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奇怪的三十题】(sk)上

不仅lof不让发连zine都出现错误了 伤心
没有几个正经的topic
看到有人发过了 所以改了几点【明明是编不出来了(误
喜欢的话 请告诉我哦w


「垃圾堆中的热恋」


今年冬天来得很突然 前几天还可以穿着薄外套在湖边悠闲的钓鱼 转而就下起了雪 簌簌迷人眼 大野智翻遍了自己小小的帐篷的所有角落 却找不到一件可以御寒的衣服 这真是最糟糕的情况 流浪者之间可不流行互帮互助 再这样下去不出几天自己的死讯就要见报了

他自出生就没有离开过这间帐篷 好吧 其实连帐篷都算不上 ...

【绵绵】(二十五)SA/SK

我错惹我不该有写吵架这种想法
笨蛋情侣怎么吵的起来
【主要是我不会写(pia飞

—————

“他家在哪里?”大野智焦急地盯着他 鼻尖冒汗

“我认识路 还有钥匙给你 就算不在 帮他打扫一下也好 他已经两个多月没回去过了” 但是钥匙并不在衣兜“诶放哪了…我去找找”

进了卧室 相叶先是翻了翻书包 上次去二宫家还是替他过生日 这么想都有一年了 还能找到吗 书包里没有 他侥幸似得打开钱包 bingo~

“你还没告诉他?”

“怎么说 一直没机会”

外面的两人在讲什么悄悄话?偷听一下没关系吧…

“也是 慢慢来”

“毕竟这种事情…我…”

“离出发还有多久”

“两个月吧”

等等 到底发生了什么?

相叶不敢往别的地方想 两个月 那就是…九月...

【绵绵】(二十四)SA/SK


上了车的三人 都自觉的坐到后座 松润随意地哼着歌 身体还跟着节奏晃来晃去 大野智则是一到车上就睡觉 此时正安详地躺在二宫的肩上 舒服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sho酱 麻烦空调开小一点”二宫玩着游戏 头也不抬的说到 “这家伙要是感冒了谁做饭给我吃啊”

好好好 真是的 你们是不知道我现在有多紧张 今天车内的熏香特地选了海洋香型 但也并没有起到让他冷静下来的效果 樱井翔紧张地握着方向盘 心怦怦直跳 还有不到十分钟就要到相叶家了

距离松润提出一起出去旅游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 所以他和相叶也有七八天没有见面 小别胜新婚 自然是思念的要命 可自从从他家回来之后 对方捉摸不透的态度 和本身的犹豫 总让樱井翔觉得两人之...

【绵绵】(二十三)SK/SA


———外人

———二宫看向他时躲避的眼神

———好疼啊大野桑 放过我吧

———一定是我哪里做的不够好

身处漆黑的空间 四周快速掠过刚刚发生的一切 嘈杂的声音不断传到他的耳朵 不想听 却束手无策 进入时二宫的哀鸣分外刺耳 泪眼婆娑嘴角带血 白嫩的脖颈上满是自己留下的吻痕 我干了什么 下体的疼痛早已超过带来的快感 滴滴血迹怎么都冲不淡 ———二宫现在是我的 别人怎么可以随便碰他 我的 是我的———独占欲冲昏了大野智的头脑 根本不给他思考的机会 说到底 是害怕 和为自己的无力感到不甘心 你有那么多悲伤的回忆 我却什么都干不了

“对不起…”

“嗯?梦话吗?”

两人保持着刚从浴室出来的姿势 赤裸着裹在被子里 应该只睡...

【狸猫】SK (H)

你们要的肉肉肉!

阿智五岁生日快乐!你最可爱啦(/ω\)

在古代哦w


——————


都说闷热的天气适合钓鱼 大野智今天早早的来到河边 架起鱼竿 还没等甩开鱼线 豆大的雨点就打到他的脑袋上 随即而来的倾盆大雨淋得他猝不及防 身上什么雨具都没带 本来想就近找棵树等等 可这架势 水面都激起一层水雾 朦朦胧胧的 看来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倒霉


可他并不想回去 家里无事 泥土最近也没有新的灵感 环顾四周 远处生机勃勃的新绿透出一角

【绵绵】(二十二)SK/SA

这样的阿智真的可以吗 (◎_◎;) 


—————


二宫觉得大野智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kazu我脚好痛 喂我”———你又不是手受伤


“kazu你过来抱抱我就不痛了”———鬼才信啊


“kazu我要跟你一起睡觉”———把你踹下床去


不管怎样 虽然心里在一直吐槽 等说出口全都变成了———好 大野桑


给我差不多一点啊 在一起就可以肆意妄为了吗 任性也要有个限度


“水烫...

【绵绵】(二十一)SA/SK


“你们两个在这里啊”

“欲介?!我们不是!…不对我们……”相叶连忙把手从樱井翔的手里抽出来 慌慌张张的不敢看他的眼睛

搞什么 是弟弟 吓了我一跳

“我早就知道啦”

“诶?!你知道什么?!”

站在门口的少年懒洋洋的挠了挠头发 用余光撇了樱井翔一眼“我说哥哥 要不是我帮你把那本'今天的樱井翔酱'收起来 你一定会被老妈臭骂一顿的”

“嘘——!不要说出来!”相叶连忙跳起来捂住弟弟的嘴巴 更加不敢看他“我说刚刚怎么找不到了…你竟然还偷看!”说罢凭借身高优势疯狂的蹂躏着对方的头发

今天的樱井翔酱? 在名字后面加上酱还的确很符合相叶的作风 相比于意识到弟弟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关系 他更想看看里面写了什么 “欲介 给你的伴手礼...

【绵绵】(二十)SA/SK


送走大野智后樱井翔也开始着手收拾东西 打算一会送相叶回学校 其实他有点不情愿 故意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装作很忙的样子拖延时间 送回去之后 相叶回了千叶老家 两人又要有相当一段时间不能见面 更何况 有件事还没告诉他

他还是不知道如何说出口

这么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离出发还有两个月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他想着要不要留下一些回忆供以后漫漫春秋的回味 可又觉得 特别去计划一件隆重和刻意的事还不如两人平平常常的腻在一起 虽然只同居了不到一个星期 甚至在一起也只有半个多月 樱井翔的生活里已经到处都充满相叶雅纪的痕迹 浴室里因为他而改变自己喜好的沐浴液和熏香 早晨收拾床铺时两个枕头之间会隔开一段距离放相叶的兔子 还有...

【舞房】(番外二)Candy-qiuqiu

肉啊 肉啊 满满全都是肉肉啊(/ω\)

——————

熟悉的打开密码锁 门把冰凉 握一下就赶紧松开 已经十一月了 天气也渐渐冷了起来 他搓了搓手 已经冻得有点不听使唤 好想泡个热水澡


房间里暖烘烘的 落地窗阻隔了indoor派讨厌的一切 冷气 雾霾 喧闹的人群 只把最美好的阳光透了进来 照在他此刻最想拥抱的人身上 大野智盘腿坐着 手里托着画板 不知道在描绘什么 蹙紧眉头撅着嘴的样子 有说...

【绵绵】(十九)SK/SA


“喂?”

“喂 sho酱?aiba桑呢?”

“在我这边…你在家吗 直接过来说吧”

放下手机 大野智环顾四周 轻轻叹了口气 刚洗完的头发还没吹干 水滴顺着肩膀流过脊背 浸湿了T恤 他呆呆地坐在卧室的床上 余温未散 身上染着柚子糖般少年的味道 手指感受到的切实的触觉 柔软光滑 一握手仿佛还能抓住一样

其实他没有搞明白 刚刚发生了什么 是怎么发生的 二宫的情绪阴晴不定 昨晚还抱自己抱的那么紧 难道是有起床气?还是单纯的小看他 再或者 是不好意思拒绝的托词

别这么困扰我啊 你不直接跟我说 我不会懂的

刚踏上拖鞋 想开门去找樱井翔 诶?这双鞋怎么这么大 低头一看 花哨的颜色和装饰 逃跑还这么丢三落四的吗 辛德瑞拉吗...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