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的故事和我的故事
🔹🔸

【绵绵】(十八)SK/SA


二宫和也的眼睛已经睁得发红 阳光透过墨蓝色的纱帘 照的白色衣柜上斑斑点点 看这个亮度 应该已经八九点了吧 他还是想睡的 可奈何旁边某个家伙正圈紧他的脖子 均匀的鼻息骚动着他的脸颊 想躲开 却又不敢动 弄醒了怎么办

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睡眠不足却硬撑着 现在的他正处于明知道自己困得要死却已经睡不着的奇怪状态 一段段剪影一闪而过 怎么躺到床上的 大野智为什么在身边 昨晚做了什么梦 想又想不起来 但总感觉自己好像干了不得了的事 啧 这种感觉 好讨厌

“nino…早上好” 旁边的人终于醒了 放开他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起床了哦”

“我早就起来了”

“fufu好吧”

他悄悄转了转肩膀 扭动扭动已经僵硬的脖子 刚想起身...

【舞房】(番外一)下


睁开眼睛 窗外还亮着 看来没有睡过头 摁开手机锁屏 时间显示四点十五分 没有短信 没有电话 二宫爬起来靠在沙发垫子上 肚子已经不那么痛了 脑子却一团乱 好像做了什么梦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眼角不知道是水渍还是分泌物 干干的 去洗脸吧 早点下去等经纪人也未尝不可 就算可能会更早见到大野智 就算自己还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镜子里的脸面色苍白 青色的胡渣显得皮肤状态超差 头发乱糟糟的翘起 颓废到极点 当红爱豆这个样子可不行 最起码不能让粉丝担心 二宫扯了扯嘴角 露出标志性的微笑 good looking guy 要名副其实

我怎么能笑的出来

大野桑 大野桑 自己刚刚亲手把他推走 是因为身体不适的烦躁 还是对他梦境...

【绵绵】(十六)SK/SA

大野智一直不觉得自己是个精明的人 干什么都迷迷糊糊不经大脑感情用事 相当以自我为中心 虽然也想改改这个毛病 但是一到那个点引来的焦躁与欲望怎么都压不住

冷静冷静 冷静一点 放轻松

好在那个点平时不会触及 所以他可以一直保持温柔谦虚 对什么都满不在乎的样子

一招不慎 满盘皆输 二宫和也就是那颗走神的棋子

线条优美薄厚适中的唇瓣 纤细高挺的鼻梁 四处闪躲却又含情脉脉的眼

常常会做的初次相遇的梦 大雪皑皑 二宫离开时的背影瘦小孤单 好像触碰他 好想抱住他 好想就这么抓着永远不放开

你不要走啊

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呃大野桑?”

“啊…对不起” 晃神 看到二宫紧皱的眉头 才发现自己用了太大力气 连忙松开手 白皙的...

【绵绵】(十五)SK/SA


已经快要熟悉这里的气味和床的硬度 睁开眼 深色窗帘拉着 透过缝隙射进来的光很柔和 丁达尔效应下飞舞的细小灰尘安静的飘来飘去 二宫裹了裹被子 还是好困 再睡一会吧

其实前半夜根本没有闭眼

落荒而逃 进了屋就蜷缩成一团 脸埋进臂湾里 白皙的皮肤染上浓重的珊瑚红 不得了 真的不得了 只不过因为大野智的眼睛太好看有些出神就失了防 还好手机及时的响 谢谢松润

二宫舔舔嘴唇 又用力的磨了磨 大野智的气息去不掉 这触感一辈子都忘不了

再次睁开眼睛已经临近中午 他并不是很想动 除却床很舒服的原因 他不知道怎么面对 糟糕 这种尴尬棘手的场面最害怕了 真希望时间静止在这一刻

白色家具上的涂鸦小人正歪着嘴盯着自己 怎么 你也...

【绵绵】(十四)SA/SK

有肉沫注意(/ω\)


—————


相叶雅纪今天一天都过得畏畏缩缩的


下午和松润早早到了樱井翔家 站在门口却踟蹰地摁不下门铃 好紧张 现在的感觉比一周前刚刚告白的时候还要复杂 尴尬 顾虑 闪避 不想进去 害怕注视樱井翔的眼睛


会被杀掉吧


“那aiba桑 我的车队来找我 今晚就不在这住了哦” 吃...

【绵绵】(十二)SK/SA


“所以 你就这么跑回来了?”

“……是”

“真是个笨蛋!” 二宫顺手拿起餐盘 拍了拍相叶的脑袋 “怕什么 反正那么丢人的事都说出来了”

“好痛啊nino…sho酱肯定会拒绝的”

旁人看起来简单明了的事 但是自己竹马的脑袋毕竟平滑的和一般人不一样 “你在害怕吗?”

相叶看了他一眼 低下头 没有回答

“唉…随你吧” 都是迟早的事情

相叶应该是害怕的 就像做错事的小孩子 连为什么是错的都不知道 心里只剩下逃避了 他怕樱井翔会来打工的地方找他 没说两句话就匆匆走了 其实他在二宫也是无暇顾及 现在二宫混乱的脑子里只想着一件事情———打给大野智

矫情 打电话这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社交活动却搞的煞有介事 又不是初恋的小情人...

【绵绵】(十一)SA/SK


“最近sho酱经常来呢” 相叶雅纪一边帮樱井翔倒茶一边说

“唔…”樱井翔垂下视线 抿了一口 “…因为好吃”

自从上次那回称不上是聚会的聚会 樱井翔每天有空都会来相叶工作的餐厅 他不在就不进去 一来二去也摸清了他的工作时间 大多数时候樱井翔都静静地坐在固定的位置上 点一份咖啡或者红茶 抱着书装模作样的看 并不打扰他 只会在续杯的时候说几句话 待的太晚 还会顺便把相叶送回去 当然还有最近看起来十分心不在焉的二宫和也

“那个sho酱 大野桑真的好久没来了呢 你们俩人不是一直在一起吗?”

“我有叫他过来啊 不过都被拒绝了 据说比赛快到了 很忙吧”

相叶雅纪看了眼后座的二宫 说道“诶有点想他了 对了sho酱 下...

【绵绵】(十)SK/SA


因为大野桑可能会在这里
因为可能会遇见你

一定是因为突然下雨弄的他心浮气躁 水珠滑落的痒痒触感也不舒服 大野智身上穿着自己穿过的睡衣 看到他时脸上的表情又惊讶又激动 才会让他渐渐得意忘形 把心底的话说出来

“当然是开玩笑的啦 只是无聊就走到了这里”

看着大野智瞪大的双眼慢慢垂下 内心也松了一口气 自己肯定被认定是轻浮的人吧 随随便便说出这种扰乱心思的话 但是 我在找你这种事情 是怎么也不想被看出来的

明明是你先打扰的我 看起来却是我更加惴惴不安

看到你没有瘦 脸颊也是鼓鼓的 稍微有点安心了

—————

攥着手机 屏幕上是刚刚要来的大野智的手机号码 犹豫再三 还是摁了锁屏 哪有那么欲求不满 才认识没几天的人 虽...

【绵绵】(九)SK/SA


窗外下起了细密的雪 这才刚刚有点冬天的实感 大野智拿着画笔 犹豫着该用哪种颜色 画布上还是初稿 只上了大块的底色 其实心里还没有具体的想法 离毕业画展只有不到一个月了 完成的作品寥寥无几 好烦 随意的涂抹了几下 索性摔了笔 不画了

“智君 很晚了要去哪里?” 同宿舍的樱井翔在旁边看着财经报纸 挑着眉疑惑的问

“抽根烟”

—————

雪很大 忘记带伞了 不过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雪花融化在脖子里 瞬间消失不见 自己真是残忍 它还没开始享受人生 还没有被堆成雪人或者被人丢来丢去就已经被扼杀掉了 大野智总觉得雪花很可怜 白色 虽然世人都说纯洁 其实是没有自我吧 任何一点污秽的东西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它拖进深渊...

【绵绵】(八)SK/SA


这里是哪里?

好痛 重重的头痛随着心跳一帧帧的向他袭来 任何微小的动作都做不了 凭借触感知道自己包裹在柔软的被子里 身下是很有韧性的弹簧床垫 把头埋进枕头 鼻子瞬间充满这家主人的味道 甜甜的 就像自己很爱吃的水果硬糖

等等 这个味道有点熟悉

大野智

顾不了身体不适的叫嚣 二宫猛的坐了起来 好痛 头还是好晕好痛 环顾四周 他并不在 卧室里东西很少 浅咖地板 白色家具上面有细密精致的绘画涂鸦 眼睛 建筑 两头身的人物 夸张又写实 看久了让人觉得不太舒服 自己的衣服整齐的挂在床边的挂钩上 自己的衣服?连忙低头看了眼 深蓝色睡衣 内衣也还在 发生了什么

胃里空的难受 嗓子干涩 好想喝水 忍着难受下了床 蹑手蹑...

©  | Powered by LOFTER