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二楼阳台】(二)SK

有的gn说背景不清楚看起来有些困惑
这章开始介绍啦w
过去和现实交叉起来了
——————

1

“嘶——”

药膏慢慢渗入肌肤 伤口处的疼痛也扩散开来 二宫深呼吸 想把这难耐强压下去  看到大野智帮他按摩的手正在微微颤抖 心里更加难受了 上楼的这一年 从最初的抵抗变成现在这样麻木的状态 他安慰自己总比流离失所好 可大野智…二宫无法想象他到底忍耐了多少 夜晚的拥抱总是那样用力 自己翻个身都能让对方突然惊醒

“处理好了”

“嗯…谢谢…”

“别跟我说这些” 对方宠溺地啄吻他的脸颊

大野智刚刚拒绝了他想做的邀请 理由二宫心里是明白的 这个人一直这样 凡是可能伤害到他的事情绝不会退让分毫 唯一请教过他意见的事大概是三年前踏入旅馆的那天吧 但想想那时的境况 他不可能不答应 无论是义气还是恩情 将死之时遇到人 就算讨厌他也会追随一辈子

“睡吧”铺好床铺 大野智放下一边的枕头 将手臂伸直示意二宫枕在上边“今天可以抱着你睡哦”

“笨蛋”

对方拍拍被子催促他 笑容就像以前一样 

三年 原来相处的时间这么短 他总以为已经过完了半辈子


2

二宫和也原本最喜欢秋天了 现在他却不希望这个季节过早的到来 每次雨后温度都会降低 衣不遮体 脚上的木屐也断了线 曾经白嫩的脚面被磨出一块块水泡 流着血 化了脓 每动一下都痛

“nino我好饿啊”

“等一下”先是在身上摸索着 无果 手伸向早已空荡荡的饭袋 最后掏出几颗漏网的黄豆“给你 吃了之后喝点水 能顶些时候”

他不敢告诉相叶他已经很久没吃东西了

兵荒马乱 两人不知道逃亡了多久 送走打仗的父亲 看着母亲被凶狠的士兵掠走 兄弟姐妹在流难的过程中相继死去 最后剩下二宫和相叶雅纪两人 逃出村子 漫无目的的向前走着 其实只是换种方式延续早该结束的生命  

相叶虽然比他大了些 但性急且粗 生计的事情搞不清楚 大梁自然落到了年仅十六岁的二宫肩上 所以他也十分清楚两人此刻严峻的状态 早已没有了力气和心力 可如果他走了 相叶一定活不长的 为了那明澈的眸子也要多坚持些日子

“nino!你看前面有村子!”相叶像是孤岛发现了救命的帆船 抓住他的胳膊兴奋地晃着 二宫却神色凝重 他们已经一分钱都没有了 现在这个年代 连自己的肚子都填饱不了 谁还会好心收养两个脏兮兮的半大孩子

“我们去看看吧 nino?”

见相叶兴致这么高 二宫没说什么 强装出笑脸 任由对方拽着往村落走去 一下子动的这么快让他原本就空空如也的胃开始抱怨 实在是饿过了头 眼前的景象都要重影了 小吃店飘来的香味没法望梅止渴 倒不如不看到好 有了念想 饥饿感就挥之不去

“那边有包子!啊红豆饼!啊糖苹果!”

“恩...是啊...”

“你说他们会给我们一点吗”

“这个…”二宫咽咽口水看向面前的包子铺  掀开盖子 热腾腾的冒着气 面点的香味争先恐后的挤进鼻腔 口水都要流到地上 主人却把盖子重新盖上了 用怜悯 加厌恶的眼神看着他们 护住自己那块地方 好像他们会扑过去抢东西似的

“我们要不要去问——”

“走吧aiba桑”

“可——”

“走吧!”

二宫不怪那人 如果是他看到两个穿成这样 几个月没洗澡甚至闻起来像垃圾堆的小孩 估计反应会更加大 心有不甘 但自己也嫌弃自己

继续怀着侥幸心理往前走着 每个人看到他们似乎都是同样的反应 捂着鼻子躲得两米远 指指点点更让他羞愧 二宫生着闷气 拉住相叶的手腕想逃走 却忘了自己处于崩溃边缘的身体 跑了两步就摔到地上 

“nino!你没事吧!nino!”

你太吵了 不要再晃了 话没力气说出口 眼前的一切开始泛白了 父母好像正在天上对他招手 这个时刻终于到来了啊 对不起相叶雅纪 我会化作财神保佑你的 你一定要好好活着

闭眼之前他瞥到二楼的阳台 好像坐着一个女子 距离太远看不清脸 穿着显眼的蓝白浴衣 手里摇晃着的应该是把扇子 朝着自己的方向笑着 二宫赌气 想告诉她不要看 手还没等抬起来就失去了意识

“nino!”


3

这绝对是个梦 要不就是冥界的条件太好了 这种生活 就算是家庭安康的时候他也从没体会过

“你醒啦” 

说话的是晕倒前看到的那个人!

更意外的是 这样纤细的身段和精细的长相 露出的胸膛却十分平坦——是个男人

“我我我我我…”二宫惊慌到语无伦次 想支起身却失力的倒回床上 被子又香又蓬松 身上换了新的衣服 甚至还洗了个澡

“fufufu不要动哦 我叫人去拿点吃的”

“ai…aiba桑呢?”

“你哥哥?有sho酱和jun陪着他 应该还在吃东西吧 饿坏了”

所以此刻他俩是被收留了?

“谢谢!我…我…谢谢!”

“不是你让我救你的嘛”那人又咧开嘴笑了 嘴角露出虎牙的尖角 “二宫...和也?是这个名字吗?”

“是!我…小人…在下…这个该怎么称呼…”

“‘我’就好”

“嗯!我是二宫和也!让我干什么都可以!”感激之情无法言表 如果有力气他可能就要下地跳舞庆祝一番了 “那您…”

“我?我叫大野智” 好像料到二宫会说什么 那人用扇子挡住他的嘴“不用说敬语 我听不惯”

“嗯…ohno桑…”

“fufufu你要吃东西吗?”

“不用——”还想客气一下 肚子倒先说了实话 咕咕的响声引起仆人一阵轻笑 二宫的脸刷的红了“对不起…”

“吃吧” 大野智拿起一块点心在他面前晃了晃 见他迟迟不动 打趣道“怎么 还要我喂你?”  

“我…” 对方这么热情 一时不知作何反应僵在了那里 大野智以为真的要他喂 掰下一块就塞进了二宫的嘴里 他害羞的脸更是红成了西红柿 连忙移过头拼命地嚼嚼嚼

“你真好看”

“诶?!” 突然蹦出这么一句 他怀疑自己听错了

“眼睛像蜜糖一样”

“谢谢…”前几分钟还是浑身污垢 现在对他这样说 二宫都不知道该不该开心

“馆长在的话一定会让你们留下来的”

“留下来?话说 这里是…”

“岚旅馆”

从未听说过 二宫疑惑地看着大野智 对方又温柔的笑了

“这里是个非常棒的地方哦”


4

待二宫和也吃完东西大野智才唤了其他人进来 相叶换了身衣服 嘴角还沾几颗米粒 看上去活力满满 另外两位衣着朴素 可单看料子就价值不菲 二宫悄悄在身上抹抹手 变为正坐

“nino!我以为你要死了” 看他恢复了元气 相叶一下子扑了过来 亮晶晶的眼睛瞬间积满泪水

“你轻点…”推开相叶 他尴尬的看着其他三人 留意了下大野智 对方还是那样笑着扇着扇子

“那就先自我介绍了 我是馆长的儿子 姓樱井 这位” 对面的尖脸指了指另一位长相英俊的人 看起来和他们年龄相仿但气质却成熟了好几岁“是总护卫的继承者 松本润”

“您好 樱井桑 松本桑” 说罢还拉着相叶行了个大礼

“不要这么叫啦…” 松本润撇撇嘴 像是在抱怨“我们应该都差不多大…反正 最年长的是他”然后指了指最边上的大野智

“诶?”

“是哦 我今年19岁 还有三四个月就成年了”

竟然比他大了将近三岁 刚刚还没有用敬语 二宫自觉失礼 想着道歉 大野智笑吟吟地目光让他把话又吞了回去

“那个 这里到底...”

“这是——”

“让我说啦”大野智刚想开口就被樱井翔打断了 倒也不生气 无奈的在一旁继续摇起了扇子

“岚旅馆不单单是一家旅馆 我们会根据客人的身份将他们送去不同的楼层招待 一楼农二楼商三楼贵 不过这是对外人来讲”樱井停下来清清嗓子“对于我们这些旅馆里的人来说 不同楼层的阶级性其实非常严格 如果想要上楼或下楼必须得到两层管理者或者我爸爸——就是总馆长的允许”

“诶?那我们...”

“在二楼 一二楼的管理倒不是那么严 更何况智君可是二楼的老大啊”樱井翔哈哈的笑着拍了大野智的后背一把 笑声独特 “三楼是什么样子我也不清楚 爸爸说只有成年的人才可以进去 上边的人也不轻易下来的 怎么样智君 我说全了吧”然后对着大野智摆出大型犬求夸奖的样子

“fufu不愧是以后要继承旅馆的人” 后者拍一下樱井翔的大额头“但是还是有机会上去的 每年馆长都会在楼层里选择最优秀的人上楼 当然下楼的 一般都是犯了很严重的错误”

听着对方的介绍两人还是心存困惑 这样的地方可以轻易进来吗 如果进来他俩也应该在一楼的才对 

“我们两个…没有钱…所以这些——”

“何止没有钱 你们身上什么都没有” 松本润摆摆手说道 “ 如果我也被捡到希望能去三楼啊 侍奉最高贵的客人应该塞满了山珍海味吧 估计连角落里都镶了金子”

“不jun 金子很臭的 我觉得应该是宝石”

“嘛…反正是个很美好的地方 二楼好看的人都被选上去了呢”

“那个…” 二宫小声地打断了他们“这里不是免费的吧…”

“当然了” 

“衣服和食物的钱…”

“是个问题诶智君”三人好像刚刚意识到这一点 纷纷开始思考 “让他们留下来打工?”

“馆长会同意吗?”

“智君同意就好了啊 爸爸很信任他” 樱井翔又向一直旁听的大野智看去 相反 大野智倒是有些为难

“认真听我说”收起了玩笑的表情 大野智放下手里的圆扇 端正了坐姿 “你们两个 不管是从外貌还是性格 资质都足以在二楼生存 相较于一楼来说 二楼各方面的条件会更好 甚至有机会去到三楼”他停顿了几秒 跟旁边的樱井和松本交换了眼色“但是吃在这里 住在这里”

“那很好啊 我要留下来”相叶开心地拍起了手

“是一辈子 你选择留下来 就永远不能出去了 相当于一份卖身契”

卖身契?这个字眼古老又刺耳 会让二宫联想到被抓走的母亲 可他没有别的选择 柔软的被子和美味的糕点 享用一次就忘不掉了 而且他不想让身上和大野智相仿的衣服变得和之前那件一样脏兮兮的 还有相叶 如果再出去了 自己还能照顾他多久 他俩又能到哪里去 无家可归 孤苦伶仃 有没有这个身子似乎没那么重要

“我要留下来 在二楼 aiba桑呢?”

“嗯 nino去哪我就去哪”


5

许久没做过与过去相关的梦 再回味一遍 二宫觉得就算当时的他已经知道之后的路会怎么走还是会选择留下 再怎么委屈 还有身旁这个人陪着

大野智已经起了 在一旁整理二宫要穿的衣服 见他睁开了眼 过来亲亲他的额头 “身上还痛吗?”

“好多了”

“嗯”将他抬起 惯例的替他梳洗穿衣 将长发仔细扎好 盘了个简单的髻

“为什么要束起来?”

“今天要去拜访aiba酱 又得玩闹一番了”

“啊...你不说我都忘了”

其实自从上了楼 二宫就很少提及相叶的事了 毕竟相叶落得和他一样的境地都是跟随了自己的结果 对方虽说着自己不在意 可二宫总觉得心怀愧疚 久而久之也就无法正视他了

“aiba桑爱吃的东西 还有新的游戏...”

“都准备好了”

“那我们走吧”

出了大野智的房间 两人又恢复到主仆的状态 一前一后的走着 路过大堂宽敞的阳台 阵阵凉风吹过 夹杂着泥土的味道 怕是要下雨了


 TBC
之后的几章都是糖(信我

评论(21)
热度(7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