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独身】(上)SK

上篇比较温和
反正不是傻白甜

1

一见钟情是件蛮微妙的事 偶然一瞥 或者不经意的身体接触就沦陷半生 源于现实的少女漫画和电视剧用泡沫和鲜花将其点缀成仿佛是多么神圣的人生一笔 实际在别人眼中你半眯着眼 表情呆滞 嘴角有意无意的流出口水 身体僵硬四肢发麻 痴情的可爱又引人发笑

二宫和也那高傲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变成这样


联谊的酒会总是不会辜负good-looking guy的期望 簇拥而来的女人们 精致的妆容和性感的服饰将内心的想法暴露无遗 合胃口的不合胃口的 多少杯酒送到面前他都欣然接受 偶尔也需要这些来满足心底的虚荣 接受关注 被爱 抛弃 他没认真谈过几场 而且多数是一个月不到就烦腻厌倦 趁年轻挥霍恋爱的感情 到现在似乎已经是透支过度 

同类

第一眼见到那个人就嗅出了相同的味道 与自己热情轻浮的样子不同 那人一直冷着一张脸 不管旁人如何劝说都只专注于面前的那杯啤酒 眼神涣散地看向四周却不在任何人身上过度停留 顶着一张清秀干净的脸 有恃无恐似得拒绝身边的或男或女 圈住自己那点堡垒 在这样一个放纵的场合显得格格不入

会是什么样的人呢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他揽住身旁女伴的肩膀 问不出个所以然 只知道ohno这么一个像声叹息的姓氏

眼神就这么不自觉的移了过去 看一眼 再看一眼 那人站起来走出了包房 他大抵也是感觉这聚会无聊至极 鬼使神差的跟着走了出去

“ohno...桑?”

“谁?”

“你怎么出来了?”只当是撩闲 他无意告诉对方自己的名字

“醒醒酒”

二宫有些微醺 胳膊泛出淡淡粉红 他跟在那人后面走到窗边 现在已经将近深夜了 对年轻的宽松一代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通宵营业的游戏厅和KTV吞噬着三五成群的少年 他们也乐此不疲 好像经过这般就能走进另一个花花世界 他在心里其实是不解的 又想想此刻的自己和他们并无区别 心里厌恶的情绪收了起来

“我看你…挺受欢迎的”旁边那人突然开口搭话 点着手里的烟

“你在观察我?”

“嗯 你很显眼”

“这样啊” 不得不说听到这话二宫有点开心 距离感瞬间消失 他凑到对方身边“你也很受欢迎”

“我还好啦 被强拉过来的”

“你…”他本想着问问他的战利结果 听到那话又咽下了 呆呆地看着对方精致的侧脸愣神 风吹起柔顺的长发 氤氲着甜腻香味扫过他的脸颊 二宫突然想上前摸一摸 被自己这想法吓了一跳 他紧忙轻咳了一声

“抱歉 呛到你了吧”那人错意 作势要摁灭还剩一半的香烟

“没有!” 二宫倒先激动起来了 抢过烟 竟下意识的放到自己嘴边吸了一口 做完才发觉做过了头 “我只是…我也会抽…所以没关系…”

“你叫什么名字?”

“二宫和也”

“那…二宫和也 走吗?”


他明明是清醒的 可对方的体香就像掺了木天蓼 逃不开甩不掉 只开一盏床头灯 光线暧昧地烘托着不得不做的气氛 二宫闭上眼 感受着另一具完全陌生的身体对自己的占领和侵入 对方并不温柔 甚至那急性子的拉扯弄得他半身酸痛 敏感的地方错不了 一来二去多少体会到点快感 结束后依偎在那人怀里 意外的 臂弯于他有说不出的合适 二宫甚至有点贪恋这种契合 想着今晚要不就此睡下吧 已经很久没睡过安稳觉了

“累吗?”

“嗯…”

那人轻生笑着 嗓音沾染事后的沙哑 听的二宫心里痒痒的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他戳戳对方柔软的面颊

“你怎么知道我的姓?”

“打听来的…”

“fufufu你也在注意我吗?”那人抓住他胡闹的手放到胸前 “大野智”

satoshi 读起来像是在笑

“satoshi 晚安”

“晚安 kazunari”


2


距离那天已经过了些日子 二宫选择忽略自己的异样 追着男人跑出来还被对方睡了这事 虽然自己不吃亏 也是清醒的时候的他完全不可能做出的事 遗忘掉某些细节 只留一个侧面的剪影和大野智三个汉字留作纪念就足够了

“nino?吃饭去吗?”室友松本润——那天聚会的组织者早就饿着肚子等他这个刚起床的宅男梳洗穿戴 十分钟已经到了极限 处女座生起气来可了不得

“我想去吃拉面”

学校地广人稀 午饭的时候会稍微拥挤一点 二宫拖着拖鞋跟在松本润后边 手塞进裤兜里 夏天这太阳苦辣的让他厌世 如果不被弟弟拉出来他恨不得吃一个季度的外卖 在食堂的角落占好位置 他驼着背缩在那里看松本润为了营养搭配水果沙拉果汁的买 趁着年轻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多好 但这话说出来估计会被白眼夹无视外加拔掉WiFi路由器 轻叹一声 他无聊地托腮看像另一边

“啊...”

“啊...你...二宫和也”

本来他想对方不说话就装不认识的 连名字都叫出来就不得不应了 大野智端着餐盘走到了他旁边的空位 这架势 看来要一起吃了

“ohno桑”

“我们竟然在同一个学校”白天的大野智较比那天要开朗了许多 头发剪短露出额头 更加清爽帅气 笑容温和一瞬间恍惚了他的眼 耳根微微发烫
 
“是啊...我以为你已经毕业了”

“本来应该是这样”大野智扯开一次性筷子 发尾随着啪的一声轻轻颤了几下“我学习太差了嘛 需要重修”

笑着说出来这话 也是毫不在意啊...“你一个人?”

“不是 和...他 翔!”

话音刚落 大野智对面就坐下了一个染着黄色头发的青年 耳朵上的黑色耳钉 手指上夸张的戒指 钩挑的眉毛和有些傲气的眼神好像在说着生人勿近

“智君的朋友?”嗓音却是意外的低沉好听

“恩 二宫和也”

“啊我有印象 你跟我说过”少年冲他微微一笑 帅气的肆意张扬 看来是跟自己完全不同的类型 “我叫樱井翔”

“啊...你好 我是二宫...”

自我介绍结束后他就语塞了 气氛尴尬 旁边两人有说有笑的讲着听不懂的故事 衬的他好像孤家寡人 瞥一眼人群找不到救场的松本润在哪 而且...原本二宫以为大野智是个生性冷淡不善交往的面瘫 谁知现在笑起来声音意外的尖锐透亮 还时不时的接梗逗乐樱井翔 同类的形象渐渐瓦解了 是自己太得意忘形了吧 睡过一次就自诩了解对方 心里的落差让二宫有点呼吸困难 同时另一个挥之不去的想法更加让他焦躁

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

就算大野智说话上句不接下句 樱井翔似乎全都懂 还能顺带给他解释一番 二宫表面上陪着笑 实则在看不见得地方握紧了拳头 如果是单独来吃饭的关系 应该和他和松本润差不多 可他俩并没有互相了解到这个地步 那是好兄弟吗 外形性格完全不相像的两个人?再或者是...算了 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nino?你不吃饭吗?”大野智看他没说话 关切的问了一句

“有人帮我去买了”

“谁?”

这是什么心理作祟呢 好胜心? 嫉妒心?攀比心?如果松本润知道了可能真的要换WiFi密码了“是什么关系呢...”他故意微妙的冲大野智笑笑

“和你一样的关系吧”


别看二宫和也谈过很多场恋爱 一直处于被动的那一方 他依旧不知道爱情到底是怎样产生的 关于什么是喜欢 始终找不到一个合理的解释 女朋友的不同类型于他来说可能没什么区别 完全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独身主义——从不付出感情 这种有失道德的想法他隐藏在心底深处 在外他可以饱含感情的说出令人脸红心跳的情话 按着套路哄对方开心 其实内心里毫无波动 理智到极点 这次大概他自己都没料到吧 撒纯粹是为了刺激对方的谎 他看着大野智放大了瞳孔 随即失落的说了一句好吧 入耳的音节澎湃着苦涩压过原本应该感受到的愉悦 他马上就后悔了 好想收回那句话 松本润又十分恰巧的在这时托着两个盘子坐了下来

“nino?”松本润询问似得看了看黑着脸的大野智

“ohno桑”

“啊...你好 什么时候交了新朋友也不告诉我”一边将托盘里的食物摆放整齐一边无意识的嘟囔着 弟弟撒娇也太会挑时间了吧...

“为什么要告诉你 跟你没关系吧”

“啊?”

完全的意料之外 这话竟然出自看似温顺的大野智之口

“喂智君——”

“我先走了”

“ohno桑!等等——”

发生了什么?

大野智那句话给二宫不小的惊吓 一时都没有反应过来 另外两人也是同样的状态 呆呆看着大野智离开的方向 然后面面相觑 樱井翔都没怎么见过他这么反常的样子

“樱井...樱井君...他?”

“嗯…我猜 应该是吃醋了”

“诶?是我的错吗...”松本润一脸懵逼的搅着沙拉 看着他

“嘛...谁知道了”樱井翔也看了二宫一眼 喝下了最后一口拉面的汤“要电话么?”

“不用了”要了有什么用 主动解释不是二宫的作风 但樱井翔直接拿过了他的手机存了号码 那姑且就收下吧 没心思吃饭 他脱力地趴在桌子上长吁一口气

“你不吃么?”

“闭嘴 都怪你”

吃醋…那就是在意的意思?多少有点喜欢我的意思?

他在臂弯里偷偷笑了出来

那是不是可以撩撩看了?


TBC

想太多 撩的到才怪(x

评论(35)
热度(145)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