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二楼阳台】SK(三)

隔得时间太长了 完全可以当做独立的故事看(x)
连不上 我也懒得改啦w
甜的
——————


1


雨后的风卷着水汽轻轻吹拂在他的脸上 枯槁的木质味柔和又坚决的占据着鼻腔 混合的几缕凉气刺激的二宫打了个喷嚏 他揉揉鼻头 将衣领紧了紧


“nino?”


“嗯?”


“窗户外面有什么好看的?”相叶雅纪好奇地凑过来 从小小的隔窗里探出头去 寻了半天 也只看着了几棵正在落叶的桑树 “什么都没有嘛…”


“这么冷的天 怕是不要着凉了才好”


“放心吧 我的身体——”


“又没说你”


“诶?难道是——”


“走啦 该吃饭了” 不给相叶探寻的机会 他连忙岔开话题 这隐秘的感情他还没对任何人说过 甚至连他自己都拿捏不好形容的词语 是感激?仰慕?或是……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想那人想的太多了 反而会更加的难以确定


不是亲人 不是朋友 是其他怀有邪念的东西


他想探个究竟 即便所有感情最终通往的那个结果与想象背道而驰 最起码现在可以拥有作为人的喜怒哀乐 这机会 也是大野智赐予的




融入旅馆的过程可以这么轻松 二宫和也觉得有一半多都是大野智的缘故 他只说了寥寥几句 其他人看二宫和相叶的眼神都变了 甚至可以说敬仰三分 脏活累活都不敢给他俩干 田园王子变成了达官显贵 时间久了自然是过意不去的 然而同期却把这当成了两人没有架子很好相处 不管怎样 在这里二宫过得很好 心底隐约把它当成了第二个家


夜里无聊时心里盘算 如果真的是个家的话 樱井翔适合当爸爸 松本润是弟弟 相叶雅纪…是宠物 那大野智——


心脏就这么倏地慢了几拍 与那人相关的事情 令他在意的好比蹲下就会响的膝盖 越去弯曲腿部越能听到那清脆的“啪” 阵阵拨动心里的弦 思绪被扰乱 身体不听使唤 心甘情愿的得了一场严重到无药可治的慢性疾病


但说这病因是从何而起的 从被捡到 到安排好生活的事之后这一个月 两人见面的次数两只手就能数的出来 大野智掌管着整个二楼的大小事务 自然不像他一样清闲 想见他只能趁吃饭或晚上休息的时间在走廊来个“偶遇”——起初他只是想为救了他和相叶雅纪的事道个谢 不知不觉中就变了味道 今天伺候了什么人 新交识了什么朋友 就算只有三四句他也想说给大野智听 看对方露出一如既往地笑容 他才会下松一口气


那 这大概是所谓的欲求心在作祟吧


可越想要越得不到 现在距离上次见面 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星期了


2


听松本润说 近日旅馆里要迎来一年一度的盛大节日——从二楼挑选合适的人晋升到三楼——那个装饰精美华丽 满是山珍海味的招待更加高贵的客人的地方 近二十岁的男子都可以参加 作为管事的大野智自然忙的不可开交 所以见不到面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说不焦虑是欺瞒自己 二宫早就憋了一肚子的话想跟大野智说 哪怕是句简单的添些衣物 奈何就算是亲密如樱井翔的好友都逮不到他 只能自己干着急


没有新粮啃旧糖 工作之余二宫会到有点滴回忆的地方待一会 虽然这“点滴”实在是少的可怜 大野智招待他的房间每天都会路过三四遍 一个月前衣衫褴褛的他 脱掉衣物擦洗身体上的污垢时大野智就在跟前 直直白白的看到了他最落魄的样子 脚上的水泡也留下了难看的疤 丢人的很 倘若两人相遇是在二宫最帅气的时候 说不定现在沦陷的就是对方了 那大野智会如何反应呢 看他文静的长相应该是属于暗恋型的 唯唯诺诺 止步不前 可想到让对方怀有这样的感情 二宫又隐隐心疼 优秀的人适合敬仰 暗恋这般痛苦的心境 折磨自己就够了


除了那个房间 二宫还喜欢去第一眼看到大野智时对方坐的那个阳台 据说往常不忙的时候 大野就喜欢坐在那里 摇着他的扇子发一天的呆 当然 知道这个消息的不止他一个 白天这里几乎被其他大野智的仰慕者霸占 往往轮到二宫在这独处的时候已经深更半夜 所以他干脆早睡些时候 等到别人睡熟了 自己再去那个位置发发呆 遇到是奢望 体验一下对方的生活 多少让他从心里上感觉近了些 最近未见的时间一多 阳台几乎成了他每天必来的地方


诚心感动了谁 关系转换的契机 真的就这么让他盼来了




“你喜欢夜晚吗?”



“诶?!”


这个日子如往常一样 非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 天气很晴 星辰密集的有些生畏 二宫凭着儿时对星座的了解 努力辨认着 或自己随意组合 待的便久了些 大野智何时站到身后的都不知道


“oh...ohno桑?是你吗?”


大野智fufu的笑声像粘稠的姜黄色麦芽糖 “我看你在这待了很久” 缓缓从纸门后面走出来 淡蓝色的和服松松垮垮 “好几天都待在这”


“你…你…怎么知道…?”想到大野智在暗处窥到他的行踪 像是被看穿了心思 二宫的脸刷的红了


“我很喜欢哦 夜晚”


“啊…”


对方看了看他 走到身旁坐下 属于大野智的味道环绕过来 好似咖喱里的香辛料般 与此刻的场景融合的恰到好处 二宫倒觉得自己的存在破坏了美感 又不忍心弃掉难得的独处机会 无所适从的坐在原地


喃喃自语夜晚的美好 二宫嗯嗯的回答着 太长时间未见了 侧脸竟感觉有些陌生 却不好意思过分盯着 装作看远处的风景


“最近…好久不见了 还好吗?”


“诶?” 话题毫无防备地转到二宫身上 他略带惊讶的看向意中人 发现对方也好像害羞了似的 半掩着面 躲藏着他的眼神


“有没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


“怎么会有呢 让我留下来就已经很感激了”


“那…工作累吗?”


“这点小工作量算不了什么啦…”


他佯装轻松的回答着大野智的问题 脸保持的面无表情 实则心底因为对方对自己的关心激动的要欢呼雀跃了


“身体呢 身体怎么样?”


“我很好哦 ohno桑才是要注意的那个吧”说着 得意忘形过了头 伸出手帮大野智整理了大敞的衣领 等意识到过火时已经晚了“我…那个…怕你着凉…”


真是糟糕 要功亏一篑了


二宫机敏的脑袋快速运转想着对策 若大野智生气了就马上道歉 笑嘻嘻的说谢谢 那也许可以糊弄过去 可等了一会迟迟不见嗓音响起 沉默往往代表默认 但在这种对二宫可以说生死攸关的情况下 他不敢妄下定论 刚想讪讪地收回手——


“ohno桑?!”


原来大野智的手那么大 可以把他的小拳头整个包在手心


“几天不见 我…” 二宫呆呆的看着两人相触的地方 触感全都被酥麻霸占了位子 无暇消化大野智接下来的话 他甚至隐隐觉得体内那股热流开始四处乱窜


“nino…不 kazunari…”


“诶?”为什么突然换了称呼


“我想了很多…”


“什…么 什么”


“最后发现 这些“很多”都与你有关…”


所凝视的坚定的深褐色眸子 沉的映不出二宫的影子


“这种玩笑请不要乱开——”


“我没有!” 声音变得尖锐 握着他的手都变紧了 “我很想去看看你 可实在是太忙了…总怕你受到别人欺负…”


“我哪有那么弱 而且还有sho酱和jun罩着我” 二宫尝试打诨拖延时间


“真的很好吗?真的?”


“真的 不用担心”


“那…我明天还能在这里看到你吗?”


明天?这里?时间地点人物都有了 那么说…这是个约会的邀请?


“你工作那么忙 还是…还是早点休息…”


“见到你就算休息了”


再拒绝下去 大野智就要把他手掌捏碎了 但二宫宁愿让对方握的再紧一点 钝钝的痛感告诉他现在发生的事是真实的 不是自己胡乱的臆想 紧张也好尴尬也好害怕也好 他所心心念念的人 告诉他也在想念着自己


此刻还畏畏缩缩算什么男人


“ohno桑”


“怎么——唔…”


你牵住我的手 我吻住你的唇


定性为喜欢的情感轻易的就满溢胸口 其实对于接吻二宫的经验值为零 以至于太过着急撞上了对方的牙齿 疼的大野智抖了三抖 呼吸的频率和变换方向的契机也没有拿捏准 最后竟十分不合时宜的 被唾液呛到喉咙 红着脸趴在了大野智的肩头 咳嗽不止



“对、咳咳…对不起…”


“没事吧?”温柔的帮他顺着后背 半晌 熟悉的 像奶猫挠动他心头的笑声从耳后传来 “笨蛋”


“你是答…咳、答应了?”


“我要是不答应 你还不得吃了我”


亲的哪有那么激烈 二宫刚撑起身子想要反驳 又被大野智一把摁回了怀里 羞赧迟迟而来 可任他怎么挣扎都隔不开一丝一毫的距离


一黏就黏了半辈子




TBC
下篇也是糖

评论(15)
热度(7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