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GAME】SK


最可爱的nino三岁生日快乐ww
希望你今年也能开开心心
————————

二宫和也最近发现大野智总是在看手机

他不是那种会干扰别人私人空间的人 可这个频率也太——你想 是二宫和也都不能忍耐的程度 虽说有句俗话是七年之痒 这二十年才开始痒正常吗?

“sho酱 你绝对知道什么吧”

“啊?不知道啊...”

“你以为自己很擅长撒谎吗?”

然后樱井翔就借买报纸为由逃掉了

“ma—sa—ki——”

“我我我我去厕所!”

绝对有事瞒着他

“润?”

“怎么了?”

“没事...”

好吧 好吧 二宫和也只能有委屈往肚子里咽 他不想问大野智 到处旁交侧击 然而staff和马内甲全都是一个反应 他都怀疑是不是要背着自己组个ARASHI without gamer

直到那一天


像往常一样两点钟入睡 大野智发line说有夜景拍摄不回来了 其实已经好几晚没回来了 谁要管他 在不在没差 可他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脑海里列出了无数种可能遇到的情况 只是在看钓鱼杂志 或者有了新的爱好 要不就是结交了新的朋友 那朋友会是什么人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只要大野智想什么人撩不到 他烦躁的翻了个身把头蒙进被子里 最后终于筋疲力尽地合上了眼

“搞...搞什么啊...”

你知道刚醒来发现自己整个房间全是花花绿绿的气球的场景吗 这一点也不梦幻 女子力排行第二名 可他终究是个传统的日本男人啊 二宫的第一反应是交岚小野望的新企划 皱皱眉头 叫了叫马内甲的名字

回应他的是旁边响起的手机铃声

等等这个手机 是大野智五六年前的那个翻盖吧 

“......喂?”他迟疑的接了起来 电话那端先是一阵嘈杂 随后响起了他从未听过 像是经过机器变音的声音

「想玩游戏吗?」

“不想”二宫和也可没那么好整 他啪的一声合上盖子 可电话马上又打来了

「你上次见到大野智是什么时候」

“跟你没关系吧”他定睛算了算 好像有...三天?那么久了吗?

「他在我们这里」

“那个...先不管你是谁 有人绑架给的提示是一堆气球吗?”

听筒突然传来剧烈的噪音 好像摔到了地上 都能想象出那边慌张的样子 二宫放下手机打开公放 仔细观察了下此刻的情况 房间里的气球有五种颜色 五个人的代表色 看来绑匪还是ARASHI的饭啊 气球数量众多 除了自己睡觉的床 其他地方全都挤满了 密不透风 怎么出去还是个问题

「不要在意细节」电话那端又传来了不一样的声音  好像是换了一个人「按着游戏的步骤走 你将会得到大野智」

“他本来就是我的”

「啊...fufufu是吗——不能这么说——给我给我——」

这个笑声一般人还真发不出来 
 
“我说 你们玩够了吗...sho酱你竟然也陪着他们胡闹...”

「总之 照着我们说的做 先在这堆气球里找出最独特的那一个」

“你在开——”电话就被挂断了

一个?找一个?这满屋子的气球得有几百个了 让他找一个?是樱井翔的主意?不算是谁 此刻他都需要认真考虑一番 二宫体内天生的游戏之魂在熊熊燃烧 不知不觉就参与进了这个荒诞的“闯关” 当然 他不会承认因为游戏最后的礼物是大野智 毕竟就算他不玩 大野智也不会离开他 那这么一想 其他四人这几天鬼鬼祟祟的 估计是和上次给大野智过生日一样 偷偷建了个讨论组 背着他做准备 二宫稍微有点期待之后的关卡 但先要把这关过过去

最独特的那个

五个颜色

独特

突然灵光一闪 他随手拿了个气球 啪地坐爆了它

果然

他又弄破了一个

另一个

每一个里面都塞有同样的纸条

最简单又最不可能的想法 五个人 每个人都是最独特的 如果真的让他去找那纯粹是在浪费时间 就跟这个游戏的布置一样 二宫轻轻叹了口气 拿起纸条 上面用铅印写着

【第三练舞室的走廊尽头左手边的储物室】

定语未免太长了点 直接写房间号多好 他在心里吐槽 回想着那个位置 突然意识到——那是他和大野智第一次接吻的地方


并不是什么甜蜜的回忆 那天 在得知大野智要去京都的消息时正是练舞的休息时间 对方主动来找他 跟传说中的jr关系那么好 不免引得同期练习生的羡慕 二宫骄傲的朝门口大野智的方向走去 尾巴都要摇上天 却在对方一开口就被浇了盆冷水

“真的?”

“嗯 明天走”

“你…什么时候决定的?”

“很早就” 

“没关系”那个时候二宫还没有现在这么稳重  眼泪说落就落 他连忙捂住脸 “没关系啊大野桑 真的…不用特意跟我说”

“nino…” 对方明显慌了神 用袖口给他擦眼泪 “我们还可以打电话 不忙的时候我就回来看你…nino…”

可安慰的话越说就越伤心 道理全都明白 在现实的巨幕中他只算是个小小的配角 年龄上的三年相差的东西足以构成一道鸿沟 他甚至悲观 且不负责任的认为对方根本没有把自己算在考虑范围之内 

“不要哭了…”

“嗯…嗯……”

“你过来” 泪花模糊了视线 他低着头任凭大野智拉着走了很久 他不知道对方要带他去哪 可能大野智只想找个没人的地方 最后走到尽头 他拉着他转身进了储物室 顺手锁上了门

“别哭了nino”

“…我只是…只是没做好心理准备”没了约束 他靠进大野智怀里 把头放在他的肩膀“我定了这周末的话剧票 那家新开的剧场…你一直说想去…”

“等我回来去 一起去”

“你还会回来吗?大野桑…大野——”

至今二宫还记得对方突然变大的脸和嘴里甜腻的味道

“唔…智……”

大野智深情的吻着 托着他的头 挤进他的口腔 搅动他的舌头 力气大到让他有不会再相见的错觉 那时的二宫还不知道这事是好是坏 不知道大野智要鼓起多大的勇气 才能当面告诉他这个决定 亲吻就像是束手无策后的最强壁垒 传达给二宫和也大野智对他强烈但隐忍的情感 彼此亲密贴合的身体不想留一丝间隙 却怎么靠近都不够 

“绝对不会分手的 我们”


在他的回想快要把自己感动哭的时候电话不应景的响了 二宫揉揉眼 接了起来

「找到了吗?」

“嗯 我在储物室门口”

「第二个关卡是 钓鱼」

“……啊?”

在这?钓鱼??

在找到钓鱼用具之后他再次确定了这个游戏的荒谬程度

都称不上用具 这纯粹是玩具 给孩子玩的钓鱼盘 上回他和大野智一起拍2shot的那个 有一只“鱼”坏掉了半个嘴巴钓不上来

「作弊禁止」

“我作了会怎样”

「你的大野智将会消失」

“啊那消吧我先回去了你们消完记得把家里钥匙还给我”

「kazu…」“绑匪”语调委屈「如果你能出海就带你玩真的了」

“我不出去 外面晒”

「kazu…」

自己再不配合哭的就是那边了 他无奈的笑笑 合上手机 蹲下来安心对付这个幼教玩具 看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倒有些难度 鱼线不好控制 鱼一上一下 中间还夹杂着吵闹的背景乐 耐性渐渐被磨没了 最后他索性直接用手把鱼都掏了出来

“这不是作弊 最开始都是用手的”

那这就结束了?大早晨这么折腾他就是为了过来抓个鱼?二宫憋着的起床气差点爆发 忽然一打眼 鱼尾巴上好像写着什么 仔细看一看 是字母 每条都有 要组成单词吗 可能性超多吧 他又静下心来想了想 按照上一条提示 这次 应该是个位置 要不就是个地名 鱼的数量能构成三四个字 因为身份 这个地点肯定在电视台以内的地方 或许是房间编号 把思路整理清晰 他开始着手拼了起来

“好歹玩了那么长时间游戏…”

最后的结果是 

617

干嘛没事用我的生日啊

生日?

二宫和也刚刚反应过来今天是他的生日

「请在十分钟之内过去」

“大野桑 你的计划该不会是让我按照关卡一步步来最后你在终点对我唱生日快乐吧…”

「额…那个…」

“还专门避开我三天?”

「…先不管这个 你赶快过去 凉了就不好吃了」

二宫琢磨着大野智是什么意思 等到了目的地才发现跟自己刚刚一闪而过的却觉得不太可能的念想重了合


“sho酱...你怎么在这”他以为member们会和大野智在一起

“当NPC”

“那NPC樱井先生 这是什么?”二宫指了指桌子上热气腾腾的拉面

“智君怕你饿想让你吃了它”

“...然后呢?”

“下一个提示在碗底”

这个时候是该夸大野智周到吗 变着法的让他吃早饭 正好刚才一顿折腾二宫也饿了 干脆就顺了他的意吧

“诶 sho酱” 一次性筷子啪的一声打开“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我不能说” 樱井翔憋着笑 紧紧抿着嘴 

“亏了你们能陪他…帮我过我就很开心了啊…”二宫感觉脸有点烫 深深低下头“ 这个面还挺好吃的…” 又吸了一大口面条 哧溜哧溜的声音在休息室里回荡

“好吃吧 它可是我手帐里爱食拉面第一名” 

“第一次听说”

“我最近刚发现的 人很多很难买”

“额…”他注意到对面人炽热的视线“你要不…也来点?”

“不行不行 哪有跟gamer抢食的NPC” 但樱井翔明显咽了口口水

“我快饱了…你知道我吃的少…” 

“不行…” 他把剩下的半碗拉面推到樱井翔面前 用手给他扇着味道 “智君知道会不开心的…”

“他的目的只是想让我吃点东西吧”

“话是这么说...”

“那我倒掉了啊”他拿起碗 作势往垃圾桶那边走

“停!我吃!你别告诉他啊…”

“当然”

满意得把筷子递给对方 他托腮看着他把脸颊塞的满满的 不管樱井翔吃什么都那么香 二宫突然想起年轻的时候 他们还不需要注意饮食 经常为了满足猎奇心理买一些奇奇怪怪的食物 他嘴巴还挑 其中只有五分之一是能吃的 所以最后处理的任务就全交给了翔和大野智 樱井翔还好定期会去健身房锻炼 大野智就不一样了 又圆又黑的焦面包都是被二宫和也喂出来的 也算是一项成就吧

因为超可爱啊

“nino你不吃饭 智君不管吗” 樱井翔大口嚼着 说话听不太清

“管啊 但是没有强迫过”

“怎么…?” 喝了口汤

“只要他在就会帮我做一份 吃不吃就看我心情了”

“这样啊…”碗快要见底了 樱井翔打了个嗝 “不过他没少跟我抱怨过”

“他还会说这种事啊…”

“嗯 智君真的很关心你嘛”

“那…他是怎么说的?” 二宫没怎么在别人口中听过大野智心中的他 这激起了他强烈的好奇心

“多数都是在自言自语 对这方面我给不了智君什么建议”樱井翔喝下最后一口汤“你不吃或者吃的少他就会困扰是不是自己做的饭不和你胃口 毕竟你知道他的味觉还是蛮白痴的” 他把空了的碗推到二宫和也面前 “你看 下一个提示”

“【相叶雅纪】四个字什么意思…”

“我是NPC 不能说”

真是遵守设定 二宫忍住了白眼 顺着自己的青梅竹马奇怪的脑回路——等等这怎么可能啊他可是相叶雅纪啊 ARASHI神秘指数top1 能猜到才怪了

“sho酱 我要告诉大野桑你帮我了哦”

“喂喂喂你干嘛这样啊亏了我还帮你吃了那么多”

“有吗?”

可樱井翔的白眼他是看见了 “masaki在自己的休息室 最常去的那个”


下一个任务 开启


可到了地方 打开门看了一眼他就关上了

“nino!”

“我一定是走错了房间”

“没有没有!这个关卡是相扑!”

二宫和也都要骂人了 先不说自己的运动细胞等同于五岁小孩 刚刚吃完饭的人做剧烈运动真的不会吐出来吗?

“aiba桑 你先把裤子穿上” 而且 他的好兄弟此刻还是只着一条胖次——打相扑用的兜裆布撑在门口想把他拉进来

“我说…明天staff们之间就会流起传某知名艺人背着男朋友和兄弟拉拉扯扯的奇怪绯闻了…”

“那你就先进来啊…里面没人的”

不 这种场景除了洗澡外二宫还真不想遇见

“明明是裸体派 不要害羞嘛”

“那是在家 谁知道这里有没有卡梅拉桑 我的腹肌可是比我自己都神秘”

“我上sho酱的节目都被拍过屁股”

这事值得自豪吗 二宫挠挠头发 他是真的应付不过来 而且基本没有胜算 大野智应该知道他的身体状况才对 那…这一关 果然也不能用正常的思维来考虑吗

“aiba桑 我刚吃完饭…”

“我知道啊 我们一起买的”

二宫低头撇了一下相叶快要走光的裆部“我的意思是 现在陪你玩相扑可能不太合适”

“这样啊…”

“我们 不如玩手指相扑?都是一个意思”

相叶雅纪微微皱眉目光呆滞 据他多年的了解 对方是是在思考这事得可行性 “我不告诉大野智” 他又补充了一个筹码

“嗯……你说的有道理诶…”

亏了天然好糊弄 二宫偷偷松了一口气 握上对方的手 指甲扎的痛痛的 相叶的手指比他长 力气也大 自己最多灵活一点 胜算不多 得说点什么分散相叶的注意力

“aiba桑 这事是谁的提议?” 两人都伸直了手指等待对方的进攻

“啊?是leader”

“其实不用那么麻烦…” 相叶开始按耐不住了 拇指晃来晃去

“我也觉得这次跟leader平时的风格不太像” 二宫手指往前倾 打算使用诱饵战略 “你物质上不缺 所以他想让你精神愉悦一点吧”相叶果不其然的上钩了“啊…输了”

“好 那下一关是——”

“三轮两胜”

“别耍赖啊…”

“那么快leader会怀疑的” 可能是想见大野智的心情越来越强烈 急躁渐渐浮上心头 二宫调整好呼吸 重新握上了相叶的手 

“诶 nino…”

“干嘛”

“你跟leader吵过架吗”

没想到对方会突然问这个 二宫一愣神 拇指被相叶压了下去 “糟糕…最后一局…”

“我很好奇啊 你们两个都那么温和”

“吵过吧…”

“因为什么?”

“等玩完再跟你说”

“吊我胃口”相叶低头小声嘟囔 二宫趁他把眼神移开的间隙轻松取得了第三局的胜利


本来是想和相叶多聊会别的 套一套有用的情报 「吵架」却让他晃了神 不是没有吵过  两人极端相似又完全不同 可能他会因为十分琐碎的小事比如晚饭的选择跟大野智闹别扭 但最后双方都会妥协 抱在一起直截了当的道歉说自己哪里错了 年轻时他还有精力没事找找茬 现在只要一个眼神大野智就能明白他的想法 从磨合到契合 完全吵不起来 

唯一稍微严重些的那次是在十几年前

这段关系刚开始二宫是处于追求者那一方 所以不免处于劣势 大野智还苦于表达 在周围的朋友都在享受青春的时候 他的恋人远在京都 只能靠一周几个电话维持联系 多数时间都是他一直在找寻话题 年轻人的恋爱原本就脆弱且不堪一击 二宫很害怕大野智是不是想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即便他得到了承诺得到了吻 即便他了解对方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但他抑制不住那胡思乱想在脑子里乱窜 他想他 很想很想他 想现在就把他抱进怀里

“你去吧 京都” 这话还是相叶雅纪说的

“我会打扰他吧…”

“你是他男朋友啊 可以稍微任性一点”

其实他很感谢相叶 偶尔跟他聊天 总能让自己混沌的内心拨开云雾见天明 二宫缺乏的勇气好像从相叶漆黑的眼眸中吸取了点 所以马上买了车票 先斩后奏 下了站才发现自己连大野智在哪都不知道

“喂?大野桑?”

“是nino啊…有事吗?” 

“我到京都了 我来看你了 你开心吗?”手因为兴奋在剧烈颤抖 用力攥紧拳头才让声音显得没有那么飘忽 “你能来接我吗?”

“我没空诶…”

得到的回答既是意料之中又是意料之外 大野智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他比以前坚强了许多 不会再因为被编舞老师骂了就闷闷不乐 可大野智的这几个字 单单这脱口而出的几个音节 就把他所有的伪装全部压垮 想哭 知道自己是故意耍脾气 但还是存在着侥幸心理

“我不认识路”

“可我现在脱不开身…我拜托别人去接你?”

“不要 我想让你过来”

“但是——”

“你想我吗?”

“nino…你别这样…”

“你就说想或不想就好了!”

“我想能有什么办法!”

这是大野智第一次吼他 声音太大让手机一阵呜鸣 好像有什么部件坏掉了 这话 大野智到底忍耐了多久 他是不是在每个夜晚自己缠着他煲电话粥的末尾 在自己撒娇说你快点回来的时候 都想这样吼他一句 不跟他说喜欢 不跟他说想念 现实远比一月的雪后要冰冷得多 冻得二宫和也喘不过来气 他低头望着脚下泥泞的柏油路 拉低了帽檐 

“你跟我说过不会分手的”

没有回答

“你现在是不是后悔了 觉得摊上了个幼稚的小孩子”

“我不后悔…”

“对不起 我应该提前告诉你 本来我——”

“抱歉…下一场表演要开始了…”

“嗯 那你忙吧 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就急忙挂了电话关了机 害怕听到那两个刺耳的字眼 因为忙碌所以焦躁 一定是这样的 大野智不是不喜欢他了 他只是 忙 真的忙 忙的顾不上他 忙的…

唉 

如果能再成熟一点 真正的感同身受而不是靠道理硬撑的跟大野智并肩就好了 他哭都是因为自己的乏力 选择了跟这样的人在一起 最后却先冒出放弃的想法 二宫和也讨厌这样的二宫和也 

捂着脸的手被冻没有知觉 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 当大野智气喘吁吁得出现在他面前时 陌生的衣服 消瘦的面颊 留长的头发 第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 

“kazu…kazu kazu…...”

“你是大野智吗?”

“是…我是!”对方把他抱进怀里

“我...我...我好想你...我是不是不该想你...”

大野智的怀抱是让他贪恋的温暖

“你出来…演出…演出怎么办…?快回去”

“嗯 被骂了 不过没关系”

“不行 你快走!”

“别说话” 大野智把二宫的头塞进自己的肩窝 力气大到几乎要嵌进身体 “让我再抱一会”

人来人往的车站 没人注意到到角落里拥吻的少年 


「你到哪了?」电话又ky的打断了他的回忆 他抽抽鼻子接起 两端的人还是他俩 现在他已经成长到可以真的站在大野智身旁 甚至有时比对方更靠前一点

“aiba桑告诉我下一个提示是【玩偶装】”

「润那里?」

“原来这关是润负责啊”

「那个…不是…好吧…」

“笨蛋”

二宫对着手机微微一笑 轻而易举的就露馅的慌张的大野智 和刚才回忆里霸道亲吻他的大野智 全都喜欢的不得了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吵架吗”

「我们吵过吗?」

“就是那次…我自作主张去京都找你…”

「啊 之后我们就做…了的那次?」

“喂…”

「fufufu」对方的笑因为变音听起来有些尖锐「恩 记得 怎么了?」

“就是突然想起…你在哪呢?”

「不告诉你 找到润就知道了」 

“告诉我啊”

「我喜欢你哦 kazunari」

好吧 又用告白来搪塞他 根本答非所问嘛


原本以为松本润会和相叶雅纪一样在自己的乐屋 到了才发现空无一人 【玩偶】好像并不单指喜欢玩偶的润 应该还包括了别的含义 二宫困惑着 直到在走廊突然发现了一只走着J家步的浣熊

“额…润?”

“我是浣熊”

你那个奶音就不要假装了好吗

“快点 我想回去了”

“现在就让你回去” 松本润拉着他 进了右边的储藏室 里面整齐的挂着三套玩偶服

“要干嘛啊…”

对方拿了个头套戴到了二宫的脑袋上 拍了拍他的肩膀 “追我”

“……什么?”

“追到了就告诉你下一步” 话音刚落 松本润一溜烟影子都不见了 留下戴着河童头的他一脸的不可置信

不要了不要玩了 整个电视台那么大 他去哪里追那个活宝弟弟 累不说这个头套快要热死了 瞬间燃起的怨气让二宫头快要炸了 饶了小宅男吧 因为懒得动他连最新的VR都没买 他现在只想快点找到大野智 他都有点忘记对方身上的味道了

诶?

等一下?

头套里面写了字

【我在家】


河童原本应该躲在阴凉处的水塘里 此刻却顶着六月份的大太阳甩着爪子在繁华的东京街头狂奔 汗水迷了他的眼 头发湿漉漉的粘在额头上 鞋子很大 一路上他摔了无数个趔趄 还要忍耐路人异样的眼光 不过他想跑的再快点 那个字迹是大野的 字体娟秀有力 表情包大师还在末尾画了自己的画像 特地把二宫支开整个上午 那个家伙到底在家干什么奇怪的事 很麻烦 真的不用那么大张旗鼓 简简单单 普普通通的过个33岁生日多好 但这样也好 怎样都好 他此刻的思念和刚刚回忆里买车票时同样汹涌 他想见面之后 一定要先撒娇一番 把跟大野智长得很像的头套砸到他身上说开什么玩笑 然后再紧紧把对方抱进怀里

“大野桑!”

“啊!”

“啊?”

刚一进门 他差点撞上放在玄关的巨大礼物盒 盒子和他一样高 一圈圈绑着蝴蝶结 大概是送他的生日礼物 房间里的气球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是各种精致的装饰品 二宫记得 那些灯是大野智在外景上学来的 还有天花板上的缎带 墙角的剪纸 餐桌上饕餮盛宴 唯独少了他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二宫掏出手机 给那个号码打去了电话

旁边的盒子里却响起了铃声

原来真的会得到一个大野智

“你在里面?”二宫敲敲盒盖“快出来”

电话这时候接通了

「你通关了」

“大野——”

「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you~Happy birthday to my kazu... 」

“好了你别唱了!”应付不过来啊 这种经过精心准备 满溢爱意的场面 他会脸红 会害羞 会局促 会大脑短路无法思考 他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感谢爱着自己的人 该说什么话 该用什么样的表情 要怎样表达自己的心情 他的声音颤抖 身体也一并抖着 喜极而泣原来是这么个意思 已经三十三岁了还用这个词真的合适吗
 
「生日快乐 kazu」

“你在里面待会再出来”他不想摘下头套让对方看到自己一团糟的样子

「里面好闷...」

“恩...我知道...我知道...”

「不要哭了啦...」

“我才没有”大野智宠溺的声音又让他红了眼“感冒了而已 三天…三天没见你 没人帮我盖被子”

「fufufu抱歉 这些要背着你准备啊」

他还沉浸在感动之中 门却突然开了 小河童被吓了一跳 奇怪的望向门口的方向

来宾是拿着礼物的浣熊 老虎 和长颈鹿


THE END

阿智穿的是swingy(世难里的海鸥(只是想凑齐五只小可爱hhh
再次祝nino生日快乐ww

评论(24)
热度(23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