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最后的那五天】SK

我有上篇写阿智这篇就得写阿和的综合征
感觉nino的心理活动可能会正经(x)一点
——————


「第五天」

其实我很少写日记

不是因为讨厌或者嫌麻烦的情绪 我认为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上次ARASHI的周年纪念 我们几个聚在一起 看大野智慢慢翻动他那一本本陈旧但不失整洁的日记本 再互相取笑那时的小心眼和任性 最后五个大叔眼含热泪 抱在一起仿佛相叶雅纪附体般的说着成为ARASHI真是太好了 想想就心头泛暖 

写日记很好 

他说 我们俩第一次打电话是在相识一个星期之后的半夜 第一次吵架是因为他偷喝了我的黑咖啡 第一次无意识的身体触碰是我在练舞的时候不小心摔了跤 等等等等 那些我未曾留意的小细节他都记下来了 激动会笔触飞扬 苦涩时墨迹很重 在我俩有些什么进展时则会踟蹰很久 在段首点点点 情绪到了之后就洋洋洒洒一大篇——

啊...好像暴露了什么

我才没有偷看

真的

再怎么亲密隐私还是要尊重的

好吧

偶然瞥到的啦

他就那么摊在桌面上 还有我的名字 想忽略都不行

嗯...

这也说明他回家之后也在想着我吧

会因为思念而夜不能寐吗


我不写日记的原因显而易见

吃饭 游戏 睡觉 工作 玩大野智 这就是我全部的生活

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值得纪念的事 等回到家里卸下伪装 提起笔又觉得这无足轻重 它们已经融进了二宫和也的身体里 没办法 谁让我脑子太好用 全身的营养都供在这 如果我再稍微愚钝一点 身高一定能超过aiba酱

开玩笑的 长那么高搂那个人——

可爱的上目线…

那我想变得笨一点


最近翻开你这本尘封已久 和最古老的吉他盒一起放在阁楼深处的笔记本 主要是因为那个日子就要到了

这个很重要 任何细节都得记下来

大野智会怎么写呢 如果是sho酱 可能会把详细计划全都列出来吧 对了 关于那个日子 我要在此特地感谢members sho酱知道我俩懒得做也做不好 干脆就全包了 润则是安定的总策划 aiba桑干了什么呢 应该是剩余的全部事情吧 所以最后明明是当事人的二宫和也和大野智 只是出了个席而已

好惭愧啊

可是一跟他们说不用麻烦了他们就会生气

我还真是交了几个好朋友呢


现在 大野智在干什么

也在写日记想着我吗

我的日记都是背着他写的 因为以前曾信誓旦旦当着他的面说自己永远不会写这种东西 他这个人呐 有时候太随和 有时候又太较真 虽然被发现了他可能不会说什么 反而会温柔的拍拍我的头或者亲吻我的耳朵 但这更让我害羞 不是面子的问题 从小我的事情就瞒不住他 他都看在眼里 但是只有到该做的时候才做会做出反应 别人以为的good looking guy 在他这永远是个爱逞强的小孩 

嗯…类似于老虎和逗猫棒的关系

总之被他发现了会羞耻到脸颊发烫

我想用他的手给此刻的脸蛋降降温


刚刚给他发了信息和line 都没有回

难道是婚姻恐惧症?

临阵脱逃了?

可是他先提出来的

还那么突然

我想拒绝都没有机会

好吧我没想拒绝

被你看穿了

我干嘛要脑补和笔记本的对话还自己给自己圆场啊...


他钓鱼的时候手机都是静音状态

外面正在下雨 

可是据说这种天气适合钓鱼?湖水缺氧鱼都游上来了?

我怎么知道啊 这个 钓鱼白痴

千万别感冒了 我可不想在誓约之吻的时候被喷一脸鼻涕


都一个小时了

不管 我要关手机刷副本 又不是我先不理他的

关机还不够 还要塞到视线范围之前的地方

啊啊啊好讨厌被他左右心情的自己啊

我都要三十三岁了还这样




又是一个小时

交往期间明明没有这么在意 快结束了却整日惴惴不安

我要不要拜托aiba酱去问问风间

可是他跟我情况不一样吧

还是去睡觉好了

晚安

你千万不要把我的秘密说出去

把你锁到柜子里



「第四天」


你喜欢惊喜吗

字典上的解释是 在没有事先预知的情况下 突然获得某件心仪的物品或者遭遇某件奇妙的事情

我很心仪吗

是的 现在可是凌晨三点 虽然很黑 但我能看清它们每一个的样子 不同的纹理 质感 和重量 我喜欢它们 我超喜欢它们


大野智习惯于在我睡觉的时候看我 或者说在我不看他的时候看我 平时这样还好 可是在睡眠的时候突然感受到炽热的视线 睁开眼看到那么靠近的一张圆脸任谁都会吓一跳吧

你知道打开前置摄像头时看到自己的心情吗

摄像头也很惊恐好吗

我不骂他就不错了

但我马上回过神来 不能就这么轻易饶恕他昨天一天没理我的事实 所以直接翻过身 他说什么都不打算回话

为什么要转过来?全日本的饭都知道我最诚实的部位就是耳朵和眼睛 还有...嗯 没有

“kazu 早上好”呵 以为我会理你吗

“我昨天到家就睡了没看手机”借口 这话杂志上都说了是男人敷衍时的惯用套路 以为ARASHI只有樱井翔看杂志吗

“欸...你转过来啦”还动上手了 想直接来硬的? 虽然我打架从来没有赢过他 嘛...如果他亲我我是不介意啦 但是想让我理他是没可能的 或者再强硬一点也还是有商量的余地 但是他从没有强迫过我 后者还是不要期盼了

期盼个头 这周只有昨天没做而已 为了身体着想还是不要了

其实我希望他强硬一点

大概隐性的二宫和也是个抖M吧

他见我没反应 绕到了另一面 眼不见心不烦 我想把头蒙进被子里 奈何他力气实在太大 手被硬生生的扽了过去 乱摸着不知道在干什么

变态大叔 他不会要舔吧

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不会吧

我想的都太肮脏了

他根本没有这么做 对的 他是大野智 不会的不会的 我又在期待乱七八糟的事情 aiba酱的工口书看多了 都是他的错

“你睁开眼”

“不要”糟糕 我说话了

“看一看你喜欢哪个?”

哈?

我动动手指 很重 套了一堆东西 不能真的是SM吧…大早晨这么做还怎么工作

“我不睁”

“你要再睡一会?那往旁边挪挪我陪——”

“停!”忘了第一次是怎么开始的吗 那次要不是我主动估计真的只是单纯的陪我睡觉而已 “你想干嘛…这??”

我…

真是败给他了…

真的

如果让他知道刚才我在想什么简直是颜面尽失

呼~

我要用力点个点来表达我当时的心情

.

穿透了三页纸

对不起 钢笔头被我戳弯了 这可是sho酱送我的生日礼物啊…

记在大野智账上


“大野桑 一般人的戒指最多只有两个 七个有点太多了吧...”

“我不知道你喜欢哪一个...就...”

大野家的妈妈 谢谢你生了个这么好的孩子

我承认当时激动地都要哭出来了 但是努力忍住了!强忍的表情一定很难看 瞪大眼睛皱紧眉头 嘴唇抿的发麻 努力控制呼吸 太难了 在马上要相伴一辈子的人面前还得这样 我那奇怪的自尊心啊 大野智一定已经看出来了 他都坐到床上来了 照这个架势 可能下一秒就该上演亲爱的不要哭不我没哭的经典桥段 讨厌啊 真的讨厌啊 我不想弄得这么尴尬啊

“fufufu”

他竟然笑了?

“笑…笑什么…”

“你现在可丑了”

分手吧 这个婚不要结了

“戒指留下 再见”

“啊…那我先去录影棚了”

故意的 这个混蛋 他都没有抬起屁股

“我就长这样 不喜欢算了”

“喜欢 最喜欢了”

受不了 每次被他耍的时候 开了挂般的幸福感往往取代羞耻萦绕心头 小角落里那个二宫和也的小人在转圈高呼 「好喜欢大野智啊」「我们果然应该在一起」「再多说点情话吧」这种大人的二宫和也永远无法坦率说出的话 但是 大野智知道 他知道我在想什么 他知道怎么对付我

“挑一挑 你最喜欢哪一个” 他吻了吻刚刚嫌弃过的脸 把我圈在怀里 “典礼当天我们就戴哪个”

“那你戴什么?”

“我做了两套啊…”

“哦…”

诶?

“你自己做的?!”

“这两个不是”他指指套在拇指上的两个戒指 “你要的超贵的那种哦”

眼睛又开始泛酸 方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早就该想到 对吧 手工技能满点 创造力max 撩汉技术五颗星 大野智的小作坊不是白拍的 不愧是我的男朋友 各种夸奖的话像弹幕般的在眼前飞过 我把手伸到远处看了看 再一个一个拿到面前仔细端摩 这些都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材质 木头的 玻璃的 尼龙??树脂的该不会是做雕塑的边角料吧 还有这个 和其他几个温度不同的 铜质戒指 跟去年生日礼物同样的花纹和色泽 也许折合下来成本只有一百円 但就是给我一个亿我也不卖

“你看里面 刻了sk”

“哦…”

SK 

S&K 

SATOSHI& KAZUNARI 

我好爱他

“大…大野桑…” 但是对这种幸福过头的气氛 我总有种莫名的恐惧 想到它真的是以我为中心 我就害怕这是个梦或者更过分 是个整蛊游戏 我小心让喜悦不溢出嘴角 强迫自己保持冷静 “这个戒指要怎么保养呢 编织的难道要手洗吗 你看你没有考虑这种事情吧 丢三落四 玻璃的材质好看是好看 万一摔到地上肯定会碎的 我都不敢戴了 铜很容易变形 像aiba酱这种一屁股给我坐坏了怎么办 还有这个木头——— ”



我的大脑当机了几秒 

能阻止我的胡言乱语的只有这个东西

就是这个

我喜欢这个

“你今天好啰嗦”

你的话唠和也

“唔…吻…吻这种…哈…”

还是怀疑他昨天去钓鱼了 口腔里有海洋的味道 身上带着室外初夏的燥热 也可能是他本身的温度 怎么会这么热呢 我的舌头都要融化了 然后再渐渐波及到全身 像坨香草冰激凌被掠夺者吸食殆尽 还心甘情愿的希望他再用力一点

“坏了…我就…再做一个…保修一辈子”

别说话了这个笨蛋 要亲就好好亲

怕戒指掉下床找不到 我攥紧了拳头把手举高 反正做那事时麻烦的步骤都交给他 腰侧覆上了手掌 慢慢向下抓捏 这我一点感觉都没有 但是是他唯一能在我身上报捏脸之仇的地方 你说肚子?为了大后天我可是在好好减肥 十八块腹肌见过吗 哪天给你看看——还是算了 我的身体现在只有一个人可以看 如果他知道我给你看了可能会吃醋的

我没岔开话题

你想听细节吗?

开玩笑

你以为我真的会写下来然后当做大野智不在身边时的睡前读物?

抱歉

我不会让他不在我身边

你真的想听?

想吗?

想吗?

那我就写一点 可怜可怜你

大半夜的调戏日记本

唉 谁让大野智今天有夜景拍摄

寂寞

我要写了

躺下 脱掉 进去 出来 进去 出来 进去出来进去出来进去出来 biu

声情并茂 言简意赅

有没有画面感

我脑子里都自动播放了

真的播放了

你等会我

我得去趟厕所


回来了

运动完就困 但是还要等他回家

从哪说起呢

我连同milk一起宣泄而出的眼泪吧

更滑稽的是 大野智看我哭了 他也哭了

比我还大声

他这样我都不好意思继续了

两个裸体的男人 身上一片狼藉 抱在一起哇哇大哭

哇哇

一点也不夸张

其中一个男人还暴发户似的戴了满手戒指攥拳高举



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

让我自己笑一会

真的不是在拍搞笑深夜剧吗


“你…呜…你别哭了…” 他一边哽咽一边帮我擦脸

“眼泪自己…自己跑出来的!”

“一会还有拍摄…呜呜会被润骂的…咳咳…”

“你为什么…呜为什么也要哭”

“我不知道…”

“快停下…呜…看起来…跟上岛龙兵一样 我才不要和他…和他抱在一起…”

真的特别像 脸皱成一团的样子

但是上岛龙兵桑也很可爱

可…

抱歉 我其实很喜欢你的


不知道哭了多久 直到staff打电话说还有十五分钟到达 我们两人才意识到这旁人看来诡异到极点的哭泣简直发生的莫名其妙 互相骂着笨蛋起身 再互相嫌弃擦着对方的鼻涕 哦对了 我还是没忘记他昨天忽略我的事情 故意躺在床上继续装死尸 好脾气如大野智 帮忙穿衣服 扛到卫生间帮我洗脸刷牙抓头发 干脆婚后变成巨婴二宫和也吧 除了纸尿裤 其他都跟一岁的小孩子一样 偶尔享受享受也不错 可是 他自己能做好饭吗…没了我的指导他肯定会忘记放盐 或者炒了半天发现没有打开电磁炉的开关 别不信 以前就发生过 最后那晚我们吃的豆腐 和aiba家的酱菜

说到酱菜 希望aiba妈妈少做一点

现在的量够我俩吃两辈子了


今天还发生什么了呢

他给每个戒指都做了不同的盒子 

又多喜欢他一点

还有

被润骂了

sho酱和aiba酱一脸同情的看着我俩

真是火大啊

我没想哭的

三十岁之后眼睛都变小了 一肿更小了

以后我就是ARASHI的井之原前辈

没有恶意

我觉得他的眼睛很可爱

而且我也希望有前辈的才能

单单早起就很佩服了

马上我也要跟他一样成为已婚人士

还有三天


你这个本子 绝对不能落入他人手里

继续锁起来



「第三天」


我一直都赞同炫耀的心理

有了好东西自然想要跟朋友分享

前提是好朋友

而且 最多说一天就够了 

持续念叨同一件事 自己首先就烦了

members会不会纵容我呢 

昨天的事我想说十年啊

从今天开始


“哦哦哦哦!这个 是玻璃的吗?怎么做的啊”

“aiba酱你太大惊小怪啦” 是 是我家大野桑做给我的 厉不厉害

“这个铜的…我可以让大野桑给我做一个吗”

“不行” 对不起润 唯独这件事我不会退步

我自豪的看着members大呼小叫惊叹连连 清了清嗓子打断他们 今天来我家集合 还专门选了个大野智工作的时间 是有更重要的事需要讨论

“那个…你看 我本来想戒指 我们两人一起去买…”

“无所谓吧 反正你们两个都不缺钱啊”

“润你太天真了 这可是他做的!一个一个亲手做的啊!不知道从什么时间开始 平时和我相处的时候就想着这些事情 你们不觉得很…很…”

“所以你也想做点什么?” 不愧是sho酱

“你平时在录番组的时候 那些花招挺多的 随便用一个就好啦”

“那不一样!那些是不加感情随便做出来的…”

“我知道了 那些你都把对象幻想成智君了吧 这就说的通了”

真抱歉sho酱 有时候恋爱还是要看天赋

恋爱白痴真可爱啊

“那…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烟花!在天上爆炸拼出我喜欢你几个字!”

“先不说招式老土 关于这个问题我们十年前就已经讨论过不可能了 驳回” 

“脱光光躺在铺满玫瑰花瓣的浴池里?”

“不要!” 天哪我的弟弟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sho酱呢?有什么好的提议吗?”

“词…词语接龙”

好吧

sho酱你



“该做的我们都已经做完了…就剩明天飞到夏威夷”

“嗯 我们三个是提早的航班 要不剩下时间你干点什么?”

对了 还没有告诉你结婚地点

夏威夷

日本人最爱的夏威夷

把我们几个集合在一起的圣地

在那里还发生了点事

不知道大野智还记不记得

结成ARASHI的那晚 本来他和sho酱一个房间 当然啦 因为跟他最熟嘛

可是sho酱因为太兴奋和润出去嗨 将近天亮才回来 估计当时也邀请他了 但是他跟润完全不认识两个人还说敬语所以没好意思去吧

我家大叔那个性格 就算寂寞也一个人承受 而且那时要更加的乖戾 你主动找他他都不一定理

所以我就陪他到了半夜 还顺其自然 顺其自然 自然的睡在一起了

自然

装睡谁不会啊

他可宠我了

说要抱着就乖乖不动

第一次一起睡的夜晚

紧紧相拥

现在还能回想起长发扫在耳边的触感

还有环绕全身的体香 好像在鼓动原本就蠢蠢欲动的我

他一直以为我俩的第一次亲亲是录制节目时开的玩笑 

没算上偷亲

我当时紧张的都不敢呼吸 怕气息惊醒他

那个吻只有0.1秒

或者0.5秒

我不知道 因为害怕过头了

能确定的只有唇上好似烧灼的酥麻

啊天哪

现在想起还是会脸红

当时多危险 如果被发现了可能就再也不会理我了

就是那句我把你当朋友你竟然想上我 的逻辑吧

如果那时候上了他会怎么样呢


所以 最后的讨论结果是那个东西 

都怪我没有提早准备

我打算在典礼结束的末尾放送

他会不会哭鼻子呢

大野智在夏威夷哭了SP2


终于 还有两天



「第二天」


早该知道他是雨男了!

结婚的人赶不上结婚典礼是什么状况!

为什么偏偏今天有大暴雨啊!

我要哭了 真的哭了

已经在VIP候机室待了十个小时了

可以骂人吗 不可以吧 我是二宫和也 我有偶像包袱的





「第一天」


我是被大野智叫醒的

“可以飞了吗?!”

“还没…已经十二点了”

原本的这天 此时我俩应该舒舒服服的躺在豪华海景房里 八点起床梳洗装扮 做一桌子好菜开庆祝party 在傍晚伴着夏威夷绝赞的夕阳互相宣誓 最后快结束的时候放映我给他准备的surprise感动的他湿了眼眶最后兽性大发才对啊!就算出了差错 也不能是现在这种境地 

烦躁

“我的手机没电了 估计翔君他们要急死了吧”

“是 我也快要急死了”

大野智又笑了

我表情很滑稽?

“干嘛…”

“仪式什么的无所谓啦 有它没有它 我们两个还是会一样在一起”

“虽然也对 但是…这事一辈子只有一次”

“有我在不够吗?”

“大野桑…” 我转过身正视着他 “汉堡肉好吃 配上酱汁和生菜更好吃 都是因为汉堡肉它们才变得美味的 所以…懂吗?”

因为饿了比喻才这么牵强 我说完都觉得好笑 大野智表情呆滞 像是在努力消化我说的话 他越这样越是窝火 虽说这受到了不可抗力的影响 但是连一个典礼都没有怎么算是真正的结婚啊

“抱歉…” 我为自己的无力感到深深的自责

“你今天带戒指了吗?”

“带…是带了 干嘛…”

“给我”

我摸不着头脑只得照做 解开随身的腰包 七个盒子整齐的窝在最深处

“那我随便拿了哦”

“你到底要做——”

他拿起了我的手

不是普通的握 是像要戴戒指般的 郑重的托着

我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的事情了

手心开始冒汗 呼吸变得急促 我不敢看他炙热的眼神 那里充斥的爱意会让我的脸颊变成红樱桃

他最好赶快停下来

闭嘴 别说出来 

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

“二宫和也!”

“到!”

吓死我了

像军人训练一样 我被吓得差点站了起来

好在VIP room已经没有人了 我俩这突如其来一声吼会被以为是神经病吧…

“你要干什么…该不会是要在这里…”

“我问你 你愿意一直陪伴着我 无论…无论…无论什么来着…”

“顺境或逆境”

好歹这些要背下来啊…

刚刚紧张的心情全然消失 我差点乐了出来

“啊…对 无论顺境或逆境 富裕或贫穷 健康或疾、疾病…”

“我说 你现在吃螺丝很破坏气氛…”

“这些词都好难”

“笨蛋”

“总之 你愿意陪着我吗?一直一直一直和我在一起 就算我误删了你的游戏账号也不会和我分手吗?”

太偷工减料了吧

破旧的椅子 昏暗的灯光 空调运作还有很大的噪音

这间小小的候机室 却是ARASHI的大野智和二宫和也约定要彼此相伴的地方

他真的以为这么容易就能和我结婚吗

还真让他猜对了

很像是大野智的作风

“不分手 会离婚”

“这事绝对不会发生的”

笨蛋

我怎么舍得啊

“那 大野智”我也托起了他的手 深呼吸一口“你愿意一直陪着二宫和也 无论是顺境或逆境 富裕或贫穷 健康或疾病 快乐或忧愁 永远爱护他 珍惜他 对他忠实…吗?”

完美

没有停顿的一气呵成 语调平缓显得游刃有余 但这也只够我自满这几秒

因为他说完愿意之后 我一直憋着的泪水终于决堤了

忍不住了 你懂吗 那种从内而外的幸福 我的身体已经装不下了

“算什么嘛 这叫婚礼吗 在候机室结婚算是杰尼斯 不 日本演艺圈的首例了吧…”

“开心吗?”

“笨蛋啊 真的是笨蛋啊 我们两个 准备了那么久 劳神伤财 费心费力 特地提前做完工作 还劳烦members帮了那么多忙 最后…最后竟然在候机室里…”

你看我刚刚那些话很有逻辑 其实已经经过了后期润色 说的时候我语无伦次 张牙舞爪 脸颊绯红 还一把鼻涕一把泪 简直丢人的丢到了极点 还好对面是他 也只能是他 必须是他

“我开心 我现在超幸福 幸福到想去外面淋雨跑三圈”

“fufufu我们还没有kiss哦” 

“在这里 可以吗?”

公共场合?!

想什么呢 他可是ARASHI的leader啊

“fufu不可以”说着 他吻了吻戒指 然后把它贴上了我的嘴唇

铜质的 上面还有他的温度 


某种意义上说独一无二的婚礼

虽然没有和members 和朋友 家人一同分享 礼物他也没看到

但是

我和大野智结婚了哦

结婚了哦!

结!婚!

我结婚了!

年轻时我想都不敢想 中年每天都期盼的事 此刻已经实现了

这是真的是真的吗

是真的!

铜戒指变得冰冰凉凉 告诉我这不是梦

他看着我 我看着他

然后就这么过了一辈子


你也完成了你的使命

以后每年的周年纪念我都要翻开你 从头到尾仔仔细细的阅读一遍

心情会变吗

那个时候变成了巨婴的二宫和也

还会欺负大野智最后自己心疼吗

睡姿不良把他踹下床?

每早第一件事就是亲吻他的额头?

我很期待

或者 又会有什么新的习惯

嗯还有吵架 把每次吵架的起因经过结果都写下来 避免下次再犯

 要分别了竟然有点不舍

我可是不喜欢写日记的啊

但是这次我不会把你锁在柜里

你找到新的伙伴了 大野智的小蓝日记本

好好相处


再见

谢谢你


The end

至于礼物 那就是番外的内容了
从此小蓝本和小黄本愉快的生活在了一起(x

评论(58)
热度(1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