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独身】(中)SK

被催稿鞭策到哭泣的我默默来更文了(x
能不能看出nino的变化呢w
——————

3

这个问题着实把二宫和也难住了

怎么追人呐?

比起无措 抗拒一词更加的贴切 他不太习惯向别人表现内心真实的愿望 他深知自己是个贪婪的人 要了一次就抑制不住的想要更多 和大野智在一起的想法 追根溯源 可能在第一眼就落下了渴求的种子 从未体验过的难耐扎根落户 那这次干脆就让它长大 看看到底是羊齿蕨还是木茼蒿

更何况 大野智还有可能喜欢他呢 

回到住处整理好思路 二宫糅合了松本润的经验和从樱井翔——马上加入他这边阵营的新战友——那里打探来的消息 粗略制定了一个月的计划 其实他觉得自己大概撑不到那个时候 两周就是极限了 可作为一直以来在感情世界里游刃有余的那方 他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了信心

按照樱井翔给的大野智的课表 二宫在第二天下课前到了指定教室的门口 躲在门后偷偷地瞄 记忆里那张俊俏的脸怎么也找不到 该不会是逃课了?重修还这么肆无忌惮 他都有点替大野智担心 掏出随心携带的透明框眼镜戴上 重新仔细寻找 最终阶梯的最左端末尾暼到了趴着的小小一坨 

简单来说 就像被吃掉也没人发现的新手村村长身后NPC手里的褐色羊羹 

周围人都跟他至少隔了四个座位 仿佛被距离感满分的结界所包裹 孤寂的躲在角落里 二宫多少能猜到原因 处在陌生环境的大野智像只孤傲的猫 如果那晚自己不是喝醉了心血来潮 也不会去招惹这种浑身散发着懒得理你的气息的人 缘分很巧妙 虽然两人是以...那种方式相识 但能有与这种人交往的机会 说实话二宫还是挺开心的

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样子 阵阵悉索的说话声响起催促着老师赶快下课 二宫躲在门后 想等大野智出来吓他一跳 人一波一波 却迟迟不见八字眉 不会真的认错了?说了句不好意思走进教室 栗色脑袋还在末尾纹丝不动

“喂...ohno桑...”

“唔...”

“下课了哦”

“…嗯”

大野智紧闭着眼无意识的回应着 丝毫没有醒来的意思 二宫无奈的叹了口气 轻手轻脚落下椅子坐在旁边 趴到桌子上偏头看着他 这张想作为男朋友对待的脸还有些陌生 修过的眉毛长了出来 胡子也是 有淡淡青色的痕迹 小片的深色沉淀点缀了细长的眼尾 额头上和眼皮上的痣精致又性感 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戳了戳 像开关似得一摸对方就睁开了眼睛

“噗...早上好”

“nino?!”大野智没料到他会来 惊讶地瞪大了双眼 等反应过来之后温柔一笑 抓住他还在眼皮上逗留的手“你怎么来了?”

“偶然路过”

“这样啊...”将信将疑地挑挑眉 大野智轻哼着伸了个懒腰 仍然抓着二宫的手没有放 他也不急于挣脱 继续微笑着看他把自己的手甩来甩去

“你还要睡吗?”

“昨天 对不起”

“诶?!”突然就提起来“没事...润不介意啦”

“润?”

“松本润”

他看到大野智的眉头快速的皱了一下 握着他的手松了力道“你们关系真好”

“是啊 我们认识好久了”

“嗯…”这下把手松开了

二宫知道他又在误会 故意没有解释 暧昧的笑笑“你下午有空的话 可以陪我吗?”

“没空”

“什么事?”

“钓鱼”脸也恢复成了独处时的面无表情

“你是随便找的借口吧...会有正值青春的大学生喜欢钓鱼吗?”

“nino也去吧”

“不要”比起那种需要长时间等待的娱乐项目 他更偏向于能马上得出答案的竞技游戏“那你明天有空吗?”

“天气不好就有”

“约你出去玩好难…”

“你可以找松本润玩啊”

“诶...?”

“我先走了哦 跟船长约了时间”大野智冲他仓促地扯开嘴角 把桌上的书笔胡乱地塞进书包“再见”从桌子的另一边绕过下了台阶 头都不回的走了

是逃走了吧…

说实话第一次邀约被拒绝让二宫有点反感 而且前一秒还亲密的牵着他的手一提松本润就...都是他的错!连忙掏出记事本 在封面的第一页写下松本润NG 看来以后聊天的时候要避开他可爱的弟弟了 不过 也怪他自己 非要把松本润作为让对方吃醋的人 两人的生活完全绑在一起根本无法避开啊…除了在另一个学校的好兄弟相叶 他能说上话的朋友只剩这一个了

唉...就当万事开头难吧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 接连被拒绝那么多次 多么强烈的爱意都会被消磨殆尽 这对于撩妹大手二宫和也来说是不小的打击 偏偏在每次快要放弃的时候 大野智一条晚安的短信 或者招牌的温柔笑容都会把他一把拉回 欲擒故纵的手法玩得真好 他也乐于接招 无所谓是不是正中对方下怀 可不能一直处于劣势的一方 慎重考虑之后二宫决定改变战略 将所有的询问句变成祈使句 邀请的话夹杂上无法拒绝的命令的味道 大野智这种典型的吃硬不吃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走吧 今天去那家新开的游戏厅”

“我...”

“快点啊”

“啊...好吧”


其实他想过 大野智应该不是真的讨厌跟他出来 如果不喜欢会拒绝到底 by大野智唯一的朋友樱井翔 樱井翔要是知道大野智在陪二宫玩闹的时候笑容比和他在一起时还灿烂会是什么表情 多么欣慰的一件事啊 乙女游戏的好感度满点了 对方对你打开了心房 step 2剧情启动 他迫不及待地想全部读完 一步一步把这只猫收入囊中

“nino?nino!”

“啊…怎么了?”

“你在想什么呢 笑的好蠢…”大野智看他发呆  伸手拍了拍他的脑袋“这个 怎么玩?” 

“啊…我看看……红色的按钮控制方向 连续技是这个这个还有——”

“慢一点…” 

“笨蛋”虽然知道大野智游戏苦手…等等 这是个机会!

二宫装作厌烦的样子起身走到大野智身后 看着对方毛茸茸的头顶咽了咽口水 一鼓作气靠了上去 手伸到前面就像在揽着他的后背 半身的重力全压在他的身上 大野智倏地耸起了肩膀 瘦削的脊背硌着二宫的胸膛 细微的痛感告诉他两人的之间只隔着两层可以忽略的棉质衬衫

“你看 是这样…”

表面上语调平和 其实心里早就像跑了八公里步一样 还好大野智看不到他番茄色的脸颊 这种事情原来也可以这么紧张 以前那个淡定到没羞没臊的二宫和也呢 操作着的手偶尔会碰到大野智的拇指 触电似的发麻 这简直比直接牵手还要撩人 

“懂了吗?”

“谢...谢谢...”

“害怕输给我吗?”他故意问

“是啊 不想输”大野智也默契地回答

“胆小鬼”

“我会努力不输给你”

“赢的会是我”

结果竟然是二宫和也输了 完全的出乎意料 他可是霸占了这台游戏机的最高记录长达两年 当然不甘心 嘴里说着抱怨的话 手还不安分的打着大野智 谁知对方突然伸手摸了摸他的耳垂

“干嘛?!”这可是敏感带啊 自己都碰不得 这一下子酥了半个胳膊“变态”

“红红的”

“当然了 现在...夏天”

“所以呢?”

“很热”

“在空调房里?”大野智戏谑的笑着看他狡辩 二宫被反驳的有些心虚

“不行么...?”

“不是…”对方的嘴唇动了几下 用极其微弱的声音凑到他耳边说了一个词 湿热的气息和性感的低音瞬间点燃整个身体 脸烧着般的烫

而且他所说的话…

“真的?”

“假的”

“别开这种玩笑啊…”

“fufufu你当真了吗”

大野智凝视着他 深色眸子直射心底 他害怕这吵闹的游戏音乐无法掩盖住自己剧烈的心跳

不行 现在还不是时候

“怎么可能呢”


他说的是喜欢



4

二宫终于体会到了喜欢的心情 就像一场重病 莫名的会发烧会心悸 思想混沌 满脑子都是同一个人 日子过得太快了 他既想多和对方相处些日子 又急切地想要和对方在一起 将一切臆想和触碰变得理所应当 


翻开记事本 今天的位置画了一颗大大的心——最后一天 按照计划 克制自己的心情 慎重的走到现在 不会错的 只要营造一个浪漫的氛围 自己再说几句鼓励的话 大野智一定会向他告白的

其实 现在两人在外人眼里已经跟恋人并无区别 肌肤之亲变得十分自然 他的手总会下意识的搭上大野智的身体 一些碍于兄长身份不能跟松本润诉苦的话能够轻松地对大野智说出口 就算给不了回应 对方也会安静地听着 二宫很喜欢这种相处方式 彻彻底底被重视的感觉让他从心底泛暖 甚至不知不觉已经开始依赖他 一天见不到就患得患失

好想快点在一起


“satoshi!”这天 他早早的在大野智的教室门口等着 一下课就迫不及待的冲了进去“我们今天——”

“我约了船长去钓鱼”

“诶...?”可他已经预定好了高级酒店和套房 还为此提前预付了半个月的工资“明天再去吧” 用拳头轻轻锤着大野智的肩膀试着撒娇

“可我已经约好了啊...”

“不能改了吗?”

“nino…”大野智侧身 抓住他软绵绵的骚扰“我都好久没去钓鱼了…”

每天脑补到睡不着 期盼了整整一周的今天就这么吹了? 他可等不及再拖下去“那我跟你一起去”

“你不是讨厌——”

“你喜欢的我当然也喜欢了!”

事实证明他不可能喜欢 一上船就感觉头昏脑涨站不住脚 等船开到指定位置他已经吐了三次了

“nino...”还麻烦了对方一直照顾他 根本顾不上什么鱼“喝水”

“恩...谢谢”…

太没用了 二宫此刻的状态就像一坨软趴趴的藕粉 被大野智摁到怀里紧紧的抱着 轻拍他的后背 用他听过的最温柔的声音说着安抚的话 如果不是在晕船真想这样待一整天

“干什么要逞强”把他汗湿的鬓角别到耳后

“我不知道自己晕船...”其实他还晕高 可是这些从没跟别人提过“扫你的兴了吧”

“笨蛋”

迷迷糊糊的没有力气 简直是人生最难受的事情 刚缓过来一会海浪让他的后脑又开始麻痹“如果…有药就好了...润的话——”

糟糕 一松懈就…大野智还误会着他和松本润是床伴关系

“润?”

“我的意思是...他会带药...”

“这样啊”后背上的手紧了紧“你还和他在一起?”

“我们住在一起...不是!不是你想的那——”说完他真的慌了 情绪激动的大叫 差点呕了出来

“你就那么寂寞吗?无时无刻得让人陪着 无论是生活还是床上?”

“你说的太过分了吧!”

“是吗?”第一次看到大野智这么恐怖的脸“我说的是实话吧?”语闭 竟然扯开一边嘴角 嘲弄般地笑着“白天和我暧昧之后晚上去找他?其实你谁都不喜欢谁都不爱”

“我跟他不是那种关系”讽刺的话一字一句砸进二宫此刻混沌的脑袋 眩晕让他无力思考 想解释清楚 该直接说出缘由吗?承认自己在说谎?承认自己一开始就陷了进去?承认自己是感情里的弱者?不是这样的 这段感情的开始是基于对方喜欢自己的基础上 他那近乎偏执的自尊心不允许自己出这样的丑

“你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他 嫉妒吗?是因为...喜欢我吗? ”

我已经给你台阶下了 回答了就原谅你 快点 快点承认啊

“你喜欢我吗?satoshi?”

好像起了风 浪花重重地拍击到甲板上震得耳膜有些发疼  如果对方害羞了 像上次玩闹时那么轻声怎么办 他靠近他 怕漏掉对方的一字一句 距离一点点缩小却还是只能听到嘈杂的海浪声 一定是还不够近 他不甘心地憋住气 直到耳朵贴上了大野智的嘴唇都没有听到对方说的任何一句话


原来这就是回答啊


“就像你说的 我很寂寞”我在期盼着什么呢

“只要有人陪着就可以 其实不止你和松本润 我周围还有很多很多人” 现在想想 如果一开始就停止了追逐 两人真的就只是one night的关系

“你没空的时候我就去找他们 干各种各样你做不到的事情” 你没空的时候我都在想你 想着昨天的你 前天的你 一直到初次见面的你

“其实对象是谁都可以” 只有你才可以

“既然你那么计较松本润 那我就搬到你那里吧” 我不想以这种身份踏进你的家

“反正你也不喜欢我 没什么不方便的” 我喜欢你啊

“怎么样 同意吗” 我喜欢你 大野智


“好”


GAME OVER


 TBC

心疼 不知道被套路了的是谁(x
btw 最近的改id大潮 微博和lof的名字我都对不上了。。如果关注了我的话 能不能再告诉我一遍你们的id。。(其实我是不会改备注(・_・。)

评论(39)
热度(10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