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好色之徒】(一)SK

如果你们还记得我有个《奇怪的三十题》
如果还记得那个三十题里有这个point…
感觉假期要发点东西所以把存货翻出来了
你们看着玩玩 还不一定更呐(
——————

1

当你不是你 当我还是我


2

浴室的天窗虚掩着 漏进缝隙的凉风传来阵阵冷意 二宫和也甩甩头上的水 调高了淋浴的温度 拿着浴花的手加快了频率 擦的皮肤细密的酸麻 各种缤纷的颜色随着水流稀释流走 在入水口处浑浊成一片黑色

好恶心

他在积水处踏了一脚


“洗完了?” 大野智在浴室门口清洗着画笔 听他出来 微微偏头问道

“那下周再见”

“嗯…拜拜”

“等一下” 刚迈开步子 对方却突然开口 吓了二宫一跳 他僵在原地 看着大野智一步步逼近 直至鼻尖触碰脸颊 甜腻的体香混合颜料的味道环住二宫的脑袋 “算是奖励” 然后在他唇上落下轻轻一吻

久违的触感 竟然感觉有些陌生

“大野桑!” 二宫激动地一把拉住他 可对方的眼神却让他松了力 “没…没事…”

“再见”

“嗯…”

寻也寻不到结果的 这事二宫早就知道了


3

“你去哪了 这么晚回来?” 合住的樱井翔没好气的问到 平常连大门都不出的室友最近频频晚归 可是让他操碎了心 生怕二宫和也被人拐走

“打工”

“你很缺钱吗?”

“还好啦” 二宫嘴上应付着 摘下鸭舌帽 刚洗完的头发被压出一圈凹痕 难看的很 “我都二十好几了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看上去可不像二十五的样子”

“开玩笑 我永远十七岁”


打开冰箱 扑面而来的凉气混合着食物的香味说不出的怪异 无精打采的灯光照着散乱的食材 有种属于单身男人的颓靡 二宫在里面翻找 没有晚饭 看来樱井翔在外面吃的 就算做了也不能吃吧…他轻轻叹了口气 拿出一罐啤酒 “你喝吗?”

“不用了 最近在健身”

“嗯?怎么了这是” 二宫打趣他 又在置物架上翻出一桶泡面 拍了拍上面的灰 “你不是说最近工作忙抽不开身吗” 倒上滚烫的热水 蒸汽熏得他眼睛疼 “有喜欢的人了?”

“嗯…算吧” 樱井翔害羞的挠挠头 眼带笑意的看着他

“真的?” 这可是好事 两人合租加起来有两三年 追他的人很多却纷纷落空 二宫差点以为他是天生的感情缺失 “我认识吗?” 他把泡面放到茶几上 整个人蜷缩到沙发的毯子里 抱着靠枕 不是个八卦的人 但总得找点话说

“认识 还是你介绍给我的…”

那二宫大概猜出是谁了

“真好啊…有喜欢的人之类的” 他没有继续深究 羊毛毯子暖着他冰凉的脚 困意上涌 怎么也得撑着等吃完饭 他睁睁眼 聚焦在电视上 正在播出的是晚间新闻 樱井翔的惯例

漆黑的房间里电视自顾自的喧闹着 枯燥单调的声音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越来越困 直到那几个音节的出现让他打了个激灵

「最近 新兴艺术家大野智因其创作的一系列色彩艳丽的人体画像被人们所熟知 画上的人俊美端庄的样貌和近乎病态的动作……」 女主播脸色绯红的注视着背后大屏幕上的他 瘦削的侧脸 眉头紧皱 眼睛里是与生俱来的平淡——这张脸二宫和也看过太多次 所有的表情 神态 扭曲的样子他全都见过 他掩盖在毯子下的手 悄悄摸了摸另一只手的手背 就像以前轻抚大野智的绵软的脸颊一样

“对不起…” 樱井翔尴尬的在沙发上摸索着遥控 “我马上换台——”

“不用了” 二宫简单的回答道

“那个…”

“没事的” 他重新找了个舒服的姿势 躺回沙发里 “都是那么久之前的事了” 更何况 能这样直白的看那人也只有这种时候了 二宫无意解释 想给自己留下最后一点自尊

“嗯…好久了 他现在…成功了呢”

“是啊…” 二宫眯起眼睛 看着电视上的画作介绍 那些画他都近距离打量过 换句话说 那画上的 其实就是他 那一张张遍布全身的色彩 全都真实的出现在二宫和也的身体上过

「“我没有学过画画 只能把看到的东西原原本本的画下来”」

多谢你没有画上我下巴的痣 聪明如樱井翔看到可就坏了

“nino”

“嗯?”

樱井表情严肃 还还未张口二宫就已猜到

“都是那么久之前的事了”

“好吧 你…不介意就好”

又一次搪塞了过去

都是那么久之前的事了


炎热的下午 知了叫的疲惫 热气笼罩下的一切都显得那么死气沉沉 大概是暑假闲得难受 樱井翔非要带他出去遛遛 还用最新的游戏诱惑他 干嘛跟游戏过不去呢 二宫在裤兜里塞上PSP 戴上那顶好几年的鸭舌帽和眼镜 心里郁闷 脸上却保持着微笑得跟在好友屁股后边 每一次呼吸肺部都仿佛在烧灼 穿着人字拖的脚偶尔碰到柏油路面好像都会沾染上黑黝黝的沥青 受不了 他催促着樱井翔赶紧找地方歇息

“前边 有一家我朋友开的面包店 我们可以去那里坐坐” 嘴里说出食物的名字 樱井翔眼睛都开始放光 嘴里嘟囔着可好吃了拉起二宫就往前走

在哪都一样 我只想赶快歇会

屋子里的冷气让二宫打了个哆嗦 他推推眼镜 摘下帽子挠了挠汗湿的额发 跟樱井翔说了句double 找个最近的软座就坐了下去

“诶??”

“啊…”

长长的软沙发上竟然躺着一个人?黑色的衣服黑色的皮肤和背景融为一体 差点看不出来 好在他及时停住了屁股 “对不起…”

“客人?” 那人爬起来 懒洋洋地伸了个懒腰 “欢迎光临” 然后趴在桌子上 歉意的笑了笑 眼角挤成一条柔和的线 “不小心午睡过头了 想吃点什么吗?”

看样子是店员?可这张脸…二宫犹豫着 刚想开口——

“智君!”

“啊…翔?”

这是店主吗?!

“我和朋友 来这里坐坐” 樱井翔跑过来 手里的托盘已经装满 “他 二宫和也 我的学弟” 然后转过来把盘子塞到二宫怀里 “这是大野智 我的学长 那大概也是你的学长了 记得要用敬语哦” 像是懂得他吃惊的原因似的 樱井翔爽朗的笑笑 转身继续去吧台点小蛋糕

“你好 大野君”

“你好 nino”

有点不对吧


两个刚认识的人 气氛很是尴尬 玩游戏又不太好 他无聊的看向桌面 深色的木质纹理 立在中央的广告牌上写着情侣们的海誓山盟 真是讽刺啊 将不切实际的话列为现实就可能实现吗 如果到哪里都写下的话 等分了手干脆直接离开日本好了

不能怪他看不起恋爱 只是二宫生活里还没有过爱情 他移开眼神 四处乱看 最后定睛在对面人的手上 与自己和樱井翔完全不同的 是那种肆意张扬的好看 凸起的青筋环绕手臂 加上这张似孩童的恬静的脸…一抬头 直接对上了大野智凝视他的目光 偷看被发现了吗 二宫下意识的清清嗓子 摘下眼镜 玩着眼镜腿来缓解紧张

“你 眼镜度数很高吗” 大野智托着腮 继续看着他

“嘛…还好 因为总是玩游戏戴着会舒服一点” 二宫低着头回答道 双脚摩擦着地板 脚趾出了汗

“这样啊…”

“怎么了吗?”

“没…” 大野智看着他 害羞地笑了笑 声音浅浅的

干什么嘛这个人

“告诉我啊…” 自己有什么地方会引人发笑吗 二宫低头 衣服没有脏 摸摸脸 也没有沾着奇怪的东西 他继续疑惑的问道 “笑什么…”

“没有啦” 嘴上这么说 大野智还是笑着 伸手拿走了二宫的眼镜 “这个 没收了”

“诶?”我们是可以做这种事的关系?他站起来想去拿回眼镜 对方反而使坏的往后躲

“还给我” 二宫有点恼怒了

“fufu” 对方却继续嬉皮笑脸

“你——” 二宫往前凑 想保持平衡用手撑住桌子却一不小心落了空 整个上身跌了下去

闭紧眼睛准备迎接的疼痛却没有如期而至

“nino…”

二宫不敢眨眼 好像一动就会扫到大野智的脸颊 对方说话时嘴唇碰到他的鼻子 湿热的呼气让二宫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太近了 近到看不清五官测不准距离 只能靠身上传来的温度猜测此时两人尴尬的境地

“我只是…觉得你不戴眼镜比较好看” 大野智说着 却没有主动移开

“谢…谢谢…”

二宫想起身 找着支撑点 可整个上身都倒在桌子上 怎样都起不来 大野智见状抓住他的手——手心出了汗 却是意料之外的粗糙——羸弱如他还是没有起来 又重新跌回大野智的怀里

软软的


“nino nino!” 头被轻轻的拍了一下 二宫睁开眼 没了大野智身上的面包香和店里暖黄色的光 连面前的人都换了一个模样 “回屋去睡 会感冒的”

“嗯…我等吃完泡面”

当一切都变了的时候人们都会喜欢缅怀 原本不重要的细节却比主线故事更加让人难忘 比如从那时候就注意到的大野智眼皮上的痣 剪坏了的左右不一的鬓角 还有对方漆黑的眼睛里自己慌张的样子

电视依旧孤独的喃喃自语 画面切换映的房间一闪一闪 二宫打开泡面盖 面饼肿胀到碗口 软趴趴的夹不起来 他索性扔下筷子 打开啤酒 喷薄而出的泡沫撒到地板上 细微的爆炸声衬的境地凄凉 他连忙喝了一口

好苦

如果那天碰巧没有戴眼镜出门 两人或许只是普通的点头之交

那样也挺好

他摸摸鼻梁 架起眼镜的位置留下了深色的印记 他已经很久未戴了 痕迹却怎么都消不下去


TBC
放心 是HE

评论(29)
热度(11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