抿的发白 耳朵异常的高温透过我的手掌 也逐渐烧灼着我蠢蠢欲动的心

绝佳的接吻气氛

“现在休息室只有我们两个”

“嗯…嗯…所以呢?”

“我可以——”

“不可以!”

“我还没说要干什么啊…”

“不可以…” 他把眼神移开了 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干什么都不可以…你最好…最好离我远一点”

“以前你摸我的时候可一点都不害羞”

刚说完这话对方的脸颊温度明显又高了一个等级 第一次看到二宫和也这么紧张 原来他恋爱的时候是这个样子 如获至宝 我更想亲他了 事实上我也这么做了 只考虑自己的想法骂的就是我吧 但是日记本你设身处地的考虑一下 如果某天有一个你爱的日记本 和你距离十厘米远 那么它所做的全部事情 甚至抠鼻子都会像是盛情邀请 你会遇到的 等明天我就给你买个去 


这个吻 

触感还停留在嘴唇上 很软很甜

我在心里发出了跟翔君一样的笑声 

我在日记里一向装的很冷静

对 我现在很冷静

虽然只有短短几秒

有了这个吻 那记爆栗算什么呢 不过都是恋人别扭的伪装



果然是二宫和也的唇啊

亲完他就搂住我说什么都不放手

“一会润就要回来了哦”

“我知道”

大概是不想让我看到他此刻的模样吧

好可爱



「第三天」


刚刚翻了一下昨天的日记

写的好羞耻

我又是六点多睡的觉

根本无法平复心情

对于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我这个问题 还是没有得到答案 因此今天我又暗搓搓的去了kazu家里

到的时候他还没起 不会是跟我一样昨晚失眠了吧

这种自我意识过剩的话只能在日记里写写 对方可是连你的那都摸过的人 亲吻算什么

我走到床边 屏住呼吸 静静地凝视着kazu俊俏的脸庞 时间给我留下了黝黑的肤色和右脸颊的疤 却没有扰他分毫 他还是第一次相遇时的模样 非要说点什么变化的话 眉毛变的稀疏了 唇色因为香烟和咖啡显得有些暗淡 但我还是喜欢现在的kazu 我站在他身后 一步步看着他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如果说那些否定对方选择的话岂不是太过分了

而且就算二宫和也秃了也是世界第一可爱啊

本来我想再待一会后就去帮他收拾屋子 做做早饭 奈何敌人太强大 我这么呆滞地盯他盯了十几分钟 直到他睁开眼 一脸惊悚 破口大骂 然后把抱枕砸到我的脸上

疼 但是有kazu的味道

“早上好”

“好个头啊…心脏都被你吓停了…”

“我长得那么恐怖吗?”

“差点以为要被河童吃掉”


打断这段回忆 我真的很像河童吗?

不像 继续


“昨晚失眠了?”

“嗯…很晚才睡” 边说边用指甲掐我手背上的肉

“我也是 想你想到睡不着”

“我可没有在想你”

“打游戏了?”

kazu轻声哼着 皱着眉头在床上打了个滚 没穿上衣 白皙的后背裸露出来 手感貌似很不错 我偷偷戳了戳 果不其然的又吃了一记爆栗

“变态”

“我是” 只对你做啦

他半边脸陷在枕头里絮叨着埋怨的话 露出的那只眼睛所传达的笑意却丝毫不减 眼角晕着初醒的微红 温柔如水 以二宫流的表现方式来看 他很开心一睁眼就能见到我 也喜欢我现在牵着他手的样子 我们互相凝视着 露骨又深情 时间仿佛静止了 彼此的世界里只有彼此 没在一起的时候 我都不敢看他的眼睛 怕暴露自己那点小心思 所以对视最多只有3秒 而此刻 10秒 20秒 一分钟 我的眼神胶着在他身上 连眨眼都觉得是在浪费时间

“要起来吗?”

“再睡会”

“那你往旁边挪挪”

我说这话的时候是单纯的想陪他躺一会 没有坏心思 真的 我怎么知道他是裸睡的啊

单人床很狭窄 距离近到可以数清他有几根睫毛 kazu的手指抵着嘴唇 呼吸急促 胸膛都羞成了粉红色 

估计我也差不多

“kazu…那个…”

“嗯?”

“你…我…” 

“你到底想说什么…”

“这样…是第一次” 我很怕他听到我快要飙到130的心跳声

“年轻的时候有过吧…”

“啊…好像是…”

“靠的再近点呢?” 说着 kazu就挤进了我怀里

多拉马都是源于生活 我完全赞同 耳中奏起love so sweet 眼前的一切都加上了花男的柔光滤镜 飘起心形泡泡 kazu的体温虽然比我低 但就像外景里烧灼的玻璃 爱不释手 却害怕触碰——抱歉 我收回昨天说的因为熟悉所以不会生疏的话 就算是熟络至此 二宫和也都能把我的心弦撩动的难以平复

我颤抖着手 把他再往我怀里拉一点 然后就不知道放哪了 放他身上 正处于腰部感觉太暧昧 放自己身上又太疏分 最后 我胳膊挨着他 手掌支在床上 动作艰难到可以锻炼小臂肌肉 可另一只手是真的没地方放了 只得当做他的枕头 

“呐…大野桑”

“嗯?” 他说话的喘息拂过我的脖颈 瘙痒难耐 我拼命的咽着口水

“这样…更睡不着了”

“为什么?” 胳膊硌到他了吗 “难受?”

“不是…”

“那——”

“笨蛋”

kazu竟然抱住了我!

再让我写一遍啊啊啊啊吧!

这不一样 跟以前那些打闹的肌肤之亲完全不一样 这个拥抱注满了他对我的情感 动作柔和 慢慢搂住我的后背 抓住快要被汗湿的T恤 胸膛贴胸膛 亲密无间 我的身体紧张到僵麻 在差点一鼓作气想把对方压在身下时 kazu又做了让我意想不到的事

他主动吻了我

主动

吻了我

快日记本 跟我击个掌

我想跟整个东京湾的鱼们击个掌

我想打电话给翔君炫耀 想听他大声说二宫和也就是喜欢你

面对面告诉aiba酱 他可能比我还要激动的抱着我大叫

发line给润 他大概会直接奔到我家里来吧

然后我们五个人一起吃火锅庆祝 喝个酩酊大醉 再去KTV把ARASHI从出道到现在的歌全部唱一遍 狂欢三天三夜

冷静 大野智 又不是结婚 就是个吻 以后你们的人生中将会有无数个吻 早安吻午安吻晚安吻 一路小心欢迎回家 饭做的好吃打游戏通关 满满都是吻 想亲多久亲多久 想亲多少个就亲多少个


我的手又开始抖了 让我去喝杯水冷静一下


回来了 继续回忆

更加难以启齿 感觉像在写工口书

kazu亲着我 起初只是贴着 不做任何的动作 渐渐地开始用力吮吸我的嘴唇 我纠结于要不要主动张开嘴 他就先把舌头挤了进来 试探性的点点牙齿 然后又退了回去

“kazu…”

“不能再继续了…”

我这条鱼都要上钩了啊

别停下来

继续啊

你不做我做

但是这种事情由我来就变味了 不懂得轻重缓急 直接将果实含在口中 品尝汁液 引以为傲的灵活舌头——灵活到可以不借助其他手段给绳子打结——撩拨着他的敏感 啃咬唇瓣 他瘫软在我怀里 喉咙里发出阵阵呜咽 双腿不知不觉已经缠绕在一起 我的身体其实比kazu要易燃 平时他就不安分的手在我胸前肆意抚摸着 的确 再这样下去…

少儿不宜

嘿嘿

自然而然就发生了嘛

kazu很满足…

我的技术还不错



「第四天」


ARASHI的members来我家吃火锅

庆祝昨天发生的事情

当然他们还不知道我俩在一起了

其实也没有差别 毕竟 大野智和二宫和也互相喜欢谁都能看的出来

除了当事人

kazu的身体好软好舒服

自己写出来真是不知廉耻

看翔君的表情 他大概已经猜出用意了

润的话 偶尔也会很单纯 现在正专注的挑着锅底里落网的香菜 

aiba酱



我心爱的人和他的竹马拌着嘴  好像此刻纠结的只有我一个

不管了

“那个…”并没有人理我

“喂…”对面的理智二人组先抬起了头

“我想告诉你们一件事” 我朝kazu使眼色 奈何他根本没看我

那我就说了

“我和nino在一起了 昨晚还做了”

就像漫画里点点点的定格 他们愣了几秒

每个人的反应…迥异

了然于胸挑挑眉的 瞪大眼睛想听细节的 面不改色心不跳的 还有拍了我一巴掌的

“疼…kazu…”

“后面那句话是多余的好吗!”

“恩是啊leader 夫夫生活这事就不用报告了吧…”

“别啊O酱跟我讲讲”

“masaki…”

又瞬间吵成一团

嘛…ARASHI就是这个热闹的样子 

兄弟 朋友 恋人

我全部都有了

幸福

“什么时候的事” 润虽然脸上很平静 但闪烁着光芒的大眼睛出卖了他的八卦之心

“前几天”

“诶…我还以为都好几年了”

这话我是该 开心?

“谁先告白的?”

“nino” 我随口一说 当然是我了

爆栗

好痛 

kazu的手劲越来越大了 害羞的时候还有双倍加成 

好疼啊 

现在还在痛

以后他再打我 就亲他好了 然后顺势再少儿不宜一下

万一这样打我的次数更多了怎么办

35岁的男人 一天最多多少次?

等写完我要去查查


没有去KTV 整个ARASHI一起出动太显眼了 

主要是aiba酱和润 耀眼到无法忽略 

所以最后决定看以前的演唱会 喝喝酒聊聊天

我们说什么都能说一晚 以前和aiba酱聊了两个小时——牙医

好了我要去了

日记本 晚安

今天的二宫和也也是超级可爱

ARASHI最棒



「第五天」


早晨 客厅真是一片狼藉

和翔君三天没收拾的卧室有的一拼

你真应该看看 

所谓的精英反差萌吧?什么都会做但是就是不善于家务

虽然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润一个人姿势优美的睡在沙发上 还盖着毯子

翔君盖着aiba酱

不不 我觉得是aiba故意压着翔君的肚子 他脸都憋红了

我盖着kazu

嘿嘿

睁眼就能看见他 翻身就能亲吻的感觉真好

他打着小呼噜 像树懒似得挂在我身上 动一下就哼哼几声

可是好想上厕所

“kazu…喂…起来了”

他睡得很轻 一下子就睁开了眼

“啊…智”之后开始扭动 真把我当床垫似得在我身上打滚

磨人 早晨这么做我会忍不住的

可旁边还有members

“起来了”

“不要…” 还在那动

“我想去厕所”

“那我也去”

好吧 即使已经三十岁了我俩还是有结伴去卫生间的习惯 我托着他的屁股 起身 一百斤的重量这几步不在话下 

“你先坐着” 我把他放在了洗漱台 开始脱裤子解决需求 亲密如此 哗啦啦的水声倒没那么刺耳

“我帮你?”

“不用  我不想上”

“那你来干什么呀…”

“想和你单独待一会”

kazu那时候酒还没醒 一定的 要不就是他在早晨这段特定的时间里抛弃了傲娇属性 现在他处于更高的位置 眯起眼睛俯视着我 嘴角那抹娇媚的笑让我困惑于他的用意 “kazu?” 在这种压迫感下我就像被他拴住的猎物 下一秒就要吃干抹净

“抱” 然后就把我塞进怀里 勒的快要窒息了

“怎、怎么了吗…?”

我大概是杰尼斯第一个被恋人的拥抱杀死的人吧

“喜欢你”

告白太突然了 我一时语塞 

我当然知道他喜欢我 但这种情景下还是第一次

要不顺势问下去?

“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的?”

“什么时候呢…”他嘴里念叨着 又收紧了胳膊 “大概 第一眼就知道逃不掉了吧”

那么久?!

虽然快被勒死了

我想现在就出去抱着members哇哇大哭

再喝一天吧!

这次一点要去KTV了!


当然不可能 我还是有点leader的自觉的


“智呢?”

“我、我是…在成为ARASHI之后”

“那我单恋了好久…”

“jr时期我也没有精力想别的事啊”他终于松开了手“而且我很慢热”

“但我知道智是喜欢我的”

“很明显吗…”

“没有 你完全不主动 还害得我伤心了一阵子”

在身体接触方面?这我承认 本来就喜欢独处 约人什么的更别提了 而且…爱的定义这种高深的话题 我一直都很苦手 要不是马内甲的威逼利诱 新的恋爱剧大概也会推掉

“智一直陪着我”

“嗯 我喜欢陪着你”

“我都要厌烦你了”

让我沉浸在鸟肌的月九气氛中多好

“看腻了”

“疼疼疼疼疼…”kazu开始用力捏我的婴儿肥 

说点不相关的 我觉得脸比年轻时圆有一半原因都是二宫和也扯的 无聊时也扯高兴时也扯 难过时更是他的出气包 但是被这么可爱的人蹂躏怎么可能生气 好在他现在的肚子比我的脸好玩 那干脆我也吃胖点组个凸肚皮二人组作为大宫sk的延续好了

算了算了 kazu会嫌弃我

而且吃胖了他可能就玩我的肚子了

一点也不期待


“你为什么长这个样子” 脸都被搓热了

“我妈妈就长这样啊…”

“那妈妈很漂亮”

妈妈?

那个念头是一瞬间出现的 加上卫生间局促的空间和他暧昧动作的催化 我就脱口而出了

“你想一直管我妈妈叫妈妈吗?”

“难道你在求婚吗” kazu先是害羞的笑了笑 看到我认真的表情之后神情也变得严肃了 “真的?”

“嗯”

“结婚需要准备很多事情…太突然了”

“其余的可以慢慢想” 我把他的手从脸上拿下握在手心 “你的想法 比较重要”

我当时真的怕他说出的是那几个字 这个决定缺乏深思熟虑 但我不想以玩笑来定义它 谁知道偶然的想法就是坏的呢 

“大野桑…”

“二宫和也”

“我们在一起才五天”

“我们在一起二十年了”

“你让我考虑——”

“还考虑什么!”

这话可不是我说的 我怎么敢

厕所的门猛的被推开了 摔进来的其他三人尴尬的朝我俩笑笑 然后手脚麻利的关上了门


“噗 那你还考虑吗”

“我想要个超贵的戒指”


TBC
门把说nino你快点答应我们也想上厕所


评论(56)
热度(20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