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独身】(下)SK

昨天被屏蔽所幸就改了点 

自行车变成了摩托车(*/∇\*)

——————

5


“笨蛋”


“嗯…”


松本润一边帮二宫和也收拾行李箱一边碎碎念 带着恨铁不成钢的劲 他舍不得还口 只能坐在旁边静静地听着 昨天眩晕的余味还在脑中飘荡 嗓子发酸 胃也隐隐的痛 二宫固执得把身体的不适归因为大野智那些意气用事的话——彼此彼此 是对方先开的口 他怎么能输 或者 输的有尊严点


“我说你啊 有在听吗?”松本润扯下头上的发卡扔到他身上 “是谁昨天晚上哭来着”


“我没有…”


“哦?”被白了一眼 松本润用力拉上行李箱的拉链 “除非什么东西落下了 其他哭诉的电话我不会接哦”抬起来垫垫重量“挺轻的 自己抬下去吧 被大野智看到我不太好”


“润…谢谢 还有…”


“我不介意的”


“嗯…”内疚的话咽了回去 二宫尴尬地挠挠鼻尖


“他凭什么对你说那种话 我只是在气这个”



松本润当然站在他这一边 只是他自己都不明白大野智到底是在吃醋 还是感情洁癖 不管怎样 他拒绝了自己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那场景他这辈子都忘不了 被风迷湿的眼 越发痉挛的胃 大野智沉默的抱着他直到登岸 最后说了句明天来接你转头匆忙离开 心理防线在对方的身影消失在地平线的那刹那瞬间瓦解 他蹲下抱住膝盖 给松本润打了电话 的确是在哭着 嚎啕着 语无伦次地或咒骂或倾诉他对他的情感 失态程度足以登上学校八卦杂志的头条被人们议论一整个星期


总之就是太失败了



下楼故意磨蹭了很久 害怕看到对方明明厌恶却强装的的笑脸 二宫一下下踢着箱子往前走 偶尔抬头确定与大野智之间的距离 一分钟的路拖了五分钟 雨过天晴的大气起不到任何阻挡阳光的作用 强烈的光线让他联想到拔牙时头顶的照明灯 大野智操刀 他闭上眼 打了麻醉 可还是能听到针线穿透皮肉的声音


他为自己拖延时间找了个理由——给对方重新思考的时间——自己无法坦诚承认怀有希望的借口 如果大野智只是觉得昨天的气氛不合适 也许今天会正式和他告白 也有可能会拒绝他的无理取闹把他赶回松本润家 千万不要再对他温柔的笑了 和喜欢的人保持暧昧这种事情——


“nino”瞎在心里盘算着 没留神已经走到对方面前 大野智穿着和他同款的人字拖鞋 这可比笑容的伤害值要高 痛的他出了一身冷汗


“ohno桑...”唯唯诺诺地尝试开口


“走吧”


“我...”攥着拉杆的手出了汗 他突然想临阵脱逃 往后退了一步 却被大野智一把拉住了手腕带进怀里


“你别走”


干什么要说这种话做这种事 会让我继续误会的


“果然还是…”


“对不起…”


“所以呢?”怀有了一丝期待 难道真如自己所想?


“所以…你搬过来…没关系的”


“诶?”


“我那里很方便 东西都收拾好了 如果你不喜欢——”



我啊 真是个笨蛋呢



“放开我!”二宫愤怒地推开大野智的禁锢 一脚把行李箱踢出老远 就像在耍小孩子脾气 大野智却什么都没有说 沉默着转身去拿远处的箱子 他耳边响起了蓝条消弭的警告声 必须做点什么不让游戏再次结束


逃走


竟然用这种以前自己最不屑的方式 



松本润在他临走的时候随口提了一句那个人 想想可能是二宫最后一棵稻草 那人自从大学不在一起就很少联系 但两人的关系变不了 双方眼里 对方一直是同一个样子 这种全世界抛弃了你还有人会站在你这边的好朋友 二宫所幸拥有两个


“aiba桑...我做错了吗...?”


“没有啊”相叶雅纪掰开二宫给他买的棒冰 小声说了句谢谢 将多的一半递给他


“那大野智呢”


“也没有啊”


“你认真一点啦…”


“本来这种事情就很难分对错”相叶含着冰块 亮晶晶的眸子凝视着他 让他心里平静 “你喜欢他 他喜欢你”虽然说的话并没有


“他不喜欢我”


“为什么?”


“他喜欢我就告诉我了”


“你不也一样没告诉他嘛”语气轻松 好像这根本不是什么值得纠结的事“偶尔也要坦诚一点”


“他还骂我 说话ky又难听”


“嘛…我觉得还挺可爱的”


二宫白了好友一眼 看着化成水的棒冰 叹了一口气 “不要 我不想说”


“你害怕吧” 


“不是” 逞强


“我说中了吧 你耳朵要红了哦” 铜铃 坏了的那种的笑声萦绕耳边 二宫有些恼羞成怒 但是忍住了想糊相叶的手 告白这事 他落不下脸 更何况是对着一个认为他私生活混乱并且拒绝了他的人了 他甚至不想成功 如果失败了 大不了这辈子不要再见 早死早超生 还有万千花丛排队等着他临幸 可是…


“如果你害怕的话 那干脆喝醉好了”相叶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


“我…那样太怂了吧…”


“nino一直很胆小啊”


“哦 我要把你去年弄坏润盆栽的事情告诉他”


“nino胆子可大了”



6


酒局散后已近接近凌晨  二宫掏出手机 早已没电自动关了机 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安 经过一天已经压抑下的情感对着相叶又炒了一遍 越说越困惑 为什么大野智要这么对自己 为什么在对方这么对自己之后他还是那么那么喜欢他 这半个月一直黏一起 从未不辞而别那么久 积攒的想念加速了步伐 他踉踉跄跄的赶紧往回跑 醉到崴脚 撞上电线杆 走错路 等到了家门口已经满头大汗狼狈不堪



想见他 他现在迫切地想碰碰大野智的手指尖



敲敲门 没有人应 侥幸摁摁把手竟然没有锁 是不是特地为他留的门 漆黑一片的房间给二宫的心降了降温 又让他暗自松了口气 大野智睡了 不用说那些别扭的话了 他轻手轻脚的往里走 木质地板吱呀吱呀的抗议这位陌生人的来袭 屋子里的一切都沾染着他喜欢人的味道 出现过在喜欢人的话里 可他现在没有心思跟它们来个自我介绍 主人在哪 不告白看看也好


卧室里放着他的行李 床上没人 他又急了 在客厅四处寻找 最后在沙发上看到与夜色融为一体的他


你在扮忍者吗 在心里吐槽 却抑制不住嘴角的笑


“欧吉桑”


凑到跟前仔细端详 恍惚间好像回到了第一次邀约的教室 他睡着 他醒着 他看着他 就可以这样待很久很久 摸摸脸颊 戳戳额头的痣 眼皮上那颗是开关 摁一下就会醒——真的醒了


“onho——”


“kazu!”


大野智猛的伸手揽住他的脖子 吓的软了脚 二宫顺势就倒在了对方身上 被紧紧抱在了怀里


脸贴着肩窝 胸膛抵着胸膛 大野智的嘴唇就亲在他的额头上


“你回来了” 说话时温热的气息助燃着火苗 嘴里是他常用的薄荷味牙膏的味道


“嗯…你在…你在等我吗?”


“没有等很久”


撒谎


“你…应该吃完饭了吧 对吧都这么晚了…”


“你做了?”


“抱歉…没经你同意就…”说完歉意的一笑


想问的话就被这笑声堵在了喉头 温柔的大野智 昨天刻薄的大野智 哪一个才是他可他又全都喜欢 他讨厌自己这么不争气 一点点手段或者套路就能触到心底 如果再贴近点 是不是就能明白大野智到底在想什么 他往上挪动着身子 眼前是在黑暗中也显得丰厚的唇 一点点就好 让我看看


————在想你呢————


the end

嘿嘿


评论(31)
热度(13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